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溫泉與逃離命運之旅

#育成mode

#交往mode






“咱很中意這裡,真是適合補充MP的地方。”

目光所及之處皆是一片綠意盎然,因為現下是春季,緊簇在枝枒上頭、正好盛開的八重櫻給這道青綠又鋪上了層粉彩,嫩綠色的新生葉片、與淡粉色的嬌麗花瓣,兩方不但不衝突,甚至諧和的融在一塊,賞心悅目。

在這片花樹叢下,是一道小溪,因為身處於旅遊旺季,擠在上頭木橋的遊客繁多,紛紛拿出相機想要留存這一生難忘的剎那美景,為數不少的閃光燈在水面上不斷閃現,要拍下這“剎那”的美景,的確需要只用“剎那”就能留住完整畫面的技術。這是方才他們兩人藉由親身經驗所體認到的,所以在底片之中留存著六十餘張的“剎那”。

此刻夢野秘密子趴在木質圍欄上頭,將身上的重量往上頭壓去,想要將身子更往前頭伸出去點,看的更遠一些。而王馬小吉看到此景,又轉頭回去,輕描淡寫的道。

“小夢野,那邊的圍欄有點老舊,摔下去的話可是HP歸零哦。”

夢野秘密子一瞬間將原先與欄杆緊密貼合的手臂往上頭挪了去。

“那種事情給咱早點說啊!”

聞言,王馬小吉反而不悅的皺起臉龐,抗議喊道,“我正想說的啊!但是小夢野速度太快了,我實在是阻止不了,說到底這不是小夢野的錯嗎!”

“嗯…嗯啊?是我的錯嗎?”

“就是啊就是啊,所以妳可要好好跟我道歉啊!”

“抱歉了……等等,為什麼咱要跟王馬道歉呢?”

被他誘導而道了歉,才回過神來,看到對方得意的微笑,意識到自己完全被誆了,不悅的吼了一聲。

為什麼他們現在人會在這裡呢?這得回到一週前天海蘭太郎揮舞著手中的兩張票券的那一刻說起。

“只是因為被招攬了,然後順勢轉了轉,就出來了一顆金色的球,”說著令人稱羨的話語,天海蘭太郎搔了搔頭,有些難為情的說道,“看來我運氣還真好呢。”

正好坐在天海蘭太郎前面的王馬小吉,整個身子往後坐,兩腳跨在椅背的兩旁,帶著看好戲的目光戲謔笑道,“那小天海要跟誰去呢?”

而天海蘭太郎雖然面露困擾,但意不在那,他一面哭笑,一面將票券兩手撐開,“比起跟誰一起去,你看,這張的日期。”

王馬小吉聞言,將身子前傾,湊近著看,“嗯?不是春假那會嗎?”

“是啊,問題就在這,我已經排定好要去墨西哥,票都買好了…”他惋惜的晃了晃手指的兩張票,忽然,他像是想到什麼的迅速抬起頭,輕笑道,“對了!就給王馬同學吧!”

他聞言,咧開了嘴,“嘿欸——居然有這麼好的事,為什麼要給我呢?”

“因為王馬同學在跟夢野同學交往吧?”

“就這樣?”

他將虎口抵在嘴邊,輕聲道,“聽說情侶去,會有免費的餐點能吃。”

“呢嘻嘻,原來如此,確實很有吸引力呢。”他伸出手,將對方夾在指中的票抽了去,勾起嘴角道,“那就謝謝小天海囉!”

他頷首一笑,“要玩的盡興哦。”

不過王馬小吉很快就想到了兩個盲點。

如果開口邀她去那麼遠的地方,她一定會發懶而婉拒,再來是,她有90%的機率會跟茶柱轉子討論這件事,到時候他豈止是活到那一天,或許連見到明天的太陽都是奢侈的。於是同天下午,在見到從女廁出來的自家女友時,他面有難色的直盯著她。

“做、做什麼呢,咱臉上沒有沾上穢物吧?”

她方才洗的手還沒有乾,見他的神色,便有些不太確定的摸上自己的臉,把自己的臉頰一塊給打濕了。

“其實啊,”他說話的時候垂下了目光,以沮喪語氣低聲道,“雖然妳可能不會再相信滿口謊言的我了,但我這次講的是真的,”他似是下定決心的抬起頭,“我預測到了未來,妳在春假開始的第二天時,在只有妳一個人的家裡遇上了搶匪,然後因為妳看到了他的臉所以就被滅口了,也就是說,小夢野會在那一天死去…!”

