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本当幸せだったな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さ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百春】不觸摸對方就無法出去的房間

“哦,這裡也太舒適了吧!簡直比我的臥室還好,你也來看看啊,春卷!”
“哈…哈啊?”看著面前的人興奮的翻箱倒櫃,還拿起了枕頭測試了軟度,春川魔姬只能怔在原地,不知該做何反應。
不對不對雖然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但這裡很明顯是愛情旅館吧。不過這個人看上去完全沒有發現,甚至還把這裡當成了普通的飯店了。她突然開始為起初害羞的自己感到羞恥。
說起來,這人,知道愛情旅館是什麼嗎?
當他翻開被子的時候,有個紙條也一同被翻了起來,在飄到地面前,被百田解斗一手攔截,“啊,好像掉了什麼東西…‘不觸摸對方就無法出去的房間’是什麼…?”她聞言,便大步的走向他,在後者還沒反應過來之時,已經從其手中奪下那張紙條,她迅速看完後便衝向了這個房間唯一的出口。
她扭了扭門把,卻無法順利的轉動它,這道門的材質摸著便知道並不是能好好破壞的程度,她咬了咬指甲,低聲說道:“我們被鎖起來了。”
“……如果是春卷這麼說的話,那便是真的了吧。”他搔了搔頭,重新釐清現況,“那麼,跟那個紙條相理解,就是如果不照著做的話門是不會開的吧。”
“什麼…你…你說觸碰嗎?”
“雖然不知道是誰做的,但想要用這種事情來動搖,真是太小看我們了,來吧春卷,讓他們看看我們的默契!”
“哈啊?”她的大腦一時陷入了混亂,“誰要觸摸你啊?”
“嗯?還是說春卷想要我過去——”
“敢過來就殺了你。”這句話成功的讓百田解斗頓下了靠近她的步伐。
“怎麼啦,春卷,難道妳還在害羞嗎?”他朝她張開雙臂,像是要向著她撲抱過去似,“我們都多熟了…那麼想要碰哪裡都隨便妳吧。”
“碰…碰哪裡都可以?…”他沒注意到她逐漸染上嫣紅色的臉頰,只是催促著她一步一步接近自己,“哦!我還會生氣不成嗎!”
春川魔姬只好靠近到只剩下了一步的距離,不敢抬頭直視著他的臉,也拼命催眠著自己他的視線並不在自己身上。看著眼前沒有扣好的襯衫與圖案怪異的T恤,腦袋思路突然之間又打起了死結來,T恤上的皺褶、襯衫上的鈕扣數、百田的身體,在她腦裡混成一團,最後她像豁出去一樣,終於伸出了手,接著抓了一下襯衫的衣擺,不到一秒便放開了。
“………”
“………”
“……哦,春卷。”他露出了豁然開朗的笑容,“妳也開始會搞笑了啊,很不錯哦!”
“你想死嗎?”她拋給了他一個飽含殺氣與羞恥的眼神給他。那扇門並沒有任何反應。
“果然像那種碰觸是不行的吧,大概一定要肌膚相觸。”他看著正鬧著彆扭、玩弄著髮稍的她,安撫的說道,“沒關係,慢慢來也可以的,說不定終一那小子已經發現到了,正要來救我們呢!(※在隔壁間)”
“…喂,百田。”
“哦,怎麼了?”
“我跟最原,你比較重視誰?”才剛把話說完,她便意識到了自己說出了多麼不得了的話,趕緊改口,“不,算了,你當我沒說過——”
“嗯…這問題太難了…我想兩個都很喜歡吧?”
“……我想也是。”她嘆氣道,去尋求一個已經知道的答案真是愚蠢至極。
“嘛,不過啊,本來不同的感情就很難做比較吧?”他伸出手,搔亂了她的頭髮,後者一臉愕然的抬起頭,卻正好對上了他的紫瞳,“哦,終於看我了呢。”
“……喂,百田,觸碰…”
“啊,這麼說起來,剛剛就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不知不覺就達成了目標呢,果然這就是所謂的默契吧?”他抓著她的手腕,一股暖流從手掌心傳遞到了她的身體內,“走囉,春卷!”
“所以說,不要抓著我啊——”
…說起來,他剛才說的,“感情不一樣”是什麼意思?
“………果然還是贏不過最原那傢伙啊。”完完全全理解錯誤的春川魔姬,突然之間覺得自己的感情之路越來越崎嶇了。

Fin.

無意識撩真是太可怕了,百田的無意識撩跟最原的無意識蘇都是凶器。
感覺自己的長篇要難產了,不管了我覺得王夢的才育mode可能會先被我生出來…!(找揍

评论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