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本当幸せだったな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さ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才囚幼兒園的某一天

#原齡吉x低齡夢
#其實出現的人沒有幾個






“……這裡是遊戲間,那裡是洗手間,大概知道這樣子就行了,你負責的年齡層還有點自理能力,你只要負責陪在他們身邊當他們的玩具。”始終以平板的語氣解說的春川魔姬忽然止住了步伐,朝後頭一瞥,“辦得到嗎?”

只見王馬小吉一面將手臂背在後頭,一面哼著小調的四處盼望,似是沒有注意到她的問題,依然在看向別處,過了半晌,才發覺到她刺人的視線,咧開嘴擺擺手道,“嘛,小事一樁哪!”

她見著一副漫不經心的王馬小吉,蹙了蹙眉角,卻只能嘆了口短氣。

事因是由於昨晚接到的那通電話。

身為這所幼兒園園長的百田解斗,忽然向她提了個要求。

——‘我這邊有一個朋友,能讓他來幼兒園上一天的班嗎?’

——‘我想要讓這個人在我們的幼兒園找到他所缺乏的東西,所以拜託妳了。’

讓沒有經驗的人來,要是一個不注意,可是會招惹到孩子的家長的,她本來想開口拒絕,但對方仍舊不死心的勸著她,她才無奈的答應下。

雖然從外表來做評斷不太好,但是他全身上下散發出的不穩重,著實讓她猶豫了會,最終還是讓他負責不怎麼需要操心的大班生,只要負責陪他們玩,喊他們吃飯,哄他們睡覺,多簡單。

“那麼,這一層就交給你了——”

正打算擺擺手抽身離開,卻在這時,從後頭傳來的緊促足音聽上去正直往這頭奔來,她本打算回過頭,一道鬆軟的觸感卻已經纏上了她的小腿,“春卷!汝可總算是來了!”

抓住春川魔姬小腿的是一個留著石榴紅短髮的女孩,頭頂約莫只能勉強及上她的膝蓋,儘管臉廓未脫稚氣,她的神情透出的一股傲然,就像是把明明才是老師的春川魔姬當做平輩、甚至是僕人一樣搭話,“妳啊,在喊誰‘春卷’呢,想死嗎。”想當然,春川魔姬沒好氣的一面捏著她的臉頰,一面將她從自己小腿上帶離。

“嗯啊!”

“真是可愛的孩子呢!”王馬小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湊到春川魔姬身旁,以一貫的笑容向著那女孩,蹲下了身子與她平視,“妳叫什麼名字?我是王馬,王馬小吉哦!叫我王馬哥哥就好了!”

“好醜。”

此話一出,氣氛立刻隨著她那淡然的一句評價降至了冰點,包括了在他身後的春川魔姬,兩人的臉同時沉了下來。

他先是笑容一僵,似是沒有聽清方才的話,久久才顫著話音開口,“……啊?”

女孩再度複述,“汝長得太醜了,咱可沒心情跟汝玩哪,不要靠近咱——”她吐了吐舌,一個回頭就跑了個沒影,即使是他伸出了手也沒能觸及髮稍,不,應該說是他伸出去的手都有些行動遲緩了。

“……王馬,你沒事吧?”被一個剛見到的小女孩直面批評長相,不論是心思多大條的人也會不好受的,儘管不太會安慰同齡人,但她還是詢問一句以示關心。

“啊哈哈哈!畢竟只是小孩的童言童語嘛,我是不會放在心上的!”

見到他還能像這樣無傷大雅的笑著,她不禁暗自鬆了口氣,“這樣啊。”

“對啊,我怎麼可能醜嘛!肯定是她缺乏審美觀,缺乏審美觀,缺乏審美觀……”

“……這樣啊。”

她無奈的吁了口長氣,捲著髮側的末稍,緩緩道來,“那個孩子,叫夢野秘密子,平時還挺乖巧的,在這之前都是由另一位叫茶柱的老師負責照顧,但她今天剛好因病請了一天假,大概因為這樣,夢野的情緒變得些許不定了。”

“啊啦啦啦,我大概明白了,”他嘿咻一聲,站了起身,“這麼小的年紀就有這麼捉摸不定的女人心了呢,雖說看上去還是一副乳臭未乾的小鬼……”

“王馬,跟一個小孩子計較還在背後回說壞話的你現在看上去同等幼稚。”

“所以說,我才沒有在意呢——”






“小夢野!”

“小夢野!”

“烤竹莢魚一樣的小夢野!”

“嗯啊——煩死了……”索性掩住雙耳的夢野秘密子終於忍不住抗議道,“都說了,不要靠近咱的!再說了,咱才不是什麼烤竹莢魚——”

“嘿欸——因為這樣很不公平嘛,妳都能跟小春川那麼好,唯獨對我卻是這個態度!”王馬小吉似是要比誰更幼稚,學著她噘起嘴來。

“因為春卷很可愛。”

“我不可愛嗎?”

