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趕稿期長草)
寫文的,自我中心的產糧,自我中心的挖坑不填,稱呼隨意來

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私信非常歡迎!


V3牆頭,吉本命,王夢中心.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NL除最春.天白基本雜食,BL只接受天最.王KI,GL只接受安轉.轉夢

凹凸安艾本命,安艾中心.瑞金.嘉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金凱.雷祖.丹秋.耀檸,除雙安.雷獅受向外什麼都能吃


不怎麼吃GB。不接受西皮方面的安利。🙏

夢想成為一個搞笑寫手

頭貼by魁魁魁魁
背景by羽影


@芒果熔岩白乳酪吉拿棒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一些段子


#整理了一些段子放上來(是廢話),大部分是推特的隨機題目轉出來的
#前半是交往+同居mode
#第1篇有劇透注意
#第3篇是有點奇妙的設定…(自己轉出來都在罵髒話x)
#最後一篇是沒意義的純對話

1.

機器冰冷的電子聲,像是失控一般交織在了一塊,宛如一首通往地獄的交響曲。
儘管多麼想逃離,又是多麼想大聲呼救,但身體卻被定住無法動彈,嗓子也吐不出聲音來。他唯一能做的事,僅僅是閉上眼,等著自己即將迎來的結局。
但在死亡接觸到身體的前一剎那,一切都結束了。
不,正確來說,應該是他醒過來了。
“…哈…哈啊…”王馬小吉喘著氣的睜開眼,發現衣服被冒出的冷汗黏在身上,悄聲走到了衣櫃前,抽出了件衣服重新換上,才感覺舒適了些。
即使現在已經差不多記不清楚夢的內容了,但那時候感覺到的恐懼與緊張感還纏繞著全身,他暗罵一聲,決定回去床上好好再重睡一覺,但怎麼也無法好好入眠。
他煩躁的坐起了身,嘆了口氣,往旁邊瞥了一眼,看著身旁之人的睡顏多麼安詳,看來是做了什麼好夢吧。
“小夢野真好呢,完全不懂我剛剛都經歷了什麼…”他不悅的戳了戳夢野秘密子的臉頰,但對方仍然熟睡著,絲毫不受到他的干擾。
“王馬……”突然被提及到的王馬小吉訝異的眨了眨眼,“汝就成為咱的使魔吧,這樣汝就有回家的地…地方…了……呼嚕嚕……”
“……哈啊,到底是做了什麼夢…”他不禁失笑,“誰要做一個MP永遠不足的魔法師的使魔啊?小夢野是笨蛋不成嗎?”
他重新躺臥在床,將那個嚷著要他當使魔的魔法師輕摟入懷裡,她平穩的脈搏聲傳到了他那來。
那之後,他沒過多久就睡的比對方還沉了,宛如中了魔法一樣。
這次他做了一個夢,夢裡的內容是一位紅髮的少女向著他問要不要做她的使魔。而他咧開嘴笑了出來。
既然妳那麼需要我的話,那我就陪在妳的身邊吧,嘛,雖然是騙人的。他這麼答覆她。

2.

