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末日三十題:9、10、11

#系列含有最赤、百春元素

#前篇鏈結1.2  3   4  5、6   7、8

9.意外獲得的武器

“嗯啊?這是什麼?”

眼角餘光掃了過去,被木箱子給層層壓著的什麼東西受到了光線的折射,散出了如寶石般的光芒。

但是等到從裡頭將其掏出來後,眼睛才漸漸的辨識出手中這沉甸甸的重量為何物。在大腦還在處理所接受到的資料時,從身後傳來的嗓音打斷了夢野秘密子的思考。

“嘿欸——沒想到這裡還有槍嗎?”

她身子一震,在耳邊響起的話語酥麻的不禁讓她僵了僵,還沒等她開口,王馬小吉的雙臂便從她身後繞到她手上的槍身上頭。

她先是吐了口氣,讓自己的語氣盡量保持鎮靜後才回話,“……偶然撿到的,正好能成為本魔法師的一大助力——”

“啊,這裡頭還有沒有子彈呢?”他的指尖滑到了她扣在扳機上的手,恰好交疊了上去,貼在手背上那溫熱的觸感讓她下意識的將還沒說完的話語給硬生生伴著唾液吞了回去。

“——不如來試開看看吧?”

帶著點玩味性的語氣, 緊張感仿佛混雜在血液中一塊倒流,她心裡喀噔一聲,還沒反應過來,他的指頭便壓迫著她的,像是要間接讓她扣下扳機。

“汝在說笑的吧?這個!不是絕對不行嗎!”

“啊哈哈,不要緊啦!”他語調裡的笑意一覽無遺,她無法抵抗住對方的力氣,指腹漸漸往扳機上壓去,“只是開一槍而已,又不會少一塊肉!”

真被打中,那可以不是能在意有沒有少一塊肉的程度了——她的呼吸開始凌亂,面對無法再阻止下去的處境,她索性閉上了眼,“嗯啊——”

喀。

她的扳機並沒有扣到最底,像是碰到了一層壁,硬是卡著無法繼續前進。

“……為什麼?”

“呢嘻嘻,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哪,畢竟又沒有關掉保險!”他的指尖敲了敲在槍側的旋紐,她這才恍然大悟。他擅自將槍托給拉開,膛上還有五顆子彈。

“……所以汝早就知道了嗎!”

“嘛,算是吧,不過沒有擦槍走火真是太好了呢,不然我們兩個可要同歸於盡了!”

“真成那樣的話,咱到了天堂得要掐死汝!”

“啊啦啦啦,小夢野是笨蛋嗎?都死過一遍了怎麼還可以再死呢?”

“因為汝現在不就活——”她回過頭的剎那,正好近距離對上他那菖蒲紫的眸子,看到他僵在臉上的微笑。

總算是意識到自己話裡的意思與對方的意思並不相同,她止住了話語,半晌才開口,“……抱歉。”

他發出了說短不短的嘆息,道,“是啊,我現在還在這裡呢,我的人生還得再死一遍才能結束,真是痛苦哪。”

“……王馬。”

“怎麼了,小夢野?”

她看到他又重新展露出那像是什麼都沒發生的笑容,如果又繼續讓他就這麼瞞下去,那不就還是跟那時候一樣沒有改變了嗎?但要是她主動去詢問,對方已經又會想辦法忽悠她。她咬了咬下唇。思忖了好一會兒,像是在往話語中灌注勇氣般吸了口氣,才繼續開口。

“這把槍,該怎麼用?”她以聲量來掩飾忐忑的情緒,卻險些偏了調,“咱……咱覺得汝大概會知道的……?”

聞言,他眨了眨大眼,終於是注意到什麼,噗哈一聲笑了出來,“……真沒辦法哪!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教教小夢野吧,畢竟如果隊友突如其來死了,我也會很困擾的嘛!”

“咱才不會死!因為咱可是能把別人的命續到咱的身上!”

“啊,對哦,那這樣死的人就是我了呢?”

