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本当幸せだったな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さ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獄白】承諾

#劇透注意
#短篇
#基本到最後都在說白銀了(。

過了黑白熊的夜間廣播,半小時之後,白銀紬才打開門扉,往左右兩邊瞧看,但往大門處一看,便馬上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身影擋在了門前,正想躲回房裡去,卻沒想到對方比她更快,與她對上了眼後,便走近了她跟前。
“啊,是白銀同學呢,這麼晚了,最好還是不要出去閒晃比較好哦。”
“…我只是總覺得有些睡不著,才想著出去散散心,說不定就能出現些睏意了,”她緩緩吐露出實情,儘管是“假的”實情,“嗯,說的也是呢,要是出了什麼意外的話就不好了。”
“…白銀同學,在害怕嗎?”獄原昆太面露擔憂的問道。
發現對方似乎把她的侷促不安認定為恐懼,她擺擺手,想向他解釋沒這回事,“咦…那種事情……”
“不用擔心的哦,昆太會保護好白銀同學的,”他說著,便掛起了燦爛的笑容,想讓對方安心似的,在最後的話加重了語氣,“昆太的力量就是為了要保護大家的啊。”
但他沒注意到白銀紬的臉閃過一瞬間的錯愕,而她只好順著他的話,將自己偽裝成是因為害怕而不安,“謝謝呢,但是昆太同學,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怎麼了?”
“你不怕我會對你不利嗎?袒護我的話,我可能會傷害到其他的人哦。”她看著對方越加困惑的臉,繼續說道,“你看嘛,比如說,赤松同學那樣積極善良的人都殺了人了,如果這樣無條件的信任,是活不下去的。”雖然實際上殺了天海蘭太郎的人是她。她沒有將這話說出口。
“嗯,但是昆太還是會相信著大家,相信著白銀同學。”但他沒有任何遲疑的,點了點頭,肯定了自己的答案。
“……咦?”
“那個嘛,昆太不太會懷疑別人,而且腦袋也不好,能夠為大家做的事就是保護大家,”他再度露出了微笑,“就算大家真的開始自相殘殺了,昆太也會在發生殺人事件前好好阻止的。”
“……那麼,如果我說我是黑幕呢?”反而不解的變成了她,她著急的說:“就是把你們放在這裡自相殘殺的人,因為有黑幕,所以大家才會這麼痛苦的哦,”她發現自己的反應太過激動,甚至有些可疑,於是平靜了下來後繼續問道,“如果我這樣說的話,昆太同學還會保護我嗎?”
“嗯…那白銀同學肯定有什麼苦衷吧,因為,白銀同學是個很好的人,這一點是絕對不會有錯的。”他充滿自信的回覆,讓她一時間木然的無法說出任何話。
殺了人的人能夠被稱作好人嗎?
將大家陷入這種不得不殺人的環境的她真的是好人嗎?
明明只看過她偽裝出的樣子,卻這麼肯定的評斷她是好人,未免也太天真了。
過了片刻,她才無奈的失笑道,“……昆太同學才是,是比這個平凡的我要好一百倍的人哦。”
“才沒有這回事,白銀同學一點都不平凡的,妳是非常有魅力的女性。”
“真是的,根本沒有那麼誇張的,”她輕笑了幾聲後,正色望著他,“可是,如果昆太同學保護了所有人,那誰要來保護昆太同學呢?”
“昆太可以自己保護自己的!”
“那可不行!”她右指指著他的胸膛,認真的強調,“我也是會擔心昆太同學的,所以,由我來保護你吧。”
“那樣太危——”
打斷他的抗議,她繼續說道:“只有這個,請答應我吧,我會在保護著大家的昆太同學背後,支撐著昆太同學的。”
“那…那就拜託白銀同學了。”他難為情的搔了搔頭,看來是不習慣被這麼說。
於是少年與少女就這麼結了一個完全實現不了的約定,多麼浪漫的愛情史啊。
嗚噗噗噗——明明妳一定是不可能守約的,不是嗎?沒想到妳這個大騙子竟然如此殘忍啊!
吶,我跟妳說一個故事吧?
從前從前,也有一個少年跟少女,少年許諾會保護少女,而少女則說會好好幫上少年的忙。
猜到了嗎?猜到了吧?這個故事的結局啊——少女死了哦!而且還是被反殺的,原來甚至要把罪推到少年身上哦!所謂的約定就是這麼微不足道的東西!真是絕望到令人發笑啊!
咦?妳說妳是認真的?嘿——誰信啊?如果妳是真心這麼說的話,就睜開妳的眼睛啊。
快看吧,這就是妳曾經說過的,“由我來保護你吧”什麼的——啊哈哈哈,不是什麼都保護不了嗎!
哭什麼哭,反正這眼淚也都是虛假的吧,妳應該笑才對啊,妳可是我的“模仿者”,竟然沒嘗過任何一絲絕望什麼的,豈不是無法完全還原了嗎?
好好讓我見識妳的“絕望”吧,吶。
“超高校級的COSPLAYER,白銀紬。”
“嗚噗噗噗——現在開始才是我的主場哦!”
然後啊,等我死了以後,你會來迎接我的吧?

Fin.

到最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
想要說一下,本來是用盾子視角的,但是到後來卻變成了白銀的視角,究竟是“兩個人”變成了“一個人”,還是從一開始就只是白銀扮演了盾子向著自己說話,就自己看了!總之太抽象了我知道一定沒人看懂(自暴自棄
其實只是我為了逃避我那難產吧mob王夢跟mob天茶打的(

评论 ( 1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