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末日三十題:3、被困在百貨大樓

#聯文,前篇1.2
#主王夢,副cp最赤百春注意
#爆字數預警
#緊張感被我吃了

看膩了天台下重覆著以為自己能順利逃出的倖存民眾、被遊屍們無情咬碎妄想的戲碼,王馬小吉球棒一背,跳下了天台上的護欄,看著天海蘭太郎在地板上鋪開的救援信號,壓抑住了想搞破壞的衝動,他避開了信號,旋開了天台的門,將悲鳴阻擋在了外頭。目的地是監控室。
循著樓梯往下了不過一兩個樓層,他離開樓道,走在了了無聲息的走廊上,本該是帶給他們痛苦的人,但是現在卻人去樓空,把他們丟在了這裡,連唯一有關係的白銀紬都問不出東西來。
沒有點上燈的走廊,唯一發出亮光的,是開著小縫的監控室。
他推開了門板,在上頭意思意思的敲上了幾聲,“小赤松,有人過來了。”
“我這邊的畫面也看到有輛車開進了停車場……”她扭過頭,眼神明顯帶著些許熱切,“會是他們嗎?”不用說,指的當然是最原終一、春川魔姬與夢野秘密子。
“不好說,可能也是主使者有什麼東西忘記拿走的,總之不能掉以輕心。”
“我等等先上去一個樓層跟大家彙報,小赤松在監視器畫面上看到什麼在用這個聯絡。”他邊舉起手上的無線電,邊帶上門。
儘管他剛才嘴上這麼說,但是嘴角卻無法止住的上揚。會是他們嗎?小夢野他們沒有事嗎?但是一面又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以防要不是,自己也不會太過失望。
他找到了他們的主據點,看著抓著武器努力支撐著自己的大家,有一些人可能是為了保留體力,有些可能是已經無力再繼續維持清醒了。
“吶吶,好像有人要過來了。”
“此話當真?”真宮寺是清從假寐的狀態下睜開雙眼。
“怎麼又不相信我——”
“那不也是當然的嗎……”白銀紬不禁發話道。
“說不定是小白銀的同伴來找小白銀的哦?”
“我覺得這可能性不大,”她攥緊著自己的長裙,壓抑著話語裡的顫抖,“畢竟我已經被拋棄了啊。”
“白銀同學……”
‘王馬同學!’從無線電傳出來赤松楓的呼喚,伴著雜音,他湊到耳邊聽著,‘好像真的是最原同學他們!還有其他幾個不認識的大人。’
“……嘛,你們從無線電裡頭聽到了吧,不是我說謊了哦?”他看到同樣也聽到了消息的大家都睜大了雙眼,瞇著眼微笑起來。
‘赤松同學——’從無線電傳出了不屬於赤松楓的男性嗓音,‘最原同學……還有春川同學跟夢野同學……’
“哦!不愧是我的助手們!”百田解斗聽到了名字,握緊拳愉快的喊道。
‘最原,汝要抱著赤松到什麼時候?’聽到了這道嗓音,王馬小吉覺得自己抓著無線電的手差點就要鬆脫,感覺流竄全身的血液在那瞬間凝結了。
‘啊,對不起——’
‘妳就體諒一下他吧,他這些天可想妳了。’
‘啊哈哈……’
他忽然覺得自己的喉嚨乾澀了起來,幾乎是用擠出來的話語,“……小夢野?”
‘……王馬?’
“夢野同學!妳沒事嗎?”茶柱轉子聽到了王馬小吉喊的名字後,便提振了精神朝無線電喊道。
‘啊,是轉子嗎!’
“我們現在在你們的上一層,”他以手臂固定著下頷,不讓顫抖的聲音傳到對面,“呢嘻嘻,要快點來哦?我可是等不及看到小夢野那張醜女一樣的臉了!”