她噎了一下,片刻,才稍微偏過視線,開口道,“……剛才的話糾正一下,更正一下,咱跟汝都不會死的,大家也是,一定會一起渡過難關的。”

“……嗯,我也是,”他垂著眸,如同囈語般的吐道,沒幾秒,便又抬起頭,瞇著眼繼續笑道,“我也是想著一樣的事情呢!可不能在這裡死了啊!”

正因為彼此都是騙子,所以更能清楚,對方話語中的那如細碎泡沫般迅速消逝的謊意,但在這時卻沒有相互戳破,成為了他們難得的默契。

可是這次,一定會讓這謊言,成為真實。

10.不充足的食物

“啊,抱歉哪,我們先開始吃了。”

終於調查完工廠周邊的事物,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的大夥們揉著開始發出悲鳴的肚皮,正打算回到據點開始享用方才賣場組拿回來的乾糧時,卻看到了一路陪著最原終一他們的大叔們已經圍成一團大快朵頤了起來。

“啊哈哈……沒事的,反正還有很多。”

赤松楓壓下了正打算鼓噪起來的眾人,苦聲笑回道。

“好!大家快來把乾糧分一分吧!”百田解斗倒是絲毫不在意,混進了大叔堆,將那塞滿罐裝食品的塑膠袋從伸出而層層交疊在一塊的手臂抽了出來。順勢看了眼裡頭的東西,不自覺的沉下臉,無奈的低喃道,“為什麼這裡頭大部分都是零食呢……”

此話一出,眾人的目光便凝聚在了王馬小吉身上,等待著他的解釋,然而他只是皺了皺眉宇,看似不耐的答道,“那是我自己要吃的!小百田可不要亂動啊!”

“你這傢伙到底是去收集糧食還是去採買零食的啊——”百田解斗握緊著拳頭喊了一聲,似是藉由嘆息將腹腔中醞釀起的不悅而吐出,他終於冷靜下來,搔了搔頭,“好了,我這就過去你們那邊啊——”

話聲未落,纏在方抬起的腳踝上的觸感讓他沒有反應過來的,硬是讓他與石地來次親密接觸,他吃痛的悶哼一聲。

“百田——!”“百田同學!”

百田解斗重新架起身子,正要將上半身給撐起來,便望見春川魔姬以近似驚愕的目光看向他,正想勾起嘴角喊道沒有事的,卻從身後響起了一道宛如從地獄般傳來的嘶吼聲。

“好餓啊……”

“啊啊!餓就用說的嘛,用的著動手……”然而百田解斗才扭過頭望了一眼,差一點就抑制不住從咽喉中迸發的喊叫,緊縮的瞳孔映出了那被血盆大口逐漸靠近著的小腿,在千鈞一髮之際,就像是用上了一時竄上的腎上腺素,他甩開了方才一直無法掙脫的束縛,躲過一劫。

但卻還沒能使的上力氣來站起身,只能帶著已經嚇得癱軟的雙腿以爬的離開方才的位置,這剎那,似是開關被開啟了,春川魔姬將站在最前頭的赤松楓給推開,以百田解斗都還沒看清的速度迸到了他的身後,從後頭傳來的被刀刃給刺穿動脈而噴灑鮮血的聲音,以及此起彼落的悲鳴讓他的心不斷的下墜著。

“為什麼……為什麼會突然屍化?”最原終一一面帶著大家退後一步,一面驚恐的看著幾個小時前還笑容可掬的大叔們一個個臉上都湧現了屍斑,以不自然的角度扭過頭看向他們,他抖動的身體將冒出的冷汗給搖落在地上,印上斑斑深色的痕跡。

“被感染的?“已經沉著臉蛋的真宮寺是清緩緩吐道,話聲不大,但一字一句卻清晰可辨。

“啊啊?被什麼感染啊!難不成是**嗎!”開始慌亂了的入間美兔險些要被不停後退著的高跟鞋給絆住了腳。

“食物。”

“啊?”