“果然是要看這台吧。”
“嗯啊!這個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一堆動物跑來跑去而已嗎!”她指著電視上在播的動物頻道,不滿的抗議道。
“啊咧?看到獅子將羚羊撕咬成碎片的畫面難道不覺得心靈舒暢多了嗎?”他仿佛像是在說什麼小事一樣,不解的偏著頭問。
“汝的心靈真是已經腐爛到最深層了啊…來好好淨化心靈吧!”她將遙控器搶了過來,轉到了一台動畫頻道,電視上正播起了魔法使打倒反派角色的套路劇情。
“小夢野妳都幾歲了,還喜歡這種老套的劇情?”他木然的對著她指了指電視屏幕,表情越發困惑。
“汝對這個有什麼意見!”
“啊哈哈,完全沒有,我覺得跟小夢野很——”話還沒說完,眼前便陷入了一片漆黑,連物體的輪廓都無法辨清,也聽不到電視的聲音,要不是從旁邊傳來了夢野秘密子慌亂的聲音,他恐怕以為自己突然之間瞎了又聾了。
“大概是停電了吧,可能等一下就恢復了。”
“……”
“怎麼沈默了啊?害怕了嗎?”他嘲笑著不再出聲的夢野秘密子,此刻除了對方紊亂的呼吸聲與自己的聲音外什麼也聽不見,他沒得到對方答覆,自討沒趣的搔了搔頭後,從沙發站起了身,向著大概是她的方向說道,“我去找一下手電筒,妳就在這裡等——”
被環繞住的腰部,打斷了他的話,他因為她的牽制,無法繼續前進,他伸出了手握住了那抱在自己腹部的她的手,無奈的笑說,“小夢野真是大膽呢,居然在這樣伸手不見五指的時候對我毛手毛腳——”
“不要走。”
“……”
“一直待在咱身邊,拜託了……”他能感覺到她語氣中的顫抖,透過她的手傳到了他身上。
“小夢野——”他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電量突然恢復了,光打在了他的臉上,讓他一時間無法完整撐開眼皮,電視的聲音也在這時傳入了耳裡,節奏輕快的片尾曲插入了兩人僵持不下的空隙裡。
發覺到了對方悄悄縮回自己的手之後,他扭過頭,咧開嘴向著漲紅著一張臉什麼話也說不出口的她笑道,“啊哈哈哈,這種事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會好好把它當成同學會的笑料來說的哦!”
“嗯啊!不准說出去!咱要用殺人魔法將汝滅口!”因難為情而臉紅的像顆蘋果似的夢野秘密子不悅的喊著,“話說回來,汝的臉幹什麼那麼紅啊?”
“…不都是小夢野害的嗎。”
“咦…咱!?”
“都是小夢野抱太緊了所以害我熱暈了,這是小夢野的錯哦!”
“原…原來是這樣嗎……”
“真是的,小夢野就是這樣,下次不要再犯了哦。好了,一起來看動物頻道紓壓吧。”說著他已經坐在了她身旁,將遙控器搶了過去轉到了原先的頻道。
“嗯啊!汝果然是在忽悠咱吧——把遙控器還給咱!”

3.(精神科醫生吉×小說家夢paro)

