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培根




人類最後に愛を持ったって、僕に居場所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身高

#性轉請避雷,♂夢♀王,不過因為就算性轉了還是很GB所以依舊是王夢(被打
#名字變更有
#育成mode

“夢野同學,健康檢查的結果出來了呢!轉太郎長了五公分哦!”茶柱轉太郎(?)不停的在少年旁邊打轉著,像是在企求著對方的褒獎。誰都能看的出他長在臀部的隱形毛尾巴搖的多起勁。
被稱作“夢野”的少年叫做“夢野秘密(?)”有著一頭鮮艷的紅髮,前髮較後髮略長了些,約到耳下一吋多,剪的平直,與他人有些不同的是頭上那頂巫師帽,把他的上半臉蒙上了一層陰影,一雙好看的紅瞳帶著點慵懶的半開不開,此刻正怔怔的盯著拿在手中的檢查報告書,也不像是瞧出神的模樣,但卻對茶柱轉太郎的話毫無反應。他有些困惑的邊湊近他邊喚著“夢野同學”,在這時,一道充滿著朝氣的聲音插進了兩人之間,“小夢野、下午好!”
“嗯啊啊啊啊!”夢野秘密一副顯然是被驚嚇到的模樣,摀著自己幾乎要發聾的耳朵,還沒反應過來,來者便一屁股坐在了他前頭的位置,“做什麼呢,王馬!”
“因為因為,小夢野看上去好像死了一樣嘛,我真的很擔心所以才這麼做的……”面前的少女眨著大眼睛,聞言低下了頭,些許落寞的模樣看的夢野秘密心中的罪惡感油然而生。
面前的少女叫做“王馬吉子(?)”,有著一頭及胸的紫黑色長髮,那道紫從髮根開始渲染到髮稍,而他前髮的髮稍很明顯的向上蜷曲,不論是髮膠還是自然捲都很難解釋這樣的髮型,而且不知為何這髮型與她正好合適。
“好啦…王馬,是咱的錯,對不起就是——”
“嘛,雖然是騙人的,我是故意的哦,小夢野被嚇到的模樣真是太好笑了!”
“嗯啊!不可原諒!”
“妳個女死居然敢欺負夢野同學,準備好接受轉太郎的新合氣道了嗎!”
“只是開玩笑嘛,小茶柱你想殺了我嗎?”
“汝到底是來幹嘛的?”
“當然是來找小夢野聊天的!因為我很無聊啊。”
“那汝找錯人了,咱沒有什麼能聊的…”說著就要將視線轉開,雖然沒有一絲便意但還是去廁所避避吧,正這麼想時,便聽到她不急不徐的開口,“小夢野喜歡的類型是什麼樣的呢?”
“嗯啊?”
“這個總該答的出來了吧,吶吶,是什麼呢是什麼呢?”她又多靠近了他幾吋,突如其來的縮短距離讓他的心跳不自覺的漏了拍。
“那邊的女死!毫無疑問夢野同學的理想型就是像轉太郎這種強大又帥氣的——”
“果然還是美女吧。”
“首先在性別上就不合格了!?”
“那,拿班上的人來舉例,哪個女生符合小夢野的類型呢?”
“嗯……真宮寺的冰山美人感很不錯呢,最原有時也會不禁讓人湧起保護慾,”夢野秘密腦裡面浮現著他們的模樣,分析著說,“但果然還是溫柔大姐姐系的天海最好呢!”
“……切,完全沒提到我呢。”她撐著下頷,一臉像是聽到什麼無聊的話說著。
“會有汝才奇怪吧,汝又不是美女。”明明是自己問的現在卻是一副無趣的模樣。他在心中不悅的嘀咕道。
“真過分啊,這次我可是真的傷心了哦?”雖然她嘴上這麼說,但他完全無法從她臉上看到悲傷這樣的情感。
“汝還真容易傷心啊…”
“畢竟我可是纖細的女孩子哦?不過…小夢野如果喊了我的名字我可能就會心情好點囉。”她無視了一旁好像隨時都會衝上來撲咬自己的茶柱轉太郎,非常理所當然的提出要求。
“王馬。”
“是名字!下面的名字哦?”
“……為什麼要執著那個地方啊…”他正想爭辯,但又覺得麻煩,便老實的順著她說:“吉子。”