“那批食物,”最原終一顫抖著的目光仍然注視著在眼前上頭的殺戮畫面,而百田解斗總算是站起了身,從腰際掏出了一直攜帶在身上的鏟子,一塊加入了苦戰中的春川魔姬行列,“恐怕是早就被感染了,雖然不知道用什麼方法。”

“……食物?”

乾啞的咽喉發出了難耐的疼痛,夢野秘密子即使目光仍舊鎖在眼前的場景,但卻感覺身子在下沉著,越沉越深。像是身處在龐大的水箱之中,無法動彈。霎時湧現的記憶讓她無法發出任何一絲聲音。

那被宣告為遭感染的食物,在成屍化的男人雜亂的步伐之間,踩成了碎泥。

11.自相殘殺

“小夢野!”“夢野同學!”

這兩道呼喚才將她的心神給拉了回來,然而雙眼才重新聚焦,便立刻看到了往自己沖過來的走屍,腦袋仍然處於白茫茫一塊的狀態,索性閉上了眼,卻沒感受到預期中的疼痛。

王馬小吉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已經迸到她的跟前,以球棒將對方給揮開,嘴裡還帶著些許慍怒的喊道,“到底在發什麼怔呢!”

“夢野同學只是不想對昔日的夥伴動手罷了!請不要指責她!”

真的是這樣嗎?

夢野秘密子一邊被茶柱轉子擁在懷裡,一邊看著早就已經認不清原本樣貌的、那帶著她、最原終一與春川魔姬過來的司機大叔,木然的自問道。

“不動手的話,被這昔日的夥伴給吞噬的可是我們啊!”面頰上印著血痕與屍水的王馬小吉扭過頭嘶吼道,儘管他嘴上這麼說,但她仍然看到了在他目光底下,夾雜的一絲不願。

是她的錯。

又是她的錯。

現在周遭打的火熱的自相殘殺,讓她想起了那在才囚學園時的記憶。

這一切一切,都肇因於她所拿回來的食糧。

她顫抖著手臂,從腰側掏出了一直攜帶著的手槍,該做點什麼,該做點什麼,她應該——

“小夢野!“抹開了噴濺到唇邊的血滴,在唇角到髮鬢處拖曳出長長一條血痕,王馬小吉沒有回過頭的喊道。

“……嗯啊?”

“槍可不是用在這個時候的。”

“汝在……汝在說什麼!如果不用的話……大家……!”

“我的意思是說,可不是用在妳的意識並不清醒的情況下哪!”

“……汝說什麼?”

他的語氣恢復成從前那樣帶著幾絲訕笑的模樣,“呢嘻嘻,畢竟糧食是我跟小夢野負責的嘛,”他將球棒在空中甩舞了一圈後,重新握緊,給對方來了致命一擊,“就算出事了,也是我跟小夢野‘一塊’擔責,”他吁了口氣,重新將球棒背在肩上,回頭咧著嘴笑道,“到時候再來個全體土下座就好了啦!”

她抓著槍托的手稍稍一鬆,似是方才湧上的緊張感一下子退去了,只感到襲來的無力感包裹住了全身,如果茶柱轉子沒有支撐著她,可能就要攤坐在地上。

“別鬧了!土下座什麼的,你這個男死自己做就好了,為什麼要拖夢野同學下水!”

“嘿欸——話說的真是過分!”

“說起來,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安靜。”

“哈啊?”他聽到茶柱轉子沉著聲的發問,便環視了周遭,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除了他們幾個人以外,什麼聲音也聽不到了。

除了他們三人外,還在目光所及之處的,還有赤松楓,夜長安吉,KIBO,獄原昆太,白銀紬以及散在腳邊已經動也不動的死屍。

混雜進了幾聲乾笑,他扯著嘴角嘟囔道,“啊啦啦啦……其他人,到哪裡去了呢?”

TBC…

抱歉拖了三個月,本來是想著接完這個就不會再繼續接了,但是因為我拖累進度的原因,所以這個聯文大概在我考完了還不會完結(…

啊算了,心態有些崩著,感覺說多了都不好,總之希望聯文能順順利利的,儘管不急但求接完的微小心願真的好難實現

评论 ( 2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