“你這男死又在跟夢野同學說些什麼奇怪的東西——”茶柱轉子聞言,站起了身衝向了拿著無線電的王馬小吉,後者一面嬉笑著一面避開了她的攻勢,“啊啦啦啦,這可真是危險哪——”
‘嗯啊,汝還是什麼都沒變啊。’
“為什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呢?真無聊。”他聽到無線電也傳來了腳步聲,估計正在過來的路上。
“‘……畢竟,’”無線電的聲音與後頭發出的聲音重疊在一塊,“‘現在能看到汝還活著的喜悅要更大啊。’”
他轉過身,看到站在他身後不遠處的熟悉的三人,還有其餘幾個沒見過的生面孔,他拿著無線電的手垂了下來,“……明明還是一張撲克臉,說什麼喜悅呢,大騙子。”
“汝給咱閉上嘴。”在王馬小吉身旁的茶柱轉子一看到來人,便大步流星的朝夢野秘密子那頭奔去,一把將她擁入懷裡,“夢野同學…妳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嗯……咱也是這麼想的……總算是見到汝了……”
看到相擁而泣的兩人,他長吁了口氣,側首,向最原終一問道,“這些都是什麼人?”
“啊…他們都是生還者,我們在尋找新的據點。”
“這裡侵蝕的程度也沒有很多,大概可以住一陣子。”個頭比較高的那男人環顧了整個房間說道。
“但是這樣的話食物會不夠的吧……”赤松楓聞言,不禁想到貯藏室那些只夠他們撐個一兩天的糧食,擔憂的說道。
“剛剛我們在路上也看到了,過幾條街之後就是百貨公司吧?”春川魔姬像是在說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平淡的道。
“妳是說,要我們去外頭?”入間美兔兩眼無神的怔問道。
“就是這樣。”
“絕…絕對不行,要到那外頭去什麼的…!”
“不是全部人,只打算讓幾個人去而已,其他人留在這。”春川魔姬聞言,不禁嘆了口氣。
“反正也沒人期待妳這碧池啦——”王馬小吉插口道。
“噫——”
“我去。”首先附和她的是百田解斗,王馬小吉張大了嘴,將不可置信的反應做到最大,“什麼?小百田你的病是跟外頭的喪屍差不多的東西吧,換作是我,跟小百田一塊行動可放不下心來啊!”
“你說什麼——!”
“百田同學,不要被他激怒了,都一起待了這麼些天,你的病都沒有惡化到像那樣的程度,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東條斬美沉下聲說道,試圖阻止正準備站起身往王馬小吉撲去的百田解斗,“我得留在這裡顧好大家,抱歉了。”
“沒事,反正咱們很快就會回來的,就在附近而已。”不知道是說給她聽,還是說給大家聽,他隱隱覺得她的話裡頭帶著幾分空虛。
“咦?夢野同學要去嗎?那轉子也要!”
“也算我一份!”王馬小吉跟著附和。
“昆太想要留在這裡保護大家。”
“我也要去,機器人…應該不會有事…吧?”
“啊——?KI寶是去添亂的吧?”王馬小吉毫不客氣的說道,“要是你倒下了我可直接把你丟在那了?”
“雖然我的力氣不大但我也想幫上忙的!”
“最原,這裡交給你沒問題吧。”春川魔姬側過首,說出來的不是問句,而是命令句。
“嗯…我會做的。”他朝她擺擺手,“一路順風。”
一路順風。王馬小吉也在心中對著自己說道。即使這種時候,連夜長安吉的神大人也救不了自己。




