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本当幸せだったな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さ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与魔术师的一晚

早上忘記轉了!(喂)我愛這隻老E!!

魔法少年小EE:


1. 这是一篇生(点)贺(文)for @Sakune 
真是抱歉拖了这么久😭
2. 我本来希望这是一篇纯洁的文的,但是如果出现了什么不纯洁的内容,那都是点文的要求所以不是我的锅(超级理直气壮!)
3. 就这样吧,因为我自立了Flag,这周产不出就必须写同居三十题,这太可怕了,所以后面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惹😭
-----------------------------------------------------
王马小吉今天终于领悟了什么叫做奇妙的缘分,或者说,“无巧不成书”。在休息日偶遇了两次某位同班同学,而现在他正坐在她卧室里任由她摆布。
这得从黄昏时分的巧遇说起。作为一个设定是“白天是男子高中生,晚上是怪盗”的角色,他在休息日的傍晚也会像普通的少年那样在商业街附近溜达,在热闹的街角遇到了同班的梦野秘密子。
梦野秘密子,自称“魔法师”的魔术师少女,跟他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班上的同学里,她绝对在他的食物链之下,也是他乐意捉弄的对象之一。
他本来打算向往常一样从背后接近她吓她一大跳的,然而她忽然跑到不远处一家商店门口一个哭着的孩子面前蹲了下来。
“汝怎么了吗?”梦野小心翼翼地问道,因为是背对着的,他看不清她的表情。
大约七八岁的女孩子抽抽嗒嗒地哭着,句子也不甚连贯,大概意思是她最好的朋友过阵子要搬到另一座城市去,所以很难过。
“作为魔法师,咱也不能让汝的友人不离开,汝的友人的家人也有自己的想法。这样的魔法是不能带来幸福的,不过… …”梦野伸手拭去小女孩的眼泪,站起身,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两朵玫瑰花和两张魔术秀的票,“今晚七点在市中心的剧场,有咱的魔法表演。叫上汝的友人一起来吧,一定能给汝留下美好的回忆。”
“嗯!”小女孩接过了票和花以后,给了梦野一个微笑,而梦野拉了拉帽檐,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站在怪盗的角度来讲,小梦野这逃脱的技术还挺嫩的呐。王马百无聊赖地把手背在脑后,他完全没想到梦野还有这么能说会道的一面,毕竟平时都是被他欺负到不知所措地喊着“嗯啊”的角色,也很少能这样观察她。


“切,怎么光顾着想着小梦野的事情了,不过是个竹荚鱼似的丑女。”王马收起笑容,有些懊恼地嘀咕,想起还有一些工作没做就往相反方向离去。
总之,当天深夜,他顺利盗走展览中的宝石,只是之后的逃脱里,又意外闯入了梦野的家,还因为她设在阳台上的机关受伤。
在他额头流着血,吃痛地跪坐在阳台上检查扭伤的脚踝的时候,穿着睡衣的梦野就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什么人!”他注意到她拿着一根金属的类似法杖的玩意,身后还跟了一只白色的猫科动物,高度大概刚够她的膝盖,居然是一只老虎。
“王马?”她惊讶地差点丢掉自己的武器,身后的小老虎则是跑到了她身前作出护主的样子。
这当然难不倒拥有良好心理素质和应急能力的怪盗王马,他用半真半假的话搪塞了梦野。为了争取她的好感他甚至夸她的魔法陷阱很伟大。
“作为魔法师咱就勉为其难地收留汝吧,”梦野低下头看了看他,神色有些愧疚,“汝还站得起来吗?”
为了赶快离开这危险的阳台,他起身一瘸一拐地跟着梦野进入了屋内。
“咱给汝处理完伤口汝就睡客厅吧!”梦野不耐烦地说。看来她对自己的信任度低得可怜,这也是意料之中。
“呜哇啊啊啊啊——小梦野好过分!我这虚弱体质不在睡软绵绵的床上会很难受的!”王马突然往地上一坐,毫无预兆地嚎啕大哭起来。
“汝安静点!”梦野慌了连忙蹲下去捂住他的嘴,无奈他另一只手直接掰开了她的手——力量悬殊让这种举动完全是徒劳,“哎… 好吧…”
“啊哈哈,当然是骗你的啦难道小梦野这么在意我的感受啊!”完全看不见方才哭过的痕迹,王马完全处于心情大好的状态,他依然拉着她的手,还在暗暗用力地扣紧了她的五指。可能是梦野崇尚“魔法”的缘故,她的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就是写字台上水晶球形状台灯,水晶球上是星空图案,发着淡蓝色的微光。这让王马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他敢肯定梦野此时的脸一定红透了。
他在梦野抓狂的一秒钟之前松开了对她钳制。
“如果有人搜查这里的话汝就躲到咱衣柜里好了,施了隐形的咒语的。然后浴室在客厅对面,汝可以先洗漱。洗衣机烘干机咱就勉为其难地借用吧。”仿佛是为了缓解尴尬,梦野先开口了,不难发现她在提到咒语的时候语调有得意地上扬。
“啊哈哈,小梦野挺熟练的嘛!”
“这不关汝的事,”她顿了顿又说,“师匠还在咱身边的时候经常有客人来家里,有时也会有人留宿,咱为了能够帮上忙可是一直在努力,”梦野低下头,语调变得落寞起来,接着又不甘心地推他出门,“总之汝先出去!”
半小时以后,他就这样坐在她卧室的椅子上任由她上药。此时梦野打开了屋内的日光灯,让王马得以观察她房间的全貌。这是一间充满梦野秘密子风格的卧室,家具都是欧式复古的,因为自己就是怪盗的缘故,王马可以鉴别出书架年代久远而且是价格不菲的舶来品。星星吊饰从天花板上垂下,它们的中间还有一张旋转着的捕梦网,华丽得不真实让人目眩。此外就是精致的魔术道具,它们被整整齐齐地堆在墙角。


