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本当幸せだったな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さ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孕

#交往+同居mode
#部分性描寫有,注意避雷


“王馬。”

沒有回頭去理會身後的呼喚,他的視線定在了電腦屏幕上的Word檔。很好,今天的進度剩下一頁了,“怎麼了嗎?能不能等會再——”

“咱懷孕了。”他話音未落,她便已經打斷了他的後話,沒有一點情緒起伏的說道。

“妳說什麼?”

“咱、懷、孕、了。”她依言重覆了一次,這次每個音都好好加上了重音。

“…小夢野,妳知道對我說謊不好的吧。”即使他平靜的這麼說,但是從屏幕上便能看到他自剛才就沒打出一個完整的詞來。他一面露出與平時無異的笑容,一面轉過了頭,“而且這種事可不能隨意——”

“嗯啊,所以咱沒說謊。”她不疾不徐的舉高拿在右手的桿子。

王馬小吉看到她手上的東西,臉上立刻失去了血色,原本就蒼白的臉變得更加不像活著的人該有的臉色。

“應該是沒有誤測,咱用了兩支,結果兩支都顯示…那啥,太陽性反應?”夢野秘密子沒有管對方已經怔的像根木頭似的,晃著手上浮現了兩條紅線的驗孕棒。

他已經沒有餘力去糾正她的語病,右手舉起來一拍就是拍在自己的額頭上,受到驚嚇的夢野秘密子抖了一下身體。

“…不對啊,為什麼小夢野會懷孕啊——?!”

“這…這才是咱想說的吧,難道不是因為汝技術太差嗎?”

看著丟向自己的指控,他啞然失笑,“我技術差?我技術差的話,小夢野現在連站在這裡跟我說妳懷孕了的力氣都沒有好嗎!”

“所以汝想說是咱的錯嗎!”

“我可沒說過那種話吧!”

她移開了視線,丟出來的話語開始有些虛弱起來,“……再說了,王馬不也總是沒有做足全套準備就……”

他一面莞爾一面擺擺手,“不可能啦,我每次都會在要出來的時候離開小夢野的身體,誤留在裡頭的機率太低了。”

她噎了一下,“那可能……”即使她起了頭,但腦子裡已經沒有能反駁的話了,於是半鼓起了腮幫子,無力的嘀咕早上還有課就先走了,連門都忘記帶上。

王馬小吉倚在門邊,目送著她晃著身體離開。

“……騙人的吧?”他不禁冒起了方才沒有的冷汗,說道。







“百田同學,都說了不能把整盤都吃淨了!”最原終一死拽著百田解斗還打算伸筷的手,看到後者嘴裡早已塞滿了食物還等不及的再出手,他無奈的嘆了口氣。

“啊?我才沒有呢,看仔細,還留著點啊。”他抽搐了嘴角,筷子指了指桌上那幾乎只剩下殘渣與湯汁的菜盤說道。

KIBO不禁嘟囔道,“那連塞牙縫都不夠吧。”儘管他根本連進食都不行。

這是他們一個月固定幾次的男子會,最多時候——比如說這次——會選在最原終一的家辦,有時候也會選在百田解斗的家,王馬小吉與星龍馬的家則是偶爾膩了會選擇的程度而已。

天海蘭太郎因為旅行的關係經常缺席不算,獄原昆太的家光是用想像的便明白不是普通人能隨意進出的,真宮寺是清的家太多規範要遵守,弄的眾人無法敞開心放輕鬆,KIBO的家更不用說,他高中畢業後就在入間美兔的研究所待著幫忙,所以去KIBO的家就等於去入間美兔的研究所,才聽到這便馬上被大夥給否決了。

“王馬同學今天怎麼那麼安靜呢?”這時候,難得出席的天海蘭太郎才注意到一直在身旁托著腮,不知道在想什麼想的出神的王馬小吉,不禁發話。

而且連筷子都沒動過幾次,怎麼想都是出事了。

“說不定又在想什麼整人的招數呢,別管他了。”KIBO攤開手無奈的代替他答道。

最原終一乾笑了幾聲,“啊哈哈……說的也是,不過有什麼煩惱的話說出來也行的哦。”

像是被最原終一那番話說動了,他終於說出了在飯局上的第一句話,“吶吶,昆太。”

“怎麼了嗎?王馬同學。”獄原昆太聽到呼喚,給了他一個笑容後問道,嘴旁還黏著飯粒。

“昆太一直養著很多昆蟲吧?”

