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同居30題(13.16.27)

#交往+同居mode
#一樣只抽了幾題寫而已,突然才發覺這些題目怎麼都那麼好
#同居30題(3.10.25)同居30題(7.9.24)走這裡

13.一方臥病在床

王馬小吉瞇了瞇眼,一方面因為逆著鵝黃色的燈光,一方面因為自己的腦袋暈沉沉的,好一陣子才將失真成兩塊的畫面交匯在一起,終於勉強能看清體溫計上頭的數字,“啊哈哈……看來一時半會是退不了啊……”

夢野秘密子在他的額上蓋上了摺疊過的毛巾——毛巾花色還是他精挑細選的黑白格紋,但卻是直到今天才開始用上——而後才在其上壓了袋冰袋,“汝就別開口了,溫度又得上升了。”她將體溫計從他手中抽了出來,蹙了蹙眉頭,不耐的道。

“這樣今天就能正大光明的翹掉……咳!”他咳的過度,順勢便坐起了身,頭上的毛巾與冰袋也掉落在被子上,冰袋外圍凝結的水珠暈染了被子一片。

“嗯啊……”見到好不容易才放上去的冰袋被弄下了,她不悅的撇了撇嘴,“不過啊,汝也有這天啊,現在的汝看上去孱弱的隨便就能打倒呢。”

他的手還掩在嘴前,聽到這話,即使神色難看,但還是撐起了嘴角,戲謔的笑了幾聲,“呢嘻嘻,畢竟我又不是哪個笨蛋,當然也是會跟正常人一樣感冒的啊——”

“嗯啊——汝說誰是笨蛋呢!”她抓起毛巾,一把往他頭上拍去,他吃痛的喊了一聲,順勢的重新被壓到床上,“那汝今天就好好待在床上一整天吧,可不能亂跑啊,汝要是病情加重了,咱可是很困擾的。”

“如果今天晚上前還沒好的話,小夢野就要另外打地舖睡了啊——”

“打地舖的是汝!咱為什麼要睡地上呢!”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夢野好過分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居然這麼對病人——”

面對對方沒有預兆的號哭,她嗚的一聲,略感麻煩的沉住臉,將雙耳給摀住,像在逃避一樣的嘀咕著“那咱出門了”後便站起身來。

“路上小心!”而他早已停下了淚水,換上了那張笑臉,手臂大幅度的朝她揮了起來,她隱約能看出他的動作因病而有些遲緩。

等到聽到了隔著牆傳來大門關上的聲響,他才長吁了一口氣後再度咳了幾聲。

除了自己紊亂的呼吸聲在耳邊鼓噪著之外,房間幾近陷入了一片死寂,指針喀喀的規律轉動,讓他心中不禁生起了煩躁感。

只要靜下來就會開始胡思亂想,尤其是現在的他腦袋昏沉,各種不同的思緒一併湧了上來,像毛絲線一樣全都纏在了一塊,順帶打起了團團死結。

比如說,現在的他,突然開始感到些許孤獨。

上了大學之後幾乎都與夢野秘密子待在一塊,根本沒有閒下來的時間,於是忘記了遇上她之前,一個人的自己是怎麼渡過的。就像人只要偶然得到了安逸的生活,便會開始走入了毀滅。王馬小吉不禁嗤笑了一聲,現在的他大概也是差不多的狀況。

“咳……”他感覺自己的喉嚨像灼燒了似,口乾舌燥了起來,“還是去倒一杯水吧。”

他正打算走下床,將冰袋放置在床頭櫃上後,赤腳才方踏在冰涼的木質地板上,房間的門便忽然打開了。

他愕然的看著夢野秘密子的臉蛋,看到上頭滑下了幾滴汗珠,眨了眨眼,重新鎮定了起來,“啊啦啦啦,是忘了東西嗎?”

“汝在說什麼啊?”她的後腳又踏了進來,他才看清她提在另一手上的塑膠袋,“說起來,不是叫汝在床上躺著嗎,汝想幹嘛呢!”

“啊哈哈,我只是想倒杯水嘛。”

“那咱幫汝去倒。”她走上前去,將塑膠袋塞在了他的懷裡後,便像風一樣馬上離開了房間。

王馬小吉還沒弄清現在的狀況,只好先將袋子打開,看看裡頭有什麼東西。

“感冒藥,退燒藥,冰枕,冰淇淋,生姜,蔥……?”抓出了一把完好的青蔥時,他沉著臉又咳了一聲。

“這是汝要的水。”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進來的夢野秘密子將杯水重重壓在了床頭櫃上,水杯晃動,險些濺了出來。

“喂喂喂,小夢野,這是什麼?妳不是應該要去上課嗎?”他沒有馬上拿起水杯,啞著聲音問道。

“嗯啊?”她過了許久才反應過來,不禁皺起了臉,指著他義正辭言的說道,“咱怎麼可能丟下生著病的汝呢?再說了,讓汝依賴著咱的感覺也不錯!”

他看著她禁不住傲然的昂起頭,眼球骨碌碌的轉動了一圈,“……說起來,今天不是有妳最討厭的通識課嗎?”

她噎了一下,才移開視線的輕吐道,“這個只是次要的啦……”

“真沒想到我會有依賴小夢野的一天哪。”他抓著的蔥的手緊了緊,沉靜了一會才咧開了嘴。

“呢嘻嘻,反正我正好也有點無聊的,小夢野幫我捶捶背吧!”

“嗯啊!汝不要得意起來了!”

