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V3/王梦】恶魔契约

跟大家吹吹這隻EE,是我點的paro😇😇

空巢老ee:

*是培根@Sakune 生贺!恶魔吉X普通女子高中生梦的Paro
晚了将近一周非常抱歉!
*有微量的是安
—————————————————
留着红色短发的少女无精打采地提着袋子走出便利店。五点左右正是街道最繁忙的时候,大部分上班族形容疲惫,学生们则完全不同,大多都精力充沛,兴高采烈地同朋友分享春假里的趣事。
而她,垂着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人群中即使被追逐打闹的初中生或者行色匆匆的成年人撞了一下,她也只是停下来,缓缓回头,用黯淡的棕色眼睛注视了他们一会,继续低着头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前行。
直到遇到红灯,她无意识看向自己的单肩包,眼神才有了一丝波澜。
她很确信自己放学之前拉好了书包,但它不知何时被人拉开了拉链,她略微焦急地翻找起钱包,翻到以后才发现包里多了一样东西。她把多出来的一本书举到面前,仔细地观察起来,完全忽略了街对面亮起的绿灯,还有与她擦肩而过的行人。

“原来是这样的孩子啊,该给她什么见面礼呢?”与少女所在相隔不到半条街的天桥上,一个深紫色头发的少年悠闲地趴在栏杆上,低声说道。
“还真是出乎意外啊,王马君。”少年听到有人唤他名字,神色自若,也没有回头:“啊哈哈,小真宫寺还真是喜欢我啊,居然跟到这里来了。”
王马身后的长发青年男性不悦地皱起眉,语调里隐隐有怒气:“你这人还真是一点没变,果然我该早点拔掉你的神经。”
“小真宫寺生气了,我好害怕喔~”虽然这么说,他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那就让安吉来解释好了,小吉选中的那个孩子,和安吉恰好是一个学校的喔。”真宫寺身边同行的银发少女,背着手直接凑到王马身旁,她的身上穿着附近女子高中的制服。
“而且,她肯定不是你的首选,一看就是简简单单的能够升入天堂的纯洁灵魂,”真宫寺补充道,“呼呼呼,看来王马君也克服不了恶魔的天性啊,自然而然地想去亲近纯净的灵魂。”
出乎意外地,王马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他才转向那两人,有些惋惜地低声说:“啊啊,她走掉了呢。”
——仿佛刚才的沉默只是为了目送红发的女孩子。
“作为最邪恶的恶魔,我玩什么都会选择地狱模式。不管是遇到什么样的家伙我都认了,把这样无聊的灵魂变得不无聊才是最最有趣的!”他面对他们,摊开手,笑容可掬地说道。橘色夕阳即将他正对着的建筑,让他的脸部被罩在阴影里,因此,爽朗的笑容也沾染了一点阴沉的意味。

* * *
对梦野秘密子来说,这样的晚上是辗转难眠的。
掖紧棉被,调整了数次睡姿,脑海里依旧不断浮现自己离开学校之前的一幕。
走廊上的公告栏上,她中午贴上的小幅海报岂止是无人注意,到了黄昏,它已经被全校最耀眼的社团——年年都获奖的合唱团的招新海报盖住。
她本来准备靠现场表演吸引同校生对魔法产生兴趣,好凑够启动新社团需要的人数。只是,路过的很多女生都用憧憬的眼神望着合唱团海报,兴高采烈地谈论着关于那个社团的事,失去了上前的勇气。
“好麻烦,回去吧。”

起风了,掀起窗帘,墙上浮现被路灯投射的街边树影。刚生出的树叶随风摇曳,不同寻常的是,枝桠的间隙,逐渐被诡异的人影填满,细看头上还有山羊的角… …
她刚尖叫出声,嘴就被捂住,身上也被施加了重量,在黑暗中,她只能看见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影。
“嘘——会吵醒邻居的喔。”
借着漏进房间的昏暗灯光,梦野看到了入侵者头上不属于人类的犄角。

