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本当幸せだったな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さ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四葉草

#推特王夢版60分的題目

“哇啊啊——不要過來啊——”KIBO的慘叫連綿不絕,完全沒有多餘的精力回頭去看後頭的人離自己多遠的距離。
“我只是想要找沒人要的KI寶玩嘛!再說了了解人類在海灘上會玩些什麼很重要對吧?”在王馬小吉的手上,是一把已經灌滿水、正蓄勢待發的玩具水槍,他跟在KIBO身後追趕著他,其實他已經有些跟不上KIBO了,只好讓聲量大些好讓他產生自己在他後面不遠的地方而已。
在這樣半吊子的追趕快結束時,王馬小吉正想要停下腳步好好嘲笑那台完全沒有發現自己被耍了的機器人時,沒注意到地上有雙腳絆住了他,失去了重心後以臉朝下的方式與草地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呀…疼疼疼…搞什麼啊,”看到了那頂醒目的魔術帽,他帶點用心的重嘆了口氣,“還以為是哪裡來的豆丁,原來是小夢野啊——”
“豆…豆丁什麼的,汝不也一樣嗎!”她從趴坐的姿勢換成跪坐,“…為什麼汝的樣子那麼好笑啊,像是摔了一跤一樣。”
因為的確是狠狠的摔了一跤啊,王馬小吉把吐槽藏在心裡,反問道,“那不應該問小夢野嗎?”
“嗯啊?”她不解的仰頭思考,半晌後才像想到什麼說道,“是呢,因為咱在附近施加了結界魔法,經過的都會摔一跤。”
“剛剛KI寶也經過了哦。”
“機器人不算。”
“哇——真是過分啊小夢野。”他好好觀察她現在的模樣,頭髮都亂成一團了,衣服也被雜草沾染上,連臉上都能隱隱看見塵土,“話說妳在這裡做什麼呢,看起來真狼狽不堪啊,呢嘻嘻。”
“這個跟王馬沒有關係吧!好了,快點離開。”
“哼嗯…為什麼這麼著急呢…”王馬小吉看著慌張的把自己推擠到一旁的夢野秘密子,臉上浮現意味深長的笑容,“我嗅到了謊言的味道哦?難道有什麼不能說的秘密嗎,嗯,這樣的話也沒辦法了呢…”
“啊啊,”她看到他那副表情,明白到他大概不會善罷甘休,“汝麻煩死了,不過也不算是什麼秘密。”她攤開了手掌,讓王馬小吉看看她手心上的東西,“剛好汝也能助咱一臂之力。”
“……小夢野?不會吧…妳還相信那種東西啊?”他湊過去才不過看了一眼,便馬上縮了回去,以誇張的呈現方式,不可置信的望著她。
“嗯啊!有什麼不可以的,汝有什麼意見嗎?”
在夢野秘密子的手心中,是一株有著三瓣愛心狀葉片的的三葉草,約一個拇指指節的大小。
在中學生之間會很流行的活動之一,便是尋找四葉草了。四葉草是三葉草的變異種,幾萬株中只會出現一兩株,正因為稀有,所以聽說一旦找到它便能夠擁有“幸福”。
“啊哈哈,怎麼能有意見呢,不過這種事情靠小夢野的魔法就能找到的不是嗎?為什麼還搞成這樣呢?”
“……嘛,雖然是這樣沒錯,但是現在咱的mp不足,無法使用魔法啊。”
“那就等mp滿了再來找不就好了?”
“就…就算可以,mp也不是能隨便浪費在這裡的東西!”
“真是有一套莫名其妙的原則呢,那,我負責那邊,小夢野繼續在這邊找吧。”他說著便扭頭打算走開,“等一下。”結果卻被她拽住了衣擺無法前進。
“不要太感謝我啊小夢野,就只是當作消遣——”
“那一邊咱找過了,汝去另一邊吧。”
“……”他看著她毫無表情的臉龐,將她拽著自己的手甩開,悻悻然的往反方向走去,嘴裡還嚷嚷著“明明只是小夢野”。

