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本当幸せだったな



そばにいるだけでただそれだけでさ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魔術師與總統的茶會






#一個四捨五入是重碼的補檔
#劇透注意






終於睜開眼,魔術師少女一面喘著粗氣,一面抬起了頭,明明方才應該是睡了一個長覺,但卻像是經歷了什麼不快似,汗腺發達到最裡頭的那件內衣已然被浸濕,緊緊吸附著皮膚,讓她感到些許不適。

上一秒在做著什麼,已經沒有絲毫印象了,她吃痛的壓著因為努力回想而開始發疼的太陽穴,忽然,一道怡然的香氣竄進了她的鼻中,引起了她的注意。

桌上擺著一杯正散著氤氳霧氣的茶。

茶杯旁紋著精細的花紋,她對這方面沒有特別琢磨,只覺得很好看,而不知道這紋的是什麼花樣。

她腳往地上一蹬,將擺在桌子中央的茶給挪了過來,明明知道擅自喝來路不明的飲料是不對的,但那杯茶就像被施加了誘惑咒,將她的手給牽引過去,她不禁往嘴邊嚐了一口。

好苦。

以此為信號,大腦開始隱隱作痛起來。那被稱為終結的名作品,佔據了她的思考空間。即使被說成是名作,但她一丁點也不覺得這是該去回首的好作。

為了要驅散留在舌根上的苦味,她抓起了擺在右手邊的糖罐,一口氣將四塊方糖丟了進去,像是在怪罪這杏仁茶的苦味,攪著糖塊的動作一點都不優雅,發出了喀啦喀啦的聲響,茶面不安的晃動,似是隨時都會飛濺出來。

“在做什麼呢?小夢野。”

明明到方才都還沒人在的、對面的座位,響起了那道她再熟悉不過的嗓音。她丟下了攪拌棒。

“……為什麼,汝會在這裡?”

總統少年一面勾著笑容的壓低帽簷,一面將雙腿給交叉起來,“真過分哪,小夢野。明明是妳約我的哦。”

“啊,原來是咱……約汝出來的嗎?”她小心翼翼的開口道,說起來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咖啡廳,而且身邊連一個人都沒有,甚至也看不到服務員的身影,但如果是想成與他有約,就仿佛這些奇異的現況就能解釋一樣。

“真是糊塗哪,下次可別再犯了哦。”

“咱、咱的錯嗎?”

他見著她慌亂的模樣,不禁撲哧一聲,失笑道,“吶吶,說起來,小夢野剛剛是不是加了很多方糖啊?”

“……怎麼了嗎?”

“不啊,只是想著小夢野果然還是原來的那個小夢野呢,像孩子一樣加那麼多糖可是品嘗不到茶的原味的,所以才長不大的嘛!”

她撇撇嘴低喃道,“要汝多管閒事……”

“像我啊,就能好好品嘗這般苦味,”他舉起擺在他身旁的茶杯,佯裝成熟,湊到了唇邊,“因為人生已經夠苦澀了,所以不管是什麼都會覺得甜膩。”

她看著他裝模作樣的輕啜了一口,接著輕輕的方向茶杯。

“……啊——早知道就不說謊了!這也太苦了吧!”只見他眉目緊皺在一塊,將放在夢野秘密子那頭的糖罐抓了過來,跟著丟了五顆方糖進去。

“還放的比咱多……”

“因為人生已經夠苦澀了,所以可不能再經歷同樣苦澀的事物啊!明白了嗎?”

“這跟汝剛才所說的不是完全不一樣嘛——”

“那,”他咯咯笑著,將話題給帶了回來,“小夢野想找我說什麼呢?”

她聞言,腦子立刻便陷入了剎那間的空白,木然的望著他沒有絲毫波瀾的表情,說起來,她也是直到方才才想到是她約了他出來的,要談什麼,她怎麼可能知道。

雖然是這麼想的,但嘴巴卻不自覺的吐出,那並非是經過詳盡思考而說出的問題。

“汝其實很討厭自相殘殺的吧?”

不管是道出問題的她,還是聽到疑問的他,都不約而同的瞳孔緊縮。他臉上的笑容也收了起來,似是她將這個世界的時間給停止似的,兩人連一瞬的眨眼都沒有,僅剩那縈繞在耳邊、響亮的喘息聲。

過了片刻,他才低低的笑了起來,接著抬起頭,瞇了瞇望向她的目光,笑語道,“啊哈哈,我怎麼可能會討厭呢,如果討厭的話,就不會一直說著要讓遊戲變得更熱鬧了,不是嗎?”

