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KIBO中心】擬劇論

#劇透有

#雖然說了中心但可能有些許私心

#意識流

#參考了Eve的ドラマツルギー因為很喜歡りぶ版本的所以連結是りぶ版本(你






眼前的景象即使通過配載的零件系統去理性的思考也不能釋懷,一方面阻止著思考迴路持續運轉著,一方面仍舊不受控制的大腦不斷的像貼上便條紙般,反覆添上那副光景所代表的意義。

重覆思考的結論是,因為這是自相殘殺的遊戲,所以才會有人死亡。

無法釋懷的部分是,死的人是入間美兔。

明明上一秒還活蹦亂跳的人兒,下一秒卻面目猙獰著失去了生命跡象,任誰都無法相信。

比起以往,心裡忽然湧起了似是被掏空了一塊的異樣感,他無法辨識出那究竟是屬於什麼樣的感情,但只確實的明白,如果真的空了一塊,已經沒有人能夠修理他了。

即使是比起以往要更加劇烈的情感正在他體內作祟著,但他仍然比起其他人要更早的恢復鎮靜。

啊啊,那是因為,他不過就是一個出生證明僅僅只有口頭供述的自主機體罷了。






如同實境遊戲般非現實的現況,無法抑止的如火如荼展開著。

即使知道黑幕肯定在某處嘲笑著這樣的他們也好,仍然沒有人願意放棄離開。

曾經他也放棄了離開的念頭,就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般,將身體交付給那連機器人都願意包容的神,但只要還有人不想當旁觀者,一旦緩下了腳步,就會馬上被吞噬殆盡。

無法為從這裡離開的事情幫上忙,無法為阻止自相殘殺的事情幫上忙,所以才選擇了這兩者之外的路。因為他不過就是個機器人而已啊。

他想要祈求神明大人將他變成其他人。但是行不通的。因為,“神”已經跟著那條路一塊消失了。






無可奈何的互相吞噬,即使聲嘶力竭也不願意承認,這樣的真相就算是受害者也不想接受。

即使在一個問題上面來回打轉,卻仍然不願意投降。被淚水模糊了雙眼的出演者們顫抖著話音,不停的空喊著沒有說服力的狡辯。而無法流下淚來的他仍舊鎮靜的將那些一概以子彈貫穿。

被鐮爪貫穿的Mayday,被大火給吞噬的情思,從他們眼中一點一滴的流失著生命的“加害者”闔上了雙眼。

一定有哪裡不對,一定有哪裡錯了。但不斷的去思考還是沒能得出答案。所以還是不自覺的移開目光。

仍然無法滿足黑幕心意的超展開,還得再繼續的遊戲像泥沼一樣纏住了他的腳。不知不覺已經被弄的汙穢不堪的心靈,讓他不禁回憶起從前的事。






是啊,大家一開始都是“純潔無暇”的,沒有誰願意將自己給玷汙。卻在不知不覺間,被變成了怪物。這是大家都撇過頭不願承認的事實。

但是如果不承認這一切,不就無法向前走了嗎?

就算每個人都只是向外發送了求救的信號,卻將自己護在了泥沼之中。






“嘛,你是做不到的啦。”

“廢鐵就好好的在一旁看著吧。”

——住嘴。住嘴。住嘴。住嘴住嘴住嘴住嘴。

就算將接受著外在聲音的地方遮蓋住,如同要將流進耳中的雜音甩開般搖起了頭,但從心底發出的聲音卻依然作響著。

怎樣都好了,就算被當成笨蛋也好,就算被當成什麼也不能做的廢物也好。

即使這樣,他也成為不了其他人啊——






聽不進旁人話語的相互吞噬,就像是一記巴掌拍在了他的臉上。

不管是被殺害的人,還是殺害對方的人,都是這場遊戲的受害者。這不是早就明白的事情嗎?

從心中高聲喊出的MayDay,伴著那流溢出來的情思一塊被扼殺了,他看著視線前方的少年在痛哭之前,以子彈貫穿了身邊的摯友。

少年沒有避開視線的,目送著摯友走上了飛行艙。

那不僅僅只是人類與機器人的差別,而是更根本上的差異,因為少年是他無法成為的存在。

如果是少年的話,一定能夠做到他所不能做到的事情,他相信著少年。

就像是為了回應那樣的少年,黑幕出現在了眼前。






那是什麼。

那是什麼那是什麼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不僅僅是因為失去了心中的聲音,灌輸在腦中的真相就像雜訊般嗡嗡作響。

明明是不會存在在這個地方的,但是卻被與自己有同張臉蛋的人給掐住了頸子。

“你所執著的感情是設定的哦。”

“你所擁有的時光是設定的哦。”

“你們所追尋的真相也是設定的哦。”

即使大腦能很快的將這些訊息給接受過來,但身邊的共演者卻已經停下了腳步。朝著終幕只剩下幾步之差。匯合在一塊的低聲悲鳴從他相信著的少年與其他兩位少女口中發了出來。

孤立無援的狀況,下沉的冷空氣如同埋葬般,化成了名為絕望的鉛塊壓在了他所有能行動的關節處。

如果就這樣緩下了步伐,那這一切的鬧劇是不是就結束了?

要放棄嗎?真的,要放棄嗎?他忍不住向一直指引著他的內心的聲音發問。請告訴我,這就是你們所要的戲劇性展開嗎?

在恍惚的意識中,從鉛塊的細縫中他看見了,即使直挺著,卻仍然弱小的背脊,那看上去像是一掐指就能碾碎的身板。

你總是在眾人垂頭喪氣的時候,以嘲笑的嘴臉走出來呢。

吶,你的話,知道這樣的事的話,會怎麼想?

也許是內心的聲音傳遞出來的心意已經起了效,他的肢體漸漸能夠活動了。

他重新調整了呼吸,朝那背影伸出了手。

嘛,就算那個人回答了,他也無法比照辦理不是嗎?畢竟,他一直都不是其他人啊。






帶著那代表希望的旗幟,高呼著向著希望前進,他踩上了前線。

賭上了那唯一一次的機會,他從那裹住自己的泥沼中爬起身。

即使發出了求救信號,即使迷茫了起來,也有夥伴來支援自己,就算是手拉著手的長途旅程,也會有抵達的一天。

以他一生一次的機會——生命——所製造的超展開,將情勢推到了最高潮,能夠貫穿黑幕的子彈從指縫中滑下。

投票無效。

伴隨著黑幕的驚呼,被深埋的意識也感受到了那代表著眾人的答案。就算無法成為任何人,也有他能夠做到的事。

吶,終於為了阻止這場遊戲而幫上了忙,他算不算走到了終點線呢。

映在那眼中的,從已經破碎不堪的牢籠中瀉進來的第一線晨曦,耀眼的讓他睜不開眼。

能夠在意識消失以前,見到這樣的景色,對他來說,是最後一次同時也是最美好的戲劇性展開啊。

Fin.

好你們就當作我提醒你們今天是KIBO生日吧(…

如果你覺得不知所云,不要怕,那一定是我的鍋(x

今後今後也會繼續喜歡你的…!你是最棒的機器人了…!(嚎哭

评论 ( 6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