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叫什麼隨意,不是太太所以可以的話別喊我太太x
座右銘是今日事,明日畢,今日坑,明日填(…)
嚴重的取標題障礙
只是想嘗試各種CP,自己愛的CP自己產糧,不會寫文的混沌中立開心主義者
歡迎評論+私信閒聊!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

BL.NL都吃,目前V3牆頭,吉本命,凹凸安艾本命
V3王夢中心.主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除最春.天白NL大體雜食,雷腐向
凹凸BL主瑞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NL主安艾.雷祖.雷凱.鬼萊.丹秋.耀檸,不吃雙安.雷獅受向

頭貼是我的救世主@年糕蘸盐 畫的,超可愛,每天點開自己頭貼都被萌一遍(…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超級彈丸論破2/冬佩】春日

# @夜里 陽 的點文,對不起它好短小(……
#劇透注意





自從事情平息之後,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了。

社會經濟漸漸復甦,生活逐漸步入正軌,如同曾經在歷史舞臺無數次跛了腳,在人類彼此的扶持之下,日本重新站穩腳步,振作了起來。

九頭龍冬彥將放在床頭邊的眼罩重新蓋於右眼,似是要把在腹腔中積累的忐忑給宣泄出來,他與鏡子裡頭的自己對視著,重嘆了口氣。

這天,他與某人有份約會。





走在被暖陽的煦光所映下的賞花步道,櫻粉色的花蕊小巧可愛,而已經綻放開來的花瓣則散出芬芳的氣息。

看不出這一帶在不久前還遇上了劫難,貧瘠的土地現在也已經冒出了新芽,枯枝重新復蘇,富有精力的撐起了枝幹,張開了迫不及待露臉的花苞,相互爭艷,看看哪家的花要更艷麗。

“我說……佩子。”因為侷促不安而將兩手插於西裝褲的口袋中,九頭龍冬彥聽到從身後傳來那有條不紊的腳步聲,忍耐不住而回過了頭,“為什麼妳要走在我那麼後面?”

邊古山佩子跟著一塊頓下了步伐,微微頷首道,“沒事的,我是不會跟丟少爺的。”

“喂——妳當我是還需要別人照顧的小朋友嗎——”

她見他動了怒,忙開口辯駁,“少、少爺!我絕對不是這個意思!”

“——而且妳還走得比以前要遠。”他哼了聲,揪住自己的眼罩,看著她的眼神出現動搖了的緊縮,“是因為這個吧。”

她斂起了慌張的神色,閉上了眼楮,沉痛的握緊了拳,“……因為那是我沒有保護好少爺的象徵,是我的失職、我一生的悔恨。”

他瞟了她一眼後,馬上側過了首,讓遮著眼罩的右眼隱於她的視線範圍內,“我現在的傷痕,是進入新世界程序前就有的,與妳無關,妳留下的那道疤痕,早留在了那個鬼程序裡頭了。”

“但是,少爺——”

“還有啊,該生氣的應該是妳吧!”他像是想到什麼的走了過去,而邊古山佩子見狀,趕緊退開了幾步,對方卻更快的走到了離她不到兩三步的距離,“要不是為了保護我,妳也不會……妳也不會……”

“我是不會對少爺發怒的。”她垂下的眸子終於抬起來,暗絳紅的眸子閃動了幾分,“能夠在最後聽到少爺對我發怒、跟我說我並不是‘道具’,我已經萬分感謝了。”

“妳啊,太容易滿足了吧!”看著聽到這句話反而露出了淺笑的邊古山佩子,他不禁噘起了嘴,不耐的道,“那既然我都說了妳是我的朋友了,那妳倒是堂堂正正的走在我的身旁啊?”

“這……這怎麼可以——”

“啊?妳是要反抗我的意思嗎?”

“不是的,只是,”她話說到一半,便語塞了起來,欲言又止片刻,才一面移開了視線一面重新啟唇,“我還沒有那個勇氣……”

“……啊?”

“突然之間要站在少爺的身邊,我短期內是無法做到的……”

他看著她閃爍著眼神,才慢半拍的發覺當時她的遠離並不是純粹的害怕,不禁輕嘆了一聲。

“什麼嘛——”他鬆了口氣的瞬間也卸下了心中的一顆大石,雙肩順勢垂了下來,“妳居然在在意著這件事?”

她噎了一下,雙唇抿緊不發一語,面頰透出了幾絲嫣紅,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如何組織語言。

忽然,從他們之間刮起了陣風,她掩著臉,不讓凌亂了的髮絲遮蓋住了視線,她隱約能從髮稍的縫隙裡見到她面前的人兒嘴角上揚了起來。

“反正這一片花海也不可能馬上就消失了,有的是時間來逛啊。”

被微風吹落的櫻花瓣將她團團包覆住,如同那一天的亂刀光影般,捲起了她的衣擺,與那時不同的,是相視而笑的彼此。

Fin.

剛好是少爺的生日,我就把他發出來了!少爺生日快樂!!
對不起這麼好的題材被我糟蹋了ummmm
雖然網上有猜測少爺的眼睛是從盾子上頭移植過來的,不過沒有官方證實,不敢亂寫,就沒詳細說了
以上,希望看的開心🙏

评论 ( 12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