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本当幸せだったな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さ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總統與魔法師一點都不閃亮的stage

#借用了 @空巢小EE 的演藝圈paro設定
#我一向不怎麼會屯文,八月更不了新的話就隨風去吧x


“呀——這次封面的小吉大人好帥啊——”在書店響起的短促尖叫,引起了部分人的側目。
“你看,這邊的訪談也有小吉大人!”在女孩身邊的同伴也拿起另外一本雜誌。
“一起買了一起買了!”兩人興奮的各拿起兩本雜誌,走到了櫃臺那去結帳了。
就這麼被輕易的忽視,夢野秘密子嘴角不禁抽搐,儘管是把自己的臉以鴨舌帽、墨鏡與口罩藏的幾乎沒有任何肌膚露在外頭,但至少身邊的人也會丟來奇異的目光,就這麼被毫不在意的擦身而過,都是因為她們眼裡已經只有她們所喊的“小吉大人”了。
“什麼‘小吉大人’啊……”她望了眼不同於擺在旁邊的其他雜誌、已經賣到只剩下兩本的時尚雜誌,一方面這是業界排名前幾銷量的雜誌,一方面是因為這期的封面。
封面上的男人仰躺在沙發上,從壓在圓帽下的露出的慵懶的左眼,微微睥睨著鏡頭,就像是在盯著正注視這封面的人。
她只消幾秒就把雜誌放了回去,“什麼‘小吉大人’,‘小吉豆丁’還差不多。”覺得自己大概是被口罩給悶熱了,往自己發起燒的臉蛋上搧了搧風。
“獨家揭露!大明星王馬小吉的私下生活!”
上頭以大字寫成聳動的標題,知道了演藝圈的規則以及認識了這人的脾性,她想這雜誌上的內容十有八九是胡謅的。
“明明雜誌封面人物的分量也就那幾頁而已,還是假的。”
她看了眼其他雜誌,是,以她為封面的就是那“其他雜誌”的其中之一。
封面上的人兒穿著平口的白色小洋裝,幾乎與純白色的背景融在一塊,兩手扶著圍在頭上的花圈,以略微羞澀的目光斜視著鏡頭。
“不愧是咱,連咱自己看著都心動了!”儘管她這麼說,但擺在這裡的雜誌幾乎一本沒賣出去,不過也是因為今天是發售日的緣故,她安慰著自己,只是還沒多少人看到而已。
忽然,有隻手越過她,將她視線底下的那本雜誌抽走,她循著視線,看見了全身穿的烏黑的男人,臉被遮著無法看清,夢野秘密子掂著腳尖,跟在那男人身後,想要知道是誰這麼有眼光。
她從書櫃後探出頭來,看著方結完帳的男人,忽然,他的眼神往她那頭一轉,她還來不及將自己藏住,正正與男人對上了目光。
“小夢野?”
“嗯…嗯啊?”聽到了這聲呼喚,她不禁瞪大了雙眼。



“啊哈哈——我還想說在雜誌前偷偷摸摸的到底想幹嘛,沒想到是小夢野啊!”
“吵死了——”等到他們兩個都上了車之後,扯開了口罩的男人露出了與雜誌上相同的臉蛋。
“下午好,夢野小姐。”在駕駛座上的東條斬美,眼神依舊注視著前方,微微點頭致意。
本來她沒有打算要與他們同車,但他說反正目的地都是公司,不如一起去還能省車錢,抵不住誘惑的她只好坐上了車。
“噢,下午好。”她一面將臉上的偽裝用具一齊卸下,一面斜眼瞥向坐在身旁的男人,後者注意到了視線,露出了淡然的商業笑容。
他是跟自己一個經紀公司的前輩,同時也是被粉絲們喊為“小吉大人”的王馬小吉。
要如何知曉他的人氣?只消往外頭一看便能一目瞭然。電視牆上播放著他對於自己最新上映的電影的訪談影片,飛嘯而過的公車外側張貼的廣告則是他代言的男性保養品,就連店面裡都常常放著他的歌,不過由於她在車裡頭,所以無法聽清。
簡單來說,這個前輩的人氣比她要高上好幾倍,甚至他在樂壇上的奮鬥經歷更是眾人津津樂道的事情,她在練習生那會早已聽的滾瓜爛熟,本來將他作為自己的目標,結果卻在一次MV拍攝時偶然碰上了他,知曉了他惡劣的性子,讓她對於他的尊敬全數崩解。
“說起來,汝為什麼要買咱的雜誌啊!”