这个晚上无疑是特别的,某种机缘巧合,让梦野秘密子的人生轨迹永久性地发生了改变。

“所以说汝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这本书?”打开灯以后,梦野举起一本装帧精美的厚书,问道。这本来历不明的书是她在放学路上才发现的,不知何时被人塞进她的书包里,她本来想丢掉它,却被书本有年代感又看上去价值不菲的外表吸引,打开书,却看不懂其中的一个字。
“Bingo!”袭击她的少年看上去心情很好,“因为觉得很有趣,我就用这样随意的方式来选我的契约者咯!”
恶魔、契约这样超出凡人常识的内容,她一时间难以消化。她也实在想不出一个看起来和她年龄相仿的少年,是以何种方式闯入她的房间,抱有的又是何种目的。
明明席地而坐的是对方,她还坐在床上,她的气势却没有因此压过他的,反之,她的忧虑、怀疑和退缩尽收他眼底。
“啊啦啦,还不相信吗?这就没办法了。”说罢,探过来拉过她的手。
“等… …”手指相触的地方,出现了不真切的、淡淡的紫色光晕。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力量,让她确信,两人,或者说一人一恶魔,确实被施加过某种羁绊,紧紧相连。
他又放开她,背后展开纯黑的翅膀。在这不大的空间内,悬空而立。
此时,梦野眼中个性糟糕,谈吐轻浮的少年,散发出了一种极强的气场,“来自地狱的使者”——这样的词组形容他。
“小梦野,”他凑近了她,没有给她质问他为什么会知道她名字的机会,低声说道,“我是恶之魔王,名为王马小吉,和你签订契约,实现你内心的所有愿望,而你,将会成为恶魔的眷属。”
额头相触时,她下意识闭上眼,不敢直视王马紫色的双眼。在他的注视下,她的所有伪装都是多余的,甚至连灵魂不再属于自己。灵魂被拷问的感觉消失后,她瘫倒,眼前却连人影都没有。

消失了?刚才的也是梦吗?然而她身边的、用来质问王马的读不懂的书本给予了她否定的答案。
“等、等一下!!!汝在签约前问过咱的意见吗?!”想起了什么似的,她冲到窗口,大声喊出了最不该被忽略的问题。
——显然,这是徒劳的。

* * *
昨晚的奇遇,是真实存在的吗?
整个早上,梦野都被睡眠不足造成的头疼所困扰,清醒时也不免胡思乱想。

她恍恍惚惚地挨到了下午,在校门口又被一个肤色黝黑的学姐拦住。
“秘密子要加入学生会吗?”学姐用轻飘飘的语调问道。
“汝怎么会知道咱的名字?”梦野被她猫咪一样的灰蓝色眸子盯得有些头皮发麻。
“喵哈哈,神明大人告诉安吉,秘密子一定在为魔法社的事情苦恼,如果加入学生会的话,说不定能够梦想成真哟?”自称“安吉”的学姐伸出自己原本背在身后的手,手上拿着梦野前一天贴在公告栏上的手绘海报。
“嗯啊!汝想对咱的魔法社做什么?!”
安吉不再多言,从侧面抱住了梦野。
“汝想干什么?”
“安吉看到了,秘密子的神明大人,是一个温柔的帅哥呢。他一定会告诉秘密子最终答案的。”

什么神明大人,什么恶魔,都随他去吧。梦野踢着路上的碎石子,身边走过三三两两谈笑着的同校女生,追逐打闹着的隔壁男女混校的学生,被夕阳拉得老长的影子尤显得估计颓然。
还有啊,她皱起眉头,想道,那本来路不明也读不懂的书,还是扔掉比较好——说不定这样就能摆脱王马小吉了。

夜深人静,她在堆满了魔术道具的书房席地而坐,笼子里的鸽子睡得很熟,她不忍心打扰他们,默默抽出扑克牌铺在地上。
离上一次登台演出已经两年。
师父,咱该怎么办呢?

两三天过去了,王马小吉没有再出现,一切都好像从未发生,只是关于魔法社的烦恼,还是困扰着梦野,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如果对魔法弃之不舍,总会有好事情发生的。
——师父曾经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再次见安吉学姐的时候,梦野被告知在社团招新的最后一天,她有机会在体育馆的舞台上向大家展示魔法。
“这都是神明大人保佑了秘密子!”
“明明是咱的魔法!”

