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這裡是培根,叫什麼隨意,不是太太所以可以的話別喊我太太x

座右銘是今日事,明日畢,今日坑,明日填(…)

嚴重的取標題障礙

只是想嘗試各種CP ,自己愛的CP自己產糧,文力不足,有的只是腦洞

歡迎評論+私信閒聊!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

BL.NL都吃,目前V3牆頭,吉本命,凹凸本命是安迷修跟艾比

V3王夢中心.主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除最春.天白NL大體雜食,腐向地雷

凹凸BL主瑞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NL主安艾.雷祖.雷凱.鬼萊.丹秋.耀檸,安雷等雷獅受向是地雷

》王夢催婚小隊《

【新彈丸論破V3/王夢】The Wedding



#建議先看過另一篇“想入非非”
#我終於讓他們結婚了!

擦的晶亮的皮鞋反覆點著大理石地面,踏出了令人煩躁的節奏,正正反應出這隻腿的主人內心有多麼不耐。
“我可以進去了嗎——”他又敲了敲準備室的門板,這是從十分鐘前開始的第十二次,從裡頭傳出了被門板阻隔住而模糊失真的嗓音,“王馬同學,不是跟你說過不能進來的嗎?”是白銀紬。
“反正怎麼看都是那副醜女樣,這種事完全無所謂吧!”
“汝給咱閉嘴——!”忽然從裡頭傳出的夢野秘密子的聲音,接著不只一人,細碎的安撫聲跟著出現,讓他自討沒趣的離開設著準備室的大樓,走到恰恰在對面的教堂外花園等待婚禮的開始。場地是東條斬美找到並且租用的。
高中跟他同班的男生們都已經到場...

大家好我是培根,又叫雷獅的人魚線,之所以會開始自我介紹是因為我想要說說看自己是雷獅的人魚線(有病
我:話說你的外號不是羅斯的大棍子嗎,你怎麼就只寫了棍子上去
她:人家小巧可愛!
我: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完了
她:笑毛啊!
@偶呼 一起的問卷!左邊是我右邊是她,認識了很久才想過都沒一起寫什麼問卷,而且也沒什麼共同的cp(尷尬)入了凹凸總算是有一塊深坑的cp了
感謝她幫我把字p上去,而且還是親自分段超感動(雖然她昨天根本瀕死的感覺x),與其說是想梗難不如說是控制字數難,能幫我把那堆字擠在一格格子裡超厲害(x
但是經過了這次我真的開始反省我對她的瞭解程度了,當時第6題我以為她曾經講過其他...

【新彈丸論破V3/王夢】愛與青春都不在的魔法(下)(Fin.)



#凡人王夢(劇透有)
#過去捏造

沙沙,沙沙,在耳邊迴盪著的,海浪拍打上海岸的清脆聲響。不在乎踩到什麼,只想感受著細碎沙子的赤足,踏進了海水與沙岸的交匯地帶,被水流帶進了屬於它的節奏中。
不大的水流對於她的前行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她踏著些許輕快的步伐,感受著浪花打在自己小腿上的清涼。沒有受傷的雙腿,自由的擺動。
她漫步走著,而離她不遠處的位置,直站了那位少年。站在海中心的,是她得意的助手。他的臉上掛著她熟悉的靦腆的笑容。
他向著她張開了雙臂,像是在迎接她一樣,她展開笑顏,朝他奔了過去,但水流的阻力卻比方才更大了些。
她感到困惑的低頭一望,不久前還在自己小腿的水平面,已經到達足以將胸口淹沒的高度了。...

【新彈丸論破V3/王夢】愛與青春都不在的魔法(中)

#凡人王夢
#過去捏造/劇透注意

“——啊!”倒抽了一口氣後,她將這份疼痛轉換成聲量喊了出來,“很痛啊,不會輕一點嘛!”
“不都是因為夢野同學那麼胡來才更嚴重的嗎?”王馬小吉聽到了對方的哭喊抱怨,暫時停下了手邊的包紮,將她的腿擱置在了同樣高度的黑色箱子上。
“只是一個助手還那麼囂張…”她聞言,有些心虛的別開視線嘟囔著。
“囂…囂張什麼的才沒有…我只是在關心夢野同學而已。”他有些無辜的反駁道,停頓了半晌才緩緩開口,“大概是扭到了,雖然簡單處理過了,最好還是去醫院檢查吧。”
“…扭到!?”
“啊,對不起,扭傷是指骨頭受到——”
“我還是知道扭傷是什麼意思的!不要當我笨蛋!”
“過會我帶著夢野同學去醫院,妳就待在...

【新彈丸論破V3/王夢】夏日段子*3


#聽說夏天快要到了
#平和的才育世界
#非常隨興又意識流的三個短篇

1.
方從開著強烈冷氣的便利商店出來,夢野秘密子便感覺到從柏油路上冒出的蒸氣在那剎那斬斷了她的肌膚與店裡冷氣之間的一絲聯繫,將她環環包覆住。唯一還得以使她存活的,便是她手上拿著的冰棒。她褪開了包裝,趕在它受到熱氣的侵襲而融化前將其含在嘴裡,接著滿意的呼出了口冷氣。
“嗯啊…今天怎麼那麼熱啊……”
“因為是夏天了嘛,會熱也是應該的。”儘管王馬小吉用著輕快的語調陳述著,但臉上冒出的汗,多到無法從容起來的地步。他也跟著撕開了包裝,將與她不同口味的冰棒含在了口中。
明明已經是放學後了,但太陽像是從中午過後就一動也不動的,熱氣始終沒有減緩,照...

