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只是想嘗試各種CP ,自己愛的CP自己產糧

文力不足,有的只是腦洞

BL.NL都吃,目前V3牆頭,只吃NL,腐向地雷

【新彈丸論破V3/王夢】體育祭

#育成mode
#有些許百春成分

伴隨著吆喝聲,被擊起的排球在網上劃出了個好看的弧度,在那剎那,夢野秘密子仿佛感覺到自己使用了魔法讓那顆球的速度放慢了。啊,使用魔法可是違反規則…
她直舉雙臂,面對那顆飛向自己的球,以自己已經被壓迫的血管泛紅的手腕迎擊,夢野秘密子並沒有來的及看見自己擊出的球的動向,注意到的時候,它已經在光滑的地面發出了不均勻的落聲,恰好與她心跳聲重合。
“那麼,是右方的勝利——”體型壯碩的裁判說著便舉起了手臂往自己右方指去,朝向與她們班完全不同的方向。

“王馬…你在這裡做什麼啊…”夢野秘密子看著坐在體育館前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身上一滴汗都沒有流下的他,與髮絲被汗水糾結在一塊的她呈...

【彈丸論破-Re:Birth-/六道齋司】友人

#純粹描寫角色,無cp傾向
#一章劇透有
#臺詞使用+改變有

我想我大概是生病了。
得了一種無法與他人做一樣行為的病。

‘那個人是父親的孫子吧?’
‘是沒錯…明明應該是這樣沒錯…而且記得祖孫倆感情不差的…’
‘那為什麼…’

‘——那孩子,一滴眼淚都沒掉呢?’

從那之後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不對勁。我與他人不一樣。
明明見過的葬禮無數,但遇到了自己親人的葬禮,我卻無法如自己所願的流出眼淚。
我因為職業的緣故,所以更能流利的處理後事程序。但我的才能卻給我帶來了副作用。
那就是比起傷心的情感,佔據內心更多的會是麻木。

‘六道那人超級奇怪的!聽說他家人死了都不會哭欸?’
‘咦,那樣也太可怕了吧?這麼說來,之前找他...

【新彈丸論破V3/百春】不觸摸對方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哦,這裡也太舒適了吧!簡直比我的臥室還好,你也來看看啊,春卷!”
“哈…哈啊?”看著面前的人興奮的翻箱倒櫃,還拿起了枕頭測試了軟度,春川魔姬只能怔在原地,不知該做何反應。
不對不對雖然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但這裡很明顯是愛情旅館吧。不過這個人看上去完全沒有發現,甚至還把這裡當成了普通的飯店了。她突然開始為起初害羞的自己感到羞恥。
說起來,這人,知道愛情旅館是什麼嗎?
當他翻開被子的時候,有個紙條也一同被翻了起來,在飄到地面前,被百田解斗一手攔截,“啊,好像掉了什麼東西…‘不觸摸對方就無法出去的房間’是什麼…?”她聞言,便大步的走向他,在後者還沒反應過來之時,已經從其手中奪下那張紙條,她迅速看...

【新彈丸論破V3/最赤】不擁抱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為什麼…”最原終一將臉埋在了自己的雙掌中,但話語中的悲痛情緒卻表露無遺。在一旁看著的赤松楓只好試著去安撫他的情緒。
“最原同學…用不著那麼自責也可以的…”
“如果我有好好的再去懷疑的話,就不會中了黑幕的圈套的!”他突然抬起了頭直視她,後者先是被他的行為嚇的一怔,接著聽到他的話更加愕然了。
“咦?把我們關在這裡的就是黑幕嗎?”
“……不…”最原終一被她的重新提問弄的有些不確定了,思忖了半晌,才再度給了另一個答案,“其實王馬同學也蠻可疑的。”
“如果是那個人的話的確有可能呢。”她無奈的嘆道。
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在愛情旅館裡。雖然赤松楓一開始並沒有認出來,但是最原終一卻用著肯定的語氣說這裡一...

【新彈丸論破V3/王夢】愛與青春都不在的魔法(上)

#凡人王夢
#過去捏造/劇透注意
#帝都大帝都是個好名字(與下文皆沒有關係的一句話)

那是他看過最精彩的魔術表演。
被白鴿所圍繞的紅髮少女,臉上浮現自信的笑容,在大家的注目之下,輕輕的一個彈指,白鴿便化作了成堆的的羽毛,往觀眾席處灑落,在這時,一片羽毛落在了王馬小吉的鼻翼上,遮擋住了他的視線,正要伸手去撥開,卻隱約的看見那位魔術師少女在自己面前蹲下了身,將那片羽毛摘下,他終於看清楚了她的五官,在舞臺上的她正離在最前排的他僅僅幾公分的距離,他怔怔望著少女的臉龐,心裡猜測著大約與自己的年紀相仿。
她緩緩的動了唇,“羽毛可是很脆弱的,要溫柔對待才行啊,就跟人類一樣。”她將那片羽毛往天空輕輕一拋,轉眼間已經...

