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叫什麼隨意,不是太太所以可以的話別喊我太太x
座右銘是今日事,明日畢,今日坑,明日填(…)
嚴重的取標題障礙
只是想嘗試各種CP,自己愛的CP自己產糧,不會寫文的混沌中立開心主義者
歡迎評論+私信閒聊!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

BL.NL都吃,目前V3牆頭,吉本命,凹凸安艾本命
V3王夢中心.主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除最春.天白NL大體雜食,雷腐向
凹凸BL主瑞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NL主安艾.雷祖.雷凱.鬼萊.丹秋.耀檸,不吃雙安.雷獅受向

頭貼是我的救世主@年糕蘸盐 畫的,超可愛,每天點開自己頭貼都被萌一遍(…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迷路

#梗來自 @年糕蘸盐這篇

方睜開眼,人就在這沒有半點東西的純白空間裡頭,金眨了眨眼,困惑的遊蕩了幾遭。

“紫堂!”

“格瑞!”

“凱莉!”

“有誰在嗎——”

往半空中拋出的呼喊,沒有聽到被反彈回來的回音,就這麼被空間給吞噬掉,金隱隱約約感到些許不妙。

非閉鎖的空間讓他越加發慌,他開始奔跑,一面吶喊著一面動起了雙足。

“有誰——有誰在附近——”

大概是體力耗盡了,他漸漸慢了步伐,最後站直在原地。喘息聲混著嘶啞,從口中擅自漫出,在這個空無一物的空間裡格外響亮。

他索性直接原地坐了下來,環住了雙膝,將臉埋在了腿間,唯一的倚靠是自身。

他想起了秋姐曾說過,迷路了不能亂跑,得留在原地等著別人來找。

“真是的,他們居然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太不講義氣了吧——”

連他都能聽出自己語氣中的勉強與顫抖,如果這裡不是只有他一個人,肯定是要被嘲笑了吧。金開始幻想著。就像他的朋友們此時都出現在了他面前。

紫堂幻見狀,不禁苦笑著安慰了他幾句。

仍然叼著棒棒糖的凱莉毫不在意的指出他的怯弱,催促著他快跟上。

而在兩個人都背過身,邁開步伐之後,格瑞會一直死盯著金——依舊杵在原地的金。在那樣的目光中,金忽然想起來了,在來到凹凸大賽之前,那登格魯星的童年。

——準備好了沒——準備好了——

那時拼命纏著同齡孩子加入的捉迷藏,因為他矯健的身手,總是在被發現之前逃開了原本的位置。

本來還暗嘆自己厲害的很,約莫是整個遊戲裡最晚被找到的人。但直到最後,的確都沒有人找到他。

發出了悲鳴的肚皮提醒了他已經到了晚餐時段,金也差不多明白自己是被遺忘了,可看了看那逐漸轉為鵝黃色的天際,因為地點是跟著他們挑的,實際上根本不知道通往家裡的路。

總會有人來找自己的,他的心裡抱著僅存的一絲期盼,用來支撐起他那難看的笑容。畢竟如果連自己都放棄了自己,那還會有誰來找他呢?

等待正在一點一點的消磨他的逞能,垂下的眸子無神的盯著什麼也沒有的地面。

啪噠。啪噠。在偌大的靜謐空間格外響亮的腳步聲。

出現在視線範圍內的是一雙天藍色的鞋子。

就如同當時捉迷藏的那時一樣,金抬起了眼,與那天的畫面疊合上的是,格瑞那丁香紫的眸子。

就如同少年漫畫中的英雄似,只是這個英雄沉默寡言了一點,扛著一把烈斬,從上至下的俯視著縮著一團的金。

“回家吧。”

沒有過多的言語,就似是平時一起出去玩玩,在時間差不多的時候隨口說出的一句話,正是這樣的話,讓金怔的出神。

不管金遇到了什麼情況,他總會這麼說。

但這無疑,是金現在最想聽到的一句話。

他一躍起身,像是把格瑞當作了枝幹似的攀在上頭不放,“——我就知道格瑞一定會來接我的!”後者一面發出了聲嘆息,一面也將對方擁的緊緊的。

逐漸褪色的空間,開始充斥起鬧聲,後頭背著個人的格瑞在眾人的注目下走在了回去的路上。

“嘿嘿,自從那個時候就沒有碰到格瑞的後背了呢,真懷念啊!”

“啊啊,大概吧。”

“啊——格瑞真害臊呢,再多坦率一點也可以的!”

“閉嘴,再說一句話,我就鬆手了。”

金聞言,咯咯的笑了出聲,在他身下的人聞聲,不禁無奈的勾起了嘴角。

即使再怎麼迷路,他都堅信著,他的兒時玩伴會將他給找出來。

所以他,不會再迷惘了。

Fin.

嗚嗚祝我親愛的魁魁魁生日快樂!!感謝上天在這一天把妳帶到了世界上!好吧對不起我沒有整點發x
感覺自己嚴重偏離了妳原本的意思了,我自盡(
雖然認識好像沒有很久但加上我們互相偷窺的時間已經有5個月了…!好吧真的有點短(你
謝謝妳一直聽我的心事、陪著我聊天、還幫了我好多的忙,真的不知該怎麼報答,我覺得救世主這個稱號已經形容不了妳了…!x
希望我們明年還能一起慶祝生日xD

评论 ( 11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