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趕稿期長草)
寫文的,自我中心的產糧,自我中心的挖坑不填,稱呼隨意來

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私信非常歡迎!


V3牆頭,吉本命,王夢中心.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NL除最春.天白基本雜食,BL只接受天最.王KI,GL只接受安轉.轉夢

凹凸安艾本命,安艾中心.瑞金.嘉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金凱.雷祖.丹秋.耀檸,除雙安.雷獅受向外什麼都能吃


不怎麼吃GB。不接受西皮方面的安利。🙏

夢想成為一個搞笑寫手

頭貼by魁魁魁魁
背景by羽影


@芒果熔岩白乳酪吉拿棒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百春】夢中夢

#劇透注意



無法自行解釋的所謂戀愛之情,幾近要在他的話語裡溶解開來。
漫步在夏日祭典的步道上,攤販熱情的向著遊客推銷著自家的特色,亮起的燈籠花花綠綠,映在臉上,泛起了不同的色彩。敲著鑼鼓的,吹起木笛的,唱著歌謠的,從不同處傳來的聲音混了一塊,竟有些來味。
“有些嘴饞了啊。”他回應了只是為了要為心中這份煩躁不安開脫的藉口,她一面發出了嘆息,一面收下了從身旁之人那拿來的、如晚霞浮雲般的棉花糖,與心中這份黏膩不已的感情一塊溶化在口中。
兩人站立在散出寒風的神社前,她閉上了眼。
“春卷寫了什麼?”
“笨蛋,這是能夠說出來的事情嗎?”她一面拍著掌祈禱,一面答道。
“說的也是呢…不對,妳說誰是笨蛋啊——”
她在他的目光注視之下,從袖口將那內頁寫盡情思的信紙拋進了代替鞋櫃的許願箱。誰都不知道那封信會通往何處,而她則堅信信會交付到那人的手中。
身穿著帶了點褐色的淺灰色和服的他,木屐踏在地上響亮,隨著她身後的馬尾晃盪而逐漸緊促的呼吸。平時總是主動開起話題的他,意外的抿緊雙唇,不發一語。兩人間陷入了靜默,為了想要尋找話題,她開始說起了有關自己的事情。那是他一定不曾經歷過的煩惱。那是一份沒人能理解的妄想。在話聲漸弱下,她低下了眸子。
在這條沒有盡頭的蜿蜒小路,他沒有多說什麼的發出了笑聲,抓著她這雙連她的家人都不曾這麼緊緊握住的手,在星光熠熠的夜空之下開始起舞起來,那是她從未知曉的舞蹈,只不過是隨著廟會的音樂節奏踏起腳步來而已。真是胡來。她思忖道。
“星星可是只有在暗夜才顯得美麗的啊。”他笑著看向了已無光害所干擾的星空,如同囈語似的說道,“知道嗎?春卷!”
“才不是星星那種東西。”她答非所問的說道,從喉嚨裡發出的輕笑聲,如同握著即將要消逝的事物那般握緊手中那對方的指頭。
不在意兩人的衣服樣式所存在的差異,她勾起了嘴角,一塊起舞。
一切都太不真實了,就像是夢一樣。她一顆心隨著舞步漂浮著,自己心中那小心翼翼不被發現的思緒,在腳下散織開來。
“直到能夠成為真正的自己時,暫時忘掉那不愉快的現實吧。”他說。
直到能夠成為真正的自己,他們會一直跳著這已經被兩人心意給團團包覆住的舞蹈,直到那夢醒時分。



將金魚給打撈起來,馬上就被水流破壞的網子。
能夠得到拯救機會的,只有那一部分而已。
是啊,明明她已經如將自己買下的委託者所願,成為了那道上聞風喪膽的暗殺者,但是從眼眶下湧出的淚水,告訴了她那是不對的。為什麼?早就搞不清楚所謂的正常究竟是何物。
湊到眼前的甘甜的蘋果糖。品嘗著那早已忘記了的氣味,化在心上的,是那沒有實體的情感。將她所遺忘掉的事物一一找尋回來的,是他。
明明是不會有人明白的煩惱,明明只是那如同泡影的夢想。她曾經以為這一生不會再有理解她的人了,而他卻包容了這樣的她。
映在水裡的月影搖晃,她淡然的望著那在上空綻放的煙花,緊緊交握住的兩人的手。緩緩張開的小嘴。



“已經夠了啊。”滑落的眼淚滴在了他的木屐上頭。“已經夠了啊。”
他的眸子就似那夜空,深沉而冷靜,幾乎要把她的人給捲入進去。那是雙裡頭沒有被煙花的光芒所波動的瞳仁。
像是要將眼前之人牢牢的刻在腦海中,她即使睜著失真的雙眼,也沒有挪開視線。
“百田!”帶著哽咽的咬著牙,她搖了搖頭。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啊。”
他以空著的那雙手,安撫一樣的輕拍她的頭。咧開的嘴流下了血紅的液體。



“拜拜。”



就算是在這沒有盡頭的夢中夢,她也無法討厭這個像垃圾(53)一樣的世界。喜歡,喜歡,喜歡,喜歡,她無可救藥的喜歡著那個讓他與她相遇的世界。
夢遲早是會醒來的,這是她再知道不過的事情,但她依舊踏起了舞步。
不在意身邊已經沒有人了,她勾起了嘴角。
一切都太不真實了,就像是夢一樣。她一顆心隨著舞步漂浮著,自己心中那小心翼翼不被發現的思緒,在腳下散織開來。
“直到能夠成為真正的自己時,暫時忘掉那不愉快的現實吧。”她說。
直到能夠成為真正的自己,她會一直跳著這已經被兩人心意給團團包覆住的舞蹈,直到那夢醒時分。
總有一天,一定能夠在這夢的盡頭,找尋到那份夢吧。



“——如果這一切是夢就好了。”

Fin.

百田的衣服依照了歌詞,是平安時期常見的喪服

偶然看到了這首的歌詞,發現很適合百春就試著寫了
然後我才發現發音樂根本不需要自己機內有,就,很興奮的試試看了(是笨蛋

评论 ( 10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