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本当幸せだったな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さ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KI入】同居日常段子

#才育線畢業後的兩人
# @空巢老ee 的點文






1.

——‘如果不知道要去哪裡的話,就來本大人的研究所待著吧!’

還不斷的在心中反覆倒帶著那時候從對方口中吐出的話語,便忽然聽見不遠處傳來了喧譁不止的嬉笑聲,他往發聲處瞥去,距離KIBO幾步距離的幾個同級生就像是恨不得黏的連縫都不剩下,湊在一塊,一面咧著一口整齊的白牙,一面對著鏡頭喊著“Cheese——”。他仿佛在他們身上看到了耀眼的令人睜不開眼的光芒。並不是從相機的閃光燈中投射出來的,而是他們本身映出的光采。

看著他們之中簇擁著一個已經成了淚人兒的少女,哄著她像是在說別哭了別哭了,他稍稍垂下了眼。

與其說是同級生,不如說是(前)同級生。

從今天開始——從現在這一刻起——他便已經不是希望之峰學園的學生了。從典禮開始,到迎著學弟妹們的目光、走出校門口的那一刻,明明是一直灌輸進記憶槽的事實,他卻漸漸的才有了知覺。

也許是這個學校有能夠預知未來的超高校級的占卜師,恰好那天時值櫻花紛飛之際,就連站的離櫻花樹有點距離的KIBO都能看到飄到視線前的花瓣,腳邊覆著以櫻花鋪蓋而成的淡粉色地毯,他瞇了瞇眼,花瓣小巧可愛,原本接在芯上頭的部分顏色要更加深邃,只要一瞧就能馬上識別出來。

他好奇著櫻花花瓣的觸感,隨手拈了離自己最近的那一瓣,還在接收著那花瓣所傳遞過來的資訊,肩膀卻被一股外力一把扳過。

“喂!在這裡抓著花瓣幹什麼呢!難道不是應該先來找本大人嗎?”

來者將以紅緞帶束成卷狀的畢業證書背在肩上,與那身後的落英相襯的笑容燦爛的掛在臉上,入間美兔還沒等對方緩過來,又咧著張嘴繼續開口。

“恭喜畢業哪!”

在今天——在這所學校裡,他道別了幾百名的“前”同級生,以及,迎接了“新”同事。






“唔……”KIBO將手臂擋在臉前,避免滾落下來的飛塵進到眼裡,也沒有閒情逸致的去想這樣的場景就如同在細雪紛飛的清晨般,格有一番詩意,就像她沒有一絲情調的拆開封條,將被她稱為研究所的屋子給踹開,霎時,從門簷上抖落的塵埃灑了一地,在午後太陽微光的映射下特別顯眼。

“哈啊?居然一個東西都沒少,本大人還擔心著在就讀希望之峰學園的這幾年會有狂熱粉將本大人的物品給獨佔走,接著在深夜的時候拿著這些本大人的私房小物來DIY呢!”

“那種事絕對不會發生,請入間同學儘管放心好了。”

“咳…咳……不過啊,這裡的灰塵可真的積到都要溢出來了,喂,KIBO,把這裡給打掃乾淨!”

“哎?我?”

“不然這裡還有誰呢,難不成是本大人嗎?”她也不等他應答,徑自走入了屋內,打了幾下大大的呵欠後頭也不回的向後頭的他擺擺手道,“這可是你的第一份工作,好好幹啊?”

“……工作?”過了片刻,他才緩緩意識過來,她所謂的共事是什麼意思,立刻尖聲喊道,“入間同學——”






“哈啊……我到底是為了什麼來到這裡的呢……”

隨著每一次掃把的擺動,KIBO便感覺自己的心情跟飛揚起的灰塵一樣緩緩落了下來,不禁嘆了口氣。

他再看了一眼方才入間美兔走進去的那個房間,從好幾個小時前開始人就沒有再出來過了,如果沒有動靜的話他或許會以為她倒頭睡了,但裡面一直傳出金屬相撞而生的不安的聲響,他立刻便認定她是在工作了。

可是……KIBO看著自己手上的掃把跟畚箕,自己可不是來這裡當掃地機器人的,是覺得自己能夠幫上入間美兔的忙而來的,雖說現在這樣某種意義上也是幫忙,但是不對的…!他的體內正不斷的叫囂著:他想做的並不是這樣的事情。

他將掃把擱在椅子邊,長吁了口氣,才下定決心要把自己所想的事情傳達給入間美兔,雖然工作不滿二十四小時就想要離職不太好,但畢竟是不符合興趣的工作,就算繼續待下去也無法長久。

他敲響了入間美兔那一進就沒再出來的房門,好陣子都沒聽到回應,他本來想道大概是力道不夠,正想要再敲一次,便聽到了門後傳來悶悶的呼喊聲。

“誰啊!”

“是我。”

“什麼‘是我’啊……!你是詐騙電話嗎!”