16.出浴後的怦然心動

“那,我就先去洗澡了!”揮動著剪刀手,王馬小吉仰著頭不禁笑了出來。

“為什麼咱……”木然的看著攤開的手心,與對方相反,夢野秘密子似是受到了打擊一樣垂下了頭。

今天是同居的第一天。方整理完了行李,兩人都流了滿身的汗,但卻無法討論出洗澡的順序。兩人都覺得自己不能退讓,最後只好演變為以猜拳——由命運來決定。

“不然我委屈一下,跟小夢野一起洗好了?”他似不是在說自己的事情一樣,平淡的問道。

“嗯啊!”她聽到這話,忍不住反應過大的彈起了身。

“騙妳的哦!”

“嗯啊——”

他說著,便站起了身,離開了客廳,“呢嘻嘻,等會見,不要來偷窺哦!”走進房間前還不忘往後頭丟下一句。

“才不會!”

等待的時間太過無趣,於是她打開了剛安裝好的電視,沒過多久,從浴室傳來的那無法隔擋住的沖水聲,混著屏幕上演員的聲音灌入了耳邊。

水滴落在地板上頭的響聲跟著她一顆吊起來的心恰好合上了拍,像是隨時要迸出來似的,紊亂的心跳聲讓她覺得自己快要休克似的。

說起來,他是會穿著衣服出來,還是裸著出來呢?正常情況下應該是會穿著衣服的,但是他們現在是戀人,而且這裡是他們倆的家,就算袒誠相待了也不足為奇吧。

況且,清潔了身體,難道不是做那件事的下一步嗎?儘管有不只一次想過那方面的事,夢野秘密子還是不能接受在這樣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出現了這樣子的展開。

而且因為是住在一塊,一定不只頭髮,身上的味道也是一樣的吧,那這樣的話——

“小夢野在想什麼呢?”

“嗯啊——”她想也不想的馬上彈了起來,扭頭看去,看見手肘撐在了沙發上頭,站在了自己身後托著腮的……王馬小吉?“汝是……王馬?”

原本翹得奇異的頭髮因為被水給沾濕了,伏貼在了白皙的頸子上,被環在鎖骨處的毛巾給托住了,瀏海也撥到了一側,看上去莫名更成熟了些,她一隻嘴張得老大,久久不發一語。

他看著她這樣的反應,忍俊不住,打起了趣來,“妳在盯著哪裡看呢——小夢野真色哪——”

“才…才沒有一直盯著汝看!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銀了!”她才回過神,衝著他喊了一句,離開了沙發說道,“咱也去洗澡了!”

“啊哈哈,話說啊,等到小夢野洗完了也會沾染上跟我一樣的味道吧——”

“吵死了!”

27.穿錯衣服

“喂,小夢野,妳有看到我的襯——”才打開廁所的門,就見到了身上套著自己正在苦苦尋找的襯衫的夢野秘密子,襯衫在她身上略垮了點,剛好能遮到大腿根部,他見狀便鬆口氣的垮下了肩,卻立刻聽到了從裡頭傳來的驚叫聲。

“汝……汝倒是穿上衣服啊!”被嚇的一驚一乍的她攥著身上的襯衫,現在的他只在腳上套了件牛仔褲外,上半身是赤裸著的。他見著她的反應,無奈的走上前去。

“還不是誰把我的衣服給穿去了,好了,快點脫下——”他正要伸出手從最上層的釦子開始解去,便馬上被她給阻止了,“妳幹嘛呢?”

“咱才想問汝要幹嘛呢!”他的手放在她身上的襯衫上,而她的手疊在他的手上,兩人陷入了僵局。

“當然是把妳的衣服給脫下來啊!誰讓小夢野把我的衣服給穿走呢!”

“那時候那麼黑,穿錯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不要將妳的錯誤給合理化——!”在無意間,他不小心將她的衣服一塊撩了起來,在視線內閃過了從她褲子裡跑出來的紅黃條紋。

他噗哈的一聲,忍俊不住笑了出來,“……小夢野,妳身上穿的不是我的內褲嗎?”

“嗯啊?”她也跟著將褲子給拉了出來,窺了一眼才慢半拍的道,“好像真的是汝的呢。”

“噠哈——沒想到小夢野喜歡我到連著我的內褲都一起穿去的地步了?”

但她沒有受到他的玩笑話所影響,像是在思忖著什麼似的,指頭抵在了下頷上,片刻後才開口。

“既然汝的內褲在咱這,那汝身上穿的是什麼啊?”

此話一出,他不禁頓住了笑聲,開始沉住了臉,戰戰兢兢的拉開自己的褲子瞥了眼。

“……我去房間換一下。”

“喂,王馬,汝要去哪裡呢!”她從身後兩手拉住他的牛仔褲,“剛剛是誰堅持要在這裡將咱的衣服換下的?”他能夠聽得出她語氣中的歡愉,明顯是在幸災樂禍。

“……啊啦啦啦,小夢野居然想要扯掉男人的褲子,真是大膽哪!”他努力想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跟平時一樣輕快,將她放在自己褲子上頭的手給硬生生的扯開,與她僵持不下起來。

“比起那個,汝穿著咱內褲的模樣咱還比較有興趣呢。”

他忍住要冒出來的冷汗,現在在他眼前的夢野秘密子就像盯上了獵物的狼似的,上揚起的嘴角有些滲人,“剛剛的都是謊言!都是騙妳的哦,我怎麼可能穿了小夢野的內褲嘛!”

她撇撇嘴,不耐煩的道,“是不是,看了不就知道了!”

“啊——”他看著即將要被扯下的牛仔褲,欲哭無淚的喊道,“都說了不要過來了!”

Fin.

這種東西發出來沒關係嗎(…

原本為了安慰聯文裡一位因為手誤將自己的文字全刪了的朋友,讓她決定了一下放在這次裡頭的題目,結果她一上來就說滾床單,社會社會(…
後來決定了16題還有人說了什麼出浴後可以馬上接滾床單,我快沒眼看了真是x

评论 ( 34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