“嗯?小夢野的雜誌?”他眨了眨眼,瞭然過來後拿起了手上的雜誌,“哦,妳說這個啊,呢嘻嘻,這裡頭有我下次要拍攝的戲劇的資料,所以我才買的,怎麼可能是因為小夢野呢,太搞笑了吧!”
“嗯啊!咱怎麼知道啊!”
“畢竟就算是封面人物,也只有幾頁的分量而已,妳說是吧?”
聽到這熟悉的話,她噎了一下,“汝從哪裡開始聽的啊……”
“嗯……從‘小吉豆丁’開始?”
“嗯啊!”在私底下說壞話,還被當事人聽見,這可以說是最糟糕的情況了,她臉色立即發青。
“沒事沒事,反正我們都是戀人了,那種違心話不用特別在意啦!”他露出一絲狡黠的目光,輕笑道。
“誰跟汝是戀人了啊…”
“咦?戀人那件事不是上次就說過了,如果小夢野在電影節被提名我就跟小夢野交往嗎?”
是的,在當時他們從試映會出來後,他對著正要離開的她說了“既然小夢野那麼喜歡我,那麼如果妳電影節被提名了,我也不是不能委身陪妳這個沒人要的烤竹莢魚玩一些情侶會做的事啦!”諸如此類令人火大的話(※經過加油添醋),而她之後還真的被提名上了,本來為了藏著這事想拒絕參加,不過想也知道,畢竟是一個公司的,消息傳遞的飛快,怎麼可能還有不知情的人呢。但自那天之後,他們這才遇上,她本還以為那是他說著玩的,聽到他從來沒忘記,甚至還打算履行,馬上反駁,“那種事連咱都沒有同意吧!”
“哎,所以說不用說違心話也可以的,當作獎勵接受下吧。”
“可咱從剛才說的一直都是真心話啊…”
他聞言,眼神轉為銳利,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氣氛一下子僵持了下來,她些許不安的將視線轉向駕駛座的東條斬美尋求協助,但後者很明顯沒有注意到他們那邊。
“吶吶,小夢野。”他再度用著輕快的語氣喚道。
“怎…怎麼了嗎?”
“妳知道我在演藝圈的地位吧。”
“怎麼可能不知道……”
“嗯!這樣就好說話了!”他說著,露出了豁然的笑容,“其實我只要一句話就可以把小夢野給封殺了哦!”
“嗯啊——!?”難道說他指的是演藝圈那所謂的潛規則嗎,她開始冒起了冷汗。
“沒關係的啦,小夢野也會跟以前那些被封殺的前輩一起流入名為時代的潮流,很快就沒有人會惦記著妳了!”他說著便掏出了手機,往上頭按了幾個鍵後放在耳邊開始說,“喂,請問是——”
“等等!咱說咱喜歡王馬總可以了吧!”夢野秘密子急於去奪走他手上的手機,順手將王馬小吉的身子也一塊壓了下去,後者根本沒料到她會靠過來,失去了重心而摔在了座椅上。
她順勢的倒在他的身上,看到他落在下頭的手機上只顯示著錄音畫面,心裡喀噔了一下,許久才聽到身下的人發出了有些難受的聲音,“小…小夢野……沒想到妳這麼大膽啊……”
“喂,王馬,剛才的話汝不會……”
“嗯!全都錄下來了!真是多虧小夢野的配合呢!”