“嗯、嗯啊!真的嗎?再說了,預測未來也太不現實了吧……”

“現實?明明小夢野相信有魔法存在?”

她噎了一下,才斷斷續續的勉強同意,“那、那應該就是真的吧!”

他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懇切的道,“所以那天一早,小夢野就帶上行李,跟著我到車站集合吧,讓我們來逃離命運!”

她似是被他的氣氛給感染了,重重一頷首,朗聲道,“咱知道了…!”






“開山刀、電擊槍、辣椒水……”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一邊檢查著她的行李,一邊訕笑道,“啊哈哈哈!這帶的是怎麼東西啊,小夢野想謀殺我嗎?”

她走到車站的時候已經氣喘如牛了,此刻只能攤在他旁邊的座椅上,無力去阻止他隨便動她的行李,虛弱的開口,“因…因為汝說咱這天可能會死……”

“啊啦啦,我有說過那種話嗎?”

“嗯啊?”她聞言,立刻抬起了頭,看到了他與平時無異的無邪笑容,便沉下了目光,伸出了手要把自己的行李給拿回來,“咱要回家!”

“呢嘻嘻,這可不行呢!”他背著她,將她的行李往上舉起,恰好與她揮過來的手錯了開來,接著把行李放到頭頂上的鐵架上頭,“來都來了,可不能就這麼離開……哎呀!”伴著這一聲,整個車廂晃了一下,把他震回位子上頭,窗外的風景開始移動。

她忽然想起來,方才的票都是他幫自己買的,自己完全沒有看到票上面的目的地,“說起來,要去哪裡啊…?”

他勾起嘴角,看似興奮的道。但那道笑容卻讓她不自覺的把寒顫從腳底板打到頭頂上。

“去泡溫泉!”






事情的來龍去脈大致上是如此。

“不過咱的房間跟王馬的是同一間嗎……”

她抽了抽眼角,似是有些不情願,也不太願意相信,自言自語道,但是聲量又像是要故意說過對方聽。

“因為小天海給的票是雙人套間嘛!”

他如是解釋道。

“而且被褥還放在一塊……”

“因為情侶才有優惠啊,所以我就跟櫃臺報的情侶,因此才這麼擺的吧,”他說著說著,便低下了身,將其中一份寢具挪了開來,“不過我怕小夢野的睡姿不正,所以還是分開一些以示安全……”

“嗯啊?為什麼是擔心汝的安危啊!”

“啊咧?難不成是擔心妳……”他言及此,才意識到對方在想什麼,不禁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夢野秘密子心想不妙,立刻緊閉著嘴,“嘿欸——原來如此,小夢野在擔心著自己會被我偷襲啊!”

“才…才沒有……”她說著說著,話聲卻不自覺的漸弱。

“難道說小夢野覺得我會對妳的飛機場感興趣嗎?”

“汝說誰是飛機場啊,信不信咱將魔法下在這刀子上然後飛到汝那頭去!”

“那不就是單純的謀殺了嗎。”

他不當一回事的訕笑道,接著,收斂了點笑容。

“真沒辦法哪,那麼這裡提供多疑的小夢野三個方案。”

她面露困惑,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一,是自己花錢再訂一個房間。”

用不著翻錢包,她本來就是想撐過這幾天再回家,根本沒料到要花錢訂房,所以帶的錢只足夠自己三餐,她垂下視線,吞吞吐吐的道,語氣裡已經沒有那麼多的生氣了,“咱沒有……帶那麼多錢……”

“那麼二,整夜都不要睡。”

“嗯啊……雖然咱也是這麼想,但是光是現在就已經想睡的不行了…!”

“那就剩下最後一個,睡覺的時候把自己裹的密不透風不就沒事了?”

“可是,”她躊躇片刻,依舊蹙著眉頭道,“這樣會熱到發——”

話語中斷。

她看到他突然往自己這頭邁開一步,二話不說直接倒頭滾進了離自己最近的那條被褥,翻轉個幾下,將身子捆的像個竹輪似,只剩上半部的臉還露在外頭。

他見狀,忍俊不住,笑了出來,“啊哈哈哈——我不是指現在哦?現在可不是睡覺的時候啊!”

她因為湧上的燥熱感,雙頰變得通紅起來。從被褥中傳來悶悶的一道聲音,“那現在是幹什麼的時候?”

