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本当幸せだったな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さ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請問有心理治療也需要魔法的八卦嗎(上)

#心理師吉×奇幻小說家夢

#基本是瞎寫的,湊合著看x

#我原本是要寫搞笑向的,但我發現我不會搞笑,所以,就那樣吧(…





被一段時間沒洗的舊衣服堆滿的沙發,眼看剩下的空間連一個人都容納不了。桌子上擺著東倒西歪、尚未洗過的杯麵碗,未吃淨的湯汁灑在了桌巾上沒有被清理。地上不是有以衛生紙揉成的紙團,就是有已經打包好可是都還未扔掉的垃圾袋。

客廳理應是用來接待客人的,象徵著這個家的門面以及主人的顏面,但此時這個客廳的模樣約莫是只要客人來必定會瞪大雙眼、退避三舍,並且會回一句還是豬舍都比這裡要乾淨百倍。

而這個家的主人就坐在這個客廳裡的電腦桌前,用猙獰充血的目光死盯著屏幕上的輸入鍵。手指在鍵盤上游移,本來都打出了三句,又搔了搔腦袋刪掉了四句,可以說是半點進度都沒有。

忽然一道光洩進了只有屏幕螢光照耀的斗室,她倒抽了口氣的順著看向光的來源處,看到了逆著光走進來的茶柱轉子與夜長安吉,她們先是被客廳的模樣震驚了許久,才小心的踩在地上還沒被垃圾給侵蝕的空隙,想要走到她那頭。

夜長安吉順便在牆上尋著燈開了起來,一邊問道,“秘密子,進度怎麼樣了?”

她們看到坐在電腦桌前的人兒噎了一下,咚的一聲,額頭無力的叩在了鍵盤上,在文稿後頭加上了一長串無法解讀的字符。看來是陣亡了啊。

“那個,夢野小姐,轉子買了熱騰騰的食物,一起來吃吧,杯麵不健康的啊。”茶柱轉子將手上的食物舉了起來,讓對方看見之後,放在了桌上剩餘不多的空位上,將桌上吃的不乾不淨的杯麵交疊起來拿到了廚房處理掉。

“安吉記得上次來才幫秘密子整理過的啊?好像是一週前?”夜長安吉將沙發上的衣物用拇指與食指夾起來聚集在一邊,盡量將位子空出來,接著放心的靠在了沙發上頭坐下,發出安心的嘆息。

“不是才昨天的事情嗎?”

“安吉可是記的很清楚,是一週前的事情,神大人也是這麼說的!”

“嗯啊?那今天就是交大綱的最後一天了嗎?”

“就是啊,所以安吉跟轉子才會來收稿!”

“嗯啊啊啊啊——”發出了悲鳴的她,手指像陷入了陶醉的鋼琴家,重重的在鍵盤上一敲,又是另外一長串不明所以的字符。

“夢野小姐!妳怎麼了!”恰好從廚房走出來的茶柱轉子看到滿臉痛苦的夢野秘密子,慌張的想跑向她那裏,卻被滿地的垃圾給絆倒,跌在了垃圾堆裡頭。

“雖然安吉們是可以再跟上頭說說,好寬待秘密子幾天,不過比起安吉們,更急的是秘密子的書迷哦,包括神大人也是——”

“轉子也是……”試圖從垃圾堆裡頭起身的茶柱轉子舉起了半隻手回答,但仍支撐不住的倒了回去。

“咱知道的啊……”她將臉埋在雙膝中,“咱比誰都要知道的啊。”

“對了,秘密子的新故事不是要寫關於心理科的嗎?”夜長安吉說著便扳開了免洗筷,接著就著口將麵連同湯一塊吸進了肚裡,連筷子都沒用上,就像只是放在裡頭加味的。

“是啊……”

“安吉可以介紹給秘密子一位挺有名的心理醫生哦。”

“……嗯啊!”她手臂壓在椅背上頭,動作大的差點就要讓自己從椅子上頭滑落下去,變成與茶柱轉子同樣的處境,“真的嗎?”

“那個醫生挺厲害的,聽說從他那裏出來的病患一個個都面色煥發的呢,不過安吉也只是從神大人那裏聽來的。”她朝著還在地下掙扎的茶柱轉子發問,“吶,轉子,安吉可以把轉子的份一起吃了嗎?”

“不…不行!話說回來,那個醫生是男死還是女的?如果是男死的話轉子是絕對不會讓夢野小姐靠近他的!”

“喵哈哈哈哈——到底是哪一個呢?”

“別打算用笑來敷衍!”