无论如何,只要准备好两天以后的表演,一切都会变得顺利的。
放学之后,梦野的步伐都变得轻快,只是,刚打开家门,她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
玄关不远处,堆放着几箱葡萄味汽水,客厅里,深紫色头发的少年斜躺在沙发上,一边吃着零食一边悠哉悠哉地观赏着球赛,仿佛他才是这栋房子真正的主人。
“哟,小梦野回来啦!”他笑容可掬地向她挥手。
“嗯啊!汝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契约啦,我可是很关心小梦野的,所以搬过来了。”花了不到一秒的时间,他就出现在她的眼前,她从一开始就觉得王马和前几天不太一样,这才想起他此时外表和普通人类无异,没有犄角也没有翅膀。不过搬过来是什么意思?
“呢嘻嘻,因为我是恶魔,把外表变得接近普通人类也是很容易的事情,”他说着,头上出现了恶魔犄角,过了一秒,犄角就消失了,“不过刚才说关心小梦野骗人的!只是为了方便而已。恶魔在人间的权利也是很有限的,不能造成太大的影响,所以需要契约者来代我做一些事情了。当然,蹭吃蹭喝也是一方面!”
梦野只觉得,眼前的人,从眼神到嘴角的弧度,再到那意味不明的着装风格,尤其是黑白领巾,都碍眼到了极点。直接把他推出家门,她显然做不到,只好默默地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却无人接听。
“和恶魔对着干是不可以的喔?”王马将食指放在嘴边依旧保持着惯有的笑容,出于恐惧和排斥感,梦野只觉得这笑容越来越渗人,唯一能做的就是转身逃离这里,然而对方早就看穿了她的意图,先发制人地把她逼到了墙角。
“小梦野有非实现不可的理想啊,比如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魔法,还有找到师父,这些我都可以让你实现,这个不是骗人的哦,”他一手挑起她的下巴,让两人视线平齐,另一只手支撑在她身后的墙上。
恶魔到底是怎样的存在?能够轻而易举地得知人类内心最强烈的愿望。如果接受王马,真的能够实现它们吗?
她的心狂跳起来,无从思考他们的姿势有多么引人遐想,也不知道王马到底有没有使用传说中蛊惑人心的魔法,几十秒过去了,她逐渐被他的眼神,他的话语慢慢击溃。
这次就答应他好了。
她呼出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为所动,也不想在气势上输他太多,声音终究带着一点颤抖:
“知、知道了,汝快让咱去做饭!”

* * *

“原来恶魔也会吃饭睡觉啊。”
“我现在和人类的肉身没有太大区别的,除了有魔法这一点。啊啊,当然不是小梦野现在的魔法啦,但是迟早会学会的。”

“说起来,汝前几天去哪里了?”她想起自他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以后,就杳无音讯了几天。
“去工作了哦。天国的条条框框有很多限制,所以就要靠我们恶魔来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了。造成好多恶性事件,我现在的形态,也只能发挥出自身实力的5%吧,而且我也不能直接对这里进行过多的干涉,但是本身就是人类的小梦野就不一样了。”
“咱还是不理解。”
“呢嘻嘻,小梦野果然是笨蛋啊。先好好准备魔法秀,然后我再教你怎么帮我吧。”
“嗯啊!谁是笨蛋了!王马怎么知道咱要表演魔法秀!”
“呢嘻嘻,我偷看了小梦野的手机备忘录,虽然是骗你的!”
一个满口谎言的恶魔少年,就足以让梦野精疲力竭。她不敢想象今后的日子会变成怎样的,对于和一个认识久的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这件事也毫无准备。

在王马的假哭和威胁的双重攻击下,她最终还是把一部分魔术道具搬到自己房间里,让他住了书房。
谁知道,她第二天又没有看见王马,虽然获得了久违的安宁,但她开始怀疑这神出鬼没的恶魔是否真的能够实现她的愿望。

直到又过了一天。
“铃铃铃——”
她并不急着睁开眼,只是伸出一只手,想要按掉闹钟赖五分钟的床。却发现床头柜上空无一物。
极为不情愿地坐起,早上睁眼看到的第一幕便是,王马正在她书桌前的座椅上,摆弄着闹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放声尖叫起来,条件反射似的将棉被拉到脖子以上裹紧。虽然她的睡衣是很严实的款式,完全没有必要作此反应。
“早上好!小梦野今天就要表演魔法了,我是特地来送行的,啊啦啦,不要紧张,我对小梦野儿童一样的体型一点兴趣都没有!”
“汝最好收回儿童体型那句话!咱还在生长期!”她气得抓起枕头,扔向不远处讪笑着的王马,却被他稳稳地抓在手里。
“原来比起魔法更在意体型吗?”他把枕头挡在面前,露出一半脸,笑道。