【新彈丸論破V3/挖坑】不○○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等到把坑填完了就把標題改成目錄……

一開始寫了王夢的版本,打起來意外的爽(x)後突然也很想寫最赤百春版本的後來想想乾脆全部人都寫過一遍好了——就是這種自挖洞的感覺
(順便還曝露了一下自己的cp傾向ry)

最赤→不擁抱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百春→不觸摸對方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王夢→不告白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KI入→不接吻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是安→不用哭對方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天茶→不牽手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星斬→不說出對方的優點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獄白→不綁住對方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雖然我知道沒有人想知道,但是在王夢篇出現的最赤版本,當天抽到的最赤題目是脫衣舞,實在是寫不出來,所以就用了這種隱諱的說法(衣衫不整)帶了過去...

【新彈丸論破V3/王夢】魔術師與獨裁者的茶會

#劇透注意
#有參考sm20973869的と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議

魔術師少女不耐煩的以指節敲打著桌面,在她右手一側的杏仁茶受到了波及,茶面上隱隱傳出了波動,上頭冒著的蒸氣也隨之不安的搖晃。
在幾乎要放棄而半起了身,頭頂上卻傳來了那毫無悔意的嬉笑一樣的聲音。
“啊啦啦啦,小夢野在做什麼呢?”
她聽到了這一聲,旋即抬眼望向來人,一看是獨裁者少年,她的眼神中便帶著點責備。她重新坐了回去,“你可終於來了,茶都要涼了啊?”
“咦,小夢野難道是在等我嗎?”看著對方更加陰沈的臉,他立刻改口,“啊哈哈,開個玩笑而已,約定我還是記得的。”
“一點都不好笑。”她語畢,便將左手邊的方糖罐打開,在杏仁茶裡放了四顆方糖,濺起的水花...

【新彈丸論破V3/王夢】四葉草

#推特王夢版60分的題目

“哇啊啊——不要過來啊——”KIBO的慘叫連綿不絕,完全沒有多餘的精力回頭去看後頭的人離自己多遠的距離。
“我只是想要找沒人要的KI寶玩嘛!再說了了解人類在海灘上會玩些什麼很重要對吧?”在王馬小吉的手上,是一把已經灌滿水、正蓄勢待發的玩具水槍,他跟在KIBO身後追趕著他,其實他已經有些跟不上KIBO了,只好讓聲量大些好讓他產生自己在他後面不遠的地方而已。
在這樣半吊子的追趕快結束時,王馬小吉正想要停下腳步好好嘲笑那台完全沒有發現自己被耍了的機器人時,沒注意到地上有雙腳絆住了他,失去了重心後以臉朝下的方式與草地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呀…疼疼疼…搞什麼啊,”看到了那頂醒目的魔...

【新彈丸論破V3/王夢】White Day


#主王夢,含些許最赤百春
#沒有情人節篇,也就是只有下半部分(x
#恆常遲到(不我沒有遲到我沒有遲到我只是有時差

“現在該怎麼辦呢?”真宮寺是清打破了沈默,在大夥正青著臉的時候。
“這個量…大抵只能一個人做一份了吧…”最原終一一手扶著下頷,將這個大家最擔心的事實陳述了出來。
“因為小東條上個月做的時候把大半的巧克力都拿去用了,結果現在還沒補好貨呢。”王馬小吉咧開嘴笑說,“這樣就省了工夫做其他人的份呢。”
“重點是各自要做給誰呢?”天海蘭太郎此話一出,整個空間便又陷入了一片沈默。
事情是這樣的。在情人節的時候,東條斬美似乎是提出了巧克力感恩活動,讓女生們各自做七份巧克力,送給男生們。因為KIBO無法進食,...

【新彈丸論破V3/王夢】資格



#劇透注意
#超級短篇

“吶…小夢野…”
“嗯啊!?”聽到了呼喚自己的聲音,才轉過頭,滿是鮮血的臉龐便出現在自己面前。
“怎麼樣,嚇——”
“喂,王馬!你怎麼會傷成這樣?搞什麼,你不是獨裁者嗎!”她死拽著他的雙臂,後者困惑的眨了眨眼,“快叫誰來…總之先包紮…”
“啊,等一下,小夢野,”他反抓住她的手臂,“這是騙人的。”
“……啊?”
“這個是顏料啦,本來只是想嚇嚇小夢野,卻沒想到妳真的當真了。”他笑嘻嘻的說,“真可愛啊,小夢野。”
“……笨蛋。”
“咦?”
“你能不能不要開這種玩笑啊…真的…被嚇到了啊…”她鬆開箝制王馬小吉的手,後者也順勢鬆手,她轉而壓低自己的帽簷,遮住自己的臉龐,他望著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悲...

1 / 2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