“咱…咱想要去看看……”她語氣中的熱切表露無遺。

“那安吉等等給秘密子一張名片吧!”

“夢野小姐——”





是的,夢野秘密子是一個小說家,而且是專寫奇幻風格的小說家,不知道為何,每一部作品都與魔法離不開邊,但也意外的得來一部分民眾的喜愛。

尤其是她的上一作——七卷完結的《今夜魔女也未眠》,每次出版必刷新各大排行榜的記錄,一個月內初版三刷,她所在的出版社便立刻陷入了警備狀態,以防各書店缺了貨,無法讓書迷能早一步閱讀到她的新作。

但,就像方才說的,她的上一作在幾個月前完結了,照理來說她應該開始籌備新作的,可她現在卻連個大綱都寫不出來。

她預想的新作內容是一個心理醫師恰好遇上了從異界逃過來的使魔,意外的結下契約,對抗從異界闖進來的狂化居民。

本該是這樣,但是她卻發現,她無法好好的塑造角色的性格,比如說作為主角的心理醫生在這時會做出什麼反應,還有必須注意使魔得與前幾作的人物設定不能重疊在一塊。這些事情都讓她頭大不已。所以導致她在期限前都無法理出一個大綱。

但今天,她一定可以找出答案,如果連他都無法讓她有靈感的話,她就只好放棄這個主題了。

“請問是要直接轉到心理科嗎?”左眼下有顆淚痣的護士溫聲問道,看到了夢野秘密子點了點頭才繼續動作,接著微笑著以手示意後方的等候席,“請在一旁稍等一會,王馬醫師那裡好像快結束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費用還真是高的嚇人啊,還好她的稿費還夠花用,如果她的下一作能順利出版的話。

王馬啊…這姓還真特別,真是給人一種人高馬大,財大氣粗的感覺。於是在夢野秘密子的腦袋,這位王馬醫師的形象已經變成挺著渾圓的肚子,頭髮半白的高大男子了。

“夢野小姐,輪到妳了。”她看到從診療室走出來的男人,儘管他身後垂著一頭長髮,但因為他那不嫌天氣熱的軍裝制服,她大膽猜測這應該是個男人。

她有些忐忑的走向診療室,幾乎是同手同腳的,她才踏進一步,忽然感覺到一股與外頭不同的氛圍。

外頭因為有處理公務的聲音與閒聊聲,所以沒有一刻不是紛鬧的狀況,但在這裡,卻是絕對的寧靜,她連自己的呼吸聲都覺得是一種噪音。

而且沒來由的,整個房間瀰漫著一股清香,仔細嗅了嗅,好像是一種…芬達味,嗯?

“夢野小姐,能夠把門關上嗎?”

“嗯啊?抱…抱歉……”她聞言,慌張的將門給帶上,與外頭隔絕開來。

等到她坐在他準備好的三輪椅上,才好好的看清楚眼前的王馬醫師。他個子小,大概只比她略高幾公分,雙腿孩子氣的在三輪椅上擺動著。皮膚白的像雪似的,但他身上的白大褂又比他的皮膚更白幾分。從髮根的黑漸層至髮稍的紫,他那頭蜷曲頭髮讓人不對他留下印象都難。

夢野秘密子在心中默默的否定自己的猜測。人高馬大,沒有。

“那麼,請問有什麼問題嗎?”他雙手十指交叉在一塊,給了她一個親切的笑容問道。

“那個——”

“請問是腦袋穿了孔還是腦袋進了水呢?”他的笑容沒有改變,“抑或是錢太多了才會明明什麼事都沒有還來佔用我的時間呢?哪一個?”

“咦…那個,咱不是那個意思……”沒有想到會這麼快就被戳破謊言,她不禁慌張的辯解,費用可是很貴的啊,絕對不能讓這筆錢白付。

“那是哪個呢?”

“咱……咱只是想要為自己的小說取材而已。”她因為心虛,而以低下頭來避開他迎來的視線。

“……小說?”

“是啊……”

“與心理學相關?”

“嗯啊……應該算…是吧。”其實只與汝相關。她沒有將後話一塊說出。

“那找我真是找對了啊。”

“是啊,汝明白就——”她本來聽到這句話,想著大概是被對方接受了,便高興的抬起頭,但那張臉不知道何時已經在自己的眼前放大了。

她正想默默的將椅子倒退,在心中思忖道大概是不知道誰的椅子不受控制往前頭飛奔了吧,但是他卻在這時握住了她的雙手,“嗯啊——”

“因為要找精神病患眼前就有一個啦。”他的笑容此時竟變得滲人起來。

“……汝…汝說什麼?”

