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本当幸せだったな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さ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體育祭

#育成mode
#有些許百春成分

伴隨著吆喝聲,被擊起的排球在網上劃出了個好看的弧度,在那剎那,夢野秘密子仿佛感覺到自己使用了魔法讓那顆球的速度放慢了。啊,使用魔法可是違反規則…
她直舉雙臂,面對那顆飛向自己的球,以自己已經被壓迫的血管泛紅的手腕迎擊,夢野秘密子並沒有來的及看見自己擊出的球的動向,注意到的時候,它已經在光滑的地面發出了不均勻的落聲,恰好與她心跳聲重合。
“那麼,是右方的勝利——”體型壯碩的裁判說著便舉起了手臂往自己右方指去,朝向與她們班完全不同的方向。

“王馬…汝在這裡做什麼啊…”夢野秘密子看著坐在體育館前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身上一滴汗都沒有流下的他,與髮絲被汗水糾結在一塊的她呈現了完美的對比,她有些不悅的質問道。
“咦,是小夢野啊?我在休息哦,這不是很明顯嗎?”
“嗯啊——汝剛剛不是完全沒在運動嗎!”
“啊咧,為什麼沒有運動就不能休息呢?話說小夢野這麼關注我啊…”
看著他又露出了戲謔一樣的笑容,她趕緊打斷他,“怎麼可能呢,不要太自我意識過剩了!”
“聽好了小夢野,休息是為了走更久的路哦,所以我這是儲存體力,儲,存,體,力,知道了嗎?”
“汝啊,總是說歪理特別擅長,說起來汝下半場也沒比——啊,”看到他又露出令人不快的微笑,她意識到自己被誘導回答了,“嗯啊!不是都說了沒有關注汝嘛!”
“夢野同學,妳在這——”在這時,從背後傳來了茶柱轉子的聲音,夢野秘密子也回過頭去,正好看到她的表情倏地變了色,“啊——那邊的男死!你找夢野同學有什麼事嗎?”
“咦,明明是小夢野先來找我搭話的?”
“反正一定是你的謊話,夢野同學怎麼可能會找你這樣滿腦子都是不正經的事的男死說話呢?”
“啊啦啦啦,把話說的真重呢。”
“不用管這個男死了,我們走吧,夢野同——”她正想拉住夢野秘密子的手,卻在這時響起了爆炸聲,隨即眼前一片迷霧。她聽不太清楚周圍的聲音,一方面是因為爆炸所造成的耳鳴,一方面是因為大家的尖叫聲此起彼落,但她仍在呼喊著“夢野同學”,卻沒有得到回應。
等到迷霧散去,眼前早就沒有夢野秘密子的身影了。
“咦咦咦?!夢野同學——”