“哇啊啊真的叫了呢——”他的情緒異常高漲,但那反應卻更像是遇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
“汝在開心什麼啊…”
“因為小夢野喊了我的名字嘛,稍微有點心動了啊,”她頓了一下,才繼續說,“對了,你覺得吉子(Kichiko)跟○○(Chinko)的發音是不是很像呢?”
“嗯啊!原來汝的目的是這個嗎!”
“真是不敢置信,妳這個思想不純正的女死都向帥氣的夢野同學灌輸了些什麼!”茶柱轉太郎捲起了袖子,正要上前去,王馬吉子卻早了一步離開了位子,“啊哈哈哈,要上課了,我就先回座位囉。”她走前像是想到什麼,停下了腳步又拋了一句,“不過小夢野那個還沒過160的身高還是別找太高的女友吧,說不定會被當弟弟呢——”
“吵死了!”夢野秘密拿在手中的報告書又被揉成一團,他咬著牙,心裡不斷猜想為什麼她會知道自己的身高。
而站在他旁邊的茶柱轉太郎也終於明白從方才開始就一直很反常的夢野秘密在煩惱什麼,想要出言安慰他,“沒關係的…夢野同學,轉太郎會代替戀人陪在夢野同學身邊的!”
“咱對男生沒興趣。”
“嗚,就算是朋友的身份也好拜託讓我待在夢野同學的身邊吧!”
“喂,那邊的茶柱,快閉上嘴回到座位上。”剛走進來的數學老師看到還在夢野秘密身邊打轉的茶柱轉太郎,不耐煩的指著他道。
夢野秘密看著他悻悻然的走回座位,不禁再看了一眼手上的報告書,嘆了口氣。
兩年前還天真的以為上了高中後身高會突飛猛進到不得了的地步,但這兩年身高根本就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變化,與同年紀的人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他抓起擺在桌上的果汁,將之一飲而盡,像是要將煩惱一起吞進肚裡再排出去。
對於王馬吉子,他只能用不能捉摸來形容。雖然乍看之下是很可愛,但要是不說話的話一切都好。問題是她不但愛說話,還是愛亂說話,所以他總是被她耍的團團轉。與其要說戀愛的情感,不如說厭煩還差不多。她無法給他理想中的寧靜,就是如此簡單。
但這是他一直以來的想法,直到這天的放學後,他對他的看法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嗯……”不知為什麼,意識接續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從桌上醒來的樣子了,他抹開嘴邊的口水痕,看了眼窗外,已經黃昏時分了。
他先是驚慌的想道為什麼沒有人叫醒自己還有自己會睡著的事情,接著是趕緊收拾好東西回家去。
當他甩過頭時,瞥見了有個人影出現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他心中喀噔了一下,身子立刻往後退,撞的後頭的桌子發出了沈悶一響。眨了眨眼,從失真的狀態回復正常,終於看清楚眼前的其實是王馬吉子。
“醒來了啊,真可惜,本來還想給你一個睡美人之吻的。”她臉上絲毫看不出遺憾的神情,夢野秘密皺了皺眉。
“為什麼汝會在這裡?”
“因為你一直叫不醒啊,然後大家首先確認了你是否還活著,接著小茶柱就先去參加社團了,我就提議留下來看守小夢野——雖然被小茶柱反對了不過不成大礙!”她舉高右手,像是在課堂上被叫起來回答問題的學生一樣。
“嗯啊,大概明白了,那咱先回家——”正要將桌上的筆袋收進包裡,右手腕卻突如其來的被一股溫熱的觸感給纏住,他不解的看向了那隻手的來源。
