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ne

《繁體字用戶注意》
=培根。(趕稿期長草)
寫文的,自我中心的產糧,自我中心的挖坑不填,稱呼隨意來

你的評論是我的動力…!私信非常歡迎!


V3牆頭,吉本命,王夢中心.最赤.百春.KI入.是安.天茶.獄白.星斬,NL除最春.天白基本雜食,BL只接受天最.王KI,GL只接受安轉.轉夢

凹凸安艾本命,安艾中心.瑞金.嘉金.雷安.佩帕.卡埃.林幻.金凱.雷祖.丹秋.耀檸,除雙安.雷獅受向外什麼都能吃


不怎麼吃GB。不接受西皮方面的安利。🙏

夢想成為一個搞笑寫手

頭貼by魁魁魁魁
背景by羽影


@芒果熔岩白乳酪吉拿棒


》王夢催婚小隊《

© Sakune | Powered by LOFTER

【新彈丸論破V3/王夢】魔法少女★秘密子

# @Pikaryui_ 的點文
#魔法少女秘密子x使魔(?)吉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在被毀壞得不成模樣的電車站,只剩下一位少女還站的直挺——一位穿著異樣服裝的少女,拿著的手杖無力的垂在身側,看著眼前正隨著綻出的光而消逝的一坨不知名物體,怔怔的發問。
明明是沒有索求任何回應的嘀咕,卻被身旁有著貓一樣的耳朵的少年回答了,他的語氣與她呈現了對比,看上去興致正高昂著,像是對眼前的狀況樂在其中:“呢嘻嘻,這就是我為了實現妳的願望而向妳請求的協助啦。”

“以後請多多指教囉,魔法少女·夢野秘密子。”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狀況呢,大概她直接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所以只好將時針往前撥了兩圈——


“最近時局不好,請各位同學回家記得注意安全,盡量結伴同行,就這樣,放學回家吧。”台上的班導師輕描淡寫的說過,台下的同學也沒有賞臉的意思,從他開始說話便當作耳邊風,依舊聊著自己的事情,從昨晚的晚餐再聊到今天的宵夜,從昨天的電視節目聊到今天上映的電影,夢野秘密子只是聽著灌在耳邊的雜音,不管是導師的,還是身邊同學的,但皆沒有在她的心中留下任何痕跡,也許她下一秒就會忘記了這些事。而到了導師終於宣告了放學,在台下的噪音便放肆了起來。原本還只是竊竊私語著,現在卻連著遠距離喊話都出現了。導師看著此景,邊思忖著方才的話究竟有多少人聽進去了,邊嘆著氣揮揮衣袖離去。
“吶吶,夢野同學,跟轉子一起走吧!剛剛老師不是說了嗎?要轉子們結伴同行。”不過這裡倒是有一個把導師的話給聽進去的人。茶柱轉子衝到了她的面前,握住了她的手道。
“嗯啊……咱是沒關係啦,但是咱們的家不是反方向嗎?”
“嗚!轉子可以陪著夢野同學先回家的!”
“這樣汝之後還是要一個人走回家,不也是落單了嗎?”
“難道說…夢野同學在擔心轉子嗎——天啊,夢野同學人真是太好了…轉子感動得要落淚了…雖然實際上已經哭出來了!”她抓起面紙湊到眼前一抖一抖的開始啜泣,而夢野秘密子則當作無事般,徑自整理了書包後,拋下了句“那咱先走一步了。”就丟下茶柱轉子在那裏自己離開了。

