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本当幸せだったな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さ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貓

#交往×同居mode
#第一次被關黑屋……終於發出去了………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還沒來得及回應那道淒厲的尖叫,自己的背已經被強制安上的重量給壓制住,王馬小吉不堪負荷的咳了一聲。
“小夢野…妳幹什麼呢…”幾乎是從齒縫中擠出來的話語,他黑著臉的回過頭去。
“有…有老鼠嘛!”
“老鼠?”
“喂,王馬,汝想點辦法啊!”
“真沒辦法哪。”在對方又推又催促的情況下,他朝著她食指直指的方向走過去,而夢野秘密子則走在他身後保持了一段距離。
他繞過電視機,走進了後面的房間,那是儲藏室,專門放些已經不頻繁需要的物品,嘛,會成為老鼠的溫床也不是特別意外了。
門沒關,估計是她方才匆忙的跑了出來忘記帶上的,他將只開了一小角的門板推開,發出了老舊木門獨有的聲響,他聽到了從身後傳來她倒吸了一口氣的聲音。
為什麼自己會被她帶走了情緒,一起忐忑起來了啊。他扯了扯嘴角,頭探進儲藏室望了幾圈,鼻子吸進了瀰漫著灰塵的空氣而禁不住的打了幾個噴嚏。
“嗚哇啊啊啊!!”
“嗯啊啊啊啊啊!!”本來就緊繃的情緒,被他這麼一喊,也立即崩毀,跟著放肆的尖聲喊叫了起來,“出現了嗎!”
“不啊,完全沒看到。”雖然要說乾淨也未必,但除了雜物外,連隻會活動的生物都沒有。他將頭縮了回去,把門好好的帶上,“啊哈哈,是不是被嚇到了呢?”
“…咱遲早會用魔法把汝滅了!”她的眼神滿溢著不悅,直指著他的臉,流下了一滴冷汗說道。
“小夢野,妳該使用魔法的對象錯了吧?”
“汝住口——!”
“嘛,既然這裡沒有的話,是不是跑到別的地方去了呢?”
“嗯啊?”她聞言,指頭抵在下頷上,困惑的叫道。
“妳看啊,剛剛小夢野離開時沒有關門吧?”他笑的事不關己,“呢嘻嘻,說不定就趁亂跑到別的地方了,在小夢野熟睡的時候湊到妳窩裡……”
“怎…怎麼可能會發生那種事了……汝又開些惡質的玩笑…”過了片刻,她才平復了情緒,故作平靜的問道,“那,那隻鼠輩的下落該怎麼辦,總不能放任牠亂竄吧?”
“也是呢…那,”他思索了片刻,才繼續開口,“要不養個貓好了?”攤開了手後,他咧開了嘴笑道。
“貓?”

