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趕稿期長草)
寫文的,自我中心的產糧,自我中心的挖坑不填,稱呼隨意來

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私信非常歡迎!


V3牆頭,吉本命,王夢中心.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NL除最春.天白基本雜食,BL只接受天最.王KI,GL只接受安轉.轉夢

凹凸安艾本命,安艾中心.瑞金.嘉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金凱.雷祖.丹秋.耀檸,除雙安.雷獅受向外什麼都能吃


不怎麼吃GB。不接受西皮方面的安利。🙏

夢想成為一個搞笑寫手

頭貼by魁魁魁魁
背景by羽影


@芒果熔岩白乳酪吉拿棒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赤】約會

# @年糕蘸盐 的點文
#ooc可能…以及蒸發的糖分……

倚在遊樂園前沒幾公尺距離的大樹旁的她,時不時望了眼嵌在腕上的純白錶面,看著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不禁鼓起了腮幫子嘟囔了幾句。她沒有注意到自己正接受到了路上行人的注目禮,只專注的想著自己是不是被放鴿子了。她再度引頸環顧了四周,或許他沒看到她,先進去了也說不定。
“小赤松,這裡這裡!”聽到這聲呼喚,赤松楓想也沒想的就往發聲處望去,但卻在低下頭時看到了那張放大過的臉龐,“——!?”因為太過訝異而往後撞上了樹幹,隨著她吃痛的悶哼一聲,受到撞擊而落下的葉片也落在了她頭上。
“啊哈哈,抱歉啦,沒想到小赤松反應會這麼大。”王馬小吉臉上絲毫不見歉意,伸出手來撥掉了扎在她金髮上頭的樹葉。她也伸出手跟著幫忙,沒有注意到對方偏了頭,對著正打算走向這邊來的陌生男子丟出了個不帶笑意的笑容,後者見狀,對著身旁的同伴搖了搖頭一起走開了。
“真是的——好了,快點進去買票吧。”
“我已經提前買好票了哦。”他從口袋中掏出了兩張票抵在臉頰旁邊,赤松楓定睛一看,困惑了起來,“……為什麼其中一張是兒童票?”
“哦,那個是我的!”
“重點是王馬同學為什麼會拿兒童票啊,就算體型再怎麼小也過不了的吧。”
“呢嘻嘻,不試過怎麼知道呢,反正過不了再補上差額,沒什麼大不了的!”他說著,拉著她的手就要走過查票員。
“等等——”她木然的望著查票員自然的接下他的票,撕下一截,將票根交付在他手心,絲毫不起疑的放了他們兩人進去了。
“呢嘻嘻,就說不會有事吧,”他晃了晃手上兩張不同顏色的票根,黃色的是兒童票,藍色的是成人票,“小赤松太小題大做了!”
“王馬同學,這個可是犯罪啊!”
他聞言,眨了眨大眼,食指抵在下顎說道,“說起來啊,小赤松好像一點都不在意我牽著妳的事情呢,這是許可了嗎?”
她垂下視線,看到緊扣著自己的五指,下意識的抽開了,一面掩著自己已悄悄滲汗的手,一面蹙起了眉頭,漲紅了臉抗議道,“真是的——王馬同學!”
“啊哈哈,對不起嘛,”他轉移焦點似的指向離門邊距離最近的一道遊樂設施,“我們先去玩那個吧。”
剛好在他話聲剛落時,那頭響起了夾雜興奮之情的慘叫聲,從六層樓的位置俯衝直下,在中間的位置止住了,再轉個彎往上頭繞回去,反覆個幾趟,估計也是繞暈了,尖叫聲變得有些斷斷續續。
本來想著對方可能會露出為難的表情說能不能先試試別的,但意外的,她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看上去也不像是裝的。甚至看著王馬小吉愣站著不動,還扯著他的衣袖走過去排隊。
“真沒想到小赤松喜歡尖叫系呢。”他將手臂背在腦勺後,輕描淡寫的說道。