折腾了十分钟,她总算将他赶出了房间。穿好制服,她拉起装满魔术拉杆旅行箱,
“咱去学校了,汝不可以在家里添乱哦!”她深知,就算这么说了,王马也不会乖乖地倒在家里的。但不叮嘱一句,她是无法安安心心地去学校的。
“嗯嗯,虽然是骗人的,还是祝小梦野表演顺利!
“还有,回来要亲自表演给我看喔!”
不知是不是幻觉,她第一次从他说话的语气里听出了期待和善意。

拖着沉重的箱子走了一段距离,梦野才从来自王马的精神折磨中缓过来。
从小到大,她身边的人总是不厌其烦地纠正她说“秘密子会的是魔术,不是魔法”,而王马就没有提过“魔术”这个词语——这大概是他唯一的可取之处了。

“梦野同学,需要帮忙吗?”在后台工作的学姐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咱有点紧张。”
离梦野登台,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看着散落一地的道具,一筹莫展。她很清楚自己昨晚往箱子里装了什么东西,可是,这里多出了很多道具,比如明显超出箱子容积的鸟笼,充满了某种既视感的黑白格子的魔法箱。
果然是王马对它做了什么手脚吧?这也算是契约中的一部分吗?她想清了前因后果,压低惯帽檐,心里有了打算。
那就赌上魔法师的名义,来一场盛大的魔法秀吧!
“咱是高一B班的梦野秘密子,欢迎来到魔法秀!希望… …咱的魔法能够给汝等带来快乐!”刚登上舞台,她紧张到了心脏快提到嗓子眼的程度,直到她变出鲜花以后钻进魔法箱,才记起自己忘记告诉她们有关魔法社的事情。
接着她行云流水般地表演起自己擅长的魔法,从普通的扑克牌诡计到取下帽子让鸽子消失,再到从口中取出一长串彩旗。十分钟以后,她脱掉身上的披风,几十多只鸽子飞出,以两只为一组,口中衔着纸质礼炮。她一挥魔法棒,它们就飞向观众席,“啪”地一声,五颜六色的纸片纷纷落下。
“咔咔咔,这就是的魔法师梦野秘密子魔法秀喔。要加入魔法社吗?”
掌声中,她用银白色的金属杖指挥鸽子在她的脚边排列整齐。瞥见观看魔法秀的女孩们的表情以后,突然觉得,有没有人加入魔法社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能够常常用自己的才能,为她们带来笑容,就够了。
“梦野同学,我要加入!”
“表演太帅气了!可以教我吗?”
“啊啊我好在意是怎么掐灭火焰的啊,训练鸽子感觉好难耶。”
“本来以为是中二病贴的告示,原来是真的魔法秀。而且这个学妹好可爱啊!能成立社团的话我想参加!”
“梦野同学不要哭啦!”
缓过神来,她的脸颊、腮边都被泪水打湿了。
是幸福的泪水。

“咱本来准备简单的魔法的,汝居然准备了那么多。今天,多亏了汝了。”她把一大盘蛋包饭,放在坐在饭桌前喝着汽水的少年面前,说到感谢的话语时声音已经细如蚊蚋,以她对王马的了解,他如果被这么感谢一定会得意起来然后对她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
“是小梦野自己的魔法吸引了大家,我只是给小梦野提供了一次机会而已。”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王马认真的表情。
他们就这样平静地一起吃晚饭,聊着日常和契约的细节,偶尔来一下玩笑。
——就像家人一样。她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只是师父失踪以后,就不曾这样和其他人在家里吃饭了。

“小梦野,今天跟我一起去工作吧。”
“嗯啊,人家今天表演了魔法,MP已经耗尽了。”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好无情,明明人家才帮你成功申请魔法社了,这就翻脸不认人了呜啊啊啊啊啊啊!”不过是拒绝了他,他就嚎啕大哭起来,眼泪如瀑布一般。
“汝不是说过,是咱自己的本领吗?!”

