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叫什麼隨意,不是太太所以可以的話別喊我太太x
座右銘是今日事,明日畢,今日坑,明日填(…)
嚴重的取標題障礙
只是想嘗試各種CP,自己愛的CP自己產糧,不會寫文的混沌中立開心主義者
歡迎評論+私信閒聊!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

BL.NL都吃,目前V3牆頭,吉本命,凹凸安艾本命
V3王夢中心.主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除最春.天白NL大體雜食,雷腐向
凹凸BL主瑞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NL主安艾.雷祖.雷凱.鬼萊.丹秋.耀檸,不吃雙安.雷獅受向

頭貼是我的救世主@年糕蘸盐 畫的,超可愛,每天點開自己頭貼都被萌一遍(…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穿越

#關於那個限定首尾寫cp,對不起改了一些地方,反正意思差不多就好了(你




她是一個穿越者。時空穿越者。

儘管想驕傲的說著”像這樣的魔法不管使幾次都是易如反掌!”,但實際上,夢野秘密子無法好好的操控這掌中的魔力源流動。

打個比方說好了,現在的她正坐在某位身著拘束衣的少年面前,舌尖像貓的似試探性的一點一點舔著手上那杯方泡好的紅茶。

“這個小夢野是從未來過來的嗎?”對方勾起了友善的笑容,但她因曾與面前這位的過往,心裡喀噔一聲,止住了正往唇邊送進的清紅色液體,茶面波動,就如同她此刻的眸子似。

“啊啊,像這種事也能輕鬆做到,畢竟咱是大魔法師哪!”她挺起了那比起之前稍稍豐滿了些、但實際上仍然低於日本平均水平的胸部,昂然道。對方面露訝異的哦了長長一聲。

“原來如此,現在那個像烤竹莢魚一樣的醜女也有這樣的未來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呢!”

“嗯啊!汝有種再說一遍!”

夢野秘密子不禁想起當時,雙足才踏在涼亭的石地上頭,便恰好與剛路過的王馬小吉對上了眼,硬生生的被拽進了食堂。夢野秘密子心裡暗道不妙,根本沒想過會來到這個時間點,甚至根本沒預料到第一個遇上的會是王馬小吉。

“那,”捧著臉蛋的手指像在打著節奏的輕戳雙頰,“這就代表小夢野是活著從這裡出去的吧?”

“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咱可是有能從汝們那裡將命轉移過來的魔法啊!”

他一面咧著嘴笑了起來,一面頭枕著手臂上頭往後倒,“呢嘻嘻,不是很好嗎,這樣就算是誰死了,小夢野也能活的好好的、什麼的,雖然是玩笑啦!”

她聞言,臉色一沉,咬牙問道,“……汝說這話是打算尋死嗎?”

“……吶吶,為什麼表情突然變得陰暗呢,”他見狀,瞇了瞇眼,指頭抵在了唇邊,“難不成,在小夢野那個時代,‘我’已經消失了嗎?”

她聞言,才像是想到什麼,立即側過了首,錯開了視線,好一陣子才啟唇,“咱不能奉告,要是被汝知道了未來的事,那這個世界豈不是要被汝搞的天翻地覆嘛。”

“嘿欸——真掃興!”他毫不在意的咧著嘴說道,“嘛,這樣也好,正因為不知道,所以才更有趣啊。”

“……什麼意思?”

“呢嘻嘻,那就當作我已經不存在於那個時代吧,”他將雙臂從腦勺後鬆了下來,十指在桌前交疊了起來,“既然這樣的話,這些話就只能現在說出口了呢。”

“嗯啊?什麼話?”

他見著她困惑的神情,勾了勾嘴角,短促的吸了口氣後才啟唇。

“我喜歡妳哦,小夢野。”




大腦裡頭仍然一片凌亂,還沒有緩過來,艙門便已經向外開啟了,而第一個進入視線範圍的,是那張她再也熟悉不過的笑臉。

“歡迎回來。”

她見狀,不禁不快的噘著嘴,嘟囔道,“……為什麼汝會在這裡……”

“是小入間告訴我的哦!”那頭往外蜷曲的側髮依然醒目著,菖蒲色的眸子瞇了瞇,將還在艙內的夢野秘密子一把拉起,等她站定,才抬頭看向那比之前還要多了不少的距離。

之所以會變成這樣的情況,便肇因於現在的入間美兔事業有成,恰好發明出了時光機,不願自己先試法,便苦思尋找著白老鼠,偶然下,看上了手頭拮据的夢野秘密子。

妳只要在腦裡想著妳最想回去、最美好的時間點就好了。在臨行前,入間美兔指著她一字一句喊道。

沒有想到,她回去的時間點,卻是她的高中時光。

“見到以前的我,感覺如何?”

她整了整歪了一分的帽子,越想越不服氣的喊道,“嗯啊!汝又知道咱會見到汝了?”

他聞言,不禁失笑,捏住了她早通紅不已的雙頰,“因為小夢野從以前到現在,只會在我面前露出這樣的表情啊!”

“嗯啊——”她一面掙脫開他的手,一面警戒性的退開了幾步,捧著臉蛋,苦思自己現在是怎樣的神情。

“啊哈哈,”他見狀,朝她伸出了手,“我們回家吧?”

她蹙起了眉角,死盯著伸過來的那隻手,好一會兒才噘著嘴,將右手跟著覆了上去。

人生若只如初見,那她與他的一生將毫無接點。她想道。

Fin.

什麼鬼啊這個題目………我都不知道自己在碼什麼了……
最近字數都不過2k,就當我……在為自己的不爆字做訓練吧(

评论 ( 20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