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安艾】半吊子的魔法修煉

#安艾甜蜜九十分,遲到抱歉,關鍵字:魔法

#極度意識流

#很老梗




“喂,笨蛋騎士!有沒有覺得身體開始發熱呢!”

安迷修站在了小坡下的位置,就像在做展示用模特般,僵硬的將雙臂貼在大腿上直立著,就連想要撥開被忽然飄來的微風凌亂了的額髮,都會被喝斥一聲而放下了手。

對方一邊手裡抓著本雜誌,外頭以詭譎的桔紅色作為底色,封面印著無法解讀的語言,但看上去卻透出了濃厚的藝術氣息,並且另一隻空出的手以手心的部分朝著安迷修的胸膛伸了出去,卻在幾釐米處硬是停下了,她緊蹙著眉角,神情專注的喃喃什麼。

即使看她如此拼命的樣子,他的感覺仍然與幾分鐘前沒什麼兩樣,只能帶著歉意的道,“唔……對不起,好像沒有……”

然而,艾比並沒有想就此放過他,仍然氣呼呼的喊道,“打住,仔細去感受後再回答!”

安迷修稍稍垂下了頭,依著她的話,硬是找出現在身上有哪些異狀,“……這麼說起來……確實是有點熱,還開始出汗了,心跳也加快了些……”

這招果然有用,只見她一下子躍了起來,眼神裡散出了亮光,一面熱切的指著臉上正寫著無奈的安迷修,一面看向站在離自己沒多遠的自家弟弟,咧著嘴笑道,“哈哈——看好了衰仔,姐的魔法終於有點成效了啊!”

埃米仍舊無法苟同,甚至看出了安迷修的用意,並且毫不在意的戳破了,“妳讓人家站在大太陽底下一整個早上還能不熱嗎?”他還沒等她回嘴,便一把搶下了她手上的雜誌,瞧了幾眼後便垂下了手臂,沒好氣的嘟囔著:“真是的,反正老姐這次也是只有三分鐘熱度吧?”

他手中的雜誌,是艾比花積分買下來的,最近正流行的專題雜誌,羅列出了初等魔法至中等魔法的修煉方法與技巧,甚至連每天訓練的行程表都規劃好了。

實話說,除了艾比以外的兩人都不覺得這上頭全屬真實,不過是瞎騙小女孩的玩意罷了。但艾比卻沒有絲毫懷疑的,一買來就抓著安迷修試驗著。先是一口召燄咒,再來一口喚風咒,本來想著她使久了發現什麼也沒發生就會放棄了,誰知道恰巧來了一道風,便讓她更加執迷不悟了。

“衰仔,你就對姐這麼沒自信嗎?喂,沒馬騎士,你呢?”

“哎?”安迷修沒想到話鋒會跑到他這頭,一時間竟慌張的支吾其詞起來,“那……那個……”

她扯了扯嘴角,不快的將雜誌從埃米手中再度扯了過來,被她的手勁給抓出了皺褶的雜誌露出了更加可疑的內頁,並沒有看過內容的安迷修瞇了瞇眼想要看到裡頭到底是什麼東西,卻馬上被艾比藏在了身後,“本小姐一定會把這其中的精髓給把握住的,你們等著瞧!喂,笨蛋騎士,我們快繼續吧!”

“……啊哈哈,雖然在下的確很想陪著艾比小姐練習魔法的,不過等等已經別人約好了要見面,”他搔了搔髮鬢,苦笑著回覆她的邀約,但仍然堅定的說道,“請等在下回來之後再繼續吧。”

艾比聞言,不以為意的將手臂環在胸前,嚷嚷著,“會有誰要約笨蛋騎士呢?”

“那個……”他還思索著該如何解釋,在對方緊逼著自己的視線下,他握了握拳,趕緊打住這僵持不下的氣氛,佯裝匆忙的道,“啊,時間要到了,在下就先告辭了!”丟下了一個招牌微笑,他退開了幾步,接著朝他們擺了擺手,轉身就溜。

“……真可疑。”

“我也覺得姐妳也挺可疑的。”他在她正因為這句又氣的想駁斥之前,打住了她的情緒,“為什麼突然說要學習魔法啊,妳不是有元力技能嗎?”

她鼓著腮幫子,有些彆扭的跺了跺腳後,再度攥緊著身後的雜誌往後頭退去,跟著跑開,“——啊,總之,這是我自己的事,衰仔你不需要管。”

“妳又要去哪裡呢,不等著安迷修先生嗎?”