“很醜。”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夢野好過分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

“吵、吵死人了……”她雖然一如方才說出了譴責的話語,但見到他哭得稀里嘩啦,神色不禁緊張起來,話聲也漸漸弱下。

她抱著繪本書的手只好空出了一隻,顫著手臂,朝他的頭頂上揉去,像是在摸著一隻隨時都會豎起毛來朝她撲咬而去的猛獸,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只是輕輕撫著,而他也被突如其來的撫摸而怔的停住了眼淚。

“給汝能讓悲傷飛走的魔法,因為咱是大魔法師,所以是一定有效的哪——!”

他看到她有模有樣的昂起下頷,換掉了哭哭啼啼的一張臉,揚起了笑容,大張雙臂朝對方撲過去,“小夢野真可——”

“但是咱還是不要跟汝玩!”她退了一步,避開了王馬小吉伸過來打算擁住自己的雙臂後,便不耐的蹙緊眉宇,轉身就跑。

“啊哈哈,失敗了哪。”他沒有一絲喪氣的、以輕快的語氣道。但頭頂上殘留的觸感讓他不禁失笑出聲。






“小春卷——”

“你想死嗎?”幾乎是他第三個字都還沒落音,那道冰冷的嗓音便直接打斷了他。

“啊哈哈,別用那像是要殺了我的眼神嘛!”王馬小吉臉上沒有絲毫悔意,擺了擺手,“說起來,小春川為什麼會被叫‘春卷’呢?”

“哈啊……是百田那傢伙擅自喊的。再說了,這事不重要吧,你找我做什麼呢?”她的膝上還躺著一個留著雙馬尾的女孩,順著她的白髮的手沒有停過。

“哦!對呢對呢,我是想問小春川啊——”他將手臂給背在腦勺後頭,以一貫輕快的語調問道,“我真的長得很難看嗎?”

“……你就為了問這個無聊的問題?”

“嘿欸——哪裡無聊了!這可是關係到我能不能交到朋友與我能不能得到一個美滿的家庭啊!事關人生的重要大事!”

“哈啊……”她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做何反應,只好無奈的用空著的那隻手拍上了臉,“我是不想評斷你長得好看與否,但是,”她從指縫中,看到他注意到她隱約投來的視線後又笑瞇起眼,緩緩啟唇道,“你的笑容真是一成不變。”

“……什麼?”

“就是笑、容,”她不耐的複述道,“總而言之,就是不管怎麼看都是那副臉,我也不知道這能不能當作參考價值,你看著辦吧。”

“笑容啊……”他揉捏了好一會自己的臉頰,讓臉變形成各式各樣滑稽的模樣,逗得在春川魔姬腿上的女孩忍俊不住笑了起來。

“吶吶,哥哥長得帥嗎?”

“哥哥很帥哦,這是安吉的神大人說的!”

“嘿欸——幫我跟神大人說他的眼光真好!”

“你別讓小孩子說些有的沒的。”






“吶吶,小夢野。”一道忽然掠過的臉龐讓原先盤坐在畫紙上,搬著畫筆要作畫的夢野秘密子驚的把手上的畫筆全落在紙上,因為有紙墊著,才沒能發出響聲,驚嚇到身邊的人。

“嗯啊……汝怎麼又來了,都說了——”

“小夢野在做什麼呢?”

她聞言,不禁得意的昂起小小的胸膛,“咱在畫大魔法陣哦,只要畫出來了,就能召喚出很厲害又很可愛的使魔!”

“嘿欸——好厲害!說起來,小夢野之前也說到了魔法吧?”他說到此,便偏著頭,等著對方不解的點了點頭,在繼續後話,“我覺得啊,小夢野跟我是同一類人,所以這件事我就只跟小夢野說,”將食指抵在了唇邊,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我啊,其實也是個很厲害的魔法師哦。”

似是沒料到在這個世界上除了自己還有另外一個魔法師,抑或是沒想到自己的同業就在自己的身邊,她愕然的喊道,“汝、汝說什麼!”

他鼓起了腮幫子,忍住了即將迸發的笑聲,心想果然上鉤了,從身後兩手各拿著同樣的物品,“妳看好囉,這是兩個環對吧?”兩個鐵環子看上去是封閉的,無法看見有什麼機關,他見著她仍舊摸不著頭緒的臉龐,得意的將右手邊的環往左邊的撞去,那環竟然正好與另一個相扣上,“然後這樣,就連在一塊了!”他鬆開右手,將拿在左手的環上環提到她眼前,以供她好好觀望。

“嗯啊!”

