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叫什麼隨意,不是太太所以可以的話別喊我太太x
座右銘是今日事,明日畢,今日坑,明日填(…)
嚴重的取標題障礙
只是想嘗試各種CP,自己愛的CP自己產糧,不會寫文的混沌中立開心主義者
歡迎評論+私信閒聊!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

BL.NL都吃,目前V3牆頭,吉本命,凹凸安艾本命
V3王夢中心.主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除最春.天白NL大體雜食,雷腐向
凹凸BL主瑞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NL主安艾.雷祖.雷凱.鬼萊.丹秋.耀檸,不吃雙安.雷獅受向

頭貼是我的救世主@年糕蘸盐 畫的,超可愛,每天點開自己頭貼都被萌一遍(…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同居30題(7.9.24)

#交往+同居mode






7.瀏覽過往照片

“啊。”

正準備明天留學要用的行李,打算從衣櫃裡抽出自己常穿的那件襯衫時,卻見到恰好落在腳邊的照片,他不禁探出手拾起來看,“這是以前的小夢野吧?”

她本來還在摺著衣服,幫忙他一塊收拾東西,一聞言,便立即三步併作兩步的走上前去,一把將照片給奪下,“嗯啊——汝在看什麼——”

他見狀,只好擺擺手戲謔道,“沒事沒事,反正跟現在一樣醜嘛!”

她將照片像寶物一樣的護在胸前,不服氣的喊道,“汝給咱閉上嘴!”

儘管只有匆匆一瞥,但還是依稀記得照片上頭有個男人,一手環抱著一位不苟言笑的小女孩。

“那是小夢野常掛在嘴上的師傅嗎?”

她不知為何,昂起了頭,得意的說道,“喀喀喀,師傅可是很厲害的人呢!”

“嘿欸——是這樣嗎?”他漫不經心的隨口應付幾句,見著藏在衣櫃深處的相簿,意會到方才那張相片就是從相簿裡頭掉出來的,探出了手,順勢將相簿給拖了出來。

“咳咳咳……”她見著他將相簿上頭蒙上的一層灰給拍掉,不禁揮揮手,將彌漫在空氣當中的塵埃給拍散,“汝在搞什麼啊……”

“我才想問為什麼會把相簿藏在衣櫃深處呢!”他啞然失笑,好好的將相簿給翻開。

“誰知道呢,不如好好來看一下吧。”她拽著他的衣袖,掂著腳尖,想要窺探裡頭的內容。

將相簿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張的回憶,但不是屬於他的,而是屬於他身邊這位女孩的,將她至今為止的人生會記錄下來,從蹣跚學步開始,到進了小學、畢業典禮、校外旅遊、中學畢業,但唯一不變的,便是她那永遠繃著的一張臉,似是覺得無趣,又像是感到厭倦。

“小夢野的臉真是一如既往的醜啊。”

“嗯啊!汝有意見的話就別看!”她正伸手想要奪下,就被對方給迴避開來,而他翻動頁子的指尖正好停在了半空中,好一陣子,他都沒有發出任何感想,她正覺得困惑,跟著湊過臉去,而他才勾起嘴角,輕語,“不過這一張的小夢野算是裡頭最可愛的一張呢。”

照片中的她,身邊圍繞著她高中的十五個同班同學,本來還笑的燦爛的她,在按下快門的那剎那,被站在身旁的王馬小吉給勾住了肩膀,只能一面努力維持著笑容,一面將身邊的人給推開。

“哪裡好啊……好好的一張照片,都被汝給搞砸了。”她看著照片,瞇了瞇眼,不禁不悅的噘起嘴來。

“至少這上面的小夢野,表情豐富了許多啊。”他咧開嘴,指腹滑過照片印著的他們倆的身影。

“啊啊,畢竟咱也不是以前的那個咱了,”她得意一笑,“還有這之後也會繼續增加的,咱們之間的照片。”

“是啊,跟小夢野站在一塊才更能凸顯我的臉小。”

“汝住嘴!”

9.相隔兩地的電話

夢野秘密子剛吹完了頭髮,似是累了一整天,弄的脫力了,直接往後倒在了大床上頭,一個人躺在雙人床,不免覺得有些大了,只好自我安慰的想著,這樣就能隨意翻滾都不用在意他人了。

忽然,傳到耳邊的震動讓她身子一抖,她直接彈起身來,鈴聲還沒響過第三聲,便止住了聲響,伴隨而來的是聲貝有些高於平時的一聲喂。

‘呢嘻嘻,真是迫不及待想要聽見我的聲音哪。’

“汝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只是恰好手機拿在手上罷了。”她止住了喘息,清了清嗓子,重新開口道。

‘OK,那就當作這樣吧!’儘管他順著她的話同意了下去,但她知道他肯定沒有相信,不禁暗自咬了咬牙。

“那汝打來做什麼呢!”