“不等!”她朝他吐了吐舌後,又繼續邁開了步伐。

像是要讓胸腔中的煩躁給盡數吐出,她一面奔跑一面喘息著,將拍打在面頰上的冷空氣取代在體內的煩悶感,幾經換氣才總算平衡了些。

她停下了步伐,將已經被她抓的看不清原字的封面給翻開,即使盯著上頭的黑體字,卻沒有將其中的內容給烙進腦海中,只是帶著不甘的語氣道著,“……因為只有這樣,還遠遠不夠啊。”






“哈啊……真沒想到會弄的這麼棘手……”安迷修拖著像堆上累累鉛塊般的雙腳,好不容易,一面發出了冗長的嘆息,一面躺在了草地上,在總算感覺到身上的負擔卸下來了,“要是被艾比小姐發現的話——”

“發現什麼?”

“啊啊——”他一時間瞳孔緊縮,立刻坐起了身,險些與艾比的額頭產生了擦撞,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看到了姐居然做出像看到妖怪一樣的反應……”

看到她漸漸沉下了臉,安迷修趕緊辯駁道,“不!不是那樣的!艾比小姐,請聽在下解釋——”

“你不如先解釋你身上的傷是怎麼來的,”她的語氣似是在壓抑著什麼,讓他怔了會,“沒馬騎士?”

他木然的盯著難得為了他擔心的艾比,不禁發出了短暫的嘆息,道,“……只不過是有人來找碴罷了,說是如果我不去應約,就會來找你們下手。因為人數特別多,所以稍稍棘手了些。”

“為什麼不喊上我跟衰仔呢?”

“這怎麼可以!那麼危——”

“可是我們不是隊友嗎!”她環抱著雙膝,不甘的喊道。

“……艾比小姐?”

“你是不是老覺得我們太弱,幫不上你的忙?”

看著逐漸逼近著自己的艾比,他略感不妙的往後退去,“怎、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想法……”

“所以姐才想著要增加自己的力量啊,為什麼你就不明白呢!”

“……哎?”他眨了眨淺蔥色的眸子,才意識過來,緩緩的道,“難不成,這個是艾比小姐修煉魔法的原因嗎?”

“……你在笑什麼啊?”

“因為,艾比小姐居然會為了在下做到這——”才沒開心多久,逐漸上揚的嘴角便被因身體顫動而牽動的傷口給壓住了,他吃痛的喊了一聲,“疼——”

“喂,你沒事吧?”

“沒事的,請放心,只是需要一點休息……”

她撇著嘴,思忖了片刻,才將手往他那頭伸去,與以往不同,這次直接貼上了他的腹部,隔了層布料,讓他發癢起來。

“不哭不哭,痛痛飛走吧——”

她一面嚷嚷著,一面將原先貼在安迷修腹部的手心揮了起來,就像要把他身上原先的那些傷口給流放到天際間似的。

接著她注意到他始終不語,只是直瞧著她,怔怔的竟看出了神,她不禁開始羞紅了臉,又開始喊道,“你、你幹什麼呢!你有什麼意見嗎!”

“啊……不是的,”他搔了搔臉頰,不禁失笑出聲,“只是覺得,好像那些痛都被艾比小姐帶走了,已經感受不到痛了呢。”

“……你是不是又把姐當小孩子哄啊。”

“真的不是!艾比小姐的魔法可是好好奏效了呢!”

“只有這個奏了效,又有什麼用呢?”

“這樣就算在下受了傷,也有艾比小姐能夠治療我了啊,不是很好嗎?”

“……說、說的也是呢,”她支起了發麻的雙腿,搖晃著站起了身,“萬一沒馬騎士惹惱我了,可就有得受了呢!”

“哎?在下怎麼會惹惱艾比小姐啊?”

“都說了是‘萬一’了!”

注視著走在前頭的艾比的背影,他不禁莞爾,撿起了方才落在她身旁的魔法雜誌,跟上了他。

現在的艾比小姐已經不需要那本雜誌了。他心中思忖道。

因為在下早就成功中了妳所施的魔法,在很久很久以前。




“……這是怎麼回事?”埃米從繪著精美插圖的內頁探出了頭,看向了正悠哉的做著早晨熱身運動的艾比問道。

“不要了,給你。”

“啊?妳這麼快就不要啦?”

“反正還有笨蛋騎士在呢,姐就算學不會上頭的魔法也沒關係。”她將手臂往左側做了一個伸展時,悄悄的瞥向了在不遠處也在做著暖身操的安迷修,明明只是一剎那,但他卻很快的發現,並且抬起眼給了艾比一個燦然的微笑,後者想也不想的別過紅起來的臉。

因為魔法,只需要那一個就好了。

Fin.

哇……第一次參加就遲到了……(嚎哭
希望不要只有推薦,我鳥(

评论 ( 9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