“哦——這裡有好多使魔候補供咱挑選呢!”剛踏進了寵物店的門口,夢野秘密子就像打開了開關似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即使是平板的一張撲克臉也藏都藏不住。
“嘛,但是預算有限,也不是全部都能選……”王馬小吉走在她身後,晚她一步踏在寵物店門前的布地毯上。
“咱要那邊那隻!”
“小夢野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呢。”
他看到她懷裡抱著一隻身上有著虎紋的白毛貓,眼神又比方才亮了幾分,“這隻就像之前咱在表演時陪著咱的小白虎,牠身上有種命運的氣息!”
“哈啊,命運?”
“哦——小姑娘很懂嘛!”非兩人發出的聲音從旁傳出,夢野秘密子扭過頭,看到了手上纏著繃帶,奇裝異服的男人,不自覺的倒退了幾步,“是的,這位君臨寒冰之林的王者,循著這條命運之線,不惜來到本王的地盤低下聲哀求,就是為了與小姑娘相遇,本王總算是明白了!”
“喂,王馬,這個男人是誰啊,比汝還奇怪。”她悄聲說道。
“這才是我想說的話。大概是這裡的店長吧,妳看他身上還有倉鼠呢。”
“這是一直陪著本王闖蕩多年的同伴,破壞神暗黑四天王——!”沒有等到對方詢問自己,男人已經將底都掀了,在手臂與肩膀上來回跑竄的倉鼠像是在回應他一樣,邊鼓起了腮幫子,邊發出了微弱的嘶吼聲。
“為什麼你聽到了啊。”
“要不要再多考慮一會呢,錯過了這次的緣分,可是要再等上一萬年的!”
“對啊!一萬年可是很漫長的哪,雖然在咱的人生中不過只佔了一小部分而已。”夢野秘密子不知道為什麼也跟男人站在了同一陣線,但王馬小吉想了想大概是因為貓的緣故。
他斜眼,悄悄瞥了下那個價格欄,馬上別開了視線,完完全全超過了預算,都是兩倍多了——
“小夢野,這隻不行,快把牠放下。”
“已經沒有比牠更可愛的生物了,咱只要牠!”她抱緊著那隻白虎紋貓的力道又更緊了些。
“所以說,預算不夠啊。”
“那種事…攢錢不就好了嘛!”
“雖然不想這麼說,但姑且還是問一句,妳還記得我們當初要貓是來幹嘛的嗎?”
她噎了一下,“嗯啊!不記得了!怎樣都好,咱已經認定牠了!”
“那我跟這隻貓妳更喜歡誰?”
“是寒冰之林的王者!”
“小夢野妳這麼說我可是會傷心的哭出來哦?”
“緣分這種事,是不能強求的。”男人在這時插話道。
“可以請你好好閉上那沒講過幾次正經話的嘴嗎?”他扭過頭,用純良的笑容回應男人。
“咕……不錯,擁有這般勇氣,本王並不討厭呢!”
怎麼又是個不聽人說話的人。王馬小吉無奈的長吁了口氣,再抬眼看她的時候,臉上又掛起了笑容,“那麼,在存好錢養牠前,我們只好先養一窩可愛的鼠寶寶啦!”
“嗯啊!”
“不錯,即使是鼠輩,只要有那份忠心,也必能成為一大助力的。”將他口中的鼠寶寶誤以為是倉鼠的男人,發出了渾厚的笑聲。
“好了,既然沒有其他想要的,那就趕緊回家吧。”他像是沒發生過什麼事似的,兩掌一拍,轉身就要離開寵物店。
“等會!”她追著他喊道,但對方依舊沒有理會的嘀咕著“今天晚餐吃什麼呢?”之類的話。
不會是生氣了吧。不禁冒下了冷汗的夢野秘密子想道。

晚餐時刻,他抓起了幾口從外頭自助餐買來的小菜塞進了嘴裡,吃到碗裡的飯都剩下了三分之一,發覺到對方的異常,不解的開口道,“怎麼還不動筷呢?”
“……”以沈默來面對他的問題,她明顯有什麼話想說,卻憋在心裡頭硬是不吐露出來,噘著的嘴完全反應出她的不悅,半晌後,才終於開了口,“沒胃口。”
“是嗎,那我要把剩下的都吃光囉。”沒有多加理會她的模樣,王馬小吉說著就要繼續挾起菜來。
她聞言,慌張的將嘴又打開了個縫,但很快又閉上,這次連眉頭都皺起來了。
自從離開寵物店後就幾乎沒交談的兩人,就這麼以僵持的狀態下結束飯局。
當然問題是在夢野秘密子那頭,王馬小吉就與平時沒兩樣,會在看電視時適時跟她討論幾句感想,儘管對方都沒有回應他。跟當初規劃好的計劃表一樣,由他今天洗碗,看到她沒裝什麼的碗也一塊洗了。就連最後他用電腦處理完帶回來的工作後,也只說了句晚安就躺上床去了,就是沒有多談下午的事情。
不管他是不是在發著悶氣,反正她是生氣了。
就算她怎麼表現出她的不滿,對方也不會在意她,她知道他不是遲鈍的瞧不出來,而是刻意的無視。
這一晚,她刻意背過身,與他拉開了點距離,但躺著躺著又想到下午在儲藏間看到的那隻鼠輩,不禁用被子將自己捆緊。


