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天茶】體育祭

#育成mode
#與之前那篇王夢的體育祭同時點,但是是單看也無所謂的關係(大概吧
#輕微的王夢注意,最赤成分不太多

再過五分鐘,接力賽就要開始了。站在跑掉邊與桑田憐恩閒聊著的天海蘭太郎,頓了一下,向對方問了現在的時間。他估算了下,女子排球的初賽也差不多要結束了。
“天海同學!”他一聽到這聲呼喚,馬上朝著發聲處回過頭,但出乎意料的,只有她一個人。
“夢野同學呢?”他話一剛出,便看到了茶柱轉子那張臉皺成了一團,“被一個討人厭的男死擄走了…”
“咦!沒事吧?”
“怎麼可能沒事!只要想到夢野同學現在可能已經慘遭王馬同學那個男死的毒手,轉子心裡就……”
原先以為是什麼變態,原來是王馬同學啊,天海鬆了口氣。但想到這個時候不應該在她面前這麼反應,便急忙開口道,“那茶柱同學現在不應該來我這裡,而是該去找夢野同學吧?”
“……是這樣沒錯,可追出去的時候就看不到人影了,像無頭蒼蠅一樣找也沒用,”她抬起頭直視他,“而且已經跟天海同學約好了,至少要替夢野同學好好的看著天海同學,我是這麼想著的。”
“……能聽到茶柱同學這麼說,我覺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充滿了動力了呢。”他不禁掩著嘴失笑道。
“這樣就好,一定要替轉子們拿下勝利啊!”
“…喂,你們倆在交往來著?”在一旁幾乎要被忽略的桑田憐恩無法直視他們倆之間的氛圍,發問道,卻同時迎來兩人的目光,首先發話的是茶柱轉子,“怎麼可能呢,那邊的男死腦子裡就只裝著這些東西嗎?”
“哈啊,妳對我的腦袋有什麼意見嗎——”
“好了好了,桑田同學跟茶柱同學都打住吧,我們只是朋友,不用想太多,好嗎?”天海蘭太郎插入兩人僵持不下的交視之間,向著桑田憐恩擺擺手道。
“如果你安於這樣的關係的話,我這個局外人也沒有什麼資格說話啦。”他稍稍抬眼直盯著他,過了半晌,拋下這意味深長的話後便到了等待區待位。
“……茶柱同學,他的話不用放在心上也沒關係。”
“男死在衝動之下的發言不可能放在心上的,儘管放一萬顆心好了!”
豈止放一萬顆心,這之中還有八千顆心都碎了一地。天海蘭太郎看著她真的完全不在乎的樣子一時之間心情複雜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喂,天海,該你了。”體型稍腫的十神白夜昂著下巴,向天海蘭太郎厲聲說道。
“來了來了——”他帶著歉意的扭過身向跑道走去,後方的茶柱轉子在他身後以充滿活力的聲音喊道,“加油,天海同學!轉子會好好看著天海同學帥氣的英姿的!”
帥氣的英姿嗎……已經背過身子的天海蘭太郎些許難為情的搔了搔臉頰,站在起跑線處,忐忑不安的等著接力棒傳遞到自己的手上。
他突然對於自己在一瞬間的想法感到了一絲羞愧。
比起班級的榮譽,他此刻更重視的居然是得展示自己帥氣的一面給某人看。
他無奈的失笑,一邊覺得自己沒救了,一邊邁出步伐。