“是嗎?不過啊,最原同學倒是不擅長呢,所以只好在之後照看著他什麼的……”
他臉上的笑容在那瞬間僵住了,“小最原?”
“是啊,怎麼了嗎?”她沒有察覺到他的異狀,輕笑著問,“王馬同學呢,擅長尖叫系嗎?”
“啊,抱歉,”他也跟著莞爾,“我也不擅長呢,上去的時候可能要多多關照了。”
“咦?”還沒反應過來,前頭的柵欄就打開了,工作人員引導了他們跟著後頭的人上了遊樂設施。
位子一共是八排,每排有四個座位,紅色車體的車廂前頭繪著漫畫人物似的五官,看上去十分滑稽。
他一面拉著她坐到了第一排,一面說著好緊張好害怕諸如此類的話語。而赤松楓則是半信半疑的望著他,正思忖著他看上去還真是沒什麼緊張感的時候,列車開始向上駛動了。
在緊壓著自己不讓他們飛出的拉桿上,他握住了她的手,她還沒反應過來,他便已經抓著她的手一同舉高。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伴隨著他那不被逆向吹來的風給遮蓋住的淒厲尖叫,他們的列車一齊從高處滑落。
“啊啊啊啊啊啊——”相比王馬小吉的嘶吼聲,赤松楓加上了打在了自己的冷風,幾乎無法聽見她的聲音,為了避免咬了舌頭,她只是將嘴巴打開任恐懼與興奮從喉嚨裡竄了出來。
但是身旁傳來的聲音實在是太過吵雜了,甚至有些影響氣氛,比起尖叫,她覺得他更像在哭鬧。
“驚險刺激雲霄飛車已經體驗完畢,出去請往右頭走,遊園愉快!”工作人員捧著麥克風,盈著笑臉說道。
王馬小吉在車上也算是好好的發泄了一遍,頓時覺得神清氣爽,膚質一塊好了幾倍。
但卻被赤松楓一路拽著從車上走出出口,再被壓在了一旁擺設的長木椅上頭。
他還沒緩過來,她便已經從包裡拿出一瓶瓶裝水給他,看著對方困惑的樣子,她有些尷尬的開口,“啊…還是我去販賣機買些冰涼的東西比較好?”因為方才在豔陽下的等待,原本的冰水已經成了溫水了。
“沒事,這就夠了。”他木然的接下水瓶,正要接著口喝時,突然想到,“小赤松,不介意間接接吻嗎?”
“我還沒喝過的,不用擔心!”她露出令人放心的笑容,讓王馬小吉不禁失笑。不是那個問題吧。
“OK,那我就不客氣了哪。”他往自己嘴裡灌下溫水,滋潤了因方才的哭喊而變得些許沙啞的喉嚨,儘管他不解為什麼要將水拿給他,但他想約莫是她發覺到自己的聲音不對勁,可是他覺得除了喉嚨發出如同抗議似的疼痛難耐,嗓音沒有哪裡變了。他喝了大概五分之一的位置,本想還給她,但後者卻擺擺手說就留在他那裏,讓他暗自砸了舌。
“舒服一點了嗎?”
“啊,好多了!”
“那就好,看王馬同學當時嚇壞了,對不起呢,要你陪著我搭。”
他眨了眨眼,才意識過來,搖了搖頭後說道,“沒事,看小赤松搭的開心就好,更何況當時是我提議的嘛!”
“真的嗎?”她露出釋然的笑容,他鬆了口氣,沒想到她真的把他拉到外頭照料了一番。
那時候對小最原也是這樣的嗎?他沒有將話說出口。
“我們去玩溫和點的遊樂設施吧。”他從長椅上站起了身,順著謊,露出了疲倦的神情。
“是啊,畢竟來遊樂園就是要兩個人一起開心啊!”她兩掌在胸前一拍,“那就去玩旋轉咖啡杯吧。”
“嗯?”看著她幹勁滿滿的說出來,王馬小吉不禁油然而生一股不妙的感覺。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迴盪在整個設施裡的哭喊讓路過的人不禁多看了幾眼。
“太好了,王馬同學好像很開心呢!”赤松楓雙手幾乎沒有停過,不停的將方向盤往順方向甩個好幾圈,變成了整場轉的最快的一杯,甚至轉的太快,留下的殘影都看不出是一個杯子了。
“是啊啊啊啊!開心的要吐出來了啊啊啊啊啊!”為什麼會變成完全相反的情況,王馬小吉也不明白,但他反而覺得現在比搭乘過山車時還要暈。
處刑時間結束,他幾乎是攤倒在方向盤上,被赤松楓以拖著拖離了場外。
“那接下來要玩什麼呢?”她熱切的問道,“那就——”
“打住,小赤松,這次能讓我來挑嗎?”他掩著幾乎要將午飯一塊吐出的嘴,提議的說道。
“好啊?”
“那就去坐旋轉木馬吧。”