“喵嗚——”
“嗯啊………”
“喵——!”
“什麼東西——”方一睜眼,就看到了一雙帶著慵懶的藍瞳正望著自己,夢野秘密子怔上了許久,聽到牠又喵了一聲,才回過神,驚慌的立即坐起身子。
“為什麼會…”因為直了身子,視野變的寬闊起來,才看到抓著那隻貓——那隻白虎紋貓——的王馬小吉,後者也跟著手上的貓一塊喵起來。
“當然是買的——雖然想這麼說,不過是騙人的,”他輕輕捏了捏手上的貓,“不是寒冰之林的王者真是對不起哪,這隻是網上領養的。”
貓的大小比昨天在寵物店看到的那隻要大一些,但卻仍稱得上是小貓一隻,估計斷了奶幾天了。
“……昨天汝在處理報告的時候?”
“呢嘻嘻,我可從來沒說我是在處理報告哦?”他頓了下,才繼續說道,“然後啊,今天一大早在妳還沒醒來的時候,我就去見了前飼主,將貓接了回來,順便買了幾包貓糧餵了下牠。”
“……咱…咱還以為汝不在乎……”她的話語禁不住顫抖起來。
“是不在乎啊,但是看小夢野變成那麼德性,還是挺無聊的。”他咧開嘴,笑了起來。
“嗯啊…那…”她伸出了手,想要摸下牠的頭,結果在指頭將要碰觸到的那瞬間,牠迅速的避開了。
“……”
“……”
她以為只是碰巧,又再試著去摸了一次,但卻再度被對方避開了,甚至這次牠還往王馬小吉那頭縮去。
“啊哈哈!完全被避著呢,真可憐哪——”他看到此景,完全不在意黑了臉的夢野秘密子,放肆的笑了出來,“看你這麼黏我,那就叫你‘小秘密子’啦!”
“嗯啊,咱又不黏汝!”她對這個暱稱不禁提出抗議。
“我又沒指妳,妳怎麼就對號入座起來了呢?”他抱著貓,在他肚子處搔了幾下,後者感到舒服的喵嗚一聲。
“咕……咱的使魔……”她扼腕的看著在他懷裡變的服服貼貼的“小秘密子”,伸出去的手只好放了下去。

“小…小秘密子!咱要去學校了,要不要跟咱一塊——”牠聽到了她的聲音,扭過了頭去看她,但沒多久又跑開。
“呢嘻嘻,真是看著都覺得有點可憐了哪。”而王馬小吉則從房裡走了出來,懷中抱著小秘密子。
原來牠方才跑走了就是去找他。夢野秘密子又感到了一陣挫敗感。
“我今天沒課,可以在家裡看著牠,妳趕緊去上課吧。”語尾還不忘帶上了一聲喵,似是在嘲諷,讓她悻悻然的甩上門離去。
看到她離開,小秘密子跳開他的懷抱,頭也不回的走回了房間,而王馬小吉也沒有跟過去。
“啊啊,明明當初從飼主那裏接手過來的時候那麼抗拒我的,我還覺得奇怪呢。”他將手臂背在後頭,往反方向的廚房走去準備早餐,還哼著輕快的小調,“真不知道跟誰像呢——”


趴在了課桌上,一想到大早上發生的事情,不禁無助的低鳴了一聲,“嗚……”茶柱轉子看到了夢野秘密子臉上寫著大寫的痛苦,不禁擔憂的問道,“夢野同學,妳怎麼了?”
“吃壞肚子了吧?”坐在夢野秘密子另一邊的夜長安吉攤開手說道。
“夢野同學,要幫妳買胃藥嗎?”
“咱的新陳代謝可好了,不必……”她擺了擺手,阻止了馬上就要衝出門口的茶柱轉子,“只是家裡養了貓。”
“貓?”
“但是牠只親近王馬……”一講到這裡,她又低下了臉。
“那隻貓是公的還是母的?”
“……聽王馬說好像是公的?”
“那就隨男死們去吧!不會接近到夢野同學就好了,光是有王馬同學一個就夠頭疼了……”茶柱轉子忿恨不平的低語道。
“秘密子,只要用愛去感化牠,牠一定會接受到並且親近妳的,神大人也是這麼說的哦。”夜長安吉捧著夢野秘密子的手,溫聲說道,茶柱轉子從夢野秘密子的身旁探出頭來,直指著夜長安吉,“妳妳妳在打什麼注意!”
“真是的,轉子太神經質了,總是這麼緊繃的過日子,會長皺紋的哦?神大人是這麼說的。”她壓著自己的兩頰,偏著頭說道。
“才…才不會長皺紋……”
“用愛啊……”夢野秘密子還在輕語嘀咕。
“夢野同學,妳怎麼就輕易相信她呢——”


