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趕稿期長草)
寫文的,自我中心的產糧,自我中心的挖坑不填,稱呼隨意來

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私信非常歡迎!


V3牆頭,吉本命,王夢中心.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NL除最春.天白基本雜食,BL只接受天最.王KI,GL只接受安轉.轉夢

凹凸安艾本命,安艾中心.瑞金.嘉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金凱.雷祖.丹秋.耀檸,除雙安.雷獅受向外什麼都能吃


不怎麼吃GB。不接受西皮方面的安利。🙏

夢想成為一個搞笑寫手

頭貼by魁魁魁魁
背景by羽影


@芒果熔岩白乳酪吉拿棒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White Day


#主王夢,含些許最赤百春
#沒有情人節篇,也就是只有下半部分(x
#恆常遲到(不我沒有遲到我沒有遲到我只是有時差

“現在該怎麼辦呢?”真宮寺是清打破了沈默,在大夥正青著臉的時候。
“這個量…大抵只能一個人做一份了吧…”最原終一一手扶著下頷,將這個大家最擔心的事實陳述了出來。
“啊哈哈,因為小東條上個月做的時候把大半的巧克力都拿去用了,結果現在還沒補好貨呢!”王馬小吉咧開嘴笑說,“這樣就省了工夫做其他人的份。”
“重點是各自要做給誰呢?”天海蘭太郎此話一出,整個空間便又陷入了一片沈默。
事情是這樣的。在情人節的時候,東條斬美似乎是提出了巧克力感恩活動,讓女生們各自做七份巧克力,送給男生們。因為KIBO無法進食,所以送給KIBO的是富有個人特色的禮物,比如說赤松楓送給KIBO的便是音樂盒。
而百田解斗則提議,在白色情人節這一天,男生們也來搞一次巧克力感恩活動,來回禮女生們。但卻發現,巧克力的量不足以每個人送出八份巧克力。就如最原終一所說,這些量只供每人送出僅僅一份的巧克力。
“是呢,如果有人收到了兩份,那另一個人就沒有巧克力了。”星龍馬點著頭,緩緩說道。
“該怎麼辦才好呢…”百田解斗搔了搔頭,仿佛這麼做就能想到個方法,但腦袋瓜裡只有一片混亂。
“啊,有了,”最原終一雙眼發亮,眾人一聽,視線齊刷刷的往他那裏望去,“那時候情人節,不是有紅色包裝的巧克力嗎?”
“紅色?不是全部都是藍色嗎?”KIBO訝異的問。
“為什麼KI寶明明沒有收到卻知道啊?”
“偶…偶然看到的!”
“咦?原來有不同顏色的嗎?”獄原昆太才恍然大悟,不過大家都明白他大概也不是會特別注意包裝的人。
“我在想啊,那是不是就是所謂的本命巧克力,藍色包裝的則是義理巧克力,這樣大家只要做給當時送自己本命巧克力的人就好了。”
“哼哼哼…真是不錯的想法呢…”真宮寺是清又丟出了另一個疑問,“那如果有人收到了兩份以上的本命巧克力呢?”
“嘿——人生勝利組嗎?”
“嗯…那也沒辦法了…”最原終一喃喃說道,“只能選擇其中一個人送出去了,沒有收到的也送給自己想送的人…”
“那還是跟原來一樣嘛,只是讓有收到本命巧克力的人有了一個根據。”王馬小吉一語道破,將方才的討論說的像沒有意義似。
“嗚…是這樣沒錯…”
“啊,說起來,我有拿到一個紅色包裝的巧克力,但是忘記了是誰送的呢。”百田解斗叉著腰,努力的在自己的記憶庫中搜索出答案。
“大概是春川同學吧。”
“我覺得除了小春川以外應該不會有人送本命巧克力給小百田囉。”
“是這樣嗎?既然是我驕傲的助手那就得好好準備個美味的巧克力啦!”在眾人都暗暗想著這個人果然完全不明白狀況,他便宣佈道,“噢!既然自己都有個底了,那就趕快動工吧,可別拖到夜時間啊!”
“不會拖那麼久的啦…”
王馬小吉把自己份的巧克力拿走,正打算把它先扳成一片一片,“那我要給那孩子一些好料呢,畢竟她這麼有眼光——”
“咦?”他此話一出,其他七個人便帶著訝異的眼光望向一臉愉悅的王馬小吉。
“有人送王馬同學本命巧克力…?”KIBO不可置信的說道,“實在是太沒眼光了!”
我倒覺得那孩子沒有收到王馬同學的巧克力才能平安渡過白色情人節啊。最原終一不敢把話說出口,在心中默默的結語。
“真過分吶,再怎麼說我也是惡之獨裁者哦?怎麼可能不受人愛戴呢?”
“所以是誰送給王馬同學的啊?”
“笨蛋!怎麼可能說呢,這可是女孩子的心意啊!”百田解斗握著拳說道,接著拍了拍王馬小吉的肩膀,“你就好好做吧,讓那孩子開心的過情人節!”
“…小百田這麼熱血我反而沒什麼動力啦。”
“啊!你說什麼!”
王馬一邊加熱著隔著水的巧克力鍋,腦裡想著情人節那時候她所說的話。
——‘喂,王馬,汝有收到紅色包裝的巧克力嗎?’
原來如此啊,紅色包裝是本命巧克力的意思呢,他不禁露出了微笑。
——‘…有哦?怎麼了嗎?’
——‘咦…?是…是誰送的…?’
他將鍋裡融了一半的巧克力攪拌均勻,讓它能平均受熱。
“王馬同學。”
他抬起頭,對上最原終一那澄澈的黃瞳,“怎麼了嗎,小最原?”
“能方便告訴我是要送給誰的嗎?”
“是小赤松哦?”
“請不要開這種劣質的玩笑。”
“說的那麼肯定,難道說小赤松的本命巧克力在小最原那裏囉。”王馬小吉聽到身旁發出鍋碗相撞的聲音,這才意識到自己是被反套話了的最原終一皺了皺眉,不被影響的回到話題,“請不要帶開問題。”
“呢嘻嘻,不用擔心,我自有打算的。”
“……那麼我就姑且相信了。”他依舊是一副半信半疑的神情,面對著他無法捉摸的笑容,他嘆了口氣。
他走了開去後,王馬小吉估摸這巧克力也差不多全融了,便到百田解斗身邊去拿模具。
“噢!有好好的在做嘛!”百田解斗看著他專心的在挑著模具,開心的露齒笑說,“沒有搞怪吧?”
“那可真多虧小百田把除了巧克力以外的食材都沒收了啊,切。”他翻了翻,眼角瞥到了一個寶石形狀的模具,“這個可能很適合她吧。”
“適合…?”百田解斗看著他手上的模型,靈光一閃的想到,“那個是——”
“噓——這可是女孩子的心意啊,不能說哦?”他咧開嘴笑說。
——‘這跟小夢野又有什麼關係呢?’
——‘…王馬這個笨蛋。’
而那時候砸在王馬小吉臉上的巧克力,是紅色包裝的。