“比賽已經很努力了。”她微笑著,向著他遞出了毛巾,後者怔然的伸出手接下,再放到一旁,完全無法直視她的臉。
“啊…那個…天海同學?”茶柱轉子在胸前繞著手指,有些不知所措的開口,“第二名已經很厲害了,剛才輪到天海同學的時候也是領先的狀態啊!”
“如果我能更多的拉開距離就好了……”
“那個也沒有辦法吧,畢竟誰知道就差那麼一點……”看著對方沮喪的模樣,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讓對方打起精神,“剛剛的天海同學真的很帥哦,我也可以對夢野同學有個交代了!”
“……很帥嗎?”聞言,他抬眼望向她,茶柱轉子見對方終於看向了自己,便再說的更起勁,“比在場任何一個男死都要帥哦。”
“那樣就好。”他站起了身,再看向她的眼神已經沒有先前的落寞了,茶柱轉子眨了眨眼,雖然有些訝異他居然恢復的這麼快,但也心想這樣就好了。
“——全體學生注意,再過十分鐘,操場便會開始借物競賽,請選手立刻到場上就位!”
“咦,原來等一下就是借物競賽了啊。”他聽到廣播聲後問道,“要不要繼續待在這裡看呢?”
“那麼轉子就跟天海同學一起到上頭的觀眾席去了。”她說著,然後走在了離他手邊一公尺的距離。
“那個…茶柱同學?這會不會有點離太遠了?”
“轉子倒覺得不會,這個距離剛剛好——”才剛說沒幾句,左肩便被喧鬧的人潮撞上,眼看就要因為重心不穩而跌下階梯,她卻在這時感覺到自己的腰部接觸到了股發燙的觸感,反應過來後,才發覺自己被從後頭擁在懷裡。
“呼……好險是及時接住了——啊!”沒有料想到自己放在她身上的右手會被死拽住,更沒有猜到自己會被摔出去的天海蘭太郎,長腿在半空中劃出了個好看的曲線,接著以毫無美感的模樣摔落在地。
“果然天海同學的心裡,都在想一些令人不齒的事情呢。”在用合氣道將天海蘭太郎摔了出去後,順便讀取了他內心想法的茶柱轉子從上至下藐視道。
“…是那樣子嗎?”他聞言,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站起了身,她到底從之看到了什麼,他無從得知,但一定是對自己不利的事情。
“……對不起,轉子是開玩笑的,”她過了半晌,才帶著些歉意的說,“天海同學是真的為了轉子好而行動的呢,恕我失禮了。”
“啊,沒關係的,本來就很容易誤會的。”他擺擺手,見自己的心意並沒有被發現,在暗地不禁因安心鬆了口氣。
“話說回來,天海同學看上去不怎麼疼,果然是免疫了嗎?”
“咦,不,還是很疼的,只是習慣了而已。”從認識以來都不知道因為不小心碰觸到被摔過多少遍了…當然他沒有說出口。
“這樣的話,轉子得練新的招數了啊,”她興奮的望著他笑說,“到那個時候,也請天海同學做我的對手吧!”
與其說是對手,單方面的被打不過就是沙包吧。“那…那個就有點…”但看著她的笑容,他無法輕言婉拒,只好把到嘴邊的話語吞了回去,“嗯,好吧。”
“那個——”他感覺自己的衣擺被拉扯了下,往右邊望去,看見了兩個身子略顯嬌小的少女,兩人同時以膽怯的眼神看著他,“請問是天海蘭太郎同學嗎?”
“咦?是沒錯……”
“太好了!剛剛在接力賽看到你跑步的樣子就成為你的粉絲了!可以幫我們簽名嗎?”兩位聞言,馬上興奮的各自舉起上頭是一頁空白的記事本,他見狀,要拒絕也難,只好接下麥克筆,叼著筆蓋,在兩張紙上揮霍寫下自己的名字“好了。”
“感激不盡——!哇啊啊,我們會當作傳家寶一樣好好珍惜的!”其中一位將記事本抱在懷裡,誇張的說著。
“不用做到那樣也沒關係啦…這邊還要謝謝能被喜歡上呢。”
“沒這回事,天海同學人那麼好,得到他人的喜歡是自然的!”另一位女同學往他身旁一瞥,“這種事天海同學的女朋友一定也知道的。”
“咦,等一下,女朋友什麼的…”他正想反駁,但面前的兩位貌似沒有聽到他的話,沖他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後轉頭就離去了。
“……那個,茶柱同學?”
“真受女生歡迎啊,還一臉笑呵呵的,果然是輕浮的男死。”她沒有看他一眼,拋下了他自己走向中間靠後那排的座位,天海蘭太郎搞不清狀態的跟了上去,在她身旁的位子坐定。
而茶柱轉子見狀,又往左挪了一個位子,他不示弱,也跟著她往旁邊移了一位,她咬牙,還想繼續拉開距離,再左邊的位子卻被佔住了。
“咦,是茶柱同學啊。”她順著以五線譜作為花紋的裙子往上看,才發現來人是赤松楓。
“赤松同學……!”她張開雙臂,緊擁住她,後者見狀,有些無措的望向茶柱轉子身旁的天海蘭太郎,眼神無非是想問茶柱轉子究竟怎麼了,但他也苦笑著,同樣不明白情況。
“咦咦?怎…怎麼了嘛?”茶柱轉子正想繼續靠在她身上時,眼角卻瞥到了在她身旁的最原終一,“最原同學也在啊。”
“妳好,茶柱同學,天海同學也是,早上好…不過也快要中午了。”他朝兩人稍微欠了身子,招呼道。
“借物比賽是由百田同學代表的,所以我們來為他應援…啊咧?”她看到了在跑道邊的百田解斗,在跟不知何時過來的王馬小吉攀談著,沒過多久,百田解斗就跑回了觀眾席,取而代之的是王馬小吉站在了選手群中。
“那個是——王馬同學!還有觀眾席的那個人是夢野同學嗎?”
“等等,茶柱同學,現在很難走動的,比賽結束了,人潮散了再去,好嗎?”她拉了拉站起了身的茶柱轉子,溫聲說道,身後的觀眾也為她擋住了視線感到不滿。
“希望這期間不會出什麼問題……”她不安的重新落座。
“王馬同學他是不會傷害夢野同學的,茶柱同學就不用擔心了。”天海蘭太郎輕聲的對她說道。
“嗚…不…不擔心才怪…”
果然,沒過多久,王馬小吉便向在觀眾席的夢野秘密子伸出手,邀請她陪同他一塊跑,甚至還把她背起來了。
“嗚啊啊——那個男死,居然玷汙了我的夢野同學——”
“冷靜一點冷靜一點——”在她身旁的三人邊想要平緩她的心情,邊壓制住她隨時都想要上前去揍王馬小吉一拳的身體。
兩人以無人能追上的速度拿下了第一名後,台上的莫諾美開始宣佈了借物內容。
“內容是:‘平胸的女孩子’,大正解哦。”
全場立刻爆出了笑聲,茶柱轉子不滿的反駁道,“那個才不是平胸!只是為了節省MP——”當她看到夢野秘密子轉身往著台下跑去,心焦的又再度站起身。
“等等,茶柱同學——”
“反正天海同學也跟那個男死的想法一樣吧,所以才會替他說話。”她不管前頭的人潮有多少,硬是要突破過去,扭頭冷冷的拋下幾句話,“轉子只要跟天海同學在一起就會變得很煩躁,果然還是合不來呢。”
他聞言,落下了向前伸出的手,等到她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內後,他長嘆了口氣,身旁的兩人看著陷入了自我厭惡的天海蘭太郎,只好拍拍他的肩安慰他。