“嗯啊啊啊啊——”她抱住了自己的頭,發出痛苦的鳴叫。只要想到自己的告白會被對方不斷的回放並且加以嗤笑,便感覺比封殺還要痛苦。
“啊。”她忽然與另一道視線對上了眼,在這時,車門被打開了。就算她的上半身已經沒有倚在他身上了,但後者還躺在座椅上的身子,與前者壓在他身上的雙腿就足以讓人想入非非了。想當然爾,百田解斗馬上露出瞭然於心的笑容,豎起了大拇指,說了句,“打擾到了對不起!”便帶上門走開了。
“等等,不是那樣——”她瞪了他一眼,便也甩上車門離開了。
已經將車子熄火了的東條斬美望著她走進公司的背影,問道,“王馬先生是怎麼想的呢?”他聽言,嘴角上揚了起來。
“平的。”
“不是指那裡。”



夢野秘密子進公司的時候已經沒看見百田解斗了,她在心裡祈禱他別到處造謠,沒走幾步便撞見了自己的經紀人還有自己的摯友。
“下午好,秘密子!”夜長安吉舉高了雙手,看上去心情很好的笑說道。
“下午好,夢野小姐!”茶柱轉子也予以微笑,身上還穿著便服。
“轉子今天沒有工作嗎?”
“嗯…明天轉子們要到京都去開唱,所以應該會在今晚出發……在這之前的時間,經紀人幫轉子們排開了,想讓轉子們能歇息會。”她聞言,露出了些許落寞的神情。
“嗯啊……怎麼了嗎?”
“因…因為,這樣就有一段時間看不到夢野小姐了……”她的兩根食指在胸前掂在一塊,吞吞吐吐的說道。
“……汝可以打電話或是傳簡訊啊?”
“可…可以嗎!”
“嗯啊!”忽然被對方抓住了手,她還沒說出下句話,她就逼近她的臉繼續問了,“視訊也可以嗎?”
“視…視訊……有點麻煩……”看著對方如同遭受打擊一樣低下了頭,夢野秘密子皺起了整張臉,幾乎是用齒縫中擠出來的說道,“咱…咱考慮……”
茶柱轉子聞言,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夢野秘密子想著算了這樣也好,偏過首去問夜長安吉,“咱今天有工作嗎?”
“今天秘密子難得沒事哦!這是神大人降下的恩賜,得好好享受哦!”
“轉子就不打擾夢野小姐休息了,請好好休養!”她說著,便朝她擺擺手離開了公司。
“那…今天就…”她伸了個懶腰,頭上隱藏用的帽子也以反重力往上彈了起來,本來正想扭身走回家,但她忽然看到夜長安吉滿臉笑容的朝她招招手。
“秘密子,這邊這邊。”
“嗯啊?今天不是沒工作嗎?”
“因為這事可不能跟轉子說啊,不然轉子今晚就不去京都了,可傷腦筋了呢。”夢野秘密子跟在她的身後,拐了幾個彎,走進了一道門。
小房間裡,坐著的是一個體型瘦削的男人,看上去有些侷促不安,見到她們進來之後,那張臉上突然出現了笑容,“啊,來了來了。”
“安吉,怎麼回事啊……”始終沒有搞清楚狀況的夢野秘密子扯了扯對方沒有穿好的外套,有些畏縮的站在她身後。
“那個,我今天來是想邀請夢野小姐參與MV的女主角…”
“汝的?”她蹙著眉角,不解的問。
“哈哈哈,不是,我只是小小的助導而已,”男人聞言,不禁失笑,“因為他大力推薦夢野小姐,所以我就先來洽談一下。”
“是誰的MV啊?”
“是我的哦。”迴盪在耳邊的呢喃,讓她下意識的掩住左耳,不知從何時就在自己後頭的王馬小吉低低的笑了幾聲,越過了她走到了那男人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東條斬美選擇站在他身側,他身旁還有一張椅子,便困惑的扭頭看向她,“小夢野不坐嗎?”
“嗯啊……”她正想看向夜長安吉,後者卻在那之前推了她一把,夢野秘密子只好順著她走到了他身旁的位子坐下。
“咱話說在前頭,咱可不參與王馬的MV啊……”
“咦?為什麼?不能先聽一下內容嗎?”男人開始慌了,拿出了手帕擦起汗來。
“因為是王馬啊。”
“呢嘻嘻,雖然是早知道的事情了——”
聽到這話,她不悅的側過首,“那汝又為何挑咱呢?”