“對了,我忘記自我介紹了,”他清了清嗓子後,開始敘述道,“我從小就飽受家人的虐待,因為沒有好好洗過澡,所以也被同學給霸凌,連喜歡的女孩子也對我惡言惡語……”他沉下了聲,但輕快的語調仍舊不改,“我啊,實在太生氣了,好想一死了之啊,但是不行啊,為什麼我明明什麼也沒做還得死呢,對了,只要他們不在我就能正常生活了——所以我把他們都殺了哦!”

“那…汝為什麼現在還……”因為手指無法動彈,她只能將眉目糾結在一塊,神情痛苦的發問。

“因為我被判斷為精神疾病,所以免死哦?”他像在說著什麼懷念的往事,閉上眼陶醉的說,“之後我就開始研究這方面的事情,俗話說:‘三折肱而成良醫’,我果然比起其他人更早得到學位畢業呢。”

就算是這樣汝不也還是連自己都沒有醫好嗎——“咱…咱果然還是去找其他人吧,抱歉打擾了……”但就算她這麼說,他也沒有要放開她的意思,“那個?”

“吶吶,妳不是想要了解嗎?”他轉而撩起她的袖子,後者心裡喀噔一下,全身的汗毛都因為他冰冷的肌膚相觸而豎了起來,“那我們就來深入了解吧……”

“——汝給咱停手,不然咱會用魔法把汝的命續到咱身上的哦!”幾乎是下意識的,她情急之下匆忙喊道。

“……噗。”他說著便鬆開了手,一面將椅子退回原來的位子,一面不受控制的笑了出來,“啊哈哈,真有趣哪!”

“嗯啊?”

“那,剛剛說的,到底從哪裡到哪裡是真的呢?”

她聞言,這才意識過來,不禁漲紅了臉,“汝原來是在耍咱?”

“呢嘻嘻,這也算是給妳的一個懲罰哪。誰叫妳騙了我呢?”

“咱…咱都說抱歉了……”

“嘛,要採訪的話倒也不是不是啦,當作我賺了這個時間囉。”他攤開手,整個人都鬆懈下來的倒在椅背上,看到了夢野秘密子依舊用著警戒的眼神直望著他,他又補充道,“對了,我是不會對小夢野抱有任何一點性慾望的,這一點請放心吧。”

“汝這是在小瞧咱嗎!”因為後頭那句話導致對方換了另一個親暱的稱呼都沒發覺,她忿恨不平的問道。

“妳能不能快點進入正題呢,過了時間可是要多收費的哦。”

“咕……”儘管被對方鬧的不愉快,卻還是老實的掏出了口袋筆記本,按出了原子筆的前端,“為什麼會想要當心理醫師呢?”

“因為比起精神科好像這裡更少人來著?”

“那入這行最大的感想是什麼呢?”

“呢嘻嘻,能夠遇到各式各樣有趣又捉摸不定的病人不是很好玩嗎?”

“……?”難道正常來說不是應該要回答“能造福人類很開心”之類官腔官調的話嗎,而且做這方面的工作根本稱不上是有趣吧,不過因為她就是不懂這行業的事情才遲遲無法動手,說不定他說的才是心理醫師心裡所想的。於是她老實的在筆記本上記錄下來,“噢,對了,心理師與精神科醫師有什麼差別來著啊?”

“嗯……因為我們的診療室是跟精神科連在一塊的所以才有這樣的困惑吧,”王馬小吉食指抵在了下頷上,一邊思考一邊回答道,“在這醫院,我基本上是接手從精神科來的病患,直接來找我的佔少數,有時候也會有其他科的患者需要我去幫忙諮詢。”

“接手?”

“嗯,我們兩邊學習的東西不太相同,他們只能處理制式化的事件並且予以開藥,而且因為病人很多的緣故,在每個病人上花費的時間不能太多。”

“等…等咱一下……”她一面聆聽著他的說明,一面記錄了下來,但寫到一半字跡卻越來越潦草了,到後來甚至直接畫字符。

“所以呢,情況比較特殊、花費時間長或是不需開藥的情況就會交到我們手上,但是每天的工作量還是那麼大,我都要懷疑是精神科那裏偷塞過來哪——”

“哈啊……說完了?”終於記錄到最後一個字,她意識到之後,把他後頭講的那幾句埋怨打了個叉。

“嗯,說完了。下個呢?”

“……汝一個月薪水多少?”

“嗯…”他扳著手指,過了許久後才笑著回答,“大概是日本的平均薪資?”