“吶,小夢野難道都不會想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睡那麼久嗎?”
他聞言,怔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的問,“不會是……”
“我一不小心在經過的時候把安眠藥加進果汁了,對不起吶!”她毫無悔意的燦笑道,讓夢野秘密心中的怒火越加旺盛。
“這種事怎麼不小心啊!汝到底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因為,不這樣的話,小夢野不會在這裡跟我兩個人單獨說話對吧?”她沒有看向夢野秘密,反倒是看向了窗外。暮色從窗外倒瀉進來,照亮了她的臉,同時也將兩人的剪影映在了地板上。
“……幹…幹什麼?”他意識到了氣氛有些許不對勁,心跳漸漸加快。
“下午的時候,不是有聊過嗎?喜歡的類型。”
“嗯…是沒錯。”他沒有地方能看,只能看著她的臉發怔。
“我沒有說吧?喜歡的類型。”她朝著他微微一笑,“是有著一頭紅髮的,身高不足160的人哦?”
“……咱不懂…汝的意思…”他感覺自己差點結巴了,他從來都沒有發現,這個人的睫毛不但比他的要長許多,而且臉蛋還出乎意外的小,皮膚也白到有些蒼白的地步。
“吶,小夢野。”等到她喊了他的名字,他才回過神,而這個時候她已經半坐起身,橫著桌子,朝他接近,“我的話,就不行嗎?”
“不…不行?”腦子裡已經混亂的無法思考的夢野秘密只能重覆著她的話。
“我的話,絕對是更適合小夢野的吧?身高也比小夢野要矮,也不用擔心出去的時候會被誤認,不是很好嗎?”她爬上了桌子,從上至下捧起了他的臉蛋,“吶,能不能,好好抱緊我?”
明明知道不行的,但她的眼神卻讓他最後一絲理智斷線,他緩緩的回摟住她的腰,將距離拉的更近。
她嘴角勾起了個好看的弧度,又更湊近了他的臉,這次反倒近的像是要親了下去,“小夢野,知道我現在是什麼感受嗎?”
他無法抵抗,不如說他也不想抵抗,他無法不承認,他的的確確的覺得,如果是這個人的話,也沒有什麼不行的,而他也確實動了心。
正當兩個人嘴唇近乎相接之際,不知道是誰,突然爆出了一陣笑聲。
“啊哈哈哈哈哈哈!實在是忍的不行了!”發出笑聲的是王馬吉子,她笑的人仰馬翻,差點就要從桌子上落了下去,“沒想到只是誘惑了一下,小夢野就上招了,果然不愧是處男嘛!”
“……嗯啊?”他仍然沒有意會過來現下的情況。
“就是說,剛才的只是鬧著玩的,不要當真哦,如果真的喜歡上我的話可是很煩惱的。”她笑的誇張,從臉上抹開笑的過度而流出的眼淚,接著從桌子上跳了下去。
他聞言,馬上漲紅了臉,為自己的意識過剩感到羞愧,她沒有等到他回話,便繼續說,“其實下午也只是小夢野自己嗜睡罷了,我也只是剛好忘了拿東西回來路過而已,剛剛說的全部都是騙人的哦?”
“怎…怎麼可能…是這樣…”夢野秘密話聲越來越小,接著她便趁勢抓起書包,向著仍舊苦惱著的夢野秘密說,“再見了,DT小夢野!”
“嗯啊!汝說誰是D——”他話還沒說完,她便已經跑的不見蹤影了。
夢野秘密在回家的路上,仍然不斷複述著“咱才不喜歡王馬咱才不喜歡王馬…”。

Fin.

我,遲早,會禿頭吧(突如其來
在“欸要親嗎”“不還是別吧”“果然還是很想親”“不行這個要放在別的地方”之間猶豫著,最後還是沒有親到!(
自己寫到後面可能也意識不清了x沒人產性轉糧我就自己寫吧的這種感覺——嘛他們還是一樣可愛!

评论 ( 17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