“因為是小夢野啊。”他回了跟她一樣的話,讓後者一時語塞。
“其實呢,這次的歌比較不適合只有王馬先生一個人出演MV,但是以前合作過的西園寺小姐好像…不方便。”男人搔了搔腦袋,不知該如何解釋。
王馬小吉接著回答,但他的眼神突然黯淡下來,“總之就是小西園寺最近的身高超過我了,我怎麼能找比我高的女主角呢………所以只好挑上了小夢野了!”
她才明白他剛才說的“因為是小夢野啊”是什麼意思,“嗯啊!汝就為了身高選咱嗎!反正咱是不會接受的,汝就自己——”
“小夢野說這話真的好嗎?”他打斷了她的話語,自顧自的掏出了手機,她本來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忽然想起了那時在車上看見的錄音畫面,臉色立刻刷白。
她抓住了他手持著的手機,忐忑不安的問道,“汝要幹嘛呢……”
他看到她的反應,不禁噗哈一聲笑了出來,“啊哈哈,打個電話而已嘛,幹嘛那麼緊張呢?”
“打給誰?”
“啊啦啦啦,小夢野真是控制欲強盛啊,沒想到愛我愛的那麼深切!”他露出了戲謔的笑容說道。
男人有些苦笑的問,“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兩位是交往中嗎?”
“不是。”“是啊!”
看著與自己不同回答的對方,王馬小吉甩開她的手,將手機抽了出來,“真是個大騙子,我這裡還有小夢野愛——”
她硬是打斷了他的話,“嗯啊!咱答應做汝的女主角,可以了吧?”
“真感謝小夢野又一次的配合!”他舉起了顯示錄音畫面的手機,咧開嘴笑著說。
“嗯啊啊啊啊——”她抱著頭,再次發出痛苦的鳴叫。這次聽到了從身旁傳來東條斬美無可奈何的嘆息。



夢野秘密子在來到作為拍攝地點的室內泳池之前,先大致的將劇本給翻過了一遍。
在MV裡,她與王馬小吉扮演了一對戀人,總是如膠似漆的黏在一塊,好不親密。但在有天,男方沒有任何徵兆的提出了分手。其實他患上了絕症,剩下的歲月不足以與她繼續走下去,他不想讓她為此傷心便在這之前就將關係給斷的一乾二淨。
要說這劇情俗套,的確是不能更俗套了,但倒是觀眾看也看不膩的戲碼。不過現下就算劇情怎麼發展她也不能拒絕了,應該說王馬小吉也不會讓她拒絕。
她甚至在車上還找了他以前的MV看了一遍,即使沒有吻戲,但依舊讓她半遮不遮的以手護著眼睛,主要還是無法不將她認識的那個王馬小吉代入進去了,看著屏幕中的兩人做著親密的互動,並且相視而笑,她就覺得心口被硬生生擰住了,不能呼吸。索性關了影片,才覺得暢快了些。
到了現場,她先去換了衣服後,再去化妝室化上防水妝。
第一個鏡頭是他們一塊在泳池中戲水,主要得表現出情侶一樣的感覺,不然就必須不斷的重來,不過她從來沒交過男友,根本就不清楚所謂情侶之間該有的互動是什麼。
她沒有穿上泳衣,只穿了像是日常服一樣的服裝,但的確是比她在家裡頭穿的更像一回事。
走回泳池邊時,已經看到了工作人員正準備就緒了,因為是包了場地的關係,除了自己人沒有其他了。但游泳池裡頭沒有打燈,除了從上層的霧窗透進來的晨光,還有設備所發出的燈光外,整個場地幾近是黑成一片的。
王馬小吉人已經在泳池裡頭,一面與池邊的工作人員交談,一面在水裡撈著水,像在問這樣做行不行。忽然他的視線往這頭一瞥,往她這兒使勁揮舞著手臂,讓周圍的人不注意到她都難。
她無奈的走過去與導演打個照面,後者指示了她接下來的地方該如何呈現,還有她一到水裡便開始拍攝了的事,她點頭應允,思忖著到水中之後便得立即進入狀況才行。
“還有等一下是不會收進任何聲音的,所以可以自由的說些什麼培養氣氛!”