“啊啊啊啊——”首先接觸到地下室停車場的地面上的,是百田解斗,而他的拖鞋在碰到地面前,踩在了一個正巧在他們將鐵柵打開時走上樓的走屍的臉上,他先是抓著緩緩拉上的鐵柵一塊上升,再將自己的身體甩了出去,順勢的給了喪屍一擊。
“百田,你能不能小聲一點,本來沒事,都要被你引來了。”春川魔姬無奈的將鐵柵拉了下來,將他們六個人隔除在外。王馬小吉將球棒搗在陷入昏迷的走屍胸上,看到血肉模糊的模樣從中心開始擴散,才放心的跟著下樓。
“啊啊,抱歉啦。”他一面當著先鋒拿著鏟子開路,一面回答他的話。
“哈啊——這個數量——”KIBO斜睨了一眼,便被停車場的走屍數量給嚇愣了。
“呢嘻嘻,看來因為感覺到裡頭有動靜都圍過來了呢。”
“噁……全都是男死的臉……”
“是這輛車吧。”春川魔姬一面走在最後頭注意迎過來的喪屍,一面撇了一眼應答,“是。”
聽到了她的確認,百田解斗打開了車門,將車鑰匙給插進去,“那個,誰會開車來著?”
“哈啊…我來。”她馬上坐上了駕駛位,“你們快上車。”
而百田解斗跳上了副駕駛座後,夢野秘密子與茶柱轉子則坐在了中間一排的位子上,忽然間有一個走屍跑的飛快,眼看就要抓住了KIBO,在後者還在悲鳴之時,王馬小吉一腳將KIBO踢進了車子最後一排的位子,以球棒將來者的頭像棒球一樣揮了出去,“真不會挑,KIBO哪個部位好吃了啊!”
“你這話說的太過分了!”
他將自己甩進車裡後,一併將門關上,他看到前座的春川魔姬拉了桿後,動作一點都不溫柔的倒車,要不是胃袋幾乎是空的,後頭的四人可能會在車上一口氣吐了出來。他們馬上安分的將安全帶繫上。
她就像是危險駕駛一樣,不在乎前頭是否有走屍,毫不避開的直衝上地面。
“喂喂喂,小春川,妳這樣不怕撞到活人?”他如是發問。
“有能力躲開的是活人,躲不開的是喪屍。”而她如是回答。
“汝開的這麼快就算是活人也躲不開的吧——”
看著因為她魯莽的駕駛,而不斷的印在車頭上的血跡,她開起了雨刷,於是水與血融合在一塊,變得更加怵目驚心。
“啊對了,赤松交給我們的無線電有三臺。我們就分成三組各自行動吧。”坐在前排的百田解斗忽然這麼問道。
“那就分成……”
“所以我們來抽籤吧!”他不知從哪裡掏出來,拳頭中攥著六張細長的紙條,“抽到同色的便是一組。”看他的手上還拿著麥克筆,看來是剛才都在做這個,難怪完全不對春川魔姬的駕駛技術做任何評價。
“為什麼還搞的這麼麻煩呢,轉子跟夢野同學一組就好了啊。”
“得交給上天來做主啊。”
如果有上天的存在的話,祂為什麼不來救我們呢?即使眾人心中皆想著這句話,但皆不約而同的閉上嘴。
“那我自己先抽啦,我是紅色!”
“我也是紅色。”春川魔姬在百田解斗之後抽出了紙條。
“啊!轉子是綠色。夢野同學呢?”
“咱是紫色。真可惜。”
“誰…誰拿到了紫…”她看到從百田解斗的拳頭中拉出的另一個底部被漆上紫色的紙條,循著那隻手臂,她看到了王馬小吉驚愕的臉。
但他的錯愕沒有持續太久,馬上便被一如既往的笑容給取代,“呢嘻嘻,小茶柱想要的紫色在我這兒呢。”
“什——!?”
“我是綠色…”他看著氣氛凝重的兩人,不禁跟著緊張了起來,“不好意思?”
“……既然是上天的安排,那就讓轉子看看上天究竟想做什麼好了。”她瞪了他一眼後,回過了頭。
“啊啊,請多指教啦。”夢野秘密子捲著自己的髮稍,對著後頭的王馬小吉發話道。
“呢嘻嘻,請多指教囉。”
上天究竟想做什麼?王馬小吉直看著自己手心上的紙條,接著握緊。
祂不過就是想跟一個不相信祂存在的臭小鬼開個玩笑嗎。