“咱才不會發生什麼事呢,活到現在發生的也盡是一些芝麻大的事,雖說這樣也好。”從電車站出來後,走在了平時的小巷,沒幾分鐘就能到家,這是她走了好幾年的路。
就這樣無事的生活,無事的死去,沒有一點麻煩事,是她的願望,儘管常被人說才這麼小的年紀就已經有這麼老成的心態,但她仍然沒改變,甚至連反駁的力氣都懶了。
“喵——”
“嗯啊?”她聞聲,往發聲的那頭望過去,只看到被紙箱裝著的貓咪正巴望著她,興奮的連叫個不停。
被牠的樣子給吸引過去的夢野秘密子,蹲在了小貓的前面,貓咪的毛色偏向深紫色,瞳孔也是菖蒲紫的,大概還是幼貓的年紀,最明顯的特徵是牠脖子邊圍了個黑白相交的格紋方巾,她伸出了手去搔癢牠,後者表示舒服的又喵了幾聲。她看到了在紙箱上頭寫著的幾個大字“求收養”,大概又是不知道哪戶人的貓生了孩子養不了才丟在這裡,真是可憐啊。
“嘛,不過咱也懶得養,就算讓咱來養,汝大概沒幾天就會餓死吧,還是讓好心人養汝,再見了。”她站起了身子,即使知道對方聽不懂,但還是向著牠鄭重的說道。接著便繼續沿著小路回到了自己的家。
方越過門檻,就聞到了撲鼻而來的飯菜香,她說了聲“咱回來了”後,沒看後頭一眼的伸出了手將門闔上,過沒幾秒,她的母親小跑步的到玄關去迎接她。但是視線卻不在她的身上。
“哎呀,妳帶回一隻可愛的貓呢?”
“嗯啊?”夢野秘密子順著她的目光,看向了自己腳邊,溫馴的伏在一旁的小貓,正正是她當時在路上碰到的那隻。
“妳終於想要養寵物了呢,還以為妳會怕麻煩。”看著她的母親正欣慰的裝作拭淚的模樣,她還想解釋事情不是這樣的,但她完全忽視了夢野秘密子寫滿臉上的難堪,對她施以讚許的微笑:“要好好照顧牠哦,可不要半途而棄。”
“欸……”看著自己母親走回廚房料理晚餐的背影,她只能無奈的低下頭,負起這個不知道為什麼加諸在自己身上的責任。身旁的小貓搞不清狀況的喵了起來。

“給。”雖然家裡沒有貓食,但至少還有牛奶。夢野秘密子將牛奶倒入盤子裡,放在了牠的面前,後者動了動眼皮,困惑的看著她,她擺擺手,催促著牠說,“好了,快喝,是好東西,喝了能長高的。”雖說這話從她口中說出來毫無說服力。
但牠仍然只是盯著眼前的牛奶,沒有任何動作,當她快不耐煩時,牠才開始一舔一舔的啜飲著。
“乖孩子。”她搔了搔牠耳朵旁的毛,後者撒嬌般喵了一聲。
“對了,汝在外頭待了那麼久,果然得先好好洗個澡吧。”看著牠已幾乎將那盤牛奶喝到見底了,她將牠抱了起來,直視著牠那銳利的紫瞳說道,“等等咱洗澡的時候汝也一塊吧。”
“喵——”而牠只是以平時的貓叫聲答覆她。

“洗乾淨總算好了一些。”她得意的挺起胸膛,將貓放在了床上後,便掀開了浴巾,丟出時剛好蓋在了貓咪的頭上,遮住了牠的視線,她換上了睡衣後,便將牠放置於床邊的毯子上,“嗯啊,汝就在這裡睡吧,晚安了。”說著便將燈關上了。
但是才剛躺上床,那隻貓又跟著她一起爬上來,撲進了她懷裡,她掙扎了幾下後才明白是什麼東西正糾纏著她,可任她怎麼揪都依然死黏在自己身上,現在想想,不管是跟著自己回到家,還是現在黏著她的行為,這貓對她也太執著了吧。
“真沒辦法,就今天一天,一起睡吧。”她緊緊回擁著牠,對方撒嬌性的貓叫一聲,一人一貓一覺到天亮。