‘我只是想說這個時候小夢野不會開始想我了吧。’

她想也沒想的下意識回道,“才沒有。”

‘嘛,我想小夢野也是不會承認的哪,那就當作我想聽小夢野的聲音吧。’

“嗯啊……!”

‘對了對了,小夢野知道今天是七夕嗎?’

“該不會又是汝騙咱的吧……”

他聞言,怔了幾秒,才不禁失笑,‘呢嘻嘻,小夢野等我等到連今天是幾月幾日都不清楚了嗎?’

“咱……”她一面支吾其詞,一面看了眼屏幕上頭顯示的日期,“咱只是開個玩笑!”

‘小夢野知道七夕的故事嗎?’

童年時期總是被家人與老師唸了無數次的故事,就算記性再怎麼差,也不可能不知道故事的大綱,“汝在小瞧咱嗎……”

他的語調轉為輕柔,宛如在哼著小調般,‘這一天不是牛郎與織女在一年裡唯一能見上一面的日子嗎?’他停頓了片刻,才帶著笑意的繼續說道,‘我就想到,我離開小夢野好像也有一年了呢。’

她聞言,原先壓抑好的情緒又被從泥沼翻動了出來,“……還不是汝突然說要留學,就這樣匆匆離開了。”

‘嗯!對不起哪,畢竟也是有很多很多的因素的嘛!’

她聽到他話語裡沒有一絲歉意、那輕快的語氣,蹙起了眉角,“汝到底……有沒有在乎過咱的感受啊……”她抖動著雙肩,忍著不讓哽咽聲傳進話筒,“就連牛郎與織女都比咱們倆要好……他們一年至少都有見過一次啊……”

‘啊啊,小夢野真是愛哭鬼呢,哭了會變醜的哦?’

“嗯啊!汝又說這種話!每次每次!都——”

‘小夢野。’

忽然被他的呼喚打斷了話語,她些許不耐的問,“……做什麼?”

‘妳知道我為什麼要提七夕的故事嗎?’

她一面抹開正從眼眶中湧出的透明液體,一面不悅的嚷嚷,“誰知道啊……反正汝本來就愛說一些奇怪的話……”

‘真是的,小夢野就是不得要領!’從話筒傳來的聲音透出些許無奈的笑意,‘我忘記帶鑰匙了,快點到樓下來接我吧。’

24.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

“嗯啊……這樣還怎麼野餐呢……”她的五指指腹貼上玻璃窗面,印上五道含有指紋的霧影,看著窗外從方才開始就沒有停歇過的雨,如同不賞臉的老天在哭嚎似,讓她不悅的撇撇嘴。

“不都是小夢野是雨女的緣故嗎?”

聽到了從身後傳來的怨問,她不耐的扭過頭駁斥道,“咱都沒說是汝的錯了!”

“既然天氣那麼糟,那就只能待在家了哪!”

她聞言,不禁低下了眸子,帶著些許無奈的嘟囔道,“……可是便當都做好了。”

他盯著她失落的神情,久久才發出了一聲嘆息後,說道,“……啊咧,我又沒說這樣野餐就作廢了?”

“嗯啊?”她見著他想也沒想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客廳的地毯上頭,禁不住困惑的皺起臉蛋,“汝在做什麼……”

他將手掌攏在嘴邊,朝她喊道,“啊,那邊那個烤竹莢魚,還不快點把便當拿過來!”

“汝說誰是烤竹莢魚啊!”她捧著便當,跺著腳步走到了他的對面後盤腿而坐。

“好了好了,快點把便當打開!”

她不耐煩的將早上準備好的冷盤挪了出來,“知道了知道了!”拿出來的同時也不禁困惑起來,“在家裡野餐不會很奇怪嗎?”

“本來就沒有硬性規定一定要在外頭野餐嘛!”他毫不在意的直接從盤子裡徒手抓起了一片吐司放進嘴裡,一面咀嚼一面戲謔道,“再說了!我們連野餐的食物都不是自己準備的嘛!”

“嗯啊!吵死了!”她也跟著抓起一片吐司,硬是塞進了他裡頭還有食物的嘴,後者唔唔姆姆了半天,還是無法說上一句話,“反正魔法師本來就要有承擔苦難的意志啊!”

他好不容易將嘴裡的東西吞進肚裡,趕緊抓起身邊的葡萄芬達灌了一口,好一會兒才開口,“……哈啊……而且對小夢野還有一個好處啊,”他咧著嘴失笑道,“呢嘻嘻,還省下了來回的通勤時間呢!”

“嗯啊!汝說的也有道理呢!”她給予了他讚許一笑,不禁頷首。

“畢竟是我說的話嘛!”

“那之後野餐就定在家吧!”

“不,那個還是算了。”

Fin

好了我趕上了!!!我超棒!!!(喂
總而言之趕在12點前發佈了…………然後在12點之後慢慢修……(沒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總之大家七夕快樂!💓💓

评论 ( 6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