他露出像是“問的正好”的讚賞笑容,咧著嘴笑道。

“當然是享受溫泉的時候啦。”






“雖說是享受溫泉的時候,但是小夢野妳享受的形式有點奇怪呢。”

“這個是結界。”她一邊將木桶一個一個排列開來,將池子分成兩半,將他與她隔了開來,“如果擅自闖入的話,會遭到——嗯啊啊啊!”

“結界真弱!”

他二話不說上前將其中一個木桶踢了開來,夢野秘密子方才所設下的“結界”就這麼破開了一個口,她慌張的趕緊跑去補住那個缺口,立刻與搞破壞的王馬小吉正好對上了。

她看著對方現在的模樣,過不到半秒就悄然別開了視線。雖然兩個人的確是戀愛的現在進行式,但是也不過快兩個月,到此刻為止出現在她面前的他都是穿著衣服的他,就算她再怎麼嫌他的品味差勁,他也不曾乾脆不穿。雖然這是理所當然。

這個溫泉會館有兩大特色,一是每個套間都設有溫泉,所以旅客們可以不用硬是跟陌生人袒誠相對,能享有自己的時光。

特色之二便是如果要泡大眾池是需要另外收費的。

這已經是夢野秘密子今天第二次後悔自己沒有多帶錢了。

想當然爾,後頭的發展自不用說。

即使不斷的催眠自己喜歡的是肌肉男所以對王馬小吉的身體沒有興趣,但她的注意力還是會不自覺被吸引了過去。

儘管此刻沒有拿著魔法杖,她依舊忿恨不平的道,“既、既然汝執意如此,那咱也絕不留…咕!”

他將溫熱的泉水攏了起來,往對方的臉上潑去,“啊哈哈哈,完全攻破!”

“嗯啊,咱不忍了!”

無視了他說了“妳從來沒忍過吧”,她一把拾起手邊跟著水面載浮載沉的木桶,重新舀滿了水,一面晃著身體,一面往對方身上潑去。

他直接被一桶子的泉水砸在臉上,顏面承載不住重量,“嗚咕!”一聲,直接往後摔了過去,沉入了水中。

然後,就再也沒動靜了。

夢野秘密子偏著頭,見狀,神情有些擔憂,忍不住嘟囔問道,“死了嗎?”

“然後我成為鬼魂來找小夢野復仇了。”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從她跟前不到幾釐米的地方,猝不及防的從水面衝了出來,把她嚇怔的一顆心臟就要提到嗓子眼去,久久不能平復。

“不管在哪裡,小夢野的反應都是那麼有趣呢!”

她壓著胸前的浴巾,似是在撫慰震盪不安的心靈般,“說起來,咱為什麼要跟汝一塊進來呢?”

“誰讓猜拳決定的話,小夢野都不服輸啊!”

“汝也不承認自己輸啊!”

“對吧?所以這樣是最好的結果了!”他毫不在意的咧開嘴角,“對了,要不要我當妳擦擦背吧?”

“汝難得會釋出善意……到底有何居心?”

“……我只是想為……任性的把小夢野拖來這裡的這件事,做出補償罷了,真沒想到會被這麼認為,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夢野好過分!!”

無法抵抗對方無理取鬧的哭喊,與其說不想看,不如說是覺得煩,她勉為其難的答應,“嗯…嗯啊……真沒辦法……咱就破例讓汝效勞一次吧!”

權衡一想,這樣她就不會看到他的人了,這不是正好嗎?

一如往常,目的達成後便止住了眼淚,臉上的笑容像是方才根本沒哭過似的,“呢嘻嘻!交給我吧!”

“對了——”她將後背的浴巾拉下一些,本來想告知他力道的大小,轉頭卻看到他興致勃勃的拿著個詭異的玩意兒,怔了陣才開口,“……汝手裡那是什麼?”

他不解的回應道,“刷子?”

她不可置信的指著它問道,“那個是鋼刷吧?汝想削了咱的皮嗎!”

他思忖了好半晌才答,“與其說是皮,不如說是魚鱗?”

“咱才不是烤竹莢魚!”

“我可什麼都還沒講呢。”

“嗯啊!”

鬧騰了一番,王馬小吉才接下夢野秘密子親自交付在他手上的軟毛刷,在她不斷的監視下老實的刷了起來,很明顯的,因為太過於老實而顯的很沒幹勁。

突然之間,不知道從誰開始,不開口而產生的沉默將乾硬的氣團壓了下來,缺少談話的當下,她才意識到,雖然到方才為止跟對方一直都跟平時一樣嬉笑玩鬧,但再怎麼說也是正在交往中的戀人,在這個只有兩個人獨處、彼此只有一條浴巾掛在身上的池子裡,真的沒關係嗎?