“好了,該下車了,抓好武器,像剛才一樣,百田走在前面,我殿後。”春川魔姬在熄火之後,沒有扭過頭的說道。
看著比方才在的地方數量要更多的走屍,他們的心又更沉了一分,當春川魔姬的指示一出,六人便馬上衝出車外,不忘將門帶上,抓著武器,一面隨著不知道是為了提振士氣還是要發泄恐懼的吶喊,一面將仿佛看到什麼佳餚而衝了上來的走屍揮開。
他們衝進了百貨公司的入口,馬上兵分三路,百田解斗與春川魔姬在一樓搜刮換洗衣物,茶柱轉子與KIBO在三樓搜集日常用品,而王馬小吉則和夢野秘密子到五樓去尋找乾糧。
“走…走樓梯嗎?”他看到王馬小吉毫不猶豫的略過了電梯,直接跑到了樓道。
“呢嘻嘻,這種時候會有人坐電梯嗎?”
“啊……說的也是……”她跟著他爬上了樓梯,有好幾次遇上了迎面而來的喪屍,都是在她的尖叫之下被他以球棒打落的。
“真不敢置信小夢野能活到現在啊。”
“汝…吵死…了……”
順利的靠著自己的雙足走到了五樓,夢野秘密子感覺無法再從雙膝上感受到除了痠痛以外的東西了。
“這間是伴手禮店吧。”他不顧她的從口袋裡拿出了個袋子,走進了店裡,他沒有將燈打開,畢竟這樣會引起走屍的注意力。夢野秘密子見狀也跟著走了進去。
“王馬。”
“怎麼了嗎?小夢野。”他沒有抬起臉,將架上的食物翻過來看一眼保存期限,沒問題之後丟到了袋子裡。
“沒有,咱只是叫好玩的。”
“…妳是無聊過頭了嗎?小夢野去外頭幫我看個動靜吧。”
“咱就在想,是真的王馬啊…什麼的。”
“……我是真的哦,”他朝著她伸出了手,“要摸摸看嗎?”他看著她有些猶豫的目光,不禁浮現出無奈的笑容,“啊哈哈,我是開玩笑——”
他看著緊握著自己的、比自己要小上一點的雙手,連帶著一支魔法杖,一時竟不知該怎麼發話,像是在這一瞬間,他透過手的接觸,被她奪去了聲音。
“嗯,是真的王馬呢。”她低下了臉,顫抖著雙肩,這份戰慄也傳到了他這來,“太好了…汝沒有事…對不起……”
“為什麼要對不起啊……”他忽然看到了從門口走進來的黑影,將對方扯到了身後,左手一鬆便將裝有食物的袋子掉落在地,他舉起方才放在地上的球棒,像以往一樣用球棒朝對方頭部揮去,但對方卻沒有應聲倒下,反而還發怒了。
“為什麼啊……”這隻走屍明顯與以往碰到的不一樣,他只好喊道,“小夢野,我把他阻擋在外頭,妳快去找重物將門堵住!”
“好!”
“嘖……真難纏……”他吃力的以擋在兩人之間的球棒作為媒介,將對方推到了店門外,“小夢野!”
他看著夢野秘密子將椅子搬了過來,儘管無力的想著這起不了任何作用吧,但還是死馬當活馬醫,拿開了球棒,一腳將對方踹在地上,讓他一時間無法站起來,再後退一步,讓夢野秘密子能用椅子將門板擋上。而王馬小吉則順道去找其他堅固的東西。
他將已經被搜刮一空的櫃子搬到了門邊,兩人也用身體一塊阻擋著,而外頭的喪屍已經站起身,不停的以身體撞擊著門板,每一次撞擊都著實讓兩人捏一把冷汗。
“等到他失去了興趣,說不定他就離開了。”
“可是他…!好像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啊!”
是的,已經持續了有幾分鐘,情況都沒有改變,反倒是他們這裡的體力越來越衰弱。
“啊啦啦啦,妳還是去用無線電通知小春川他們吧。”他也不禁流下了汗。
“……王馬。”
“怎麼了,別告訴我妳不會用無線電。”
“咱也希望是這樣啊。”她給了他一個無力的笑容,“不過好像…沒訊號了。”
“……不是吧。”身後傳來了走屍的嘶吼,像是在告訴他這就是事實,認命吧。
如果神是真的存在的話,可真是個跟他一樣惡趣味的人。他不禁想道。

TBC

老E把爛攤子丟給我,所以我也把爛攤子丟給了別人(閉嘴)因為前面都在處理連結的問題,結果…這都才剛被困住呢,最文不對題的一個(…
雖然事實上我連第三棒都不知道是誰……原本我是殿後的結果大家都有事只好排第二了………
然後原本因為沒有看清楚老E的上一篇,所以前面的部分我碼了第二次,哈哈哈(乾笑

评论 ( 13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