梦野并未注意到王马的目光,只是专心致志地用棉签蘸了药膏往他额头上涂抹,两个人过近的距离让他有点不自在。
“竹荚鱼真的能完成这么复杂的工作吗?”
“嗯啊,汝在小看我吗?作为伟大的魔法师,在练习高阶魔法的时候也会受伤,这种魔药绝对是最合适的!”她抗议道,不自觉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惹得王马一阵哀嚎。过了一会,她终于长吁一口气,在他额头的伤口上创可贴。接着他肿起来的脚踝也被她处理完毕。
“话说小梦野真是没自觉呢,”恢复平静以后,王马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虽然我对平胸女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小梦野就凭几句话把放来路不明的男性放进来了呢。”
“嗯啊!咱还有使魔的!而且平胸那句是多余的!”她争辩道,紧接着表情大变——那只小白虎好像很喜欢王马的样子,倚靠在他脚边惬意地发出咕噜声,宛如猫咪。
“呢嘻嘻真遗憾呢比起小梦野它好像更喜欢我,”王马两只手把小白虎捞了起来放在腿上,轻轻地抚摸着它,“嘛,看吧它挺开心的。”
“嗯啊!汝不会是来偷咱的使魔的吧!”梦野气红了脸,却怎么也抢不过他。”
“嘛,这倒不是,其实我是来偷小梦野的心的!”
“嗯…啊?汝突然… …说些… …什么… …啊?”这回傻掉的是梦野,她大脑当机甚至忘掉了去抢小白虎,呆呆地立在那里,整张脸都红透了。看着这幅样子的梦野,王马玩心大起。扣住她的后脑勺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这样超级动摇的小梦野真有意思,他的嘴角勾起狡黠的弧度,在少女颤抖地闭上眼睛以后错过了她的嘴唇,直接凑到她耳边说,“刚才是骗人的哟… …”
“嗯啊!”好像被玩弄感情了,梦野不甘地叫嚷。
“我要偷的不仅仅是小梦野的心,是小梦野整个人呢!”
梦野感受到他好像在自己耳边吹气,整个身子因为这样的刺激变得瘫软,她开始后悔起来,紧接着耳垂传来柔软潮湿的触感,耳垂… …好像被他含住了?
“嗯… …啊,住… …住手啦~”感到自己要爆炸了的梦野连抱怨声都变得毫无杀伤力。对方根本不以为意,甚至变本加厉地用舌头扫过她的耳廓。为了保持平衡不倒在他的身上,她只好用最大的力气撑住身后的桌子。


“是骗你的啦!”又一次地,在梦野动手推他之前,王马先放开了她,整个人带着无辜的微笑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Lucifer快咬他!”这是小白虎的名字吗?还真是中二呢,王马在内心吐槽着。
“Lucifer它不会伤害我… …呜哇啊啊啊啊啊!”
“汝好好在客厅反省吧!居然敢冒犯魔法师!”
然而这一次Lucifer低吼着做出了攻击的姿势,脸色依旧和番茄一样的梦野又拿起了魔法杖,只好以最快的速度向客厅的方向跑去,在到达客厅的一瞬间他听见了摔门和上锁的声音。

梦野收拾了十分钟以后就熄灯躺在床上。然而她久久不能入眠,整个人陷入混乱状态。“嗯啊!他到底要怎样啊!”想起那件事情她的心就跳得很快。“嗯啊… …好奇怪… …明明是咱最讨厌的王马啊!”
“说那句话的时候好像有点帅?不这是幻术!”
躺在客厅沙发的人人其实也并不能很快进入梦乡。
“看来有些小看小梦野了呢,明明是穿着儿童睡衣的平胸丑女!”
“还以为小梦野就是一片被保护的好好的烤鱼干,没想到独自过得比想象中的辛苦呢。也有自己在意的人和自己的骄傲呢。”
“下次去看小梦野的魔法表演吧。”
… …
第二天一大早,梦野的好朋友茶柱转子来到梦野居住的公寓想商量作业的问题,在梦野迷迷糊糊开了门以后看到了背后熟悉的“男死”。
于是王马在梦野开口解释之前受到了来自合气道高手茶柱的二次伤害。


怪盗少年与魔术师一起度过的不平静的一个夜晚以后,又迎来了鸡飞狗跳的一天。也许这就是命吧。
END

还是完成了某种动作,这样瑟琴的事情让小学生做真的好吗?
这篇大概是我卡文最久的一篇了吧,希望不会有太大的Bug
本着“互相攻略”的感觉来完成的


但这两只好像不太适合这样的互撩呢?
还有就是看了梦野才育以后特别想写给他人灌鸡汤的梦野 就这种感觉写的。转子或者小吉看到了才育Mode成熟积极了一点点、会开导人的梦野以后会不会比较欣慰?
下次发一篇炒鸡炒鸡清水的刀子以后除了偶像Pa之外大概不会写王梦惹 脑洞留给合志叭…


再见😭








评论 ( 7 )
热度 ( 31 )
  1. Sakune空巢老ee 转载了此文字
    早上忘記轉了!(喂)我愛這隻老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