說謊。

不管是這句,抑或是那句,都是謊言。

但是——

“已經,沒有說謊的必要了。”她以正眼回視著他,沒有一絲遲疑的道,“因為名作品——遊戲——已經終結了啊,現在已經是不需要汝欺騙自己的平和世界了。”

他對於她所說的話沒有絲毫反應,他的菖蒲紫的雙瞳裡像是裝載了各式各樣情感的混雜體,又像是什麼都沒有似。兩人就這麼對視了好一會,他才重重的吁了口氣,輕笑道,“這樣啊,你們成功結束掉遊戲了呢,”但話語卻夾雜了幾絲的自嘲,“明明是我無法做到的事情,你們卻輕易的做到了啊。”

“才不是很輕易。”她咬著牙,不平的道,“如果沒有最原,如果沒有大家,如果沒有汝,咱們是不可能辦到的啊。”

“我?”他闔上了眼,搖了搖頭,“我做的事有起到什麼效果嗎?”

“……汝,在怨恨咱嗎?”

聞言,他才重新睜開眼楮,眼前的少女在說完那句帶著顫音的話語後,便像小動物般縮成一團,絞緊裙擺的模樣透出了她內心的忐忑。

他不禁莞爾道,“最討厭了哦。”

“嗯啊!”

“啊,騙人的,應該是最喜歡才對!”

“到底是哪邊啊——”

“嗯——到底是哪邊呢?”他咯咯的笑了起來,沒有一絲嘲笑的樣子,溫和的目光直盯著對方,“比起那個,小夢野對我是怎麼想的?”他見到她聞言而猶豫不決的模樣,故意蹙起了眉角,“嘿欸——明明剛才那麼跟我說,自己卻說謊了可不行哦?”

“最喜歡了。”

“……”

“一直一直,跟魔法一樣,最喜歡了。”滴落到杏仁茶中的液體在上頭敲出了幾個窟窿,接著被茶水包覆住,隱於其中。

“……那還真是,最大的褒獎啊。”他將身子往前傾,手肘叩在了桌面上頭,無法碰到地面的雙腿晃蕩著,“小夢野也一點都不無聊哦。

“為什麼要哭嘛,這難道是該哭的場合嗎?

“我看到成年的小夢野可是很高興的哦?真是長成了美人呢,啊,這個不是騙人的哦。雖然哭的模樣跟以前一樣醜。

“已經可以率直的哭出來了啊,這樣的話也沒有我出場的餘地了吧。吶吶,小夢野。

“妳可以,好好看著我嗎?”

原·超高校級的魔術師,努力的抬起已然矇矓的雙眼,望向明明還露著笑容、卻從眼眶裡滑出了斗大的淚珠的超高校級的總統。她努力的撐起了並不算好看的笑容,但他已經沒有再說什麼嘲諷的話語了。

兩人同時深吸了口氣,接著一齊開口。

““再見。””






看著已經空盪盪的對面座位,她似是鬆了口氣般,垮下了雙肩,茶已經涼的差不多了,但她還是旋開糖罐,正要再丟下幾顆糖的時候——

“等一下!夢野同學!”

被突如其來的呼喊給驚怔的她,手臂晃動到了桌面,將杏仁茶給弄翻了整張桌子。她側過首,只見正巧路過的偵探少年將糖罐從她手中奪走,早已經摘掉帽子的他正向著魔術師少女耳提面命的說著攝取過多糖分可能會造成的後果。

而在他身旁的暗殺者少女拋下了一句“難道妳想甜死嗎?”後便開始從口袋中抽出幾張面紙,為她收拾狼藉。儘管用詞極具威脅性、但是語氣卻帶著幾絲寵溺般的無可奈何。

魔術師少女不禁噘起小嘴,搓了搓已經長到了胸處的髮稍,“嗯啊……”一聲,浮現出幸福的笑容。

Fin.

因為金魚有存檔所以應該不會像最近兩篇一樣大改了,其實我也沒有什麼進步,只是重碼好像會覆蓋黑歷史一樣(什麼
然後想著重新放的話可以順手放上音樂就放了——




啊…………好想寫同居日常啊……………也好想看啊………………(毀氣氛

评论 ( 11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