“巧克力好了哦,大家快來包裝吧!”百田解斗將被模具裝著的巧克力從冷凍櫃拿了出來,重重放在了流理檯上。
“百田同學你動作輕點啊…”最原終一看著他粗魯的模樣,臉色不禁變得難看。
“那我們也要包紅色包裝嗎?”
“這樣還真的有種奇怪的感覺呢。”
像是要送給自己喜歡的人一樣——眾人不禁想道。
王馬小吉將寶石形狀的巧克力從模具中取出來,放進了百田解斗為大家準備好的包裝,他看了一眼身邊也仔細拿出巧克力的KIBO,打趣說道:“機器人做的巧克力不會有鐵鏽味嗎?”
“真失禮呢!不會有的!我的巧克力才不會有鐵鏽味,我有好好戴上手套的!”
“不要再開KIBO的玩笑了,王馬你有要送的人吧?不拿去嗎?”百田解斗擋在兩人之間,指著王馬小吉說道。
“哼哼哼,難道說開始緊張了嗎?”
“不可能緊張的吧,我可是超高校級的獨裁者啊?”他拿起紅色包裝的巧克力,向著半空中拋了幾下,“我等等就拿去,不過一不小心在半路吃掉的話也就沒有辦法了呢——”
“不能吃掉的!”
“KI寶真嘮叨啊,不過KI寶就算要吃也無法吃呢。”無視著KIBO的抗議,他語畢便離開了廚房,盯著手上的巧克力,不自覺的身子開始顫抖起來。
“什麼嘛,只是回禮而已,才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呢。”
“王馬,汝在這裡自言自語做什麼啊?”他身軀一震,馬上將巧克力藏在身後,扭頭面向那個人。
“茶柱醬沒有跟妳在一起嗎?”
“嗯啊…好像被別人叫走了。”
連她都有巧克力啊…是哪個人這麼有勇氣……這樣也好,現在可沒有人會打擾他,是最好的時機。
“話說回來,”夢野秘密子偏著頭,眼神直盯著他放在身後的手,“汝藏著什麼東西啊?”
“啊——這個嗎…”
“…該不會是捉弄別人的道具吧?”看著他慌張的反應,她眼睛一瞇,道。
“哦!也可以這麼說吧?”
“可不要玩的太過頭,不然咱是會把汝的命強制轉移到咱這裡的。”她說著便打算轉身離開,王馬小吉眼見情況不對,便急忙說出,“是巧克力來著。”聽到這句,她頓住了腳步,“說起來,今天是白色情人節…”
“是哦是哦!”明白到她果然意識到了自己的企圖,便笑著說道,“所以我也準備了巧克力,準備送給最可愛的——”
“那跟咱又有什麼關係?”
——‘這跟小夢野又有什麼關係呢?’
王馬小吉發覺到了,她還記著情人節的事情,看上去懶懶散散的怎麼就這事情記的特別清楚呢!?
“喂…喂!妳別走啊?”看著她不打算回頭的背影,他心一沉,將巧克力丟了出去,“小夢野也是大笨蛋啊——”
“嗯啊…!王馬汝做什麼…”夢野秘密子摸著發疼的後腦勺,等到回頭的時候已經看不見他的身影,只剩下落在她腳邊的紅色包裝巧克力。
“這是給咱的嗎…?”她打開了包裝,裡頭裝著的是與她髮夾的形狀一模一樣的巧克力,有些摔碎了,有些還完整,她抓起一個完整的放進嘴裡嘗嘗。
“噁…好甜…”如果是其他人,她可能會覺得是不擅長做甜點的男生不小心調錯比例,但王馬小吉的話肯定是故意而為。
即使抱怨著這巧克力被他搞砸成什麼樣子,她還是老老實實的把它吃的一個不剩。
“真是的,這樣咱是會會錯意的啦——”

Fin.
才發現我沒打到百春的部分,補上(春川:殺されたいの?

评论 ( 5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