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是斬】某個早晨

# @Gothic Romantic 的點文
#致我那蒸發殆盡的糖分

“哦呀?我還以為我會是最早來的呢。”原以為夜時間還沒結束的這個時間,不會有太多人這麼早就起來了,沒料到才打開了食堂的門便撞見了正從廚房走出來的東條斬美。
“真是令人遺憾呢,”她向著走進來的真宮寺是清露出了微笑,“不過真宮寺同學正好趕上了早點剛做好、還熱騰的時候呢。”
“哼哼哼,果然要早於東條同學還差了點。”見著她不疾不徐的又走進廚房,將餐點放置在他的面前,他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可他正要好好品嘗時,卻發現到了奇怪之處,“……今天的早點,異常豐盛,真稀奇。”
她微微點頭致意,“是的,因為是特地為真宮寺同學做的。”
“真不像妳,妳不是總以滅私奉公為信條的嗎?”
“當然,這並沒有到偏袒的範圍,”她聞言,沒有一絲慌亂,平靜的解釋道,“我只是盡著一個女僕的職責,平等的關心每一位同學,在他們有難的時候適當的給予協助。”
“哼嗯……東條同學的意思是,我現在是需要被關心的狀態嗎?”
“畢竟真宮寺同學平時並不是會在這種時候來到食堂的人,想必是有什麼煩心到無法安心休息的事情吧?”
“哼哼哼,這個也是在‘公’的範疇嗎?”東條斬美不置可否的拋給他一個平靜的笑容,他只是嘆了口氣,擺擺手道,“不是什麼大事,只是做了個噩夢罷了。”
“是嗎。”她沒有打算繼續探究,尤其是關於噩夢的事情。既然是到了讓對方煩悶到無法繼續入眠的,肯定不是什麼多舒適的內容,如果真宮寺是清不打算透露,她是不會打探他的隱私的。
“……”看來他也明白著這點,但他打算將它說出口,“東條同學,失去過重要的人嗎?”
“那是當然。”
“那當時妳是如何克服過去的呢?”
“克服?”她難得的露出困惑的神情,“為什麼要克服呢?”
“不然的話,那份悲傷會一直盤繞在自己的心頭上,難受的窒息,難道不是這樣嗎?”
“…原來如此。”她聞言,會心一笑,道,“如果是我的話,會以那份悲傷為警惕,提醒我要更加去保護還在我身邊、那些重要的人。”她停頓了半刻,才緩緩吐出了下一句,“其中也包括了真宮寺同學。”
“……真是不勝惶恐。”他怔怔的盯著眼前的餐點,問,“我還能找到重要之人嗎?”
“可以的,”她的眼神流露出的真摯,明顯不是謊言,“如果是真宮寺同學的話,一定可以的。”
“能聽到東條同學這麼肯定,我很開心。”他抬起了頭,與她四目相接,“話說回來,東條同學也有隱瞞的事情吧,比如說,這麼早起的理由,不,應該說,一夜沒睡的理由。”
還沒等到她的回答,剛好在這時響起了黑白熊那宣告夜時間結束的晨間廣播,她輕語道:“沒多久,大家馬上就會來了吧。”
“看來兩人獨處的時光意外的短呢。”
“對了,”東條斬美稍微伸出手遮掩了自己眼下那不易察覺的黑眼圈,“剛才的問題,”她露出了無可奈何的笑容,“其實答案與真宮寺同學的相去不遠。”
“…看來東條同學也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呢。”他不經意的失笑,“說起來,我其實很常去東條同學的研究教室。”
“這一點我也有發現,不用在意,我的研究教室是大家都可以進去的。”
“我的意思是,我也想要帶東條同學好好參觀我的研究教室,”他稍稍頓了頓才繼續說,像是在思考著措辭,“順便好好的促膝長談下,因為我想要更瞭解我未來重要之人的事。”
在那瞬間,他看到了她的臉上浮起了紅暈,但因為她的反應仍舊平淡,以至於他沒有放在心上。
而她難得的露出了他沒見過的笑容,“樂意之至。”

Fin.
雖說當時的要求是說甜蜜蜜的日常,但是那個,很明顯那個甜蜜蜜,好像被我吞了x
真的是個很喜歡迴避別人要求的friend呢!(閉嘴
如果要打我的話我,沒關係的!(

评论 ( 4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