“王馬同學你選了那匹白馬啊。”赤松楓一坐上去,才看到王馬小吉挑了離她最近的那匹木馬,儘管因為歲月的痕跡有些掉了漆,但仍不改它的英氣。
“怎麼了嗎?”這一會王馬小吉的那輪往上抬升,難得有俯視她的機會,語氣不免有些興奮起來。
“看起來很像白馬王子呢!”
“啊哈哈,那還真是謝謝了,小赤松看上去很像女騎士呢。”
“嗯……我還挺想騎真正的馬呢……”
“小赤松是認真的嗎?”
“是騙人的。”她吐了吐舌。
“我還真是差點都要被騙了呢。”他看向騎在棕色木馬上的赤松楓輕笑道,“不過說不定還挺合適的呢。”
“是啊,下次我們再去騎馬吧。”
“這可是小赤松說的哦?”看著對方別開視線,用與平常無異的語氣發話,他沒有戳破的答應下來。


“啊,王馬同學,你要不要吃棉花糖呢?”她看到了推著攤車的老奶奶經過他們身旁,上頭插著如雲朵般綿密的棉花糖,不同顏色的模樣不禁讓她眼花撩亂。
老奶奶似是聽到了她的話,頓下了步伐,“啊啦啦,要兩支是嗎?”
“是,我想要這支。”她指著染了粉紅色的棉花糖說道,接著掏出了錢包。
“啊啦啦,真是可愛的一對小姐弟呢。”
她看到對方來回的望著他們兩個,將硬幣拿出來的同時辯駁道,“咦?姐弟?不…不是那回事的……”
“這是妳的棉花糖,小弟弟,你要哪一個呢?”她沒有聽到赤松楓的辯解,低了頭去問在一旁的王馬小吉說道。
他看著她困擾但又不知該如何回答的模樣,將她拿著棉花糖的手臂往這拉來,咬下一口,“不用了,我吃這一個就好了。”
“啊,很抱歉呢,”老奶奶目擊此景,手掩在了嘴邊,輕笑著說,“誤會你們是姐弟,看來讓妳的戀人生氣了,我這不識相的也該走開了。”
“等等…咦…也不是妳想像的那個關係……”
“啊哈哈,這樣不是很好嗎?”
她回過頭看著咧開嘴笑的無良的他,再看了一眼已經沾上他的唾液的棉花糖,“真是的,王馬同學——”
“這是棉花糖的錢。”他轉移話題似的將銅板放置在她空閒的另一隻手上,後者接下後忽然想起,“對了,我還沒給你票的錢呢。”
“有嗎?妳在剛進來的時候就給過了吧?”
“嗯?我怎麼沒印象……”
他蹙起了眉角,“真是的,小赤松連跟我一起做的事情都忘記了!”
“咦咦?那…總之就當作我給過了吧。”
“是啊是啊!”