“鈴…鈴…”夢野秘密子沒有睜開眼睛,只是一手向著一旁的床頭櫃伸去,想要關掉煩躁的鬧鐘聲,接著索求一兩分鐘的回籠覺。
但是她卻感覺到了身旁有什麼東西正擋著她,往那頭摸了摸,越發覺得觸感奇異,於是她勉強的半睜開眼,用失真的狀態努力看清楚眼前的龐然大物。
是個男人。
這時候夢野秘密子才發覺到,方才環在自己腰上的,也是這男人的手。
意識到這點後,她被嚇的睏意都散了,馬上起身將那男人踢落在地,後者身子在地板上一撞,發出了沈悶一響。
她估計受到這一擊,這人也差不多該醒來了,趕緊摸索身邊能當成武器的東西。
當她無可奈何的只好抓起枕頭作為武器時,就在地板上,那個男人發出了動靜。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夢野好過分哦哦哦哦哦——”他居然開始哭了起來,而且還是嚎啕大哭,夢野秘密子一時間不知所措,說實話這個時候她才想哭呢,但總之還是先讓他住嘴了為妙,要不是自己的家人在這種時候早早出門工作去了,她還真不知該怎麼解釋。
“好啦好啦,汝先冷靜下…”
“呼,哭過之後真是舒暢多了。”他像是換了一張臉,而這張臉上完全看不出任何方才的悲傷與委屈,如果不是她一直看著,根本不會有人覺得他剛哭過。
“汝…到底是誰?”
“嘿欸——真過分啊,明明我們還是一起洗過澡一起睡覺的關係,居然這麼快就把我忘記了?”
“嗯…嗯啊?!怎…怎麼可能有那回事,咱完全沒印象咱跟汝有過什麼…”她正想反駁,卻突然注意到那男人的紫髮紫瞳,還有圍在頸子上的那塊方巾,“啊咧?”
“果然發現了嗎?現在才發現未免太遲鈍——”
“啊,汝是那隻貓的主人嗎?”
“…哈啊?”
“看那塊方巾我就明白了,真是的,突然反悔想把牠拿回去吧,真是沒辦法,好了,帶著牠離開吧…”但是她環顧了四周,卻沒有找到那隻小貓,“嗯啊?”
“……小夢野,因為有妳的存在,我開始相信胸部跟智商是呈正比的了。”
“嗯啊!汝這是在間接說咱笨嗎?”
“啊哈哈,居然承認了自己是平胸嗎?”在她還想要出聲抗議前,他馬上接了下去,“毫無疑問,我就是那隻貓吧,看我的貓耳朵還有尾巴不就知道了嗎?”
“嘛…那不是愛貓狂人的cosplay……再說了,貓變成人怎麼可能…”接著,他在她的目光下,變成了那隻貓。過程實在是太令人訝異了,夢野秘密子揉了揉眼睛,看著他再度將自己變幻回人的模樣,“為什麼…?”
“呢嘻嘻,因為我是一隻特別的貓啊,早知道一開始就這麼做了,誰知道小夢野完全沒發現嘛——”
“到…到底是…?”
“我是能實現別人願望的貓,不管是什麼都行!”他愉悅的笑著說,“不管是毀滅世界,還是把憎惡的人消滅,我都可以做哦?好了,快說吧,妳想要什麼願望!”
“嗯啊!為什麼汝的例子都那麼可怕,才不會殺人呢!”
“為什麼要把殺人說成是那麼惡劣的事情?明明在這世界上時時刻刻都在發生呢——”他感到遺憾的嘆了口氣,接著發現自己似乎離了題,又換了個臉繼續說,“回到正題,所謂Give and Take,實現願望是可以,但是妳得幫我做事哦。”
“…什麼事?”就知道不懷好意,夢野秘密子以懷疑的目光死盯著他,他見狀擺了擺手,“啊哈哈,當然不是犯法的事情,這點請放心吧。”
“不做,怎麼想都很可疑,再說了,汝本身就很可疑。”她拒絕了他後,繞過他身邊,走向了衣櫃,“好了,快點離開這裡,咱還要換衣服上學了。”
“啊咧,換就換,為什麼我需要離開呢?”
“那不是當然的嗎,咱——”
“我昨天就看過小夢野那幼兒般未發育的身體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他咧著嘴笑道,沒注意到她怔怔的放開手中的衣架。
“嗯啊啊啊啊?!”
在屋簷休憩的鳥兒,被從窗外丟出的不明物體打斷了鳥鳴,紛紛驚嚇的飛離。

“夢野同學,早上好!”
“嗯啊…”
“怎麼了,夢野同學看上去很沒精神呢,是昨晚沒睡好嗎?”茶柱轉子看到夢野秘密子將臉埋在手臂裡,發出了明顯帶著疲倦的聲音,擔憂的問道。
“…怎麼說,感覺咱嫁不出去了。”欲哭無淚的聲音隔著布料透了出來。
“咦?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沒關係的,即使夢野同學嫁不出去轉子也會——”
“喵——”
“咦?貓叫聲?”正當茶柱轉子正困惑著的時候,她看到了夢野秘密子抬起了頭,從包裡捉出了隻有著紫毛的小貓。
“為什麼在這裡……”
“咦!這是夢野同學養的貓嗎?”她有些興奮的說道,夢野秘密子看著她的反應,突然想到了個計策,她兩手舉起了那隻貓,向著茶柱轉子說:“轉子要不要養這隻貓,咱這邊不方便養,真的很困擾,只能拜託轉子了。”她加重了後頭那句話的語氣,雖然是謊言。
“……”她盯著那隻貓,與牠的紫瞳對上,後者喵嗚了一聲,而茶柱轉子的臉則越發難看,“有種,男死的味道。”
“嗯…嗯啊,有…有這回事嗎?”
她沒注意到夢野秘密子話裡的心虛,帶著些許歉意的答覆:“對不起了,夢野同學,雖然很想幫上忙,但是轉子跟這隻貓氣場不太合呢。”
“說的也是…”因為的確是男死啊。心想強迫她也不好,夢野秘密子只好將那隻貓粗魯的塞回包裡,假日的時候帶去收容所吧,至少她是不想再跟這隻貓待在一起了。
在上課期間,不斷的從她的包裡傳出貓叫聲,而她只好向著周圍人道歉,不管把這隻貓丟到何處,牠總有辦法回到她身邊,像是已經認定她是主人了,讓她頭疼不已。

