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叫什麼隨意,不是太太所以可以的話別喊我太太(而且過氣了)(以及如果真的不注意喊了請不要給我土下座hh只是覺得自己的實力還不值得別人喊我太太,拜託了🙏)
座右銘是今日事,明日畢,今日坑,明日填
嚴重的取標題障礙,請不要被我的標題嚇跑了(
只是想嘗試各種CP,自己愛的CP自己產糧
歡迎評論+私信閒聊!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

BL.NL都吃,目前V3牆頭,吉本命+最副命,凹凸安艾本命+銀雷副命
V3王夢中心.主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除最春.天白NL大體雜食,雷腐向(吉KI.天最能吃一點)
凹凸BL主瑞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NL主安艾.雷祖.金凱.鬼萊.丹秋.耀檸,不吃雙安.雷獅受向

頭貼by魁魁魁@年糕蘸盐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宿題

#推特王夢版60分的題目
#其實是篇不用腦也能看的無深度文,畢竟我也沒腦(…

夢野秘密子不喜歡理科。

所有題目都導向唯一一個答案,將想像力給扼殺了的英數字,於白紙上頭留下了死板的黑體字。只消一眼便沒了勁。

但在文科裡,她能揮霍自己的想法,沒有固定的解答,只要自己覺得對了,那即是解答。她在那些文字上施了點魔法,賦予了它們生命,由它們躍動出屬於它們的故事。

但王馬小吉這人——這一道題——卻不一樣。

他不屬於理科。只想用一個答案來界定他太過於狂妄了。

但他也不屬於文科,在他身上繪上的文字開始了徬徨,接著消逝在空氣當中。他沒有故事,不如說,沒人知道他的故事。

他是一道無解的宿題。

“呢嘻嘻,”從上頭傳來的訕笑聲讓她心裡一陣來氣,“小夢野居然這麼說我,這也太傷人心了吧?”

“嗯啊——這不都是因為汝嗎!”

“那,該怎麼辦呢——如果不解開的話,就無法從這裡出去哦。”

聽到對方依然如同與自身無關的說著風涼話,她吁了口氣,好一陣子才忍住了情緒,專注在偌大白紙上以印刷字體寫上的幾個字。

“王馬小吉=”

無法搞明白的題目,與正坐在自己桌沿晃著腿的題目本人,告知了她如果不好好將習題解開,便無法離開這間教室——只有他們兩個的教室。

空盪盪的教室裡只在正中間擺了一張桌子,便是她現在用的這張,甚至連個來龍去脈都沒搞清,方從桌子上頭醒來就得被逼著解題,好不容易才止住沒有向他爆發的起床氣,卻無法壓抑從心底而生的倦怠感。

“明明汝就在這裡,為什麼不直接把答案給告訴咱啊啊?”

“嘿欸——那樣要有多無聊啊!再多好好思考一下嘛!”
“嗯啊……”

她看了眼窗子,外頭一片蒼白,沒有一絲雜質,就是一片從頭至尾的雪白,連是白天還是黑夜都無法搞清。不,這裡究竟是哪裡都無法知曉。

“如果咱解不開的話,會怎麼樣?”

“那小夢野就要一輩子跟我待在這裡哦?”

她聞言,掙扎了一聲,皺起了整張臉,明顯透出了不願,“那咱解開了呢?”

“嗯……”她捕捉到他眼底閃過的一絲遲疑,“小夢野就能離開了哪,雖然我會留在這裡。”

“……果然還是解開了比較好……”

他聞言,將手攏在嘴邊,瞇起了眼輕笑道,“那就快動動小夢野那貧瘠的腦袋瓜吧——”

“這個就算動了腦也不明白吧……再說了,汝說誰的腦袋貧瘠呢!”

“嘛嘛,放輕鬆想也行的,”他晃動的雙腿振幅開始縮小,“比如說,小夢野覺得我是什麼人呢?”

“……超高校級的獨裁者?”

“這麼無聊的制式答案可是行不通的!啊——所以說烤竹莢魚真是——”

“嗯啊!這種事誰知道啊!”她將帽簷壓下一分,不悅的噘起了嘴。

他見狀,無奈的發出了聲嘆息,久久才開口,“其實這個答案就連我也不知道哦?”

“……什麼意思?”

“呢嘻嘻,就是說這個問題其實是沒有答案的哪!”

她聞言,拍著案順勢站起了身,怔大了眼道,“——那、那不就永遠不能出去了嗎!”

“啊啊,真是一點都沒有想像力哪。”他朝著她伸出了食指,抵住了她的眉心,後者仍舊木然的望著他,似是在等著他的下一個舉動,“沒有答案的話,那就自己創作一個不就好了。”

“嗯啊?”

“所以由小夢野來賦予我故事吧。”他勾起了嘴角,笑道。

“這種事……能夠辦到嗎?”

“反正小夢野不是有魔法嗎?”

她聞言,儘管仍然噘著嘴,卻垂下了眸子,重新審題,攥著鉛筆的手終於開始動了起來。

“啊啦啦啦,寫了什麼東西——啊!”就在他正想將臉給湊過去瞥個一眼,卻在這之前被硬生生的壓住了視線,等到他把擋在臉上的白紙拿下來時,她已經離開了座位,衝到了門邊打算要拉開門。

他也沒有開口去挽留她,只是等到她離開了他的視線範圍,才抓起了白紙,看看上頭寫了什麼答案。

“王馬小吉=要成為使魔候補的喜歡咱的大騙子!”

“噗哈——這是什麼啊——”他忍俊不住,直接笑了出來,“所以說,要成為使魔的我不能一直待在這裡的意思嗎?”

他的視線直盯著其中的幾個字,低語道。

“不過這份答案某種意義上也代表了小夢野所期望的事情吧——”他不禁勾起了嘴角,一面攤開了手一面發出嘆息,“畢竟這裡是小夢野的內心嘛!”

他將白紙給折成了架紙飛機,打開了窗子,將其拋入了半空中。

目的地是,發聲口。

Fin.

在摸合志的空閒下的魚,看……看不懂的話就(腦內死機
感覺自己好久沒寫這兩人了怎麼回事……

评论 ( 6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