果然,她和恶魔,不对,是和王马小吉这种恶魔,是无法过上和平又安静的日子的。

* * *
离开教室前,她胡乱地把期末考试试卷收进单肩包,长吁一口气——在暑期补习班地狱的边缘挣扎了一番,总算逃掉了。
“是秘密子呢!”
“安吉?”听闻有人呼唤自己,梦野往声源方向望去,白发女孩已然踱步在她面前,抓住她刚空出来的双手问道:“秘密子暑假有什么安排呢?”
“唔,还没定… …”她支吾起来,一想到在自己家里常驻的某人,她就头疼。虽然他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家,暑假来临,独自相处的时间大概会比以往还多。
“安吉要去旅游喔,会给秘密子带纪念品的!”对方忽略了梦野飘忽不定的眼神,趁梦野不注意,一把将其搂在怀里。
“秘密子好像很久都没有向神明大人祈祷了呢,”夜长幽幽地说,接下来的话让梦野不寒而栗,“而且秘密子喜爱的神明的面貌也和安吉初次见到的不一样呢,是个性更加邪恶的小个子神明、瞳色是紫色,秘密子,擅自改变心意,会被神明大人惩罚… …”

“碰!”
打断这个不愉快的梦境的,竟是列车的玻璃窗,处在睡梦中的她,脑袋狠狠撞了上去,她捂住疼痛的地方,毫不意外地受到了邻座之人戏谑的眼神,他抿着嘴,作出努力憋住不笑的样子。
“我就说了小梦野靠着我睡也没关系嘛,我可是很大度的喔!”
“嗯啊!明明是汝先嘲笑咱的。”她忘不了某个周末两人一起坐电车,她不小心靠在他肩上睡着了之后被嘲笑半小时的经历,于是在这次睡意来袭之前刻意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却依然在他面前丢了脸。
“不,不是被嘲笑的问题,咱只是想离汝远一点!”她意识到方才的话也极有可能成为王马的笑柄,急忙纠正道。
“诶,是吗?那小梦野在害羞个什么劲啊?”她越是躲避,他越是靠近,不依不饶地质问道。
他就是这样的,总爱突然接近她,是个以把她欺负到面红耳赤为乐的性格恶劣的家伙。就算找到极好的机会去报复他,都会被他反过来压制住。
签订契约以后住在同一屋檐,他捉弄她却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她,工作的时候,她都能注意到他有特意让她免于置身于危险的境地;学校里借给她少女漫画的同桌铃木说男生喜欢上女孩的表现就是总爱找她麻烦关键时刻又护着她,难道,“王马一开始就喜欢上人家了?”可是,他是恶魔啊… …
突然间,她捂住嘴,居然不小心说出来了!
“啊哈哈哈啊啊啊啊!”身边的人毫不意外地捧腹大笑,“谁会喜欢长得不可爱的竹荚鱼啊?”
“谁是下酒菜啊!”她不满地抗议道,还在思考以后该怎么直视王马的时候,王马破天荒地放过了她:
“还有四十分钟到呢,我也要好好睡一觉啦。”
说罢就靠着她的肩膀闭上眼睛,入睡速度快到令人咋舌。

肩部的触感和重量无法让人忽略。她又想起了梦里夜长安吉所说的邪恶紫瞳神明,背脊发凉,可是,刚凉下来的脸颊,又变得滚烫。
这到底是为什么?
和王马小吉签订契约不过短短几个月,经历的事情却比她过去十五年的还多。
比如某些永远无法解脱的灵魂,还有某个教会里伪善的神父。
她学会了真正的“魔法”,也亲眼见证了这个世界的阴暗面,只是在王马的说教中,人生观变得越来越混乱了。
她的魔法社步入了正轨,她的第一个心愿已了,于是他们在暑假踏上了寻找师父的旅程。
她也清楚,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Fin
才发现最后列车的那部分除了增加TBC感(←然而并没有后续)和沙雕度也没什么用x
总觉得这个梗过于瑟琴了但又说不出瑟琴在哪里,于是最后还是走了日常温馨向。(然而这只恶魔吉不够邪恶啊,苦恼😖)
快三个月没写过成篇的东西,希望培根不要嫌弃呜呜呜😭

生日快乐!是第二个生贺了!我真的炒鸡不会说话的,总之认识你真的很开心!







评论
热度 ( 41 )
  1. Sakune空巢老ee 转载了此文字
    跟大家吹吹這隻EE,是我點的paro😇😇
  2. 彩茫很少产粮空巢老ee 转载了此文字
    恭喜老e终于想到肝粮了!(这人在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