“真是的——要跟到什麼時候啊!”她捉起那隻依舊用著無辜的目光看著自己的紫貓,身邊的等車民眾看著一個女高中生居然在跟一隻貓說話,傳出了閒言閒語。
但是那貓卻困惑的喵嗚一聲,要不是她早就知道了牠不是隻普通的貓,可能差點就要被牠這副樣子騙過去了。
“列車即將進站,請退至黃線後——”
“反正沒過多久就要脫離汝了,到時候汝就去找其他人幫——”登時,她感受到腳下一震,險些讓她跌落在地,不似地震,反倒像地板被掀開一樣。
“列車即將進——”廣播器中的人聲也被雜訊淹沒,頭頂上的電燈一閃一滅,很快的整個電車站陷入了恐慌之中。
尖叫聲在整個空間迴盪著,夢野秘密子環顧了四周,想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而手上的貓咪看準了她走神的瞬間,蹬開她的手臂,離開了她的束縛,她吃痛的看著牠跟著人群一塊跑向出口,只好無奈的追上去。
這時候,身後傳來了野獸的咆哮,深沉且震懾人心,夢野秘密子能感覺到,腳下的地板,隨著一道腳步聲在震動著。
她鼓起勇氣回過頭去,險些嚇出了魂,就算只是一眼,便能清楚明白那不是與自己同個物種,或是同個世界的東西。
怪物有著幾乎要撞上天花板的身高,烏黑的毛髮漫佈全身,一手將旁邊的電車壓毀,一手抓起腳下逃竄著的民眾丟進嘴裡,迸出的鮮血全灑在了地上,還有逃亡著的行人身上。那雙紅眼直勾勾的像在盯著她,讓她趕緊扭過頭去。
她看著出口幾乎被堵塞住了,等到她能出去了,估計也被抓住淪落為牠的下午茶點心。
接著她感覺到那隻紫貓咬了咬她的襪子,她往下頭看去,牠放開她後,繞開人群跑向了她看不見的死角。
她只能跟上牠,跟著繞過了手扶梯,發現牠躲在了手扶梯的背後。她倚著柱子,短暫的休憩會,看著牠無力的發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誰知道呢,不是挺好玩的嗎?”
“嗯啊!哪裡好玩了,為什麼汝能把這個當成遊戲,明明都死人了!”她捉起牠的格紋方巾,噙著淚水憤慨的說。
“呢嘻嘻,世界之所以會發生異變,不也是人類的錯嗎?”那雙紫瞳帶著不懷好意的笑意,“把‘那個’帶進這個世界的也是人類哦?啊,真愉悅,人類被自己一手創造出來的東西毀滅什麼的,不是最棒的結局嗎?”
“……汝瘋了。”她放開了手,牠在掉落地前重整姿勢站定,“會想尋求汝的協助的咱也是個徹徹底底的瘋子。”她往後靠著牆,“咱已經,懶得逃了,已經厭倦了,就這樣死了也無可奈何了。”
看著已經放棄逃生的她,牠幻化成人的姿態,彎下了身子,湊近著她說,“我有一個方法哦。”
“嗯啊?”
“只要妳願意為我效力,實現妳的願望也不是不行哦?”
“又是那句話……”
“怎麼樣,不管我要妳幫什麼忙,都不會比現在的處境要慘吧?”
“……”她看著他一如既往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帶著惡意的笑容,咬牙說道,“如果是真的的話,咱願意試。”
“那麼——”他張開手的瞬間,兩人腳下出現了一道魔法陣,發出刺眼的紫光,高速旋轉著,上頭還寫著她看不懂的符文,“說出妳的願望吧!”
“咱…”即使知道與這個男人約定,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但是明知會是騙局,她也想要賭一把,“咱想要活下去!”
他聞言,嘴角勾起了個好看的弧度,舉起了她的手,在她手背上印上一吻,在她還來不及臉紅的時候呢喃說道,“契約成立。”他們的四周,不,是夢野秘密子的周圍,突然颳起了強風。
“嗯啊?”首先是身上的校服被換成了黑色底的襯衣,接著領子處被以大紅色的蝴蝶結點綴上,從扣子處漫出的赤紅色蕾絲延伸到腿上五公分的蓬鬆裙帶,袖子處也被紅色的荷邊包覆,赤裸的小腿下,被套上了前頭上翹的黑色底平底鞋。身後迸出了足以將身子遮蓋住的黑色披風,雖然表面上是黑色,裡頭卻是完全的紅色。就在她以為要結束的時候,從天而降的巫師帽蓋在了她的頭上,手上也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前頭為菱形狀的金色魔法杖。
“………這是什麼?”看著身上的裝扮,她怔怔的問道。
“是魔法少女的裝扮哦,怎麼樣,還喜歡嗎?”他看上去情緒正高漲著。
“才不是這個問題吧,為什麼咱是——”感覺到自己背後一暖,她全身顫了會,回過頭去,將手扶梯連根拔起的怪物正近距離的看著自己,從口中發出的熱氣噴在了她的身上。
“嗯啊啊啊啊啊!”
“好了,快給牠好看吧,小夢野妳現在可是魔法少女啊,什麼都可以做的出來哦!”他說的事不關己,聽的她心中一陣慌。
“不是那個問題吧!?”再說了——她根本不喜歡魔法少女啊,再怎麼說也應該是魔法使——她慌張的一揮魔法杖,從前端迸出的紅光削落了怪物頭上的毛髮。
“……嗯…嗯啊…”看著被她削下的地方還冒著煙,她顫抖著身子,不斷向後退。
而牠似乎因為方才那一擊生氣了,伸出手向她抓去,被波及到的她朝天上蹬去,沒想到居然能蹬到與怪物平視的地方,在她享受著優越感的時候,怪物便察覺到了她在何處而再度伸爪,她閃避過去,為自己從一百米跑16秒的速度變成了光速一樣感到得意,順手再度揮杖,在牠眉宇間留下了燒痕,後者吃痛的悶哼了聲。
她順著牠胡亂擺動的手臂,向前跑到牠的後腦勺,魔杖抵在上頭,不知為何,她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串咒文,“以咱之名,以神之力,給予非咱之物正義之制裁,將汝封印長眠——”語畢,便再度迸發出了耀眼的紫光,只是這時夢野秘密子已經不覺得刺眼了。
旋即而來的是一道撕心裂肺的哀吼,那怪物隨著一道光,越變越小,她等到縮小到一半的時候,便迸回了地面,看著他變成了一坨黑泥,模樣讓她只消一眼就反胃。
而她才反應過來,自己方才隨著本能的行動,讓自己做出了什麼事。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他走到了她的身邊,在她耳邊呢喃說著:“呢嘻嘻,這就是我為了實現妳的願望而向妳請求的協助啦。”
“以後請多多指教囉,魔法少女·夢野秘密子。”