“是啊,這些都是昆太的寶物呢!”

正當大夥兒噤聲等待王馬小吉這人究竟在打算什麼時,他不疾不徐的開口說道。

“那如果牠們要生孩子了,你會怎麼處理呢?”

“噗——”嘴裡有食物的、正在喝著水的,都同時嗆了好大一口,不敢置信自己耳裡聽到了什麼。

而獄原昆太則絲毫沒有起疑,以與平時一樣的語氣說道,“昆太會留牠們點空間好好生育,然後給牠們的孩子取好聽的名字!”

“名字啊……”他若有所思的呢喃著。

星羅馬先緩過了氣,平靜的問出了大家心中的困惑,“咳……你怎麼說的像有孩子似的呢?”

而王馬小吉瞥也不瞥一眼,以平淡的口吻敘述,像不是在說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似,“是啊,我快當爸爸了呢。”

“………”全場立即陷入了緘默,像是還在咀嚼他方才說的話,過了片刻,同時炸開了鍋,開始發出了混亂的驚呼。

“等等,媽…媽媽是夢野同學?”天海蘭太郎摀著頭細細思考道。

“不對,也要把酒店小姐給考慮進去。”儘管真宮寺是清已經盡力保持了冷靜,卻還是看的出他抖動著的雙肩。

“啊哈哈,真過分哪,明明我不上酒店的。”

“……所以真的是夢野?”百田解斗手上的筷子也落了地。

最原終一也是一副嘴巴張的老大,難受的捂著心口的姿勢,“應該說除了她也不會有誰接受王馬同學了……”

KIBO也開了口,“為什麼大家都那麼快相信王馬同學了呢,指不定他又在騙人了啊。”

“呢嘻嘻,非常遺憾,連我自己也希望這是騙人的。”
“不會吧……”輕易被王馬小吉論破的KIBO開始倒抽了口氣。

而獄原昆太與其他人的反應不同,笑的燦爛,開始鼓起掌來,“恭喜王馬同學!如果是王馬同學跟夢野同學的話,一定是很可愛的寶寶吧,昆太真的好期待啊。”

百田解斗壓住了身旁的獄原昆太,“喂喂喂,昆太未免也太單純了吧,他們可是連結婚都還沒有,是大問題呢。”

“是嗎?那就結婚吧!”

“太單純過頭了吧?!”最原終一也禁不住開口道。

“嗯……昆太家的孩子們沒有什麼儀式,互相承諾之後就留下後代了,”他垂下了眼簾,有些感嘆的答,“壽命實在是太短了,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就會離開,當然得把握好每一段時間了…啊,抱歉!人類是人類,昆蟲是昆蟲,一不小心就……”

“哼哼哼,這也不怪獄原同學,人類的一生的確也很短暫的。”

“……茶柱同學知道了嗎?”KIBO囁嚅的問道。

“如果知道了的話我現在就不會在這裡了吧?不過指不定我回家之後就遇到了被小夢野叫來的小茶柱……”

“啊啊——還是別往負面的地方想去了,來想點開心的事情吧”百田解斗打斷了他的後話,“比如說,孩子的名字!”

“那個是開心的事情嗎?”

“好了,那終一先來提議吧。”

“為什麼是我!?”