“什麼詐騙電話啊!不如說會在這裡的除了我跟入間同學外還會有誰啊!”

“那、有什麼事嗎?”

終於進到了正題,KIBO不禁躊躇了起來,畢竟是同學一場,話不能說的太重,要盡可能委婉的表達出自己的意思,他在心裡排練好臺詞後,再度喊道。

“我想要跟入間同學談點事,能不能進去呢?”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聲調聽上去有些急促:“啊?有什麼事不能等等再說嗎?”

“是很重要的事,所以我想要當面跟入間同學說!”

他聽到裡頭的雜聲漸漸止息,便困惑了起來,想著大概是入間美兔決定要停下手邊的工作來與他談話,伸手想要打開門,“打擾了——”

“呀啊啊啊啊啊——不准開門!”

“咦?”

伴隨著一道淒厲的慘叫,像是沉重的物體落到了地上,不斷冒出的悶響此起彼落的從門的另一邊發了出來。

他心裡喀噔一下,不管真實的情況是如何,發出這樣的聲音絕對不會有好事,他不顧入間美兔方才的阻止,就算是她現在正在換衣服也好,屬於緊急情況的現在也顧及不了那麼多了!

“失禮了!我進來了!”

——眼前沒有入間美兔的身影。KIBO不禁錯愕的怔在了原地,還在門外的另一腳甚至都忘記跟著踏了進來。

但是讓他驚訝的不是不見的入間美兔。

而是牆上的橫幅。

“‘恭喜KIBO有幸來到本大人入間美兔的研究所’……這個是……什麼?”

在房間正中間擺著道長桌,上頭有著一塊八分之一大小的蛋糕,還有好幾瓶的香檳疊在了旁邊,剩下的空間皆被相框給佔據,有高一到高三時的校外旅行,有歷年來的文化祭,班裡同學相約而出的旅遊也有。

還有,他穿著制服、手拿著被紅緞帶捆成束狀的畢業證書、站在被櫻花鋪墊的地毯上的照片。

他看到從雜物堆裡艱難的爬出來的入間美兔,頭上的護目鏡歪到了側邊,頭髮也變得毛躁起來,同樣在雜物堆裡的還有一把鐵梯,估計是從上面摔下來的。

她一冒出頭,便立刻看向了門邊,將他臉上的訝異收進了眼底,意識到了對方看到了什麼,便重重嘆了一口氣:“啊啊!結果讓你全看到了,本大人沒興致了!”

“哎?難道入間同學一整天都關在房裡做這個嗎?”

“不然還能用什麼時候做?洗澡的時間嗎?自*的時間嗎?真是滿腦子邪穢的想法啊!”

“等等,我一個字都還沒說,明明是入間同學自己擅自猜想擅自認定的吧!”

“那,你說要談的事是什麼?”

她直率、一如既往的目光對上了他的雙眼,在那瞬間,他原先在心中彩排無數次的說詞一下子都潰散了,並不是因為心虛,而是他意識到了一件事情。

——他這輩子、可能永遠都敵不過入間美兔這個人。

他沈默了片刻,才在她困惑的注視下露出了一道苦笑,說道。

“我打掃完了。”

她聞言,似是不能接受這個回答,不敢置信的瞪圓了雙眼喊道:“什麼?這種事有那麼重要嗎?居然因為這種事害的本大人差點面臨腦細胞受損的危機,你知道這是全世界的損失嗎!”

“是的,非常抱歉!”

“啊啊可惡——為什麼你還笑得這麼開心啊!”

KIBO靜默的在心中回應那份困惑。他一定是再適合這裡不過了。

但是有一點——

“入間同學,妳為什麼要穿成那樣啊!”

他意識到之後,立刻將自己的雙眼給遮了住,在他藏住之前,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只有穿著輕薄的內衣褲、外頭再罩著一條圍裙的入間美兔。

她受到質問,不但不覺得羞澀,反而自豪的挺起胸來,“咦?本大人想說,男孩子應該都會喜歡裸體圍裙吧?今天就特別讓你享受這福利!怎麼樣?喜歡嗎?*起了嗎?”

“請不要再問了——”






2.

今天是前·超高校級的發明家——入間美兔在畢業之後首次發表的發明公開說明會,理所當然的,比起以前有更多的人潮湧進會場,其中不乏地位甚高的研究家一塊前來,將整個會場擠的水泄不通。

當然的,KIBO也被帶來了,但卻沒有跟在她身邊,而是被她丟在了台下,默默的看著周圍的人群像名流人士般互相交換聯絡方式、並且熱絡的討論著等會兒的主角——入間美兔。

他想像著自己也跟身邊的人一樣優雅的喝著香檳,因為實際上不能喝,所以只能靠想像力來補足,不過如果入間美兔知道的話一定也會順道問不能**的話是不是也會想像**——

“您好。”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我絕對沒有想像糟糕的事情!”