一旦注意到這事情,接下來就一發不可收拾。背上被他手上的刷子所劃過的地方,像長著突刺似的,觸感久久都沒有消散,甚至敏感了起來,有時候他的手指一不小心觸碰到她的肌膚,後者便立即抖了一身,他到後面也發現到這事,甚至還故意弄了她一會,直到她紅著眼往後轉頭,才兩手一攤裝作無辜。

“汝是故意的吧。”

“哎——說的是哪件事呢?”

他偏要她自個兒說出來,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她見此舉,一時被搪塞了個住,只好噘起嘴,悻悻然的瞟了他一眼便又不語。

明明他的手上已經沒有刷子了,卻不告訴她這件事,而是持續維持同樣的位置,伸出了食指,從她白皙的頸子上頭,順著背脊的線條,力道大不至令人發痛,小不至令人不覺,以似撫非撫的手法觸碰著她的後背,讓她感到後頭一陣發癢,直抖不停,臉也開始跟著發燙起來。

終於讓他找到一點樂趣了。

她一面隱忍著對方的撫摸,一面壓抑著自己不自覺要發出的聲音,忍的都快要得內傷了,對方卻似是不滿足,越來越來勁了起來。

當他注意到了她反應最大的一塊地方,正打算惡作劇一下,他眼前的景象立刻變換。她站起了身,將蓋著後背浴巾好好的拉了起來,氣呼呼的哼聲道,“咱泡暈了,剩下的汝自己慢慢泡。”

她的眼神的確開始恍惚不定,原本可能還能再撐一會,但是因為心神過於慌亂不整,不只溫泉的溫度,連帶著她自己突然上升的熱度,讓她一口氣給泡了個暈。

他見狀,繼續留著她也不好,只好朝她揮了揮手,讓她自個兒離開。

儘管嘟囔著“這樣就好無聊了”,但一想到她當時紅的像要噴火似的臉蛋,一路延燒至她裸露在外頭的肌膚,就又不禁失笑起來。






雖然不明白在房間裡泡的溫泉,為什麼還要特地跑出去外面買牛奶,但是被王馬小吉說了這是慣例,就被連拉帶拖的捲了出來。

她接過他從販賣機裡取出的牛奶,皺了皺眉,一面將上頭的封膜撕開後,一面嘀咕道,“就算喝了這個汝也不會長高一點的……”

“啊哈哈哈,我這邊才是不想被小夢野說呢。”

“……”

他比她早一步喝淨,走了幾步,將空罐丟進了回收桶,忽然被一道房間裡的光景吸引了目光,片刻,正當他回過頭望向夢野秘密子的時候,後者不加思索的搶先答了:“咱不幹。”

“我什麼都還沒說呢!”

“反正汝一定是要打桌球吧。”她指著那個房間裡的網球桌,噘著嘴,不耐的道。腳像是要驗證自己的決心,黏定在了地板上頭不動。

“啊,曝露了嗎?”

她看著他佯裝訝異的模樣,瞇了瞇眼,半晌才嘆了口氣道,“嗯啊…與其說曝露,不如說完全沒有要隱藏的意思吧。”

“哎——真的不要嗎?”

“絕對不幹。”她語氣中的懶散表露無遺,甩過頭,轉身就要丟下仍駐足在桌球室門前的王馬小吉徑自離去,“再說了…咱剛才被折騰得一番,已經MP不足……”

“啊啦啦啦,難道說超高校級的魔法師要臨陣脫逃嗎?”

從身後傳來輕巧的一句,使的她一時頓下了腳步。

“這也沒辦法呢,比起輸的落花流水,還不如就這樣放棄更瀟灑——”

“汝說什麼…!”

然後夢野秘密子不負眾望的,一口咬上了他垂下的鉤。






“就只讓小夢野獨家欣賞,世界厲害的惡之結社的總統——王馬小吉最帥氣的一記發球吧!”他一手拿著球拍,一手抓住橘黃色的乒乓球,不斷的在桌面上彈起接住放開彈起接住放開。是蓄勢待發的姿勢。

她也不遑多讓,跟著他說出了自我介紹,“咱身為宇宙厲害的Magicians Castle最受矚目的新秀,絕對要讓汝嘗嘗魔法的……”

“有破綻!”

“嗯啊啊啊啊——疼!”