還是別吧,他再說任何一句話可是會把她氣到“當場分手”的。她在心中腹誹道。
轉身正要踏進水中,便看到在水裡的王馬小吉正朝著她伸出了手,她面帶困惑的將雙手託付給他,不料他將她的手往後頭一拉,讓她失去了重心,整個人壓在了他身上,一同沉入了水中。
她雙手環在他的頸子上,看著他右手抓住了浮標,將兩人的身體一塊撐了起來,從水裡出來的她先是昂著頭呼吸了口氣後,再不滿的質問道,“汝到底在幹嘛呢!”
“啊哈哈,小夢野也濕成一片了嘛!”他用空著的那隻手不斷的往她臉上潑水過去,讓她過了許久都沒睜開眼楮。
“嗯啊!貓咪不發威汝就當咱是病虎嗎!”她身上的衣服吸飽了水,直將她往水下拖去,只能抓緊面前這個特別不靠譜的人,她一手依舊拽著他的臂膀,一手也撈起水往他臉上拍去。
對方那蜷曲得奇異的頭髮也因為沾了池水的關係,塌成了直髮,險些讓她認不出他來,他身上的白襯衫貼在了肌膚上,若隱若現的肉色讓她不住別開了視線,想起了自己身上也是同樣的狀況,不禁將自己往水裡下潛了幾吋。
“應該是‘老虎不發威,當牠是病貓’吧,真是幸好不會把聲音收進去,不然小夢野的愚蠢就要昭告全世界了哦。”
“汝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信不信咱現在就跟汝切斷關係啊!”她看著一副愉悅不已模樣的他,心裡越來越來火,潑水的動作也越來越起勁。
“啊哈哈,不過那個是不可能的事,死了這條心吧!”她正想駁斥,他就一頭撞上她的腦門,讓後者陷入一陣暈眩,疼的正想伸手撫上去時,卻發現他的額頭貼上了她的,沒有分開,“因為小夢野已經離不開我了啊。”如同囈語似,他輕聲的說道。
“卡!”聽到了這一聲後,他才咧著嘴笑說道,“——什麼的,當然是騙人的囉!”
“嗯啊!”
“你們兩個就像真的戀人一樣呢,表現的很好,那接下來換個衣服,休息一下就進入第二個鏡頭了。”導演一面拍著掌,一面心情極好的笑了幾聲。
“因為本來就是真——”他還沒說完就被夢野秘密子給壓在了水裡,等到他終於得以浮出水面時,她已經上了岸,蓋著夜長安吉給的毛巾走去換衣服了,“嘁——真無趣。”




捧著熱牛奶,一面往上頭吹著氣,一面輕啜幾口,感受著身後的造型師正試圖吹乾她的頭髮,儘管待會她還要再用濕一遍。等會的鏡頭是她自己往後倒進水中,沉到底部的那瞬間便結束了,代表著不願接受與男方分離的女方的自甘墮落。
“話說,沒想到夢野小姐跟王馬先生在拍拖呢。”後頭的造型師以輕快的語氣說道。
因為他擅自的舉動,使得她這幾天已經被誤認了好幾次,她一面嘆息,一面噘起了嘴,“咱們不是戀人的。”
“咦?真的嗎?那感情也太好了吧。”
“感情也沒有…說很好吧……”
“不不不,連夢野小姐討厭的東西都知道,很不可思議了吧。”
“嗯啊?”她困惑的蹙起了眉角。
“原本是打算在海邊取景的,但是王馬先生說夢野小姐討厭海,就換在游泳池了。”她關上了吹風機,夢野秘密子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回復一小時前的自己,但臉蛋卻變的通紅起來。
“咱沒有對他說過啊……”
“那等到碰上王馬先生的時候,夢野小姐再自己去問吧!”造型師兩手拍在她的雙肩上,讓後者受到驚嚇的震了一下。
她回到片場的時候,王馬小吉已經在一旁跟著導演看著方才拍出來的畫面了,明明他那髮型看上去就得花上一段時間,夢野秘密子完全找不出自己會比他晚著好裝的理由。
她走過去,攥著他的衣擺將他拉了出來,恰好螢幕上正播放的是他們額貼額的畫面,讓她馬上移開了目光。
“小夢野真是大膽哪——”
“閉嘴,快說,汝怎麼知道咱討厭海的?”