“然後,這樣——又解開了!”

看著原本相扣的兩個環,在下一瞬間又完好的從他手中分離,她臉上的詫異不隱於色,“為何……!汝是如何辦到的!”

“呢嘻嘻,當然是因為我有魔法啦!”

兩眼一下子冒出了閃閃金光,夢野秘密子索性拋下了畫筆,往他那邊又靠近了些,“咱想要再看一次!”

“好,那先這樣,再——”

大概重覆了這動作有十次以上,每一次夢野秘密子都很捧場的做出訝異的神情,但王馬小吉這邊就不一樣了,感覺到手部的肌肉已臨抽筋之際,但又不好意思潑冷水,只好隱忍著痠疼感持續動作。

“哇!”

“呢嘻嘻,小夢野真是看不膩呢。”

“因為王馬在變魔法的時候好帥氣!”

明明在幾個鐘頭前,這個女孩還嚷嚷著他長得難看不想要他靠近的,現在卻一改前態,反而喊他帥了,王馬小吉一面在心裡禁不住搖頭嘆氣真是女人心海底針,一面開口道,“哎?我一直都是長這樣的哦。嘛,不過小夢野終於發現到我的帥氣我倒是——”

沒想到,對方立即氣呼呼的打斷他,“才不是!之前都是——這樣的臉,”她將在嘴邊的兩塊臉頰誇張的往上提去,被臉頰肉給擠壓的眼睛只露出一道細縫,在對方被逗的笑出來後,才鬆開了手,“但是現在終於變得好一點了,喀喀喀,都是多虧了有咱在呢!”

明明妳什麼事也沒做,還那麼得意。他正思忖著,卻忽然又將方才的想法給推翻了。不,說不定正因為這樣,才會改變了呢。

“是啊,不愧是小夢野的魔法,小夢野真是太厲害了!”

她還想再說些什麼,卻禁不住打了個呵欠,伸了一個懶腰,才有些緩慢的開口道,“嗯啊……好像開始MP不足了……”

他聞言,才看了一眼牆上時鐘所顯示的時間,“的確是該午睡了呢,那小夢野先好好睡一覺吧!”

但夢野秘密子仍舊皺著一張臉,沒有要躺下來的意思,“……”

“怎麼了嗎?”

她蹙緊了眉角,噘著嘴道,“可是,醒來之後,王馬就會不見了吧。”

“才不會哦,我會一直待在小夢野身邊,等妳醒來的!”

“騙子,因為汝又露出那個很醜的笑容,所以不能相信。”

“啊啦啦啦,曝露了嗎?”他只好收下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他伸出的那隻手,“那,小夢野抓著我的手,這樣如果我要抽身,小夢野就會馬上發現了。”

她聽言,環握住他的拇指,她小小的掌心連他的大拇指都抓不全,他也能感受到她逐漸增加的施力,但對他來說仍舊屬於不痛甚至有點癢的範疇,啞然失笑的聽著她的回覆,“咱同意!”

在確認了一遭大家是否都睡下來了並且一一關起燈來時,她注意到了那很明顯跟身邊之人並不相符的體型,走上去瞟了一眼,才看到了緊抓住王馬小吉姆指的夢野秘密子,而前者的手臂也虛環在了後者的腦勺後,睡的異常安詳的模樣顯示出她不是被強迫這麼睡的。

“……這不是相處的很好嗎?”春川魔姬不住露出了一抹淡笑,扭過頭背向他們離去。






隔天,夢野秘密子仍然跟平常一樣打開最喜歡的故事書,正打算從上次看到的地方接續著看,從身後猝不及防撲上來的重擊讓她差點咳出了血。

“嗚嗚——終於能見到妳了!”

她聽到聲音才認出了來者,不禁浮現了一抹微笑,“哦,轉子呦,身體安康嗎?”

見到關心自己的夢野秘密子,茶柱轉子又將對方抱得更加緊,不停的蹭著她的頸窩處,“不用擔心,轉子現在非常有精神——”

“這樣啊。”她似是想起什麼,兩手一拍,“對了,轉子。”

“怎麼了?”

原先拍在一塊的雙手,緩緩捧上了雙頰,她一面紅著小臉,一面忸怩的開口,“咱、咱有一個喜歡的人,汝知道要……怎麼才能讓對方也喜歡咱嗎?”

“……”茶柱轉子木然的鬆開了手,在對方不解的神情下站起了身,一言不發的走出了門。

“春川小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FIN.

總算是寫了一直很想自己寫寫看的題材,原本只打算摸個魚結果沒想到荒廢了我一天(
好久沒寫王夢了我感覺我不會寫了,我差點就忘記自己是個寫文的(…)
聽說今天還是萌之日,好應景!x

评论 ( 12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