她話聲未落,他便趁著她還在開始前場臺詞時,以球拍帶著正好從桌子彈上來的球一把揮了出去。而球在對方場地彈了一下後,直接往慌了手腳而亂揮拍的夢野秘密子額頭上磕去。

“呢嘻嘻,Magicians Castle還真弱啊。”

“吵死了——”

她撿起了球,故作帥氣的將它揮了出去,球在半空中劃出完美的弧度,如果就像跳水一樣被列入比賽項目的話,或許能夠拿到不錯的成績。

但是因為撞上網了,所以是零分。

“Magicians Cas——”

“再繼續說下去,咱會用禁言咒將汝的嘴給封死!”

“嘛嘛,不要惱羞成怒嘛!烤竹莢魚的臉會一下子——”

“咱才不是那種方便樸實的料理呢!”她握著拍子的手緊了緊,“現在開始才是動真格的,汝可要為自己狂妄的發言負起代價…!”

他揚起了笑容,興奮的道,“那可真是求之不得——”

在沈迷於以自創必殺技來進行比賽約三十分鐘後,兩人體力終於耗盡,這才慢慢接收到因專心於比賽而沒進到耳朵裡、圍觀人群的話語。在聽到了有小孩看了之後問“媽媽他們在做什麼”、結果被像是母親的女人說“小孩子不要聽”訓斥後,漸漸清醒了過來,彼此難得有默契的一起說“還是回去吧”。






“結果身上都是汗了……”她搧了搧衣服,避免布料被新流出來的汗又弄的濕黏起來,“咱想再去泡一次溫泉。”

“那我也——”

拉門立刻關了起來,把他隔絕在外,意思淺顯易懂。

等到房間裡只剩下了他一人之後,他走到了陽臺外,不禁從體內發出長長的一聲低嘆,伴隨著這個動作,他的肩膀也像氣球泄了氣似的塌了下來,整個體重倚在了木欄杆上頭。

突然感覺到身子軟了下來後,他才意識到一整天都壓抑了多少忐忑,不自覺的苦笑喃道真是不妙。

此刻空間靜謐的連他的呼吸都響的燥人,偶爾能聽到夢野秘密子在溫泉中偶爾濺起的水聲,還有枝葉碰巧被拂過的微風弄的沙沙作響的聲音。正好能讓他靜下心一些。

星幕低垂,像是不會濺起水花的海面,點綴上了陣陣星點,數量多到放眼過去都眼花撩亂起來,壯闊的像是一伸手就能觸碰到。為求清靜,溫泉會館蓋在了山上頭,所以不但光害少,視野也開闊。

他就如心中所想的,朝著星空伸出了手,而在這刻,他聽到了身後傳來的腳步聲,他扭頭過去時,她正好發出發話前的吸氣聲。然後下一刻,視野開始偏移。

時間的流動突然變得非常緩慢。

他的大腦還沒有處理完現下所發生的情況,從懸空的腳底湧上的恐懼感已經在流動的血液中跑竄開來,佔據了整個腦袋,直到感覺到難受之後,才意識到剛才為止自己都屏住呼吸著。

開始喘出一口大氣之後,周遭的一切聲音、景象都慢慢能接受進體內了,夢野秘密子的呼喊聲在這片靜謐的荒林之中變得格外響亮,在她的上頭是他方才所見過的星空,唯一聯繫起他跟她的只有她拽著自己的那隻手臂。

他仔細的看了他方才站立的地方,那裡的欄杆缺了一塊,恐怕是被他方才壓斷的,而夢野秘密子此刻即是趴在了木頭地板上頭,從邊緣兩手抓住他的手。

真是諷刺的一刻,他只是想要打趣夢野秘密子,卻真的自己遭遇上了HP即將歸零的狀態。

如果跟昨天的自己說自己要在這裡死了的話,恐怕會被予以嫌惡的表情。但此刻的他看著這片被星點密布的夜空,忽然覺得好像也能夠接受了。

“不要露出那種真的要死了的表情啊啊啊!!快給咱想想辦法!!”

“就算要我想辦法,我也想不出來啊。”

輕快卻依然冷靜的聲音,與她激動不已的喊叫呈現對比,都不知道誰是垂在下面的那個了。

“咱必須要負起責任把汝抓起來,因為本來咱就是要死的人,是因為咱擅自將行程更改,而導致的變故,讓汝的命轉移到了咱身上…!”