“用愛…用愛感化……”回到家的路上仍在嘀咕著,打開門的那瞬間正想著“好了,上吧”,結果正好對上了牠的視線。
她怔的把手上的包落在了地上,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麼話,原因不是因為忘記了當時夜長安吉的“用愛感化”,而是小秘密子的嘴上,正叼著一隻還在死命掙扎的老鼠。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怎麼了啊小夢野!”王馬小吉邊摀著雙耳,邊帶著點怒氣的從房裡走出來,看到夢野秘密子眼神直盯著小秘密子,便循著她的視線看去,“啊啦啊啦,抓到了啊,效率真快,不愧是我的小秘密子!”他走過去蹲下身,順著牠的毛讚許道,“等等我拿著塑膠袋裝著牠把牠用死吧。”
“貓…不是會吃老鼠嗎?”
此話一出,王馬小吉手上的動作頓下了,他木然的望著她,“啊咧?”
“為什麼牠還活著?”
“小夢野,妳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他用著奇異的目光看向她,“貓不吃老鼠,只玩牠的。”
“嗯啊?”
“吃老鼠是無食物可吃的野貓才會做出的行為,家貓基本上不以老鼠為食的。”他不禁失笑,“難道說,小夢野到今天才知道啊?”
“咱…咱只是在裝傻而已!”她說完,便跺著腳步,走進了廚房。
“呢嘻嘻,真是大騙子呢。”
他看到小秘密子轉向他,將嘴上的老鼠甩了甩,他無奈的站起身,走到房間拿出了個裝的下一隻老鼠大小的塑膠袋,而小秘密子將老鼠丟在袋子裡面後就馬上跑開了。
“……”他無奈的看著牠跑進了廚房,壓緊了手中的塑膠袋。

夢野秘密子打開了冰箱,看到了幾乎塞滿了整個冷藏櫃的芬達,從其中拿出了一瓶礦泉水,像是要把方才的不快一塊吞進肚裡,就著口就咕嚕咕嚕的喝起來了。
“嗯啊?”她感受到腳踝傳來了溫熱又癢的難耐的觸感,朝下望去,看到了磨蹭著自己的小秘密子。
用愛…用愛感化……她伸出手想去摸牠,“咱…咱可是最愛汝了,汝得感受到啊…”
意外的,牠沒有掙脫她,讓她抱在了懷中,她看著牠在自己懷裡安穩的模樣,嘴角不住飄飄然的上揚,而小秘密子看到她的笑容,也愉快的喵了幾聲。

在王馬小吉終於忙完下週得繳上的報告,刷了牙準備上床就寢時,看到了蜷縮在已睡熟的夢野秘密子身旁的小秘密子,而後者感覺到他壓上床的動靜,睜開了眼,與王馬小吉對上眼之後,對著他喵嗚了一聲,他能感覺到牠的聲音裡帶著幾分得意洋洋。
“喂喂…既然是小秘密子,就該有點小秘密子的樣子啊。”他無奈的掩著臉,“都不知道你到底是小小吉還是小秘密子了。”
“喵嗚——”
他蓋上被子,與她一塊擁著小秘密子陷入了深眠。
不,只有夢野秘密子陷入了深眠,王馬小吉因為在這一晚好幾次被小秘密子以貓掌踹臉而完全沒有睡好。

Fin.

你們看好了,這次撩人的不是吉,是貓x
超意識流的一篇,七月的第一格還是王夢了
啊………接下來要好好填坑了,我就想問問你們為什麼點文都沒點王夢(管人家
其實寫到家貓不吃老鼠只玩牠的時候,感覺真像王夢呢,雖然沒寫什麼相關(…
不知道我會先碼出血族pa還是心理pa,我賭我會先碼出下一篇同居(閉嘴

评论 ( 12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