“咳咳…到底發生什麼事…”在看不清楚身邊事物的情況下,她被一隻手抓著逃出了體育館,當她以為是茶柱轉子而睜開眼,卻發現在面前的是王馬小吉,“嗯啊…為什麼是王馬!”
“剛剛真的好危險呢,再晚一點可能就不妙囉。”
夢野秘密子環顧了周圍,認清了現在在體育館後方,“轉…轉子呢?她還在裡面…”
“嘛嘛,不用擔心,小茶柱跟小夢野不一樣很厲害的!”
“咱才不弱,小心咱用魔法把汝打到連父母都認不出來…”
“啊哈哈,如果真的能做到的話那就做啊。”
發現到自己很明顯被小看了,她不甘心的甩開他的手,悻悻然的往反方向離去。
“喂喂,妳要去哪裡呢?”
“回去體育館。”
“這樣好嗎?我以為小夢野會傷心的不想進去呢,難道不是這樣嗎?”聞言,她頓下了腳步,“汝怎麼知道…”
“因為我一直看著嘛,從開始到結束呦。”
“汝還真是夠閒的,限汝三秒內把它忘掉,不然咱會用咱的魔法讓它強制從汝腦中驅逐。”她回過頭,指著他不悅的說。
他擺擺手,接著徑自往前走,“好好好,忘掉了忘掉了。”
“真的嗎?”她不想被丟下,只好跟在了他的身後走著。
“當然是騙人的啦——”
“嗯啊!”
“不過我啊,其實有十分鐘後就會忘掉十分鐘前的事情的習慣,所以說啊,不管現在小夢野跟我說什麼,我十分鐘後都會忘的精光的哦。”
“反正…都是騙人的吧…”
再怎麼說人怎麼可能做得到那個樣子啊,就算是她也不會上當的。
“信不信得看小夢野自己囉?”
她眨了眨眼,隱隱察覺到他的用意,儘管並不相信他會有這麼好心,但還是緩緩吐露道,“……雖然東條跟轉子都跟咱說不用在意,但咱還是覺得會輸是咱的錯…”
“啊哈哈,的確是小夢野的錯呢,那個失誤真的是太好笑——”
“閉嘴。”她瞪了他一眼,這個時候不是應該要安慰人嗎?她越來越搞不懂他的用意,但也只好接續下去,“要是之前有更多的練習就好了,雖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啊啊,果然還是好不甘心啊——”
“但是小夢野的話不管練習還是沒練習都一樣糟糕吧!”
“嗯啊,汝什麼意思啊!”
“她們如果真的想贏就不會找小夢野了不是嗎?”
她走在他的身後,看不清他臉上的神情,所以無法得知他是用什麼樣的臉在說這些話的。
反正,一定是令人不快的臉吧。
“不管是贏了還是輸了,這都是一份回憶,她們一定是想要跟小夢野共享這份回憶才會邀請小夢野的吧?”走著有著,身邊漸漸的出現了人潮,耳邊也開始充斥起吵雜的嬉鬧聲。
“……汝的象嘴…有時候還是會吐出狗牙的嘛。”
“妳講反了哦小夢野。”他無奈的糾正道,看來她終於比先前要釋懷一點了,他不自覺的鬆了口氣,“但是啊,小夢野的運動細胞真是低的不忍直視啊,到底要怎麼樣才會漏接那麼多球呢?”
“嗯啊!話說汝什麼都沒做還敢說大話,說不定汝上場比咱還慘——啊!”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臉色刷地發白。
“怎麼了嗎?”
“咱跟轉子答應天海要去看他的大隊接力來著…現在一定結束了……”
“啊哈哈,真是爽快的放鴿子啊。”他像是不干自己的事一樣說著,馬上便收到了一道責怪的視線。
“明明都是王馬的錯…”
“不過為什麼要去看小天海呢?不只小夢野,連小茶柱都去看了,真稀奇吶。”
“啊…轉子應該算是跟著咱去的,”從她的語氣中能隱隱聽出些許的興奮感,“因為,運動的天海不覺得很不錯嗎?”
“哈…哈啊,完全不能理解。”與她的高情緒呈現反差的,是王馬小吉毫無表情的臉龐。
“運動中的帥哥可是會讓帥氣度乘上十倍的,啊,但是王馬的話,零不管乘上多少都是零吧?”
“…小夢野啊…給妳幾分顏色妳就開起了染坊來了嗎?”他向她走近了一步,後者也跟著後退了兩步,“幹嘛啊,汝什麼都沒參加,難道不就是因為體能不好嗎?”
“我…”
“——全體學生注意,再過十分鐘,操場便會開始借物競賽,請選手立刻到場上就位!”從安在大樓上的喇叭傳出的廣播聲打斷了王馬小吉的後話,接著他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拉著她的手,從原本的走著變成了奔跑。
“嗯啊啊!汝做什麼!”
“因為啊,”他扭頭給了她一個令人不安的笑容,“他不是說選手要快點就位嗎,不快點可不行呢。”