在友人的建議下,夢野秘密子找到了這間精神科診所。理由當然不是因為她有了相關方面的心理疾病,而是她現下正創作的小說題材是關於精神科醫生的故事,本來因為腦袋裡毫無頭緒正想放棄,但是在這時候夜長安吉給了她建議。
“網路上有在傳一個頗受好評的精神科醫生哦,聽說什麼奇怪的病患到他那邊都能變回正常人一樣生活呢,神大人是這麼說的——”
於是她依言前往這家負有盛名的診所,她擔心如果直言是要採訪,估計是不會放她進去的,所以她也掛了病號,假裝自己也是病人——
“那麼,請問妳是腦袋穿了孔還是腦袋進了水呢?”
結果才剛走進診療室馬上就被發現了。
“嗯…嗯啊,咱…咱其實是小說家,因為想要搜集有關新作的題材所以才…”她聞言,看著對方的笑容沒有一絲笑意,慌張的報出來歷。
“啊,原來如此,是關於精神疾病嗎?”看上去個頭略顯嬌小的醫生點了點頭,兩隻腿孩子氣的在身下擺動著。
“大概算…吧。”她話剛出,便看到了面前的醫生朝著她露出一個滲人的微笑,“那找我就對了啊。”
“…咱也是這麼想的,那麼——”
“畢竟想要找精神病患,這裡就有一個了啊。”
“嗯啊?”她怔怔的望著對方從鐵椅上站起了身,走近了她,她本能的跟著退後,卻撞上了後頭的沙發,重心不穩的跌坐在上頭。
“忘記跟著報上我的來歷了,我啊,曾經受到了父母的虐待,同儕之間的霸凌,加上心上人狠心的拒絕,導致我的性格也不小心跟著扭曲了起來,我痛恨著他們,所以我,”他語氣平淡,甚至帶著些許愉快,“把他們全部殺了,啊,因為我被驗出有精神上的疾病,所以我輕易的就被釋放了呢,啊哈哈,真是太好了。”
“可…可是汝…是醫生啊……”她顫著語氣,緩緩吐出道。
“俗話說‘三折肱而成良醫’啊,曾經有過相關疾病的人會更了解吧,所以我就當上了醫生哦。”他把手放在了她身上最外層的外套,將拉鏈緩緩拉開,“吶,所以讓我們深度了解一下如何呢…”
“嗯啊…果…果然咱還是去…”當她以為自己要在還單身的時候受到一個神經病陌生男子的玷汙而噙著淚水時,他突然笑出了聲來。
“呢嘻嘻,真是容易就上當啊,我只是開玩笑的哦。”他退離開來,重新回到了椅子上。
“……一點都不好笑。”
“就算是真的好了,我也是完全不會對妳產生任何一丁點的性慾望與性幻想的,請儘管放心好了。”
“汝真是話說的越來越過分了啊!”
他無視了她的抗議,說道,“那,先來好好自我介紹一下,”他交叉起雙腿,“我是王馬小吉,27歲,現在是精神科醫生。”
“…看起來真年輕啊。”
“是吧?看起來像17歲的年輕人吧?”他臉上的笑意又更深了些,“有什麼要問的嗎?”
“請問汝入這行的契機是什麼?”
“因為看到沒什麼人要做所以就做了?”
“入這行之後最大的感想是什麼呢?”
“看到一個個病況不一的病患真有趣呢!難以預測的感覺真好啊!”
“……”她記著筆記的手頓下了,這個,是正常醫生會說的話嗎?
“怎麼了,不繼續嗎?”
聽到了對方的催促,她才回過神繼續發問,“那個,聽說只要是進到汝的診所的人,出來後就會完全變成正常的人,請問是怎麼做到的呢?”
“嗯…這個可是涉及了商業機密呢,不過如果這位小姐不會說出去的話我倒是願意說哦。”他見她誇張的點了點頭,勾起了嘴角繼續說道,“有一種程式,病人進去了,就會回到事情發生前的狀態,重新生活,等到我們確定可以了之後就會釋放他,然後將那個新人格,覆蓋在得了病的原人格上,就會變成正常人了。”
“…這是真的嗎?”如果言論屬實,那豈止是用在精神科上頭,對於整個醫療界都是一大福音,但卻從沒聽說過有這樣的東西,太奇怪了。
“不是妳自己想知道的嗎?我可是好好說出來了哦。”
“可是這也…太難讓人信服了。”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那麼,以上我所說的話,哪邊是真哪邊是假呢——”
“嗯啊!原來是汝編造的!”
他不悅的皺起臉,“嗚啊,我也有說實話的地方哦,才不完全是編造呢!”
“把他們摻雜在一塊不就等於不知道嗎!”
“那可不一定,知道嗎,”他手指抵在唇邊輕語道,“真相與謊言可是意外的密不可分的哦?”
“…咱覺得咱還是去找另外一間診所好了。”她掩飾了在那瞬間打起的寒顫,站起了身,向對方點了點頭。
“啊哈哈,別這樣嘛,”他將手盤在腦後,“明天再來吧?說不定到那時我就會告訴妳了。”
“…咱考慮。”
“對了,話說回來,妳的小說在寫些什麼啊?”
“啊!”她的眼睛忽然明亮了起來,“就是在描述一個精神科醫生,與偶然碰到的病患結成契約,變成了魔法師的故事——”
“不,果然妳還是別說下去了,”他還沒聽完便打斷了她,沉著臉說,“然後明天也不要過來了,再見。”
“嗯啊!等一下,真的是很有趣的題材,汝只是不能了解其中的精華而已,喂——”

4.
王“吶吶,小夢野是不是縮水了啊?”
夢“咦,有…有…有嗎?”
王“妳看,今天的裙子比以前還好脫哦?(扒)”
夢“嗯啊啊啊啊?!!!”

Fin.

才發現前前後後已經寫了10篇王夢,這是第11篇(喂
感嘆自己的高產力跟持久力,不過我差不多沒梗了(深思
之後王夢相關的計劃,除了(應該)會在6月完結“愛與青春都不在的魔法”,還有小吉生日前一天會搞一點事,但是我覺得這個東西放吉誕好謎,所以就放前一天了,當作是我誕(x
其實有幾個腦洞但感覺關係有點相近,於是吸血鬼吉x血僕夢跟王子吉x女僕夢比較想看哪個呢!不知道什麼時候動工就是了(

评论 ( 17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