“夢野同學!”終於追上了面前的人影,她重喘了口氣,將她扳過身子。
“啊…是轉子……”但是茶柱轉子一看到她的模樣,便愣在了原地。
“……為什麼夢野同學,臉是紅的?”
“嗯啊?有這回事嗎?”她捧著自己的臉蛋,怔怔的問。
“難…難道說,王馬同學他——”
“不是那回事…”看到她激動的模樣,她暗暗心想如果王馬小吉出現在她面前一定會被馬上撕碎,她趕緊辯解道,“大概是被曬紅了吧,剛剛被拖著在太陽底下跑了一陣子。”
“原來是這麼回事……”她長吁了口氣,接著柔聲說道,“一起吃午飯吧,累了一個上午一定很餓吧?”
“倒也不是不行…”語畢,茶柱轉子心情甚好的拉著她的手,在走去食堂的路上,夢野秘密子忽然問了一句,“話說,汝有去看天海嗎?”
她感覺到前頭的人似乎背後一震,接著聽到了她帶著點怒氣的答道:“沒有!”
“嗯啊,真可惜呢,等一下要跟天海道歉啊。”
“夢野同學不需要對他道歉,反正那個輕浮男死有其他女生陪著他就足夠了。”
“…為什麼感覺今天的轉子說的話好奇怪。”
“有這回事嗎?”
“平時的汝會說‘那些女生應該要好好看清楚那男死的真面目’,或是‘一定是被男死要脅住了’之類的話啊。”夢野秘密子仔細思忖了其中的異樣感,半晌後才開口,“嗯,感覺就像是,在忌妒一樣。”
“忌妒?轉子忌妒天海同學的人氣?”
“不是啦,是忌妒那些靠近天海的女孩子,嗯,總而言之就是汝喜歡上天海了,太好了,天海一定很開心——”
她話還沒說完,便被拽著雙臂大力搖晃著,“不可能的,轉子對夢野同學可是一心一意,怎麼可能會喜歡上夢野同學以外的人!”
“嗯啊啊——汝說不是就不是,快放開咱啊——”

另一邊的赤松楓仍然在安撫著對方,“茶柱同學那只是一時氣話,不用放在心上沒關係的。”
“…果然我,失戀了嗎?”他猛地抬起頭。
“只要還沒有告白就不算,現在還是單相思哦!”
“單相思啊……”
“赤松同學!妳這個不算是安慰啊!”一旁的最原終一拉低了音量,在她耳邊提醒道。
“咦,那個,總而言之對不起了,一定可以找到下一個更好的!”
“所以說,赤松同學,這個也不是安慰啊!”
“啊啊,好想我家的妹妹啊……”
天海蘭太郎的情路,還有很長要走。

Fin.

一直很想打天茶,但是很怕ooc,所以這次也很怕ooc掉,打的也比前篇的王夢要長
就算我打的真的很ooc(x)也希望大家都能愛上天茶,我要吃糧orz(不

评论 ( 4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