“搞什麼啊…咱記得王馬沒參加任何比賽吧…”到了操場之後,他便丟下她在場外,到場邊跟班代表的百田解斗說幾句話,後者聽到他的耳語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接著愉快的用力拍了拍他的背,後者很明顯露出了不耐煩的模樣。
“是想替換選手吧,真不知道那傢伙在想什麼…”站在她身旁的春川魔姬玩著髮稍嘀咕道。
沒過多久,百田解斗便向著她們這跑過來了,而王馬小吉則接替他站在選手群間。
“那傢伙說了什麼?”
“啊…就說想要換一下代表…”
“不是指那個。”春川魔姬無奈的別過臉,“算了,大概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在哨音響起時,參賽者便一齊衝了出去,平時總是一臉笑嘻嘻的他,現在卻跟其他人一樣認真的向著終點奔跑著,讓她心中有些訝異。
“為什麼王馬會這麼認真啊…”
“沒想到他有這樣的一面吧?”百田解斗將雙臂環在胸前,昂起下頷說。
春川魔姬冷淡的瞥了他一眼,“為什麼你看上去這麼得意啊…”
——‘運動中的帥哥可是會讓帥氣度乘上十倍的,啊,但是王馬的話,零不管乘上多少都是零吧?’
“他真的把這句話當真啦…”她不可置信的嘀咕道。
明明平時都不把她的話聽在耳裡,就只會對這種事情特別上心。她忍不住在心中抱怨道。
“對了,黑白熊應該不會再來搗亂了吧?”
“估計已經被抓住,接力賽之後就沒再聽到爆炸聲了。”
“嗯啊,在體育館那個也是黑白熊造成的嗎?”夢野秘密子聽到了關鍵字,往春川魔姬那靠近了一步。
“大概是吧,今天體育祭已經在很多比賽搗亂了很多次,真受不了…”
“哇啊——眾選手也到了借物區了,到底會是誰先借到呢?”在頒獎台上的莫諾美突然的匯報道,看上去像是比在場任何一個人都要興奮。
她看見在擺著紙條堆的桌子上,抽出了其中一張的王馬小吉先是看了紙條許久,接著蹲下身不知道在幹些什麼,等到站起身後便把目光轉向她。
原先她以為是在看著其他人,但是他卻在下一刻邊喊著“小夢野”邊向她伸出了手。
“說起來,借物競賽不是都會有那個嗎,‘喜歡的人’什麼的…”這句話讓正要踏出步伐的夢野秘密子頓下了腳步。
“那個都是多久的梗了…”
“不過啊,如果是我的話,我應該會帶——”
“不,我不想知道,不必要說出來了。”
“欸,怎麼了嗎?”
“喂,小夢野,妳快點啦,比賽要是輸掉了都是妳的錯哦?”他看著怔在了原地的夢野秘密子,不耐煩的說道。她聞言,甩了甩腦中的雜念,不顧身邊兩個人的談話,跑下了觀眾席,到了他的身邊,只見其他人還在慌張的四處向別人借東西,只有王馬從容的站在那裏。
“咱先說,咱可跑不快啊?”
“這個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了。”不顧夢野秘密子不悅的反駁,他蹲下了身子,將背部朝向著她,“好了,快點上來。”
“嗯啊…汝要背著咱跑?汝有力氣嗎?”
“當然沒力氣啊,但是我覺得背著小夢野跑要比拉著跑快多了。”她還想再說些什麼,但看到有些人已經借到了東西,要回到場上來了,她索性也不管那麼多了,爬上了他的後背。
“要抓緊哦。”從背上傳來的聲音振動著,她環著他的雙臂不自覺交纏的越加緊,“不,那個太緊了,真的會在半路窒息的哦。”聽到他的回應,她說著抱歉後將力道鬆了一些。
自從聽到百田解斗的話後,她便能感覺到自己非常不對勁,明明沒有太過在意的,但是此刻他的背卻讓她感到了一絲的緊張。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臉蛋像燒灼了一樣,只差沒冒煙了。
她有些害怕要是自己的心跳聲被他聽到了的話,一定會被他嘲笑的。明明看上去是那麼小的身板,在這個時候卻變得異常可靠,當然這些話都不能跟他說。
因為他一定會說:“難道小夢野對我動了心嗎?”
意外的,他領先了其他人,得到了第一名的旗子,但卻絲毫沒有要放她下來的意思。他將紙條遞給了台上的莫諾美,說了讓夢野秘密子無法理解的話,“在剛剛跑步的時候我已經切身體會過了哦。”後者死盯著他身後的夢野秘密子瞧,過了半晌才朗聲道,“內容是:‘平胸的女孩子’,大正解哦。”
“啊哈哈,謝謝囉。”現場立刻爆出了笑聲,夢野秘密子才意識到自己又被他耍了一次,而且這次還是在全校學生的面前,“嗯啊啊,王馬,咱饒不了汝!”她搥著他的背,但貌似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只見他嘻嘻的笑道,“真是不痛不癢的攻擊呢。”他邊說著邊鬆開了對她的箝制,使她的腳有機會落在地上。
“不管汝了,咱還是一個人好了!”
“真奇怪,明明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啊。”
“怎麼了嗎?莫諾美老師。”站在她身旁的七海千秋看著依舊盯著紙條看的莫諾美,不解的問道。
“嗯…為什麼這個紙條被竄改過呢?我明明不記得我有改過紙條的內容啊。”
“那原本的內容是什麼呢?”
“喜歡的女孩子哦——”
“莫諾美老師!”王馬小吉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靠近,接著將指頭抵在唇邊說道。
“這個是秘密哦?”

Fin.

為什麼我打了這麼多我明明沒(
總之累的半死,明天再來搞校正,看到bug告訴我的都是小天使
預計會寫出同個時間段的天茶部分,但不知道什麼時候()
然後題外話,這裡有一篇性轉的王夢,但是怕雷到人,如果有人想看的話我再放出來!

评论 ( 7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