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趕稿期長草)
寫文的,自我中心的產糧,自我中心的挖坑不填,稱呼隨意來

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私信非常歡迎!


V3牆頭,吉本命,王夢中心.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NL除最春.天白基本雜食,BL只接受天最.王KI,GL只接受安轉.轉夢

凹凸安艾本命,安艾中心.瑞金.嘉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金凱.雷祖.丹秋.耀檸,除雙安.雷獅受向外什麼都能吃


不怎麼吃GB。不接受西皮方面的安利。🙏

夢想成為一個搞笑寫手

頭貼by魁魁魁魁
背景by羽影


@芒果熔岩白乳酪吉拿棒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鶴一期】燒

# @中须かすみ 的點文
#簡單粗暴的標題(
#女審出沒
#一點都不甜我去反省(。

“39.3°C。”宛如宣告死刑般,在審神者持著閃爍著數字的溫度計,朗聲宣佈道後,在被窩裡的一期一振眼裡的光芒便消失了,“那麼你今天一整天就好好休息養病吧。”
“沒有那麼嚴重的…躺一會就退燒…”他半坐起身,放在額上的冰袋滑落在榻榻米上。
審神者看著他矇矓的看不出在望著何處的雙眼,嘆了口氣,“你知道這麼燒一時半會是退不去的。”
他依舊不服的嘴硬著,“是智慧熱。”
“你就剛醒來是能動什麼腦……好了,不管是不是智慧熱,在你的溫度降下來前都不能踏出這個房間,也不能讓別人來探望你,知道嗎?”他總感覺自己現在正面對的是一個怎麼也說不聽的大孩子,不自覺語氣放得像在跟短刀們說話一樣柔,本以為對方會無奈的反駁自己才不是小孩,但卻沒得到意料中的反應。
“……”一期一振像是在思忖著什麼,又像是在賭氣樣的低著臉,過了片刻才點了點頭。
忍住差點就要脫口而出的“乖點我馬上就回來了”,審神者看著對方安分的縮回被窩裡,鬆了口氣的將門帶上。
說起來,一期一振來到本丸後,這還是他第一次得病,而且才第一次就發高燒,現在正處於換季期間,早晚溫差大,一個沒注意很容易就生了病,只是萬萬沒想到像他這麼注意健康的人會在這時候被病毒侵佔了身體。
“不過想到要一段時日才能見到心愛的弟弟們,他應該會努力對抗病魔的吧?”他放心的離開一期一振的寢室前,準備去處理公務,卻沒想到會在這時出現了個人影,在他背過身之時,潛入了一期一振的寢室。

“呦,一期,你怎麼看上去病懨懨的呢?”
看著與他相反,渾身朝氣模樣的鶴丸國永,他想說些什麼卻又沒精力說,本能地背過了身,當作沒有遇到這個人。
“怎麼了嘛,別這麼無情啊。”他絲毫不當一回事,擅自擠進對方的被子裡,後者只能邊咳著邊將他推開,但是因為生了病的關係,使得他四肢發不上力氣,抵抗也顯得無力。
“我生病了,鶴丸殿下還是離我遠一點,免得傳染給你。”拿他沒有辦法,一期一振只好以嘶啞的嗓音向他說道,說完還無法克制的又咳了幾聲。
“我沒事的,被從一期身上出來的病毒侵佔了的感覺也不錯呢,”他看著對方感到一陣噁心的打了冷顫,“而且生病多好啊,還不用內番。”
一期一振聞言,皺起了眉頭,沒有料到對方原來還盤算這個。本來想繼續趕人,結果聽到對方的話像是想到了什麼,啞聲說道,“說起來,今天不是輪到鶴丸殿下做馬內番嗎?”
“原本是那樣沒錯,不過因為我的搭檔一期生了病,所以主上讓我來照料你啦。沒想到附喪神也會生病,人類的身體真麻煩吶。”
“……主上剛剛才說過不會讓別人來探望我的。”即使他懷疑的目光刺得鶴丸國永渾身不對勁,但他仍然臉不紅氣不喘的繼續圓著謊,“你也不是不知道,女人總是很善變的,這秒說不要,下秒又答應了。”
“……”本想回覆“主上才不是這樣的人”,但聽了他的話卻又漸漸覺得他有理,還沒做出回應,他才抬起頭,便發現對方的臉好像比上秒又放大了些,“總感覺鶴丸殿下您又更靠近了…”
“是嗎?難道不是你的錯覺嗎,畢竟你現在可是病人哦?”
“…說的也是……”既然是主上要求的,他便也放下了遠離鶴丸國永的想法。
“吶,一期,你有什麼想要的嗎?”
他困惑的眨了眨眼,不解的問道,“我不懂您的意思。”
“這不是很正常嗎?病人就是該任性點,想指使我做什麼都行的。”
“那如果我讓鶴丸殿下出去呢?”
“這個不行,畢竟我不能違抗主上的命令。”他沉下臉,以扼腕的神情陳述道。
“……那…”他還想說些什麼,卻又吞吞吐吐的,到最後乾脆放棄的說了,“…算了。”
“喂,剛剛想到什麼了吧?不是說了什麼都可以嗎?”他搖了搖對方的身軀,像是在試圖把對方吞下的話語一塊搖出來似的。
“……”鶴丸國永看著對方將手擋在臉前,片刻才緩緩的說道,“如果可以摸一下我的頭的話就好了,我是…這麼想的,”但等了許久都沒有等到對方的回應,他難為情的趕緊改口,“啊,還是算了,當我沒說過——”
接著一隻大手拍在了他的頭上,還未反應過來,那隻手便已順著他的髮線,撫了又撫,“怎麼樣,還不賴吧?”他咧開嘴笑著問他。
“……”他沒有應答,起初還無法適應,沒過多久又在這隻手的撫摸下,闔上了眼皮。
“我人還真是好啊——醒來了可是要好好謝我的哦?”他看著睡的安穩的一期一振,順手將掉下的冰袋重新放了上去。

當天晚上,一期一振的燒幾乎已經退了大半,終於可以讓自己弟弟們探望的喜悅,讓他的病情又更加好轉了些。而審神者還在困惑著為什麼今天的馬內番又是輪到鶯丸來做。

Fin.

好久沒打了感覺手感一時間找不出來也特別沒梗(跪
隔天醒來看了一眼我的標題總覺得好像會聯想到什麼……真糟糕…

评论 ( 3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