站在體驗鬼屋的隊伍後頭,她跟他正聊著像是學校附近的餐廳哪裡好吃,又或是班上的同學最近做了什麼事,諸如此類的閒話時,她忽然聽到前頭傳來兩名穿著火辣的女孩發出尖銳的笑聲。
“話說妳上次不是跟男友來過嗎,妳又不怕這種東西幹嘛來啊。”
“笨蛋,讓對方看到自己示弱的那面不是會產生保護欲嗎,男生會想要什麼都不怕的女漢子嗎!”
她聞言,不禁發出困惑的單音節,“……咦?”
說起來,至今為止她都沒有表現出柔弱的一面,反倒是對方一開始便身體不適了,比對方還要強勢真的沒關係嗎?
“小赤松,妳在發什麼呆,輪到我們了哦?”聽到這一聲,她才回過神來,迎著他不解的目光,一起走進去了。
示弱…要示弱……她心裡不停反覆唸著,這裡的冷氣開的比其他地方都還強,才剛感受到清涼,就體驗到了寒冷,昏黃的燈約莫是製造氣氛用,但在這幾乎不見任何事物的地方,只能靠著它走動了。
忽然,咚的一聲,隨著腳下那一震,燈光映在面前那被似血的紅色液體淋滿全身、以猙獰的目光望著他們的男人身上。
“啊——”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想倚在對方身上時,後者卻發出了比她要清晰的尖叫聲,反抓著她的衣角,“咦,王馬同學…”
“那個真的好可怕啊…怎麼辦,小赤松,能不能拉緊我的手?”他朝她伸出左手,臉色難看的望著她。
她握住了他抖動不住的手,堅定的說道,“哦…嗯!我會保護王馬同學出去的,放心吧!”
於是他們每次到一個驚嚇點,都是王馬小吉負責慘叫,赤松楓負責拉著他繞過去,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出口。
……啊咧,為什麼又這麼理所當然的做了呢,不如說對方比他還害怕,讓她不禁生起了保護欲。
“小赤松不要在意那麼多也沒關係哦。”他鬆開了她的手,輕快的說道,“因為小赤松就是小赤松啊。”
不知道是聽到了當時前頭女孩子的話,抑或是馬上便看破了她,她雙唇緊抿著一直線,許久許久才開口道,“謝謝。”
“那最後,我們就去搭那邊那個摩天輪吧。”他看著太陽逐漸要落下地平線,泛起橘黃色的餘暉,天色也逐漸暗了下來,說道。



看著工作人員將他們所搭的那節車廂帶上了門,叩的一聲,同時也在她心裡泛起了漣漪。摩天輪開始運轉。
“對了,忘記說了,小赤松這一身很可愛哦,非常適合妳。”他說出了兩人獨處的第一句話。看著她穿著雪白色的無袖小洋裝,露出的手臂細長又白皙,腰帶在身側束了個結,更顯現了她姣好的身材。
“真的嗎?王馬同學也很合適呢。”儘管對方穿的跟平時沒兩樣,她還是同樣的稱讚道。他聞言,嘴角上揚起來。
“對了,小赤松有沒有聽過摩天輪的傳說呢?”
“什…什麼?”她眨了眨眼,說到摩天輪的傳說,不就是在最高處接吻的戀人能夠幸福一輩子之類的事嗎。
儘管他們兩個不是戀人,但這對於普通男女都適用吧,難道這是在暗示他會在最高處吻她嗎?
“比如說,有人曾經在摩天輪升到最高處的時候割腕自殺之類的,所以每次在最高處的時候就會看到幽靈什麼的!”他像是在說著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咧開了嘴笑道。
“王馬同學……”看來他跟她想的不是一個事情,她搖了搖頭,他本來就對她沒那個意思吧。
“啊,在最高處了,小赤松幫忙看一下在哪裡!”
她聞言,無奈之下只好側過首,往外頭看去,“啊真是的,又不知道會不會真的有——”
落在頰上的一吻,硬生生的打斷了她的話語,她怔怔的回過頭,喚道,“王…馬…同學?”
他沒有回答她,像是沒事一樣靠回原本的位子上,才開口道,“對不起呢,是吻在這裡什麼的,”
“哈啊?”她還沒反應過來,摩天輪便已經抵達了平地,工作人員幫忙他們將車廂的門打開。
“呢嘻嘻,就是說,之後成為戀人的時候再來搭一次吧。”他搶先一步踏在地面上,回過頭朝她眨了眨眼。
赤松楓意會過來之後,才開始紅起了臉,“王…王馬同學——”

Fin.

我總算是寫出來了………不管好不好,總之先給我自己一個掌聲(不

评论 ( 14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