“話說回來,這裡也太大了吧,找的完才怪。”王馬小吉嘟囔道,手上的動作已經漸漸的緩下來了,他活動活動自己僵硬不已的頸肩,發出了宛如在跟自己抗議般的不堪負荷的聲響,“啊啊,已經膩了,還是自己先偷偷離開算了。”他站起身,回頭望了眼夢野秘密子是否會注意著自己,但他看著她依舊埋頭搜尋著都不知道會不會有的四葉草,好幾次拿起了幾株放到眼前觀察,但又嘆了口氣放了下去。
方才她說過原本他要去的那塊她已經找過了吧?難道她真的一直都在這裡如此認真的找嗎?
“……真沒辦法啊,真是無法對這樣的她身上澆冷水呢。”他又彎下了身子,繼續了先前的動作,“我剛剛找到哪裡了啊,嗯…”
“王馬同學,你在做什麼呢?”他聽到了頭上傳來的呼喚,抬頭便對上了天海蘭太郎的視線,他一臉困惑的,似是不明白為什麼他會在雜草堆裡把自己搞的這麼狼狽。沒關係的,王馬小吉心裡想道,反正那時看到夢野秘密子的時候他也是一樣的想法。
“啊,”他掛上一如既往的笑容,“我在找四葉草哦。”
“四葉草…就是那個吧,代表‘幸福’的植物,你居然在找那麼稀有的東西嗎?真是辛苦你了。”
“對啊,小天海要不要來找找,當作日行一善嘛!”
“那麼我就找一會吧,好——”他才蹲下身沒幾秒,便摘下一株給王馬小吉看,“是這個嗎?上面有著四瓣呢。”
“……別開玩笑了。”看著他手上有著四瓣愛心狀的四葉草,他不可置信的回想前面這段時間他花了多少心力,無力的疲憊感包覆著他,使他有股想攤在草地上的欲望。
“那這個就交給你,我先走了。”他將四葉草塞在王馬小吉的掌中,接著擺擺手,“祝你們倆幸福囉。”他看了眼依舊在不遠處翻找著四葉草的夢野秘密子,莞爾說道。
“所以說不是——”他還沒把話說完,天海蘭太郎已經頭也不回的走的老遠了,他無奈的攤開手看了眼手心的四葉草。
“喂,王馬,汝這裡有收穫嗎——”她拍了拍他的肩,還沒看到他的臉,便先看到了他手上的四葉草,她開心的說道,“嗯啊!汝找到了啊,很好嘛,有心的話不是能找到的嗎?”
“……給妳。”
“咦?咱可以收下嗎?這樣好嗎,這個不是汝費了很久的心力才…”
“本來就是為了妳找的吧,不要多話,快點收下,妳倒是好好想想我花那麼多時間是為了誰啊?”雖然不是他找到的就是了,王馬小吉把最後一句藏在心裡,將天海蘭太郎給他的四葉草轉交給夢野秘密子,後者怔怔的望著他一臉不耐煩的神情,接著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謝謝汝了,王馬。”
“…啊啊,”不自覺的感到一陣難為情,他別過臉去,“都說了只是打發時間而已。”
“嗯啊!”
“所以說——”
“掉了…”他聽到這句話,馬上又轉頭回去看,接著看到了掉了一瓣、已經不是四葉草的三葉草。
“哈啊?小夢野妳也太笨手笨腳了吧?”
“啊?咱明明什麼也沒有做!是它自己掉下來的!”
“真是個大騙子呢,什麼都不做怎麼可能——啊,”王馬小吉裝出像是在思考似的神情,“對了,聽說如果找到了四葉草但它卻剝落了的話,反而會帶來不幸呢。”他看到她的臉上浮現不安的表情,接著說道,“嘛,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了。”
“……如果真的不幸了會怎麼辦…”
“小夢野妳已經聽不進我的話了啊。”王馬小吉拽著她的雙肩,接著在她耳邊大聲嚷道,“小夢野!”
“嗯啊!”
“妳仔細想想嘛,會不幸也是理所當然的,”他咧開嘴笑著說,“因為遇見我就是小夢野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了,接下來遇見的就只有不幸了啊。”
“………好噁心。”
其實他也覺得自己的話挺肉麻的。王馬小吉掩飾住自己的害臊,努力讓表情看起來跟平常一樣從容。
“不如說,汝就是不幸的根源吧,因為汝,所以四葉草的第四葉才會剝落!”她悻悻然的指著他說。
“把話說的真過分啊——”
“真沒辦法,反正它曾經是株四葉草,就好好收著吧。”
“會帶來不幸的哦?”
“汝就是咱最大的不幸,一定不會發生更加不幸的事情了!”
“……能一直這麼想就好了。”他輕聲細語道。
“嗯啊?汝有說什麼嗎?”
“啊咧?沒有啊?絕對沒有說小夢野天真的像個笨蛋什麼的——”
“信不信咱用殺人魔法讓汝閉嘴啊!”
“啊哈哈哈,小夢野妳不是剛說自己mp不足的嗎?”
“殺人魔法不需要mp!”
“那不就是單純的暴力了嗎!?”

如果她的那句話不是謊言,如果我能永遠成為她的不幸,那她一定能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吧。即使沒有四葉草什麼的。一定。

Fin.

明天預計還會發一篇…糖…真的…

评论 ( 5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