他聞言,笑容僵了一秒,又馬上像沒事一樣的繼續笑著說,“啊啦啦啦,妳已經知道了啊?”
“汝從誰那裡聽來的?”
“不是從誰那裡聽來的,這是用我的魔法哦!”
“嗯啊!少在那邊忽悠人了,魔法才不是汝這種凡夫俗子能用的東西!”她扯著他的雙臂,不停的逼問著他,就是為了不讓他避開話題。
而他沈默了半晌,才緩緩吐出幾個字,“是雜誌啦……”
“……雜誌?”
“就是,小夢野當封面的那個雜誌啦!在雜誌旁邊像個笨蛋傻笑著的不是妳嗎,怎麼那麼快就忘記了!”他氣紅了臉,指著她有些不悅的說道。
“嗯啊……汝不是說——”
“夢野小姐,我們要開始下一個鏡頭了,準備好了嗎?”後頭的導演忽然發了聲,打斷了她的話語,她沒有要繼續說下去的意思,不看他一眼就小跑步到導演那。
她站在離水面有一公尺高的站臺上,背過了身,心臟不規律跳動的聲音像是隨時要迸出來似,一方面是她開始忐忑了起來,一方面是因為他方才說的話。
當時他說了不是為了她而買雜誌的,說起來他原本就是個大騙子,如果那句話是他的謊言她也不會意外,不如說他所說的每句話都是謊言她也不會質疑,但是為什麼要特意去買她的雜誌呢,她無法想透。
那是她不願去猜測的結果,她無法去相信他可能對她是真心實意的,一旦相信了,便是她輸了。因為——
她早已經喜歡上這個人了。喜歡上王馬小吉。
夢野秘密子闔上了眼楮,往後倒入水中。



“還是一副醜女樣呢——”這是她爬上岸時,他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吵死了。”她接下了王馬小吉手中的熱牛奶,接著聽到他不疾不徐的說道,“那杯是我喝過的哦。”
她聽言,差點就要將牛奶噴了出來,但在那之前又聽到對方補充了一句,“騙妳的哦!”
“嗯啊!”
一旁的導演對著他指示道,“王馬!等等要換你了,趕緊準備一下。”
“OK——”
接下來是作為結尾的鏡頭,他坐在站台上像孩子似的晃起腿,接著一面笑著一面閉上了眼,向前倒入水中。象徵男方甘願決定背負著女方的怨恨如此死去。
“說起來啊,小夢野,如果我真的就要死了的話妳會怎麼辦呢?”他像是在說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輕快的說著。
“嗯啊?”
他看到她著急的反應,不禁失笑,“呢嘻嘻,只是說說而已,我很好奇嘛!”
