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同居30題(3.10.25)

#交往+同居mode
#只抽了幾題,因為有幾個我之前也寫了差不多的(…
#同居30題(13.16.27)同居30題(7.9.24)走這裡

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尖厲的慘叫聲充斥了因為製造氛圍而關掉燈光、不大的客廳,擬真的血紅色液體像不要錢似的噴灑在整個鏡頭上,隨著鏡頭的晃動,便能看見四肢被分離開來的屍體堆佈滿在整片地板上。

“吶吶,小夢野,妳看右下的那顆人頭長得是不是很好笑?”王馬小吉一面噴著淚誇張的笑了起來,一面拍了拍坐在身旁縮著身子的夢野秘密子。

“嗯啊!”沒想到對方就像受驚的小貓一樣彈了起來,看到了同樣也是一臉錯愕的王馬小吉,便拍了拍胸脯,緩了呼吸後回答,“汝幹嘛呢……”

他先是眨了眨大眼,再噗哈一聲笑了出來,“……小夢野難不成害怕了?”

“怎…怎麼可能有那回事,汝少說夢話了……”

“嘿欸——是嗎?”

拋下了這意味深長的話之後,王馬小吉在電影的後半段一直在有意無意的瞟向夢野秘密子那頭,看著後者一面打著顫一面又壓抑著要從口中泄出的慘叫,覺得有趣極了,也不開口戳破她。

電影結束之後,他才把燈打開,兩人交換了幾句感想,一個後面沒怎麼注意劇情了,一個努力想遺忘劇情,王馬小吉隨口說了完全沒有在電影裡頭的片段,她也不在乎的點點頭贊同了,似乎很想逃避話題。

過了半小時,兩人看時間也差不多,便動身打算洗漱睡了。

王馬小吉先躺了進去,一面打著呵欠一面拉上了被子,而夢野秘密子進去了被子之後,看著對方睡的安詳的臉龐,悄悄的朝他挪近了幾吋。

而對方也感受到了身下床鋪傳來的晃動,困惑的睜開了眼,“妳在幹嘛?”

“嗯啊!咱…咱什麼也……”小動作被察覺到了,她視線游移不定,就是不放在他身上。

他想起了方才她看著電影的反應,不禁啊了一聲,一把將她攬在了懷裡。

“汝幹什麼呢——”她隔著布料,透出了悶聲。

“呢嘻嘻,因為剛剛看了恐怖電影,好像有點害怕哪,不能這麼抱著小夢野一晚嗎?”

“嗯啊?汝…汝也會害怕啊!真沒辦法,咱就給汝靠一晚吧!”他隱約聽到從懷裡聽到她鬆了口氣。

“嘛,雖然是騙人的!”

“嗯啊——”

10.早安吻

撥開了繪著菖蒲花紋的紗簾,一下子從外頭灑進來幾縷晨曦的微光,讓夢野秘密子不住瞇細了眼,分明是這麼好的天氣,卻不能睡回籠覺真是太可惜了。

而她回頭望去,看到還在床被上的那人以手臂擋在眼前,發出了幾句囈語後背過了身子,她忍住了正要打出來的呵欠,走上去將對方身上扯著的被褥掀開,“嗯啊——別繼續睡了,今天可是換汝準備早餐啊?”

王馬小吉眉宇皺在一塊,掙扎了幾下才開口,“啊——昨天晚睡了,不能換成明天嗎?”

“反正全是汝一人咎由自取,要自己承擔責任。”

她抓著被單的一角跟他比起了力氣,方起了床,完全是空腹的狀態,力氣很快便耗盡了,而對方像是也注意了這點,在這之前有些鬆了力氣的妥協道,“……那小夢野給我一個早安吻我就起來了。”

她聞言,在心裡掂量了片刻,半信半疑的問,“……真的嗎?”

他咧開了嘴,笑著回答,“法式深吻的那種哪——”

“汝別得意忘形啊!”

他收起了笑容,撇了撇嘴將被子一把從她的手中扯去,“啊啊,那小夢野就自己去外頭解決吧,反正我早上也沒課——”

“嗚……”她有些難為的低下了眼,一方面是自己懶於動手,一方面是早點店不在往學校的路上,必須得往反方向走一段路,總而言之就是特不順路。天人交戰了半晌,想著也是沒辦法的俯下身,往對方的臉上湊去。

陰影遮在他的臉上一段時間,因為她的猶豫而不斷有紊亂的鼻息噴在了他的面頰上,他忍著想發笑的衝動,眼皮依舊閉的死死的。

終於下定決心,她在上頭蜻蜓點水般,象徵性的印上一吻後,便打算起身了,卻被一個力道扣住了後腦勺,重新壓了回去,完全沒有預料到的夢野秘密子,幾近窒息的緊攥著對方那身上單薄的白襯衫,他則趕在她幾乎要將那襯衫給扯破前鬆開了手。

“嗯啊!汝看上去很精神啊!”抹掉了不小心流出的唾液,她的臉上莫名浮出了緋紅,不耐煩的問,“汝也該醒了吧!”

