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最赤】不擁抱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為什麼…”最原終一將臉埋在了自己的雙掌中,但話語中的悲痛情緒卻表露無遺。在一旁看著的赤松楓只好試著去安撫他的情緒。
“最原同學…用不著那麼自責也可以的…”
“如果我有好好的再去懷疑的話,就不會中了黑幕的圈套的!”他突然抬起了頭直視她,後者先是被他的行為嚇的一怔,接著聽到他的話更加愕然了。
“咦?把我們關在這裡的就是黑幕嗎?”
“……不…”最原終一被她的重新提問弄的有些不確定了,思忖了半晌,才再度給了另一個答案,“其實王馬同學也蠻可疑的。”
“如果是那個人的話的確有可能呢。”她無奈的嘆道。
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在愛情旅館裡。雖然赤松楓一開始並沒有認出來,但是最原終一卻用著肯定的語氣說這裡一定是愛情旅館。看來是來過這裡很多次了嘛,她在心中嘀咕道。
也忘記了是從何時失去了意識,只記得上一秒還在食堂,下一秒便在彼此的身邊醒來了,床上還放著“不擁抱便無法出去的房間”這樣的字條。而門的確應驗了兩人最糟糕的猜想,不只上了鎖,門板還厚的無法將其破壞。接著兩人回到了床上,彼此默契的保持著一段距離坐著。本來還陷入了一片沈默,然而他卻開始自責了起來。
如果沒有人踏出那一步的話,是不會有任何前進的。於是她拿出了不知從哪裡來的覺悟,“沒辦法了,也許不做是真的出不去的,我已經做好準備了,來吧!最原同學!”
“等一下,請不要這樣,赤松同學!”他看到她這樣的行為便往反方向挪了幾公分,“請更多的珍惜自己一點吧!”
“所以說,只是擁抱哦?”
“雖然只是擁抱…但是…”才只是提到而已,他的臉便已經通紅的像是要燒起來一樣。
“……看到最原同學你這樣子,我也會開始不好意思的…”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在做著什麼大膽的行為,她放下了正做出擁抱姿勢的雙手,低下了頭不敢與他對視。
“……對了,”他像是想到什麼好主意似的眼神一亮,“雖然上頭寫的是擁抱,但是並沒有指定是哪種擁抱吧?”
“咦?什麼意思?”
“也就是鑽漏洞的方式,說不定可以用不會接觸到彼此的方式,讓監視著我們的人以為我們有接觸到,門就會開了。”
“嗯…有…有道理呢。”她眨了眨眼,乾笑著附和道。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開始試吧。”
接著赤松楓聽從他的指示,依舊張開了雙臂,但他卻算好了角度與距離,沒有碰觸到彼此。
“……沒有反應…”
“果然偷吃步是不行的呢。”她輕描淡寫的說。
“那就只好試試——”
“吶,最原同學。”
“嗯?怎麼了嗎,赤松同學。”
“你有那麼不想碰觸我嗎?”帶著冷淡,又有些無奈的語氣,即使是沒有看到對方的表情,最原也明白的知道她生氣了。
“等等,我不是那樣——”
“雖然最原同學說要我更珍惜自己一點,但是如果對象是最原同學的話,對我做什麼都可以,難道你不是這麼想的嗎?”
“等、等一下,所以說…”他正想辯解,但話音未落,她便搶先把先前保持的距離一口氣化為零,撲進了他的懷裡。
最原終一正腦袋混亂的想著是否該回抱過去,便聽到門鎖一開的聲響,接著她從他懷中抽身,回頭用著勉強撐起的笑容說道,“既然門開了,我就先離開了。”
“赤松同學!”看著她略帶失落的背影,他明白自己做錯了事。如果自己能更早察覺到的話就好了,如果他能好好說清楚的話——
他從後頭擁住了她,後者一怔,僵硬到只能呆站著無法動彈,聽著他在耳邊輕聲呢喃道,“……能…能聽到妳這麼說我很開心…不對,我要說的不是這個。”他鬆開了箝制,讓她能夠轉過身面對他,“我不想被赤松同學認為是因為逼不得已才做的,我想要再更正正當當的,去擁抱赤松同學。”
“最原同學…”
“那既然我們已經出去了,就趕快跟其他人匯合吧。”他沒等她回應,便推開了已經沒有鎖頭妨礙住的門板。
“欸?”
“我們突然消失了,有事找我們的人會很著急吧?再說了也要去找王馬同學理論…”
看著他正一個人滔滔不絕的說著與方才情調完全不同的話,赤松楓不禁鼓起腮幫子悶聲道,“……真是的!”
“咦?為什麼又生氣了呢?”
她看到他慌張的手足無措的模樣,不禁失笑。
“——什麼都沒有哦。”將“明明可以再狡猾一點的”與“最喜歡這樣不解風情的最原同學”一塊隱於這句話之中,她稍微感覺到兩人之間的距離又縮短了一些。

Fin.

评论 ( 3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