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趕稿期長草)
寫文的,自我中心的產糧,自我中心的挖坑不填,稱呼隨意來

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私信非常歡迎!


V3牆頭,吉本命,王夢中心.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NL除最春.天白基本雜食,BL只接受天最.王KI,GL只接受安轉.轉夢

凹凸安艾本命,安艾中心.瑞金.嘉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金凱.雷祖.丹秋.耀檸,除雙安.雷獅受向外什麼都能吃


不怎麼吃GB。不接受西皮方面的安利。🙏

夢想成為一個搞笑寫手

頭貼by魁魁魁魁
背景by羽影


@芒果熔岩白乳酪吉拿棒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彈丸論破-Re:Birth-/六道齋司】友人

#純粹描寫角色,無cp傾向
#一章劇透有
#臺詞使用+改變有

我想我大概是生病了。
得了一種無法與他人做一樣行為的病。

‘那個人是父親的孫子吧?’
‘是沒錯…明明應該是這樣沒錯…而且記得祖孫倆感情不差的…’
‘那為什麼…’

‘——那孩子,一滴眼淚都沒掉呢?’

從那之後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不對勁。我與他人不一樣。
明明見過的葬禮無數,但遇到了自己親人的葬禮,我卻無法如自己所願的流出眼淚。
我因為職業的緣故,所以更能流利的處理後事程序。但我的才能卻給我帶來了副作用。
那就是比起傷心的情感,佔據內心更多的會是麻木。

‘六道那人超級奇怪的!聽說他家人死了都不會哭欸?’
‘咦,那樣也太可怕了吧?這麼說來,之前找他去看一部電影,全場就他沒哭呢。’
‘就是說啊,還是盡量遠離他好了,他那樣冷血的性格說不定殺了人眼也不會眨一下呢。’
‘怎麼說呢…’

‘——感覺六道同學,就像是沒有感情的機器人一樣。’

這就是我的才能所帶來的。
能夠證明我的心還在的,只有那仍規律響起的脈搏跳動聲。
因為我的才能,所以沒有人願意與我做朋友。
因為我的才能, 所以不能遵循自己的感情放肆的哭泣。
這種才能,我才不需要,要被這樣的才能束縛一輩子,我才不要——

“那麼,我的話不能成為朋友嗎?”
“咦…?”
“雖然六道同學…齋司同學的事情並沒有了解很多,”眼前的少女很拼命的道著,“那個…我覺得跟他人比起來,六道同學很容易搭上話呢,意外是個普通的男孩子不是嗎?”她沒有迴避我的視線,直率的說,“所以我想要跟齋司同學關係更好一點,可以嗎?”
“…是呢,那這個請求我就接受了,”我看見我在她瞳中的倒影,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謝謝你,步同學。”

“所以說,是‘小舞子’,怎麼還在說‘神樂同學’呢!”在激烈的羽球對戰後,綁著馬尾的少女這麼對我抱怨道。
“…因為還不太習慣…所以…舞子同學,可以先這樣嗎?”
“嘛,既然這麼說了,好吧!”她拉著步同學的手,朝著我燦爛的笑說,“齋司同學就好好想想吧,想要跟朋友一起做什麼樣的事情,我們會陪你一起完成的。”
“是的,今晚我會好好思考的。”
“咦?!等一下,要通宵不睡覺嗎?!”
“不用擔心的,因為職業病的關係,我可以連續好幾天都不睡覺——”
“才不是這個的問題!”舞子同學緊拽著我的身子,我因為身體無法動彈所以只能困惑的眨了眨眼,“現在在我眼前的,是普通的男孩子——六道齋司哦?所以啊,擔心不是一定的嘛!”
“……說…的也是呢…那麼我今晚就不想了,然後數著羊睡覺吧。”我把話說完,她才鬆開了對我的箝制。我又看到了,在她的瞳孔中,我露出了微笑。

雖然是在最差的地方,但是我卻在這裡認識了我的第一個朋友。現在想想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哼姆…是得好好想想,我一直以來都想要跟朋友一起做的事情了。真是不妙…實在是太多了,一時間無法把它們全列出來呢。
不過沒有關係的,因為我跟步同學還有舞子同學會一起好好的把它們實現,反正現在還有大半的歲月,總有一天能夠做完的。
如果可以一起從這裡出去的話,首先,就去看現下最賺人熱淚的電影吧?

Fin.

在Miwasiba的設定中,在一章結束前大家都知道步步是男孩子,所以二章開始以男裝示人,我想大概全作真的只有齋司不知道了(
真的以為齋司能活很久,沒想到是一血(茫然)說好的驗屍役呢
順道一提雖然我想吃齋司×舞子這對但是我其實是奶一口舞子兇手的…總之先等更新再觀望吧…(不過更衣室的關係應該會把範圍縮到男性,但總覺得不會這麼簡單…)

评论 ( 2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