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資格

#補檔,其實四捨五入等於重碼了
#劇透注意




“吶吶……小夢野……”

聽到了以微弱的音量呼喚自己的聲音,她才回過首,便被一張瀏海下汩汩流出鮮血的臉龐給震懾住,對方恍惚的目光配上他慘白的膚色,更顯得臉色怵目驚心,想也沒多想的,從咽喉中散出了尖銳的驚呼,“嗯啊——”

“呢嘻嘻,怎麼樣,嚇到了——”

“喂,王馬,為什麼會傷成這樣啊,汝不是一直吹噓著自己是什麼惡之結社的總統嗎!”王馬小吉人還沒緩過來,就被夢野秘密子拽著雙臂甩得暈然,本來還沒事,這下眼神徹底被搖的渙散,“總、總之先包紮……”

“啊啊!等一下,STOP!小夢野!”他總算是捉住她分神的瞬間,一把反攥住她的手肘,晃著暈眩的腦袋,盡量鎮定語氣道,“這個是,騙人的哦。”

“……嗯啊?”

“啊哈哈,這個只是顏料啦,原本只是想要嚇唬一下小夢野,沒想到能得到這個反應,真是大成功呢!”他見到她仍然懵著一張臉,忍俊不住,從口中迸發出了笑聲,“真可愛哪,小夢野——”

“……笨蛋。”

“哎?”他沒有聽清對方低著聲的嘀咕,還在淌下紅色液體的臉龐湊近了她低下的臉龐,但對方卻在這時正好抬起了眼,距離不到幾公分的兩張臉蛋對視著,在他正想別開視線、退開幾步之際,她吸了口氣的聲響卻引來了他的注意,但接著,像是要震破他的耳膜般,猝不及防的高聲貝斥責使他的耳裡不住發出了嗡嗡的鳴叫,“這一點都不好笑啊!連汝也死了……咱就算用魔法,也會將汝抓起來再鞭屍一次!”

“連”。

那不過是對著已經不在這裡的人所傾訴的、卻自私的藉著他給傳達出來的吶喊,明明知道的,但他卻禁不住產生了一絲的動搖,因為她那滴落在足下,與自己淌了一地的顏料混雜在一塊的淚珠。

我在妳的內心裡頭到底佔據了多少空間呢。

明明一直是不用問便知曉解答的疑問,混雜著異樣感情的好奇心一併湧了上來。

“妳才是笨蛋哪,小夢野。”他不顧對方正要駁斥的模樣,以雙臂壓上了她的帽簷,讓她哭皺成一團的臉龐消失在視線範圍內,對方不悅的拍打就算是在搔癢般,讓他不禁咯咯的失笑,“我可是超高校級的總統,怎麼可能會輕易的死呢!再怎麼說,也是我去殺人吧?”

“也不准對別人動手!”

“啊啦啦啦,真是任性呢,就算這麼對我說我也很難做到啦——”

“唔……”

“騙人的。我可是要跟大家一起出去哦,怎麼可能會死嘛。”

“……真的嗎?”從身下傳來的、一抽一抽的聲音夾雜著幾絲沙啞。

“……已經,不會再讓小夢野感到害怕了。”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從喉中溢出的一句話,音調溫和的連他自己都不相信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壓著她的帽簷的手臂力氣也鬆懈下來,她抓緊機會,逃離他的束縛,從底下退開一步,重新站直了身子,出乎意料的,她的面頰泛起了淡淡的紅暈,夢野秘密子捉著帽簷的兩端,吞吞吐吐的開口道,“反、反正一定是騙人的!”

王馬小吉先是怔了幾秒鐘,才咧開嘴,輕快的回應,“嗯,是騙人的哦。”

“嗯啊——”

“我得先走了,畢竟本總統可是很忙的,還得去嚇其他人呢!”他擺擺手,當作是向她道別,從她身旁擦身而去。

“正好,咱也忙的很,才沒時間跟汝在這裡耗——”她趕緊回過頭,朝著他的背影喊道。

“啊啊,小夢野自從小茶柱離開之後感情就變得豐富好多啊,比起以前更煩人呢。”

“汝說什麼!”

“嘛,我也不討厭就是了。”

她先是木然一會,才開口吐道,“……反正這句也是謊言吧,畢竟汝是個大騙子啊。”

他聞言,昂起了頭,仰天笑道,“呢嘻嘻,正因為我是個大騙子哪——”




“——所以將這份情感親自交付給妳的資格,我沒有啊。”

不知道為什麼,那時與她對話時露出的笑容,現在又再度浮現在他的臉上。那是帶著一絲寵溺,同時也懷著一絲悲傷、沒有人見過的一道笑容。

於是身為超高校級總統的他,在沖壓機下的座臺上,闔起了眼。

Fin.

因為是半年以前碼的,所以在一邊看著只有我能看到的原檔一邊碼的時候也改了好多語句(

如果有人知道我的習慣的話就大概能看出來了,被屏蔽的字是leader,所以,我只好全改成了“總統”,ummm好險偶像pa那篇我跟著老E用了“總統”,才不至於又遭殃了一個

因為怕刷屏所以會把這三篇分三天發,目錄看有沒有人需要的話再找一天做,畢竟超連結——真的——很麻煩——(吶喊)

评论 ( 15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