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叫什麼隨意,不是太太所以可以的話別喊我太太x
座右銘是今日事,明日畢,今日坑,明日填(…)
嚴重的取標題障礙
只是想嘗試各種CP,自己愛的CP自己產糧,不會寫文的混沌中立開心主義者
歡迎評論+私信閒聊!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

BL.NL都吃,目前V3牆頭,吉本命,凹凸安艾本命
V3王夢中心.主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除最春.天白NL大體雜食,雷腐向
凹凸BL主瑞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NL主安艾.雷祖.雷凱.鬼萊.丹秋.耀檸,不吃雙安.雷獅受向

頭貼是我的救世主@年糕蘸盐 畫的,超可愛,每天點開自己頭貼都被萌一遍(…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獄白】不綁住對方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咚。擊在門板上頭的一拳成功在上頭留下了窟窿,但僅僅如此,門鎖仍然沒有鬆動的跡象,儘管獄原昆太仍然不死心的往門板進行攻勢,沒過多久,通紅不已的指關節不禁讓白銀紬走上前去制止。

他被她扯離了門邊,過了片刻才回過神的喊道,“沒事的!昆太一定會好好保護白銀同學的!”

她聞言,托了托鏡架,苦笑道,“哎……其實待在這裡也沒有什麼危險的……”

也不知道事情怎麼會搞到現在這樣的地步,只知道醒來之後就在彼此的身邊,獄原昆太見狀,馬上辯白道自己什麼都沒有做,直到白銀紬好好安撫了他的情緒,他才相信她沒有才懷疑自己。

“……是……是這樣沒錯。”他一屁股坐在了床沿,眼神裡盡是失落,“對不起!昆太真是一點都幫不上忙……”

“昆、昆太同學不用這麼責備自己的!再說了,至少這裡不是什麼牢獄啊,還有軟綿綿的床,不也挺好——”她也坐在了他的身側,忽然感覺到從臀部處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側身一看,才發現在身子底墊了張紙條。

“一方不綁住另一方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請問……上面寫了什麼?”

仔細反覆的重看了紙條上頭的幾個字,白銀紬蹙起了眉頭輕語道,“……所以說這個房間,如果沒有其中一個人給另外一個人綁上繩子是無法出去的嗎?”

“哎!?”

“嗚……傷腦筋呢,那麼昆太同學來綁住我吧?”

“這……這怎麼可以!昆太可是紳士!是不能做出傷害女士的行為的!”沒想到他一聽到,便立刻搖著頭強烈拒絕道。

“只是應急嘛,我當然知道昆太同學沒有惡意的。”
“……可是,這樣還是不太好吧……”他的反應已經緩過來了,但依舊垂著頭,“畢竟今天是白銀同學的生日啊……”
“哎?”
“——啊!”他這才發現自己說溜了嘴,馬上慌的擺擺手,“抱……抱歉!明明是打算在外頭給白銀同學慶祝的!居然在這裡就不小心說出來了……昆太真的是笨蛋……”
“啊……不是這樣子的,”她聞言,有些感嘆的吁了口氣,“是嗎……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咦?白銀同學不知道嗎?”

“雖然遊戲角色的生日總是記的很清楚,不過我每年都忘了自己的生日呢,”不自覺從喉嚨中發出的輕笑聲,“昆太同學能夠為這個平凡不過的我記住生日,我已經很感激不盡了!”

看著對方話說到一半便開始湧出來的淚水,他左右顧盼都找不著面紙,索性直接抓起了袖子往她的臉上抹去,“白銀同學才不是什麼平凡的人呢!”他嘴角上揚道,“昆太知道其實大家不怎麼想聽昆太說昆蟲的事情,但是白銀同學總是陪在昆太的身邊靜靜的聽著,對昆太來說,白銀同學是一位優秀的女性!”

她見著他的表情沒有一絲虛假,不禁破涕為笑,“昆太同學……”

“因為禮物是準備在了外頭,所以昆太不能搶先說出來,”他一面真切的直視著她,一面咧開了嘴,輕吐道,“但是白銀同學能出生在這一天、在這個世界上真是太好了。”

她眨了眨眼,忍住了又要噴發出的淚水,抓著紙條的指頭緊了緊。

已經是多久沒有聽到這樣的話了,甚至在好久以前開始就沒有人為自己慶生了,以至於連她自己都忘的一乾二淨。

自己的誕生,能夠讓眾多粉絲以外的人感到喜悅,光是這一點,她便覺得如果這時候學校被轟炸、自己也慘死其中也不會抱有遺憾了。

“昆太同學。”

“嗯?”

她托住了下頷,似是在思忖著究竟能不能行,“我其實有一個方法,雖然是遊戲上頭現學現賣的,不過值得一試的。”

“哎?是什麼——”

話聲未落,他便感覺自己的腹部傳來一股衝擊,一道溫軟的觸感環上腰部,使他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做何動作。
從大門處傳來解開門鎖的聲響,象徵著他們成功通關了。

“白……白銀同……學!”他才回過神來,通紅著一張臉,支支吾吾的喚著她,卻不敢動手將她推開。

“……昆太同學。”

“怎、怎麼了嗎?”

“謝謝你。”

他聞言,有些害臊的別開眼,半晌後才拍拍胸膛,喊道,“嗯!白銀同學能夠開心的話,昆太也會開心的!”

在他懷裡的她的臉,不禁浮現了笑容。

“說起來,禮物是什麼呢?”

“啊,那個啊,說來話常——”

“哎?”

“昆太是希望……白銀同學可以一邊拆開禮物一邊和昆太一起看蟲蟲鑑賞影片的……”

“啊啊,那就這樣吧!”

Fin.

我可能是幹的最差又最遲的一個生賀了,大家都在有深度的白學,我沒什麼腦袋只能發糖了,白銀小姐姐生日快樂!

评论 ( 8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