【刀劍亂舞/鶴一期】燒

# @中须かすみ 的點文
#簡單粗暴的標題(
#女審出沒
#一點都不甜我去反省(。

“39.3°C。”宛如宣告死刑般,在審神者持著閃爍著數字的溫度計,朗聲宣佈道後,在被窩裡的一期一振眼裡的光芒便消失了,“那麼你今天一整天就好好休息養病吧。”
“沒有那麼嚴重的…躺一會就退燒…”他半坐起身,放在額上的冰袋滑落在榻榻米上。
審神者看著他矇矓的看不出在望著何處的雙眼,嘆了口氣,“你知道這麼燒一時半會是退不去的。”
他依舊不服的嘴硬著,“是智慧熱。”
“你就剛醒來是能動什麼腦……好了,不管是不是智慧熱,在你的溫度降下來前都不能踏出這個房間,也不能讓別人來探望你,知道嗎?”他總感覺自己現在正面對的是一個怎麼也...

【新彈丸論破V3/王夢】一些段子


#整理了一些段子放上來(是廢話),大部分是推特的隨機題目轉出來的
#前半是交往+同居mode
#第1篇有劇透注意
#第3篇是有點奇妙的設定…(自己轉出來都在罵髒話x)
#最後一篇是沒意義的純對話

1.

機器冰冷的電子聲,像是失控一般交織在了一塊,宛如一首通往地獄的交響曲。
儘管多麼想逃離,又是多麼想大聲呼救,但身體卻被定住無法動彈,嗓子也吐不出聲音來。他唯一能做的事,僅僅是閉上眼,等著自己即將迎來的結局。
但在死亡接觸到身體的前一剎那,一切都結束了。
不,正確來說,應該是他醒過來了。
“…哈…哈啊…”王馬小吉喘著氣的睜開眼,發現衣服被冒出的冷汗黏在身上,悄聲走到了衣櫃前,抽出了件衣服重新換上,才感覺舒適了...

【新彈丸論破V3/獄白】承諾

#劇透注意
#短篇
#基本到最後都在說白銀了(。

過了黑白熊的夜間廣播,半小時之後,白銀紬才打開門扉,往左右兩邊瞧看,但往大門處一看,便馬上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身影擋在了門前,正想躲回房裡去,卻沒想到對方比她更快,與她對上了眼後,便走近了她跟前。
“啊,是白銀同學呢,這麼晚了,最好還是不要出去閒晃比較好哦。”
“…我只是總覺得有些睡不著,才想著出去散散心,說不定就能出現些睏意了,”她緩緩吐露出實情,儘管是“假的”實情,“嗯,說的也是呢,要是出了什麼意外的話就不好了。”
“…白銀同學,在害怕嗎?”獄原昆太面露擔憂的問道。
發現對方似乎把她的侷促不安認定為恐懼,她擺擺手,想向他解釋沒這回事,“咦…那種事情……”...

【新彈丸論破V3/是斬】某個早晨

# @Gothic Romantic 的點文
#致我那蒸發殆盡的糖分

“哦呀?我還以為我會是最早來的呢。”原以為夜時間還沒結束的這個時間,不會有太多人這麼早就起來了,沒料到才打開了食堂的門便撞見了正從廚房走出來的東條斬美。
“真是令人遺憾呢,”她向著走進來的真宮寺是清露出了微笑,“不過真宮寺同學正好趕上了早點剛做好、還熱騰的時候呢。”
“哼哼哼,果然要早於東條同學還差了點。”見著她不疾不徐的又走進廚房,將餐點放置在他的面前,他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可他正要好好品嘗時,卻發現到了奇怪之處,“……今天的早點,異常豐盛,真稀奇。”
她微微點頭致意,“是的,因為是特地為真宮寺同學做的。”
“真不像妳,妳不是總以...

【新彈丸論破V3/王夢】想入非非

#交往+同居mode
#有參考ないものねだり這首歌,可以的話也配著一起看x
#對不起又是我。

在咖啡廳裡,男男女女熱絡的閒談著,看上去好不甜蜜。服務生忙的不可開交,看著客人們臉上幸福的笑容也被感染了情緒,正旋身在一桌男女面前放下了蘇打水跟水果茶,發覺到了氣氛的不對勁,明明方才還覺得暖心,氛圍一下子降至了冰點,服務生交互看著這兩個人不容打斷的對視,漸漸退開,回到了廚房。
夢野秘密子伸出了手將茶杯湊到嘴邊,爽快的喝掉三分之二杯,接著重重的將茶杯按在玻璃製的桌上,發出的清脆聲響引來了身邊人的側目,“汝到底還有什麼不滿意啊?”
“這個才是我想說的吧,小夢野想要什麼完全不說出來,我這邊也很累人的。”王馬小吉的...

1 / 3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