“為什麼,咱會變成魔法少女啊!”回到家裡,她吁出了口氣後,仔細思索了今天發生的一切。
在警察來之前,他們倆趕緊逃出電車站,留下一片狼藉的狀態。
“都是小夢野太容易上騙的緣故哦,順便一說,這個契約只會在願望實現後結束哦。”
“那…”她聞言,想起了自己當時的願望,不禁臉色一變。
“當時小夢野的願望是‘活下去’哦,所以說,這個契約差不多等於永久效力呢!”他朗聲宣佈道,同時也是給夢野秘密子的處刑宣告。
“嗯啊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她像是想到了什麼而問,“那如果咱在戰鬥的時候死了呢?”
“啊哈哈,因為願望的交換條件是為我效力,妳任務失敗了我自然也沒有保妳命的義務囉。”
“太詐了吧——這樣咱不是等於無償幫忙了嗎!”
“真是謝謝小夢野囉,幫大忙了呢!雖然要跟烤竹莢魚待一輩子——”
“誰是烤竹莢魚啊!”
夢野秘密子看著眼前貓耳的男子不懷好意的笑容,苦惱的低下頭。
她的魔法少女日子,還要繼續下去。

Fin.

其實寫到後面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了,感覺跟皮太太想要的感覺相去甚遠(跪
然後當時說段子就好可是控制不住我的手就這麼碼了快7k,我真的,控制不了(
其實只是剛好520趕了出來,520也沒想搞其他事情,tan90°(。
關於變身的那邊,BGM想的是彈丸2開頭偽op,服裝我也,那個,想了一下,如果有人能畫出來的話我會很開心的(不要臉

然後感謝一直以來大家的陪伴,還有持續產糧的太太,520!!

评论 ( 23 )
热度 ( 22 )