不知道為什麼變得和緩的氣氛,至少讓他們對於他搞大別人的肚子這事沒那麼執著了,但王馬小吉心裡卻不禁惦記著獄原昆太的話。

——‘壽命實在是太短了,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就會離開,當然得把握好每一段時間了’







從最原終一家離開的大夥正聊著等下去哪裡續攤,而王馬小吉則難得的婉拒了,眾人本就知道了緣由也不追問,放他一個人走開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看著與自己擦身而過的新手父母推著嬰兒車走過,又看到了手拉著自家孩子的母親跟孩子討論要上哪裡的館子。不禁思忖日本的生育力什麼時候那麼強了,沒走幾步路就能看到小孩子。

“不對,只是我開始在意起來了吧。”他啞然失笑。

王馬小吉看著櫥窗裡擺設的飾品,戴在假人身上的墜子耀眼奪目,根本不需要開多大的燈,這些珠寶就能好好映射出讓人睜不開眼的光芒。

櫥窗擺著最多的是鑽戒,不是自己戴著開心買來收藏,就是用來互許終身的,現在這時代,誰不是覺得婚姻是戀愛的墳墓,與其結婚不如自由快活的風流一輩子呢,做這行真的能賺到錢嗎?他在心中嗤笑著離去。但只消幾秒思考的時間他又倒退了回來。

於是他走了進去讓人賺走他的錢。







“哦,王馬噢,為什麼今天那麼晚?”才打開門,便看到了捧著自家愛貓的夢野秘密子,縮著身子正看著電視上播送的動畫片。

王馬小吉環顧了整個客廳,看到沒有茶柱轉子的身影,暗自鬆了口氣,包都沒卸的就走到了夢野秘密子身邊。
“……幹嘛呢?”她看到他異常嚴肅的神色,不禁身子一震,有些慌張的問。

“小夢野。”

“怎…怎麼了?”

“跟我結婚吧。”

“……”她手上的遙控器落在了地上,發出了一點都不清脆的聲響,“嗯…嗯啊?”

“所以說,妳肚子裡的那個孩子,就由我們一起照顧吧。”她聽不出他話裡有半分虛假,甚至能從中感受到幾分真心實意。

他看著她抖動著身體,以為是感動的哭出來了,但觀察了幾秒,發現她是害怕的在顫抖,蹙起了眉角,困惑的問,“妳在幹嘛?”

過了半晌,她才顫著嘴,緩緩吐出,“……抱歉。”

他抽搐著嘴角,“哈啊?為什麼是小夢野在道歉啊,這是在拒絕我嗎?”

“嗯啊……不是那樣的,咱當然開心啊,但是罪惡感壓的咱喘不過氣了啊。”

“……罪惡感?”有種不祥的預感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孩…孩子的事是騙汝的…咱只是想為了汝總是不做任何措施就進來的事情報復一下而已,看早上汝的反應,咱以為汝不信啊,誰知道汝……”她低下了頭,不敢去迎上他的視線。

“驗孕棒呢?”

“那個是整人玩具……”

“………………………”

“……王馬?”
“……哈啊?”他的臉上已經沒有半點表情,甚至能從中感覺到一絲慍怒,“不要自我感覺良好了,誰會跟醜女求婚啊。剛才都是騙妳的,笨——蛋!”

“王馬——”沒等她攔住他,他便快步走進了房裡,甩上了門,把自己鎖在裡頭。

“嗯啊…都說了是咱的錯了,汝別把房間鎖住啊,這樣咱怎麼進去睡呢。”

“誰知道啊那種事——在客廳跟小秘密子一起睡啊!”透過門板穿過來的聲音有些模糊。小秘密子是他們一起養的貓的名字。

“真麻煩啊……該怎麼辦才好……”

房裡的王馬小吉一面想著信以為真的自己真是蠢到了極點,一面臉頰因羞恥感而發燙得感覺可以在上頭煎顆蛋了。

從包裡拿出了戒指盒,長吁了口氣後,又將它重新放回包裡。

算了,說不定哪一天會用到呢。

Fin.
戒指的由來。
不含了聯文的第18篇王夢
我這次是下定決心要來雷一遍大家了(……
下一次再發文真的是點文的東西了,不摸魚了不摸魚了再摸同居日常我剁手
我想寫單純的才育日常了覺得自己最近實在太不單純了

P.S.果然是掉粉了(苦笑

评论 ( 26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