“啊啊——不要,剛才的又不是法式深吻!”王馬小吉的話語夾雜了笑聲,他抖動著雙肩繼續說道,“不然小夢野再來一次吧?”

“不要欺負喜歡的女孩子啊!”

25.喝醉

“抱歉給你們添麻煩啦——”王馬小吉將夢野秘密子的一隻手臂環過自己的頸子,朝著居酒屋裡頭的其他人喊道。

“辛苦你了,啊…真是沒想到夢野小姐她的酒量不太好啊,看她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跟夢野秘密子一個魔術協會、看上去有些年紀的男人不禁苦笑。

“也是她自己掂量不了分寸,明明只是作為下酒菜的烤竹莢魚卻想碰酒,實在是太天真了啊——”

“咦?”

“那我們就先走了!”他還沒等男人反應過來,便帶著夢野秘密子走出了居酒屋。

今晚她原本還興奮的跟他說要跟魔術協會的人一塊聚會,讓他不用等她自個兒先睡,沒想到卻在要就寢時接到了來自她的電話。不過說話的卻是男人,說她喝茫了,看情況估計是認不了自己家了。於是他只好跟男人要了地址,無奈的走去接她。

“王馬怎麼在這裡呢?”像是嘟囔似的,她輕聲的說道。

“真不知道是誰喝醉了,我才會在這裡呢?”

“老子才沒醉——!”

“不,分明是醉了吧,連人稱都變了。”他不疾不徐的吐槽道。

“喂,王馬。”

“怎麼了?”

“咱今天表演了一個魔法,大家都說不錯哦。”

“啊啊,是那樣啊。”他的語氣沒有半點毫無起伏,近乎敷衍的回答。

“所以咱要讓汝看看!”她說著,手臂便脫離了他的肩上,邊晃著身體邊舉高了雙臂,“夢野秘密子的——魔法秀!”

她的臉蛋佯裝嚴肅,卻反而更加滑稽,她的舞臺是這片廣袤的星空,沐浴在月光的懷抱之中,她沒有拿著任何東西的雙手開始了動作,嘴裡還念念有詞的說著固定臺詞。

他些許錯愕的看著她擅自開始的表演,發現到從他們身邊經過的路人用著怪異的目光死盯著他們,加上現在入夜了,她這音量估計繼續下去就有人要開窗子抗議個幾聲,便扯著她的手臂阻止她,壓低聲量說道,“好啦好啦,小夢野是最棒的魔術師了哦,所以我們趕緊回家吧。”

“是魔法師。”她糾正著還不忘了打了一聲嗝。

“……妳開心就好。”為了避免她又擅自離開他身邊,他這次將她背了起來,“啊啊……又能感受到那毫無起伏的胸部了……”

“王馬。”

“這次又怎麼了?小夢野。”

“喜歡汝。”

“……”他靜默了片刻,才緩緩開口,“我知道。”

“汝才不知道。”

他忍俊不住笑了出來,“那妳倒是說說有多喜歡吧?”

“這——麼喜歡!”她又舉起了雙臂,往半空中誇張的比劃了下,因為身子往後倒的緣故,連背著人的王馬小吉野差點要往後倒過去了。

“啊哈哈,是嗎?那小夢野願意為我做到什麼程度呢?”

“……給汝看咱的魔法表演。”

他聞言,不禁失笑,“那算什麼?”

“因為咱的魔法表演是為了帶給大家笑容,”她的話語斷斷續續,像是隨時都要睡去了一樣,“咱想要讓咱喜歡的人露出幸福的笑容。”

他想到方才她脫離他的扶持,擅自炫起了魔術表演,才瞭然於心。嘴角不住上揚起來。

“我也喜歡小夢野哦。”他輕聲的說道,“一直一直。不是謊話。”

‘喜歡汝。’

‘我知道。’

‘汝才不知道。’

‘那妳倒是說說有多喜歡吧?’

‘這——麼喜歡!’

一早起來的夢野秘密子一面以沉重的神情盯著手機的播音畫面,一面發出了一長串的嘆息。

“好了,這是妳的解酒湯。”他盈著笑容的將碗放在她面前,在一旁拉了椅子坐了下來,“音質不錯吧?沒想到小夢野有這——麼喜歡我呢!”他像昨晚她那樣在半空中比劃了幾下。

“嗯啊……汝不要再說了……”

他忍著笑,托腮問道,“之後還敢喝醉酒嗎?”

垂的不能再低的頭,已經表現出她有多懊惱了。

“不敢了……”

Fin.
看了神仙寫的文,不想幹正事,就摸了魚(…
原本想寫一方生病的,但是滿3k了不想超過(喂)就下次再說了!

评论 ( 15 )
热度 ( 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