財大氣粗,沒有。

“咱還以為當醫生很賺呢……”

“啊哈哈,是那樣的嗎?”他突然瞥到了擺在門上頭的時鐘,“啊啦啦啦,好像快到時間了呢。”

“嗯啊?那麼快嗎?”她聞言,也轉過了椅子,的確看到了分針轉過了快一圈。

“呢嘻嘻,妳覺得快就代表妳覺得這段時間過得很愉快吧?”

“才沒那回事——”

“那,在最後我可以反問妳一個問題嗎?”

“怎麼?”

“妳的小說題材是什麼來著?”

“哦!”她聽到這句話像是被開啟了開關,眼神散發著方才都沒有的光芒,熱切的說道,“就是啊,一位心理師碰巧遇上從異界逃出的使魔,結下了契約後,與使魔協力消滅——”

“等一下,”他打斷了她的後話,“為什麼總有種…心理師成為魔法使的既視感。”

“汝很懂嘛,就是這麼一回事!”

“果然還是當我沒聽過,”他將她連同椅子,推到了門邊,“也當妳沒來過,之後也不需要再來。”將門打開後,踩在椅背上踢了出去,“小罪木,送客。”

“嗯啊啊啊!?等等,汝都還沒聽到最精彩的部分呢!”他無視著她的話,徑自將診療室的門關上,把她的聲音隔絕開來。

“嘿欸欸欸……又把椅子一起踢出來了……”方才接待她的、被稱作罪木的護士馬上湊了上來,“對不起對不起!我們的王馬醫師又添了麻煩了……”

“沒事的,”她握緊了拳頭,“咱還會再來的。”





“那,請問有什麼毛病嗎,夢野小姐?”他用著與昨天無異的笑容望著她,讓後者不自在的抽動了嘴角。

“汝分明還記得咱吧。”

“切,昨天不是都說了不要再來了,小夢野真的是錢太多了嗎?”他有些不快的將頭往後靠在了椅背上。

她當然也不想隔天就來,看著自己家衣服堆放成那樣,找出一件乾淨的衣服有多難,但現下已經不容她拖延。

“當…當然沒有,咱再不出書就沒有收入了,但咱必須要了解這行業才能構思出個大綱,”她理所當然的指著他道,“簡而言之,這是投資。”

“呢嘻嘻,那為什麼不繼續寫上一部作品呢,不完結就能在有收入的情況下,悠哉的構思新書啊。”

“……已經不行了,”她的神情突然變得認真起來,“咱已經賦予他們最好的結局,再延續下去不過就是對他們的傷害罷了。”

“是嗎……”他忽然想到什麼,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後,拍掌說道,“說起來小夢野昨天也說到了魔法吧?魔法什麼的太不現實了吧,明明就是不存在的東西——”

“……汝說什麼?”她憤而拍了桌,順勢的站起身來,儘管方才因為沒有拿捏好力道,忽然後悔起自己為什麼要拍桌,但還是將情緒隱藏在憤怒之下。

“啊哈哈,幹嘛惱羞成怒呢,明明說的都是真的!”

“魔法是真實存在的……”

“真的嗎?”

“真的!”

“呢嘻嘻,既然妳那麼堅持,那我就給妳一個機會吧。”他的眼神中帶著戲謔,“如果妳能證實有魔法的話,妳之後來我這都不收費,怎麼樣?”

“證…證實?”她開始慌了,“怎麼證實?”

“啊哈哈,很簡單的。”他從桌上抓起了電話,播了幾個鍵,撥通後還未等對面發聲,直接向著另一頭喊道,“小罪木,可以叫小真宮寺進來了。”

‘咦……?可是夢野小姐不是還在裡頭嗎?”

“好了,我說進來就進來。”他的聲調轉為冷淡,帶著一點不容拒絕的壓力。

“噫——是的!”

“……什麼…意思?”她聽到了門邊傳來旋開門把的聲響,回過了頭。

“妳當時說寫的內容是心理師與魔法的結合吧?”他看著面前的兩人木然的對視,嘴角上揚道,“如果妳能用魔法治療好他,我就承認確實有魔法存在,很簡單吧?”

她看著昨天她來時見過的長髮男子,不禁在心中自問,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

TBC

原本是想要一次寫完的,可是寫到這兒就有種會爆字數的預感,決定還是分個段吧
我的預計是分上下,是預計,而且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寫出來(喂

對不起我在逃避我的坑,如果魁魁你有看到這裡的話(雖然我是覺得不太可能!x)就,可能要過一陣子才……因為發現王赤寫起來…有點兒苦手(

评论 ( 13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