聽到了從身後傳來的聲音,他還沒聽清楚對方說了什麼,便立刻虎軀一震,反駁了起來,直到慢半拍的意識到對方的話,才愕然的回過頭。

“哎呀,真的是做的跟真人一樣呢,飯田橋博士也可真厲害呢……不過入間小姐沒有一定的能力也很難維修的這麼好吧……”

在KIBO的面前,是一位西裝筆挺、看上去有些年紀的男士,他此刻正一面搓著下巴,一面端詳著KIBO,目光就像在看著一道藝術品,而不是人,讓KIBO被看的不太自在,視線往別邊看了去,便一同注意到,站在男人身旁、與自己等身高的機器人。

“啊,”男人注意到了KIBO的視線,將身旁的機器人扯了過來,向他介紹道,“這是我試著做的機器人,你們說不定會有話聊呢,您的知識也可以因此讓他學會更多。”

KIBO面前的機器人在像是臉的電子顯示屏上露出微笑的表情,而KIBO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跟著露出有些尷尬的笑容。

“你好…請多指教……”

“你、好、幸、會。”

像是每個字每個字分開放出的電子女聲從機器人一張一合的嘴巴裡發了出來,這讓KIBO的笑容又更苦澀了一些。

“說的真是好呢,我自傲的好孩子!”男人順勢的摸了摸機器人光滑的頭部,後者的顯示屏上跟著露出像孩子般開心的表情。

KIBO看到此景,不禁輕笑出聲的道:“大家都是帶著自己驕傲的孩子來的啊。”

“嗯?您不也是嗎?”

“咦?”

“入間小姐的驕傲。”

男人看著KIBO露出了溫馨的笑容,讓後者一時間只能怔在原地,久久思考不過來。

——驕傲?

完全看不出來。

“不過能成為那個入間小姐的驕傲,一定是非常優秀的機器人,我們都是這麼想的!”男人沒有等他回應,便擅自熱切的繼續說了下去,“畢竟是那位入間小姐,年紀輕輕就能發明出佔有一定市場的產品,奇特的發想再加上那份容姿,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與她相關的訪問都沒有多談,但想必一定是極為知性優雅的女士吧!”

“咦……知性優雅……嗎?“

KIBO蹙著眉角,不太能理解自己聽到的是什麼話,將頭偏向了另一側。

“啊,出來了!”

他聞聲,便順勢轉身看向了台上,台下的燈光頓時黯淡了下來,即使男人沒說什麼,看到這狀況,KIBO也會想一定是台上發生了什麼事。

一道鮮紅色的身影優雅大方的躍上了舞臺。

他看到在他面前的入間美兔——身著一襲低胸的艷紅色晚禮服,腹部的束帶很好的將她的好身材凸顯起來,平靜的臉龐更襯得她的長睫毛在眼瞼下落上了陰影,看上去有股脫俗之美。

他聽到台下已經有人按捺不住發出了竊竊私語,就如同方才聽到的男人的話般,稱讚著入間美兔的氣質與不凡。

他仿佛覺得他所見到的不是入間美兔,但又確實是她本人沒錯,在這剎那,他感覺到自己相對於她是多麼的遙遠,隔著好幾道人潮,連觸碰都做不到。

她試了試麥克風的聲音,而後接著開口。

“本大人是入間美兔,不過應該沒人不知道本大人的吧?畢竟本大人是!擁有黃金腦細胞的!入間美兔啊!”

啊,果然是入間同學。

“本大人這次帶來的是能夠在夢裡看影片的眼鏡,這樣即使是睡著也能看小黃片了呢!不覺得本大人就是天才嗎!簡直是造福你們這群還沒開洞過的處了!”

嗯,真的是入間同學。

KIBO不禁同情的看了看台下的群眾,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錯愕臉龐,包括站在他身旁的男人,只見男人立刻摀住了他家機器人的耳朵,不斷的喃喃著“這些話不能學這些話不能學……”。

他好像有點明白男人說的“不知道為什麼與她相關的訪問都沒有多談”,不是“不多談”,而是“不願多談”,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對入間美兔誇張奔放的言語予以無視,導致入間美兔的形象在不知情的人腦中都是優雅美麗的模樣。

只見她仍舊徑自興奮的介紹著自己的發明,完全沒有注意到台下一個個變得異樣的臉色,他不禁噗哧一聲,輕笑了出來,在那剎那,他忽然有種想昂首闊步走向前頭的衝動。

他一面在她說明完畢之後鼓起掌,一面忍住那股衝動——他想要告訴在場的大家,她也是他驕傲的發明家。

就如同她重視他的那樣。

Fin.

對不起我好像好久都沒更新了………雖然也是有打很多遊戲的緣故,但也因為在台灣那裡出了王夢的小說本所以六、七月都在被原稿追著跑x

終於寫完一篇點文了……雖然本人肯定是不記得了但我還是要守承諾…!(…)

评论 ( 3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