在他因為困惑著對方的話語而不知道該做何回應的時候,他想起了春假前他所用的藉口。

——‘我預測到了未來,妳在春假開始的第二天時,在只有妳一個人的家裡遇上了搶匪,然後因為妳看到了他的臉所以就被滅口了,也就是說,小夢野會在那一天死去…!’

他不禁啞然失笑,“都說了,那個是騙妳的!這個不是妳轉移給我的命運,而是我自己的命運哦?”

“那咱們就、一起逃離命運吧!這不是咱說的嗎!”

她因為使力而變得扭曲的臉龐,他卻感覺不到半點醜陋,不知道為什麼,有種特別想笑出來的衝動,但現在的這情況,只要他一笑,扯動了手臂,就真的要猝不及防的掉下去了。

但是沒過幾秒,與方才截然不同,中氣不足的聲音微弱的傳來,“嗯啊……但是已經撐不下去了……”

“哎——把剛才的感動還給我!”

“汝住嘴!”

“……真沒辦法。”他感覺到貼著自己手臂的兩隻手心,已經悄悄滲出汗來,有些脫離了原本抓住的位置,他不禁嘆了口氣,另一隻手在口袋裡掏了掏,片刻後,在陰暗中仍不掩鋒芒的刀子出鞘,“認的出這是什麼嗎?”

“那個是……咱帶來的開山刀……”她忽然訝異的縮緊瞳孔,像是預料到什麼的,不安的開口,“王…王馬,汝不要做傻事啊,咱…咱怕疼——”

眼看他手上的刀子就要往她的手上戳下去,她不禁閉上了眼,兩手也鬆了開來。

沒有東西墜落的聲音。

她睜開了眼,看到眼前已經沒有他的人影,正感詫異時,斜眼瞥到了左邊的人影,他已經將刀片斜插進地板上頭,將自己的身子支撐起來托了上去,直到連腳底都有了木板的保護後,才喘出一口大氣。

“……汝不是要將刀子插在咱的手上,逼使咱放手,好免得咱也一塊掉下去嗎?”

“啊啦啦啦,我什麼要做那種事,小夢野是受虐狂嗎?”

“嗯啊,才不是!”

“不過,妳看,”他站起了身子,將自己轉了一圈,讓還攤坐在地上的她好好看看,“我沒有死,所以說那個本來就是——”

她撞起自己懷裡的那一下,讓他止住了話語。

“好險沒有死……咱們…咱們逃離了命運啊……”

他兩手浮在半空中,舉起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只好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背,不再繼續嚷說那個是自己的謊言。

“…是啊,我們逃脫了命運呢。”

他的謊言本就不能代指未來,因為未來是不可預測性的,就算他說自己明天能活著,但因為意外死了的這件事卻也不能說是謊言,如果他今天的死的確是在他的命運之中,那夢野秘密子的話也未嘗是錯誤的。

虛驚一場後,旅館的老闆娘為了補償他們,想要再給他們換新的房間,然而王馬小吉卻說“那個新房間讓她去睡就可以了”,所以如夢野秘密子的心願,分了房間睡。

她離開他的房間時,再三叮囑他不要再靠近陽臺,讓他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當初說不要靠近的還是他自己呢,居然反被她這麼說。

“如果突然有盜匪闖入咱的房間的話……該怎麼辦?”

“啊哈哈,哪有盜匪會搶一個身上沒錢的人,小夢野還真是會操無謂的心呢。”

她不悅的噘起嘴,“咱這不是說如果嗎?”

“那我會去救妳。”他沒有思考過多時間,像是下意識的回答道,“因為我們是逃離命運的夥伴啊。”

儘管他的笑容依舊,語氣輕浮,但她卻莫名從中覺察到一股安心感,原先皺起來的五官,都鬆懈了下來,變成了燦爛的笑容。

“嘛,雖然我是這麼說的,但我還是覺得盜匪不會這麼沒眼光找上小夢野的哦,可以安心睡覺了。”

“汝住嘴!”

Fin.

字數快9k(…)

其實是給小希的生日賀文,延遲了三個月了感覺沒有臉面對了xDD

謝謝 @藤原希 願意跟我聊王夢!!還有產了那麼多糧滿足大家,明信片跟禮物都有好好收著真的都超好看……每天放在書桌底下看一眼就回復能量了(到底)希望明年還能一起慶祝妳生日!!希望我明年不要再遲到(不是

然後當初答應的是說溫泉旅行結果還加了一堆亂七八糟結果就變成這樣了…!(?!?!)假裝完成了當時的約定x

评论 ( 7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