“那種事……”
“那,等我拍完之後再告訴我吧,再見。”他朝她擺擺手後,便走到了站台上。
她看著他身上一點都沒有將死之人的氛圍,蹙起了眉頭。
就算汝死了,咱的人生還是會持續下去不會有任何改變。她搖了搖頭,否定了心中的想法。
咱會笑,好好的笑一遍。再搖搖頭,這些都不是她真正想做的事。
但如果是他,也許是真的不會讓任何人發現他發生了什麼事,會跟大家像平時一樣相處打鬧,接著再唐突的人間蒸發,連是離開了還是死了都不曉得。
她看著他離開了站台,落入了水中。
如果他真的消失在她的面前,她會怎麼做呢?她再度自問。
濺起的水花一塊噴濺到了她的身上,就像煙花似,雖美,但曇花一現,她面不改色的抹開臉上的水滴。邁出了步伐。
“等等,夢野小姐,妳要做什——”副導還來不及攔住她,後者便已經探入了水中,濺起了另一波水花。
在水底下的王馬小吉隱約聽到了副導的叫喊,但過於模糊以至於無法辨識,接著瞪大了雙眼,木然的看著往自己游過來的她。
夢野秘密子牽住了他的手,試圖將他拉了起來,她吃力的模樣不禁讓他差點把嘴裡那口氣吐了出來,他看著她費了一番勁把他拉上水面上,吸了口氣後,才開始放肆的笑了起來。
“啊哈哈,太有趣了吧,小夢野怎麼就跑下來了呢?”
“這就是咱給汝的答覆。”
“嗯?”他眨著上頭還凝著水珠的睫毛,困惑的發聲。
“如果汝突然消失的話,咱說什麼也要用魔法把汝的命救回來。”他看著她沒有一絲虛假的認真神情,怔了怔,低低的笑了幾聲。
“這是告白嗎?”
“不是。”
“嘿欸——答的這麼快太過分了吧!”
“導演,剛剛的那幕該怎麼辦?”她聽到了從後頭傳來的副導的聲音,才意識過來,這樣是不是造成了他們的麻煩呢。而王馬小吉則是絲毫不在意的哼著小調。
“就用這個好了,”導演的臉上浮現一抹微笑,收起了鏡頭,“我知道怎麼做了。”




“嗯啊……”一身奇裝異服的女子站在雜誌前頭猶豫著,經過她身邊的人都不禁眼神往她那飄了幾眼。
她盯著的那本雜誌的封面上頭,是一個躺在了沙發上的男人。
恰好在這時,書店裡開始播放起那首她不能再熟悉的歌曲,她不禁想起一週前的事,那時候MV剛在網上公開,沒多久就被茶柱轉子知道了,聽說要不是有人幫忙攔住她,恐怕王馬小吉他現在人就在醫院了。
結尾被改成了本該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而死去的男方,被女方執起了手,陪伴著他度過餘生。一瞬間改變了原本BE的氛圍,得到了歌迷們的熱愛,在知道了女主角是夢野秘密子之後,以她為封面的那本雜誌也很快便售罄一空。
而她也是見到了MV才發現她當時的神情有多麼奇怪,臉上莫名出現的紅潮,讓她與他是戀人的設定變得更加真實。
這樣不就更加容易被發現了嗎——
“啊啦啦啦,小夢野又這樣盯著我的臉看,真色——”她聽到這聲,下意識的扭頭看去,方才竟出神到連他的靠近都沒有發現。
她看著他隱藏自己的方式跟一個星期前見到的一樣,莫名有種景物依舊的安心感。
“才不是在盯著汝的臉,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呢嘻嘻,不過順帶一提,我上頭都是胡說的,就算看也沒用哦。”他將手臂背在腦勺後,毫不在意的輕笑道。
果然。
“汝還真是一點職業素養都沒有啊……”
“這是這個圈子每個人都知道的事哦?像小夢野那樣毫不保留的報上去已經是笨蛋的等級了!”他手指抵在下頷上,語氣平淡的說道。
“嗯啊!汝說什麼!”
“不過啊,如果妳真的想知道我的事的話,那就來問我本人吧。”他看似心情很好的樣子,揚起了嘴角,“呢嘻嘻,雖然不知道會不會說真話就是了。”
她噘起的嘴上揚了起來,“咱考慮。”

Fin.

在碼的時候聽的是鎖那的サンセットマーチ,其實歌詞也不怎麼符合,我只是說來推薦大家去聽了(毫無意義
難得的碼了那麼多字我也是要窒息了,不過總而言之還是碼的很開心,希望我喜歡的cp都去親親都去結婚(問題發言
希望老E看完這篇之後會有繼續寫下去的想法

评论 ( 29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